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88℃:坏男人的魅力,权璟瑜点起一支烟说……

    权璟瑜是个绅士,推女人下车这种粗/鲁的事,他不会做。

    但敢追车上来,胁迫他二选一的女人,这辈子就两个,一个是他的小惜,一个就是她。

    安爵西坐上驾驶座,车子启动起来,亚希才放下心来恧。

    回想刚才她的举动,其实很没分寸,也没礼貌,但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拒绝她溲。

    三人来到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后,权璟瑜是肩部韧带拉伤,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诊室里,医生让权璟瑜脱掉上衣,为他服药上绷带。

    男人动作优雅的解开衬衫扣子,缓缓脱/下。

    亚希站在门边等候,看到了男人光/裸的背,小麦的肤色,深凹的脊椎线,两侧匀称又漂亮的肌理。

    那是一副满满男性魅力的身躯。

    亚希本以为包裹在西装里的身体不会这么精壮。

    她就这么看着竟然没有立刻转过身,直到正对权璟瑜的一面镜子里,发现男人的视线正在看着她,她才小鹿乱撞似的像个害羞的少女转过身去。

    亚希走出了诊室,心跳扑通扑通的有些快。

    疯了,疯了!

    她刚才是着了什么魔,竟然偷/看男人?!

    *************************************************************************

    医生为权璟瑜换上药,嘱咐他:

    “短时间内,换药前不要沾水,不要提重物,不要再让右边的肩膀受伤。”

    “谢谢你,医生。”

    安爵西向医生行了个礼,两人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亚希等在外面。

    “现在还疼吗?”

    她脸上的红潮因为权璟瑜注视过来的视线又小荷露出尖尖角。

    安爵西都觉得气氛粉红得要冒泡了。

    “不疼。”

    权璟瑜不会撒娇,但身前的女人认为自己有责任,“很抱歉,我代替顾……我是说我先生道歉。”

    “他只是误会了,与你无关。”

    果然。

    顾宁琛就是认定权璟瑜对她有不/轨企/图,才找他出来,故意将他摔伤。

    权璟瑜的话让亚希加深对顾宁琛的误解。

    “怎么会无关?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就不会误会,我应该对你的伤负责,请你让我为你做点什么。”

    亚希的眼神很真诚。

    所以权璟瑜说:“为我换药。”

    简单的四个字,看不出男人的脸上有调/戏捉弄的意思,却让亚希想到刚才她偷/看他换药的一幕。

    脸颊子烫了一下,想象她的手会触碰到他的身体,喉咙就一阵火辣辣的干涩:“呃……可以。”

    *************************************************************************

    这一声“可以”来得还挺纠结的。

    权璟瑜眼神温雅了下来,“亚小姐,我还需要你的手为我记录下更重要的事,它们不合适沾上臭药膏的味道。”

    所以,他只是逗了她一下?

    ……

    亚希是个懂分寸的女人。

    一个和你无亲无故的男人纵容你一次,不代表你可以再一次任性的胡来。

    其实她能权璟瑜做的真的很苍白,即便她真的可以为他换药,以他这样绅士的品格,又怎么会占她的便宜?

    从医院出来,夜色已经暗了下来,亚希没有上车,不想再打扰他修养的时间。

    但权璟瑜站在打开的车门边,“上车。”

    他只说了这简单的两个字,没有任何压迫的意思,

    却不影响他权璟瑜式的霸道,就好像在说,你要是不上车,我就带着病痛陪你站一个晚上。

    亚希真的敌不过权璟瑜的完美风度。

    上了车。

    也许是觉得和他比肩坐着的空气会让人紧张。

    亚希问了他,她刚才那么鲁莽,他为什么没把她推下车。

    权璟瑜视线向前:

    “你就像只竖着毛的小野猫,我怕拒绝你,你会抓花我好看的脸。”

    *************************************************************************

    最后一个话音落下,男人的视线完美契合的侧首过来。

    亚希纤长的羽睫微微一颤。

    原来素来严肃的男人也会说笑。

    “厚脸皮。”

