腹黑诡计089℃:权璟瑜的坏,来,试试这张床……

    亚希从门边跑开了。

    半个小时后。

    办公室里已经不见了顾宁琛,她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权璟瑜站在窗边,一派西装革履,好像和她隔着就算靠近却也无法真的靠近的距离溲。

    亚希走到他的身后,看了下手表,提醒他下午的会议就要开始了恧。

    权璟瑜似乎没在听她说话。

    视线却突然转了过来:“为什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

    亚希给了权璟瑜一个,她没听明白的反应。

    然而男人的目光能把人看得一清二楚。

    “你刚才就站在门外。”

    他拆穿她在装糊涂,这样的权璟瑜和平时的他气场完全不同,亚希不懂他为什么要拆穿她,让气氛变得很尴尬。

    亚希选择了沉默,权璟瑜却又问她:“你很意外?”

    他指的是他说他对顾宁琛说的那句“我对她感兴趣吗?”

    “你是在激将他。”

    亚希为自己找了个合理的解释,她不会相信权璟瑜会对一个有夫之妇感兴趣。

    然而男人的唇张开,飘出淡淡的烟草味,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亚希。”

    男人的声线好像极深情一般……

    亚希眼神晃动了一下,就听他接着说:“我不需要为我的感觉编制一个谎言。”

    就这么坦然的跟她告白?!

    亚希眼神彻底乱了。

    不知所措写在了脸上,他是说,他真的对她感兴趣?!

    这太突然了,不,是太突兀了。

    亚希努力回想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细节,都找不到他对她有男女之情的暗示。

    “你呢?对我的感觉?”

    权璟瑜的身影靠近过来,面对情/爱,权璟瑜的作风是直白的,干脆的。

    而这样的权璟瑜对亚希来说,不自觉地让人有些畏惧。

    “没有。”

    亚希坚决的否决他的求爱,这暧/昧的气氛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但权璟瑜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失落,相反,他俯首过来:“真的没有?”

    亚希一下子屏住呼吸,只因为他靠近她,又再靠近她……

    *************************************************************************

    权璟瑜的脸不断在亚希的视线里放大,这张脸什么也不做,就足以让人不知所措。

    “没有。”

    亚希努力让自己冷静。

    被拒绝两次也许有些丢人,不过权璟瑜倒也释怀,步伐向后,退回让她觉得不适的距离,眼神却仍那么炙热:“没有也没关系,感觉是随时会改变的。”

    他很自信。

    自信得就好像他预料得到她一定会对他产生一样的感觉?!

    亚希不喜欢这样的权璟瑜,这样的权璟瑜太轻浮。

    “你已经有交往的人,是不是对别人有感觉之前,先估计下那个人的感觉。”

    权璟瑜刚撇开的视线又正对过来。

    他可以理解她的反问其实是在介意他有别的交往对象吗?

    “我和聂婉凌的关系,只是可以交往或者不交往的关系。”

    权璟瑜回答得直白。

    亚希无语反驳,的确他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因为一开始他就告诉她,他和聂婉凌并没有正式开始,可是——

    亚希想要据理力争,权璟瑜却在这个时候:“而你可以成为我选择后者的理由。”

    那嫩突来的告白让亚希蓦地张口哑然……

    和权璟瑜对话,除非他让着你,不然你一定会知道,你根本赢不过他。

    亚

    希终于摸清这个道理,却不喜欢这样不明不白的:

    “很抱歉,我是有夫之妇,不可能成为你选择的理由。”

    她把话说得很明白。

    权璟瑜倒也不强求,只说:“有夫之妇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我想不想要你。”

    *************************************************************************

    亚希心脏收缩了一下。

    她真的弄不懂这个男人,这样的话,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泰然?!

    不仅是对她有感觉,更是“要她”?!

    男人对女人的要?

    亚希有着再镇定的心理素质,也装不出镇定自若的样子。

    不能再与权璟瑜的眼神对峙下去了,她别开身体,深呼吸了几下,她不能跟着他的节奏,这样只会越陷越深。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开会了。”

    权璟瑜转过头,看着女人背对着他,这是拒绝再和他交流的身体语言。

    他并不喜欢强迫女人。

    如果她现在接受不来,那么他可以慢慢让她适应。

    他走过她的身边,微微俯首,淡淡的话音落在她的耳边:“你很有秘书的潜质,哪天不想做记者了,也许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那优雅的声音好像带着格格不入的邪佞调侃。

    亚希不喜欢这样的权璟瑜,可是,心跳却背叛了她,不受控制的错了一拍……

    ……

    是不是天底下的男人都和权璟瑜一样?

    告白了之后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完成全天行程之后,他交代了安爵西将亚希送回家。

    仿佛就算明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也无所谓。

    亚希晃了晃头,她这是在“失落”什么?

    再也不见才是她应该做的。

    *************************************************************************

    亚希回到顾宅,饭厅里,佣人们准备好了饭菜。

    难得看到她早归,刚准备吃饭的宝贝一路从饭厅跑了过来,拉住她的手,“妈咪,过来一起吃饭,爹地也在哦。”

    顾宁琛也在?

    亚希被宝贝拉到了饭厅,看着顾宁琛,心里怪怪的。

    至少之前他总是说权璟瑜对她有那种心思,她还责怪他想法卑劣。

    “还愣着干嘛,坐下一起吃饭。”

    顾宁琛看过来,声音意外的很温柔。

    亚希有些意外,她以为他看到她应该会大发雷霆,因为她误会了他,每一次都选择去维护权璟瑜,而总是怀疑他。

    宝贝拉着亚希坐下,搬着椅子跟亚希凑得很近。

    宝贝真的很喜欢亚希,餐桌上的气氛因为宝贝的笑声非常的和睦。

    亚希偶尔看顾宁琛一眼,总觉得自己欠了他一声道歉。

    但是要这么说对不起的话,就等于告诉他,她知道了权璟瑜对她的感觉,这样会不会让情况变得更混乱?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吧?”

