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87℃:她心跳得有些快,对权大说:把你的衣服给我…

    别说这幅画面里的当事人心跳砰然,旁观者都要看得脸红了。

    四目相视,深情脉脉。

    仿佛就这样维持着这个下腰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亚希都没感觉到后腰传来酸涩的感觉,因为男人的手有力的托着她,绝对不会让她有任何的不适……

    “我……我可以自己站稳了。溲”

    亚希还是第一次说话结巴。

    权璟瑜扶她起来,从她的腰后收回他的手,全程禁/欲的表情,加上绅士的风度。

    衣加就差没尖叫出来了,凑过去拍拍亚希的肩膀,示意她可以回神了。

    随而看着权璟瑜:

    “谢谢你啊,权先生,咱们亚希冒冒失失的,没碰脏你的西装吧。”

    衣加这么说,亚希就看到权璟瑜胸口处溅到了咖啡渍,应该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桌子弄到的吧?

    “权先生,把衣服脱下给我吧。”

    亚希脱口而出,很单纯的一句话,却让身边的衣加扑哧了一下,搞得向来对男女暧昧昧那么敏感的亚希,脸颊子唰的上升了几个色阶。

    “我的意思是……我拿去干洗。”

    亚希好不容易给自己解了围,谁知道衣加坏笑着又给她补了一刀:“那权先生要是裤子脏了,你还让他脱裤子啊?”

    “衣加!”

    亚希这下真的是脸蛋红得要爆炸了。

    追着衣加就打。

    视线努力镇定地看向权璟瑜,“对不起,我朋友口没遮拦的,你别怪她。”

    男人用好看的薄唇只应了两个字:“不会。”

    不会的话就是他并没有因为衣加的玩笑生气,亚希很庆幸,然而彼此的视线还在看着彼此,所以心跳跳得还是那么快……

    *************************************************************************

    既然巧遇,权璟瑜不会没有风度的不送她们。

    尽管亚希推辞过,但衣加不会拒绝权璟瑜的好意,只是上了车,在拐了个路口后,衣加就找了个借口跳下了车,亚希要跟随,她立刻把车门关了起来,笑眯眯的说:“你还得为权先生的衣服负责呢。”

    这个衣加。

    简直就是在做月老嘛……

    亚希知道衣加是在给她和权璟瑜制造机会,所以才会觉得很尴尬。

    权璟瑜又不是傻,肯定也猜的到,但她并不想让他误会。

    权璟瑜只是瞥了亚希一眼,就看到她沉静的表情里堆满了错杂和纠结。

    他很少为一个女人动心思,但沉默的车厢里,却划开他迷人的嗓音:“不喜欢陪我一起去干洗店?”

    亚希侧首过来,摇摇头:“当然不是。”

    “那么就没问题了。”

    男人的回答简洁明了,亚希楞了一下,初初没能明白,后来想了想,难道他是看出她的尴尬,所以借故告诉她,他并不会误解她?!

    ……

    权璟瑜其实并没有真的让亚希陪她一起去干洗店,车子行驶的方向是顾宅。

    亚希倒也并不惊讶,权璟瑜就是这样一个有风度的男人,他为救她受伤,可以忍耐一/夜,就这么小小的咖啡渍,他又怎么会小题大做?

    不过车行的速度有些慢。

    亚希就猜,他应该是有些话要对她说。

    *************************************************************************

    这么想着,捏着包包背带的手也不自觉的紧了紧。

    权璟瑜的目光总是自然的一瞟而过,然而他的声线再次打开:

    “如果你对我有任何疑问的话,都可以直接问我。”

    亚希心跳了一下。

    抬头视野对准前方的后

    视镜,男人的表情始终泰然,但她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了她拿给衣加看的资料。

    “包括对你的怀疑吗?”

    亚希没有试图躲藏,如果一个人敢坦白面对,她又何必维维诺诺?