    她笑开,说着别人绝不敢冒犯权璟瑜的话,男人倒也放任。

    那爽朗调皮的笑,仿佛就像是他家的小惜,色色的掐着他的小草莓说:“权璟瑜,我就爱你厚脸皮……”

    ……

    亚希大约十点到家。

    没有意外,停靠在顾宅外面的仍是那辆权璟瑜的车。

    顾宁琛站在落地窗边,脖子后还能看到身上贴着的膏药,刚才在道场上,他被权璟瑜一次次放倒,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现在后背,手臂都泛出了淤青。

    亚希走进客厅,她眼角的余光是足以看到有个人站在落地窗边的,但她就这样经过,走向自己的卧室。

    这个女人没有心疼他的意思。

    “我们谈谈。”

    顾宁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鲜少的,他并没有冲过来对她动用粗暴的动作。

    “如果是想谈权先生的事,那么不用了,你不欠我什么,但你欠他一声道歉。”

    亚希说罢就关上了门。

    *************************************************************************

    亚希和权璟瑜的相处与日俱增的相濡以沫,两个人几乎每天同进同出。

    这天,员工餐厅里,竟然看到堂堂大首席和亚希对面对坐着一起吃午餐。

    女人时不时的笑着,她的笑容很迷人,应该是对面的男人说了什么逗趣的话儿。

    然而谁都知道权璟瑜工作时不说笑,更加从没有来过员工餐厅。

    以前大家都只是听传闻,权璟瑜疼爱老婆,只有他的老婆能独占他的微笑,他的财富,他的一切,然而这个新出现的女人,是不是会成为下一个独占他所有的幸运儿?!

    亚希不太在乎旁人的眼光,她只是觉得和权璟瑜相处得很舒服。

    她对他的采访,提问都越来越没有任何限制。

    因为他是个让你觉得他很坦荡的人,所以当她问他岑惜意外身亡的事,这个强大到可以与世界为敌的男人竟第一次流露出压抑却仍痛苦的表情。

    她知道他一定仍深爱他的妻子。

    对于他匆匆处理岑惜的身后事,权璟瑜说是因为他不想任何人再打搅岑惜,不想那些无孔不入的媒体拍到岑惜死去的模样。

    这是他作为丈夫,最后可以为岑惜做的。

    他可以为岑惜不惜披上谋杀犯的嫌疑罪名,但绝不允许她的脸孔被曝光在大众的视野里。

    所以亚希想到,尽管之前她以顾宁琛妻子的身份和他的三角传闻传得很厉害,也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曝光,她长得和岑惜一样的事实。

    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他对她的一种保护?!

    *************************************************************************

    亚希觉得不应该再拿岑惜的死一次次刺激这个深情深意的男人。

    佳人已逝,但他还活着,不应该再没有天日的活在不幸中。

    “我想我有答案了。”

    亚希收起手册,有关岑惜的话题上,被她的笔标上了一个个叉的标记。

    权璟瑜目光从她的手册上轻轻扫视而过。

    “明天就是你最后一天随访我的日子,不用再成天跟我东奔西跑,是不是觉得松了口气?”

    他问。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从外被人推开。

    “璟瑜。”

    亚希来不及回答就被聂婉凌那一声嗲嗲的叫唤声压了下去。

    亚希站起身来,想让开位置,给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

    但聂婉凌来到权璟瑜的身边,却开口请她先不要走。

    这是从文化馆她的恶作剧后,亚希第一次见到聂婉凌,她娇媚的小脸写着浓重的歉意,竟然开口对她说:

    “亚小姐,那天是我锁上了文化馆休息室的门,害你一整/夜都被关在那里,真的很对不起。”

    这位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竟然为了那天的事,在和她道歉?!

    *************************************************************************

    以聂婉凌盛气凌人的个性,她又怎么会向亚希这种低下的小记者低头道歉?

