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86℃:权大那样看着你,是要把你看怀孕么……

    一个中年女人正在摆摊,隔壁摊位的熟人跑了过来,“阿孝,阿孝,你看那边,有个男人一直在找你。”

    亚荷孝抬起头就看到人群里有个穿着打扮都不像本地人的年轻男人,手里拿着一张相片,见人就问恧。

    该不是追债的吧?!

    正这么想着,那边有个认识她的老伯指了指这边。

    亚荷孝赶紧背过身去,拉住旁边的熟人,“摊子你帮我看一下,我去桥下躲一下。”

    中年女人抄近道,一溜烟的跑不见了溲。

    等她躲在桥下看着年轻男人找不到人,从桥的这头走出村外。

    她才松了口气,爬上山坡,回到市集上。

    ……

    熟人告诉她,那个年轻男人已经找了她好多天了,她租出去的老宅他也去找过,老宅那条巷子里的人都在议论,她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亚荷孝其实并不认识那个年轻男人,看着也不像是高/利贷的那帮人。

    但——

    “看来呆在镇上是不安全了,我得去别的地方躲躲。”

    亚荷孝赶紧收拾起摊子。

    她平时就靠摆个摊买一些手艺活过日子,到哪儿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

    熟人看不下去,她这躲躲藏藏的都大半年了:“阿孝,躲这里躲那里还不是会被找到,干嘛不去城里找你家小希。”

    亚荷孝直摇头:

    “不行的,咱们小希长得那么标致,那些放债的人要是知道我有个女儿,谁知道他会不会把小希给绑去卖了。”

    “也是,那你欠着那笔债不还要怎么办?”

    “走一步是一步,有人再来找我,你就说没见过我。”

    “知道了。”

    *************************************************************************

    亚希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很仔细的看了顾宁琛给她的那些简报。

    还上了网百度相关的报道。

    对于岑惜的死,疑点重重,起初的确是有不少报道的,不过过了没多久那些报道几乎都被清除个干净。

    除了一些不知名的网站还贴着旧闻,但要找到最新的一些跟进的报道是不可能的。

    好像有关岑惜死因的事端突然就没人再关心似的。

    亚希心里闷闷的,总觉得这件事是有蹊跷的。

    她一直都只顾着去想她为什么会岑惜的记忆,也因为岑惜的记忆,对权璟瑜持着百分百的好感。

    但她忘了,记忆有时候也会撒谎。

    她不该就这样太轻信一个人。

    特别这个人是权璟瑜这样让人难以摸透的人……

    *************************************************************************

    亚希最终还是约了衣加出来见个面。

    有些事,她需要从衣加这里得到求证。

    衣加刚追完一桩新闻,正好停留在某家高级西餐厅,就约了亚希在那里见面——

    亚希是在半小时后赶到的。

    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打开菜单。

    不愧为米其林餐厅,每一道的价格都能吓死人。

    但叫衣加更意外的是——

    “希,你看那里!”

    亚希顺着衣加手指的方向。

    旋转门的地方,权璟瑜英挺俊朗的身影步入进来,看上去,他应该是来这里会见客户的。

    在她们相隔一个走道的对面,有人对权璟瑜招了招手。

    “怎么会那么巧?!”

    衣加觉得很新奇,眼神眯起来,笑得有些坏的看向对面的亚

    希:“这该不是躲不掉的缘分吧?”

    *************************************************************************

    “说什么缘分不缘分的?”

    衣加又没正经了。

    权璟瑜走到那个人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亚希收回了视线。

    今天,权璟瑜特地让她多休息一天,所以会在这里巧合的碰到,的确也觉得挺意外的。

    不过。

    “看来我们要换一个地方再谈了。”

    亚希作势起身,衣加把她按了下来,“老实交代,你约我出来,该不是要说权璟瑜的坏话才得换个地方吧?”

    亚希没做声,衣加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所以立马数落起她没有良心。

    “我说希,你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不知道,昨晚因为你,权璟瑜和市长千金聂婉凌闹得不欢而散,他把聂婉凌一个人扔在亚纶酒店的旋转餐厅。”

    把聂婉凌一个人扔下?!

    是因为他后来跑来文化馆救她的关系?!

    *************************************************************************

    亚希没有告诉衣加昨晚她被关在文化馆的事,但衣加却都知道。

    她说:

    “权璟瑜夜闯文化馆救你的八卦,现在圈子里都知道了,只是没人敢发布这条新闻罢了。”

    “为什么不敢?!是因为权璟瑜的身价,势力,制约住了媒体?!”

    衣加耸耸肩:“那还用说吗?有点身家的,在媒体圈都有自己的势力,不然你说那些豪门那么多的丑/闻是怎么压下来的?!”

    “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压下对他不利的新闻,只手遮天?!”

    衣加眼神沉了沉,总觉得今天亚希对新闻这件事特别的敏锐:

    “人家权璟瑜是救了你,又不是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怎么突然关心他的手腕有多厉害?!”

    “我感谢他救了我,但我找你出来,也很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和岑惜的死有关,当初洛城是不是有很多报道,矛头直指权璟瑜,认为他和岑惜的死因有关?”

    亚希压低声音问。

    把顾宁琛给她的那份简报拿了出来。

    衣加翻看了几页,一边点了点头:

    “那时候的确是有各种猜测,有说岑惜豪门生活不如意寻自杀的,也有说岑惜的存在碍了权璟瑜的发展宏图是被人他杀。”

    *************************************************************************

    “那么这些猜测的确是存在的?”