    “当然。”

    权璟瑜的回答更为简单,眼神自信,大方。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亚希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论情理,她还欠着他一份人情,但公是公,私是私,她既然是记者就不能混淆。

    如果他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么她作为记者,就要为他辩白一切……

    ……

    权璟瑜的车在顾宅外面放下亚希。

    亚希和他行了个礼,铁门打开,她走了进去。

    车窗里隐约可见权璟瑜完美无暇的侧脸,薄唇翕动,先前他和女人说话时的声线起了微妙的变化,让驾驶座上的安爵西意识到气氛的不同。

    “她和顾宁琛的婚姻并没有注册结婚?”

    “是,顾宁琛的婚姻状态是离异,两个月内没有任何婚姻注册的记录。”

    *************************************************************************

    亚希又坐权璟瑜的车子回来,只怕这个消息不会让顾宁琛很高兴。

    正在会议室里开会的顾宁琛收到一通电话,眉头立马就深锁起来。

    说好的明日出差无故被推到了下个礼拜。

    “给我约权璟瑜出来。”

    回到办公室,顾宁琛让施杰联系权璟瑜,施杰直觉顾宁琛又是为了那个女人。

    多嘴问了一句:“顾先生找他为了什么?”

    “约他在道场见面。”

    道场?

    最近顾宁琛都在练柔道,身体底子好,三个月就拿到了黑带。

    施杰有种不妙的预感。

    向来处事冷静的顾宁琛,该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头脑发热到和另一个男人武力较量?

    顾宁琛决定的事,旁人是无法劝服的。

    安爵西收到施杰电话的时候,权璟瑜就在旁边,道场,柔道切磋?

    男人似乎觉得这个提议很幼稚,但又很有趣,眼尾上扬勾出极致腹黑的味道,安爵西和权璟瑜有个眼神交换,便答应了对方晚上见面。

    *************************************************************************

    晚上的道场,练习的人很多。

    顾宁琛可以选择不公开的场馆,却偏偏挑了个公用的场地,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让权璟瑜在众人的跟前丢人现眼。

    权璟瑜如约出现。

    两人换了道服,权璟瑜白带,顾宁琛黑道。

    顾宁琛说可以切磋的场地只有公共的部分,希望他不会介意。

    权璟瑜只说了三个字“你随意。”

    道场上。

    顾宁琛这场柔道切磋的意义指的是,权璟瑜很清楚。

    当一个男人用武力警告另一个男人,那么所为的理由只有一个:女人。

    白带也敢莽撞应约?

    顾宁琛眼神轻视的落在权璟瑜腰间的白带上,倒也佩服他勇气可嘉。

    两个男人的体型站在一起都能掀起一股迫人的气场。

    要说身高优势,彼此都占了一半。

    顾宁琛笑说:“我们只是切磋切磋,局数不限,只要权首席无法再继续,想停止随时都可以停止。”

    没有比这更猖狂的宣战。

    顾宁琛自信满满,得到黑带之前,他和选手级的人也比试过,而且是“一本制胜”!

    柔道的最快最迅速的制胜方法就叫做“一本制胜”——

    站立时使用的技术有速度,有力量,把对方摔成大部分肩背着地就是一本制胜。

    所以,不用觉得夸张,柔道里,一秒钟就能赢下整场比赛。

    *************************************************************************

    比试开始。

    顾宁琛进攻迅猛,拉住权璟瑜的衣袖,就听到偌大的场地上,身体重重衰落在场地上的巨响,然而原本以为会赢的人却躺在了地上?!

    顾宁琛震惊的在脑海里过滤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

    他的身体竟然在权璟瑜的一个下蹲背摔下,狠狠砸在了地上?!

    所谓一本制胜。

    裁判判定的声音叫顾宁琛回过神来。

    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权璟瑜,他分明是白带,难道他……设下了一个圈套?!