    眼角的余光落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的男人身上。

    对,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虽说,那天权璟瑜并没有指责过她,甚至没有提及过那/晚的事,但同样的,他也不再联系她,而她打来的所有电话都被转去了安爵西那里。

    整整两个星期,聂婉凌明白了一个道理,她必须向一个女人道歉。

    不然,权璟瑜永远都不会再理睬她。

    聂婉凌是嫉妒亚希的。

    嫉妒这张脸,因为这张脸,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权璟瑜的身边。

    对聂婉凌来说,岑惜的脸就是一个梦靥,让她永远陷入噩梦的梦靥。

    “已经过去很久了,聂小姐不用再在意了。”

    亚希眼神看了眼权璟瑜。

    她想她应该猜到了聂婉凌为什么会对她道歉的理由。

    “你不怪我就好了,我还担心璟瑜一直气我太任性,这下,你不会再不理我了吧?”

    聂婉凌故意当着面权璟瑜的面,上前抓住亚希的手,撒娇着看向他。

    亚希不是看不懂聂婉凌的戏码,但终究她只是个局外人,挣脱开手,礼貌地向她行了个礼,就离开了办公室。

    在合上办公室大门的时候,亚希看到聂婉凌坐到权璟瑜的身边,亲昵的抱住他的手臂。

    这应该算是两个人重修旧好了吧……

    *************************************************************************

    亚希再次见到聂婉凌是在洗手间,两个人站在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冲手。

    亚希出于礼节的笑了笑,谁能想到,聂婉凌的声音就这么刺耳的响起:

    “长着一张你这样的脸,真的很便利。”

    她在讽刺她?

    亚希不免诧异,此刻的聂婉凌和刚才在权璟瑜跟前和她道歉的天真小女人,判若两人。

    聂婉凌才不在意亚希的诧然,故意重重甩了下手,受伤的脏水都溅到了亚希的身上:

    “不要太轻飘飘了,你以为璟瑜对你那么好是因为你?”她冷笑。

    “不,你只是个暂短替代的慰/籍品。”聂婉凌逼近上来,踮起脚,恶狠狠地瞪了亚希一眼:

    “一个他玩/腻了就一脚踢开的脏东西!”

    ……

    聂婉凌警告亚希最好识趣自己滚蛋,不然以后有得苦可受!

    女人的嫉妒心真的是件可怕的东西。

    亚希保持着她高雅的气质,擦了擦身上的水渍,仿佛真正的市长千金不是聂婉凌,而是她。

    对于聂婉凌的羞/辱,她只说了三个字:“请自重。”

    亚希不在乎聂婉凌在她身后还在叫嚣着什么,她并不想被影响情绪,快步回到权璟瑜的办公室,却听到耳熟的话音?

    走进门前就看到顾宁琛竟然坐在权璟瑜的办公室里?!

    这个男人又想来闹什么?!

    亚希正欲推门进来——

    沙发上。

    权璟瑜点起一支烟,烟头在打火机的火星下燃起橘色烟心,那抽烟的动作极为优雅。

    烟云在他的一个呼吸里进出。

    吐出的烟云缭绕在他的身周,就像是他忠实的奴仆,为他迷人的身段平添上致命的诱/惑……

    *************************************************************************

    那样的权璟瑜,仿佛是一个亚希从不认识的权璟瑜。

    一个眼神变幻都让人心魂震颤。

    顾宁琛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直射烟雾缭绕中的权璟瑜:“坦白说吧,你对亚希感兴趣?!”

    亚希一震,门外的脚步又上前了一步。

    她真的不懂顾宁琛为什么要这么偏执,权璟瑜又怎么会对她……

    “是,我对她感兴趣。”

    男人从高贵的唇边拿下烟,亚希错然愣在门边……    ---题外话---

    权大发力了,后面一大波粉红排队来了!感谢所有送红包,鲜花,和月票的亲们!猫猫求月票来得更猛烈一些!如果没月票了,那么下个月记得为猫猫保留哦!你们都是棒棒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