    衣加应了声“嗯”,看着亚希这么认真的刨根问底,倒是挺像以前的她。

    “其实呢,每个追新闻的记者看到这件事都会有这个想法,但是,多少都是参着主观想法的,处在客观的立场,想一下,岑惜的死因原本就很离奇,难以服众,那么以权璟瑜那样的智商,你认为他会制造那么一个漏洞百出的杀局,让人抓到他的把柄吗?”

    亚希听着,其实衣加的说法,她也设想过。

    权璟瑜不可能是会落下把柄的人。

    但和他相处得越久,就越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身上藏着不少秘密,是别人不可以触碰的。

    “对了,这些简报,你是哪里弄来的,那个时候你刚出车祸,自己脑袋都不清楚,又怎么可能搜集到这些?!”

    衣加问着,突然就“哦”了一声,然后意味深长的拖长了尾音。

    “一定是顾宁琛给你的吧?!”

    这丫头怎么猜到的?

    亚希点了点头。

    <

    p>衣加就叹了口气说:“难怪了,顾宁琛摆明了把权璟瑜当作情/敌,他当然会弄些这种东西糊弄你啦!”

    “情/敌?!”

    *************************************************************************

    亚希皱了皱眉,不以为然,她可不会认为顾宁琛喜欢她。

    虽然她也拿他开过玩笑,说他提到权璟瑜就像在吃醋似的,但喜欢她……?

    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话。

    怎么会像他那样动不动就暴/力强迫她?!

    “有这么惊讶吗?!我看权璟瑜也难抵你的魅力,就你这张和岑惜一样的脸,他要把持得住那才叫奇怪呢。”

    衣加越说越兴起,一点都不像是个财经记者,倒很像狗仔主编。

    亚希念叨她想象力太丰富。

    一边把简报收了起来,她可不是来找她说这些无谓八/卦的。

    就算权璟瑜身上藏了不少秘密,亚希也很肯定,除了岑惜,他不会看上别的女人,即便她和岑惜长着相同的脸孔……

    “你真的那么确定?”

    亚希把简报放进包包里的时候,衣加声调怪怪的问过来。

    亚希点了点头,“当然确定,就算权璟瑜会爱上除了岑惜意外的女人,那么也应该是聂婉……”

    “凌”字还没说出口。

    衣加把手伸了过来,捏住亚希的下巴,就把她的小脸给扭向权璟瑜的方向。

    *************************************************************************

    谁知道,那边正在谈生意的男人竟然也在看着她?!

    视线隔着几排桌椅的距离,但只要视线交汇上,就有种彼此纠/缠的暧/昧感……

    亚希拨开衣加的手,收回视线。

    “衣加,你太胡来了。”

    亚希是有点真的生气了。

    衣加贼贼的笑:“是怕权璟瑜误会你对他有意思吗?!”

    亚希没搭理她。

    衣加伸手过来扭扭她的胳臂:“放心啦,是人家权璟瑜先看的你,而且已经看了很久咯……”

    很久,能有多久?

    难道是从他走进来就看到她开始吗?

    亚希不愿去想这么天真无脑的事,但衣加偏是点了点头。

    “人家权大就是从走进来开始就一直看着你。”

    衣加坐的位置的角度刚好和权璟瑜正对面。

    所以她眼角的余光一直看到权璟瑜时不时的将视线投射在亚希的身上。

    说是时不时,其实应该是,自始至终,那个男人一边在和坐在他对面的人交流,但视线却一直都在看着亚希。

    *************************************************************************

    “我说希,权大这么看着你,是不是想把你看得怀孕呢?!”

    “衣加!!”

    亚希脸颊都红了。

    虽然衣加口没遮拦。

    但权璟瑜那炙/热的视线的确太过火热,亚希背着身都觉得在被一道视线牢牢的看着……

    “你这丫头,他刚才就看着我,你怎么不提醒我?他要是询问起我刚才给你看了什么,该怎么说?”

    “就说你在怀疑他杀了他老婆咯。”

    衣加开了个玩笑。

    然后又很快收起没正经的笑,说:

    “你现在是他的专访记者,如果你真的好奇,为什么不直接的问他,他要是真的心虚,你再怀疑他也不迟啊……”

    亚希不是没想过。

    而是她知道岑惜这个名字到现在为止对权璟瑜来说还是个禁忌。

    如果他是无辜的,她不顾他的感受就那样去追问,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把盐。

    这样的事,她做不来……

    *************************************************************************

    衣加笑亚希,一边怀疑人家,一边又心疼人家:

    “你啊,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岑惜做的朋友,连她爱老公的心,你也学会了。”

    “衣加,这种玩笑不要再开了,好不好?我和权璟瑜不会有你想的那种关系。”

    亚希站了起身。

    衣加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跟着站起身,却看到那边交谈的人已经散了场。

    权璟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亚希的身后——

    “希!”

    衣加想要提醒亚希,权璟瑜就站在她的后面,但她情绪有些激动,起身就走,结果一回身就撞上了一堵人墙——

    “小心。”

    亚希身后往后仰了一下,权璟瑜伸手抓住亚希的手臂,另一手捞住她的腰身。

    亚希下意识的另一只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

    他就这么俯首看着她。

    而她因为他的声音,错愕地转过头——

    这个姿势,两个人的距离好近,愣是差点就擦到了嘴唇……    ---题外话---

    求月票,求留言,求收藏,要是你们都欺负猫猫的话,猫猫就克扣粉红,急坏你们这帮小坏蛋哦!哈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