    顾宁琛不相信有什么柔道神童。

    再一局,开始,就听到身体砸落在地上的声响,一下大过一下。

    旁边练习的外人都对这边的“切磋”起了浓厚兴趣。

    跑过来凑热闹。

    系着白带的男人身手极快,动作精准,黑带的男人每次发动进攻,他不需要一秒钟就能发现对方的漏洞——

    足技,腰技,侧踢,外挂,权璟瑜的动作华丽得让人眼花缭乱。

    每一次将顾宁琛摔在地上,权璟瑜飘动的黑发,冷冽的神色,空气里充斥着浓烈的男人味,别说女人,连男人们看着都怦然心动,不论技术,力量,这个男人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最后,一本制胜用在顾宁琛的身上都显得太过浪费,他变着花样,用腰技,固技,故意将顾宁琛制服在地,无法动弹。

    这简直比一本制胜更耻/辱!

    *************************************************************************

    权璟瑜绝对不是白带,他使诈,他是有备而来!

    顾宁琛的身体素质极好,其实就算不拼门道,也不容易让人容易背摔,制服。

    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认输,然而:

    看着他再一次从地上爬起身。

    权璟瑜俯视的目光如同古时胜战的皇帝:

    “最后一局,我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上。”

    这是他的挑/衅。

    顾宁琛拳头紧握,这一局,他一定赢!

    裁判吹响口哨。

    两个男人身体扭缠在一起,顾宁琛发力迅猛,也许是他速度极快,他终于知道了权璟瑜脚上的漏洞,一个勾腿,一个背摔——

    权璟瑜的身体在空中一个优雅的旋转,重重摔在了地上。

    顾宁琛以为自己赢了,却不想倒在地上的人竟露出了让人心口一颤的冷意。

    他?!

    权璟瑜捂着肩膀,捡起摔在地上的眼镜,站起身对他说了一句话:“我和你妻子只是工作关系……”

    他在说什么?

    这句话怎么都显得突兀。

    放软的口吻也和刚才判若两人。

    顾宁琛惊觉到了什么,果然,他回过头就看到亚希站在到场里,用着一种让他心脏下沉的眼神看着他……

    *************************************************************************

    亚希根本不听顾宁琛解释。

    场馆的休息走道上,顾宁琛追着回头就走的亚希,他想告诉她,权璟瑜是故意输给他的。

    她明明看到权璟瑜被他狠狠摔在地上。

    她不懂柔道,也看得懂权璟瑜系着白带,他系着黑带。

    谁比谁更内行,不用问也知道。

    “顾宁琛,你利用自己的优势让权璟瑜难堪,你觉得这样赢过他,很自豪吗?”

    亚希对顾宁琛失望透了,“我知道你不信任,你不喜欢他,但为什么要在背后做这种小动作。顾宁琛,你这样真的很卑鄙!”

    顾宁琛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亚希已经给他判定了罪名。

    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

    “他受伤,你心疼了?!”

    对,他受伤了。

    亚希看到权璟瑜捂着肩膀,一个没有柔道经历的人被那样背摔,不受伤才不正常!

    ……

    亚希走到馆外,等了一会儿,权璟瑜换了自己的西装在安爵西的陪同下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权先生。”

    亚希拦到权璟瑜的身前。

    夜色下,女人的眼神闪着茭白的月光,也落满真心的歉疚。

    “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了,女人在外过/夜对你的名声不好,特别还是和我在一起。”

    权璟瑜拒绝了她。

    从她的身边走过,车子已经停靠了过来,他上了车,就在安爵西刚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亚希跑了上去,拨开了他的手,“亚小……?”

    安爵西来不及阻止,亚希已经坐上了车。

    权璟瑜眉目微蹙侧首过来,她不畏惧他严肃的脸色,目光正对过去:

    “我不在意什么名声,你要不就把我推下车,要不就让我陪你去医院。”    ---题外话---

    粉红来了!权大超Man,咱们亚希也帅帅的,你们说,权大会忍心把亚希推下车吗?Ps:猫猫累得骨头酸痛,还是爬起来通宵码字给大家加万更哈,所以宝贝们,要爱我哦!么么么么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