    顾宁琛开了口。

    亚希听得明白他说的是她对权璟瑜随访的日期。

    “对,最后一天。”

    “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亚希看过去,和顾宁琛的目光对视,他的口吻并没有带着强迫的意思,相反好像是种保护……

    “嗯,采访稿进入后期编辑,如果有什么问题会联系一下,除此之外,应该不会再见面。”

    “这样就好。”

    今天的顾宁琛很不一样,说罢还给亚希夹了一口菜。

    宝贝贼贼的笑,“爹地偏心,只给妈咪夹菜。”

    “傻小子。”

    顾宁琛勾起嘴角,笑得很邪魅,拿着筷子也给宝贝夹了口菜,亚希侧首,视线就这么和顾宁琛触碰上,其实这个男人不霸道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

    *************************************************************************

    第二天早上。

    顾宁琛亲自送亚希去了摩天101,从昨晚到现在,这个男人都没有提起过他去见权璟瑜的事,是为了照顾她的心情,还是怕告诉她,她会又再斥责他是个心胸狭隘的男人?

    “完成行程后,我尽量早回家吃饭。”

    亚希下车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脱口而出。

    感觉就好像和顾宁琛真的是夫妻似的。

    顾宁琛的表情似乎也意外了一下。

    “知道了。”

    亚希下了车,刚走入旋转门,就从旋转门的玻璃上看到权璟瑜缓步走来的倒影……

    ……

    权璟瑜看着亚希走入旋转门,还加快了脚步跑到了员工电梯前。

    安爵西想要叫住她,一起搭高层电梯会更快。

    但权璟瑜做了个手势阻止了他。

    搞什么呢?

    亚希和权大吵架了?

    安爵西昨晚就感觉到平日谈话投机的两个人好像突然很尴尬似的,权大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同,亚希小姐就很忌讳靠近权大似的。

    最奇怪的就是,平日权大会陪同送亚希回去,但昨天却故意分开走?

    *************************************************************************

    权璟瑜到了首席办公室等了大约半小时,亚希才敲门进来。

    早上的员工电梯是要排长队的,看她的包包都被挤得变形了,宁愿吃这样的苦也不愿跟在他的身边,这股倔强劲还挺有趣的……

    “准备好了吗?”

    他从沙发椅上起身,拿起外套。

    亚希眼睛很快的一个转动,他这才到办公室,是要去哪里?

    “外出,会谈?”

    她把他的日程都记了下来,今天应该没有外出的日程。

    “跟着来就是了。”

    权璟瑜没有回答她,亚希的脚步有犹豫,所以他提醒她,身为随访记者的义务,必须贴身跟随他。

    好吧。

    最后一天了,什么辛苦的日程她都跟着他撑过来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可以难倒她的。

    ……

    亚希预想了很多可能,权璟瑜是个标准的工作狂,外出无非是应酬,饭局,又或者商谈,但他带她去的地方竟然是——

    家装市场?

    偌大家具商场里,她跟在他的后面,两人不论容貌还是气质,让经过的路人都误会起来,指着他们说:

    “看那边,那对夫妻真好看……”

    夫妻?

    亚希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权璟瑜的视线也刚好向后看向她,亚希从来不会避讳别人的视线,但偏偏触礁上权璟瑜的,脖子就不听话的扭开。

    “你在害羞?”

    *************************************************************************

    亚希好像瞪了权璟瑜一眼,那模样特别的可爱:“没有。”

    “没有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

    亚希摸了下脸颊,好烫!她机灵的立马扇了扇手:“我只是有些热。”

    热吗?

    权璟瑜看着从后面跟过来的安爵西,就交代他让工作人员把商场的暖气开得低一些。

    这是在说他知道她根本在撒谎?

    权璟瑜可恶起来,手段也是那么高雅。

    竟然那么任性,让整个商场都为她降温?!

    亚希只顾着想,快一点结束今天的日程,跟在权璟瑜的身后看了好几家的展示家具,都忘了询问他突然来逛家装市场是因为什么。

    “试试这张床怎么样?”

    权璟瑜的脚步在一家卧室家具店前停下。

    他的视线落在一张纯白的大床上。

    目光对了过来,亚希心一跳,什么叫做让她试一下?!

    就好像这张床是为了她和他以后要用而准备的。

    脑海里是一副男人压着女人的画面。

    天!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不对,是他的话在让人胡思乱想,“权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什么?”

    *************************************************************************

    亚希很生气。

    “我没有接受你的告白,我也不会和你躺在同一张床上。”

    亚希回答得很认真。

    一边的安爵西却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亚小姐,你是不是才误会了什么?!权大搬新家,所以要购买一张新床,只是让你为他试一下罢了。”

    “哈?”

    亚希呆若木鸡,灵动的大黑眸对上权璟瑜——

    男人不笑的眼,眼尾腹黑的上扬。

    糗大了……    ---题外话---

    权大的腹黑劲儿发起猛攻了,你们说,小希希会被权大给攻克下?!感谢guanna的大荷包,13883946203的月票和鲜花,dadakangkang的月票,今天仍旧万更哈,第一更5000字,稍后还有二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