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78℃:权大,为她放了泡脚水……

    “看来你和小惜很亲密。”

    身后是迷人的双城夜景,夜空里悬空的是一轮明月。

    忽地,晚云飘了过来给月亮蒙上一层缭绕的阴影,就连权璟瑜的眼神都显得很不一样溲。

    亚希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恧。

    “可能是吧。”

    她的记忆里存有岑惜的记忆,亚希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就是,也许她之前和岑惜是极亲密的关系。

    权璟瑜意味深长的喟叹了一声:“你一定是她的秘密朋友,连我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亚希虽然没再打算请求权璟瑜帮助她恢复记忆,但很显然,他之前并不认识她,对她也一无所知。

    采访继续开始进行。

    客厅里。

    亚希记录的动作很利索,即便有录音笔录着,她也极快的将关键字抄写在笔录上。

    她对待工作的态度很兢业。

    偶尔无意识地会在空档的时候,一手伸到小腿脚跟揉一揉,另一手还忙碌的记录着。

    权璟瑜注意了这个小动作很久。

    *************************************************************************

    想来,他对他高强度的工作已经习以为常,但她是个女人,跟了他一天跑东跑西,脚下还踩着一双崭新的高跟鞋,只要将视线在她的脚踝上转个弯就能看到她的后跟都破了皮。

    小腿也有些肿胀。

    这样的不适感,她应该忍了有几个小时了吧……

    “权先生,你这次在双城逗留了很久,是不是有打算长期定居下来?”

    亚希问着。

    权璟瑜忽然站起身,“等一下。”

    他打断了采访,亚希不解地看着他走向过道右手边的洗手间。

    然后就听到接水的声音……

    不像是解手,更加不会是洗澡。

    “权先生?!”

    亚希放下纸笔站起身,想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就看到英俊的男人挽起袖子,手里端着一个与画面反差极大的水盆走了过来?!

    “权……”

    她惊讶的还没呼出他的名字,权璟瑜就截断了她的话,“坐下。”

    这倒并不是命令的口吻,更多的是让人恍惚的温柔。

    *************************************************************************

    亚希就像进入了梦境似的,权璟瑜走了过来,将水盆放在了她的脚边,“试试水温,泡一下,感觉会好一点。”

    是让她泡脚吗?!

    这和从天而降的宠溺没什么两样,亚希不敢相信,权璟瑜亲手为她放了泡脚水,还亲手端到她的脚边。

    这样一个尊贵在上的男人,怎么会对她做出这样屈尊降贵的动作?!

    直到权璟瑜的手握上亚希的小腿脖子,为她脱下脚上的棉拖。

    她吓了一跳,“不用,权先生,我自己可以……”

    她不能接受他这样体贴的服务。

    然而男人的力道很大,而且不容拒绝,他拿掉她脚上的棉拖,脱下她的袜子,先是右脚,然后是左脚。

    随即提着她的双脚放入温水中。

    水温有点点烫,脚尖碰到水的时候,她畏缩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水温吓到她了,还是跟着她的脚一起放入的权璟瑜的手。

    *************************************************************************

    权璟瑜的手抚摸着亚希的脚后跟来到她的脚底板,修长的十指在温水里拿捏着穴位给她按摩……

    亚希看着这幅情景,

    真的失神了。

    权璟瑜单腿跪地,长袖挽到了手肘上,随着他按摩的动作,就可以看到他手臂上暴起的青筋。

    圆领的上衣因为倾斜的角度,露出隐约的两块胸肌。

    亚希的视线像是触碰到了***,立刻别过头去。

    “这样好一点吗?”

    脚边传来的是男人更为温柔的声线,亚希头脑似乎不能正常运作了,再度看向他,简单的一件黑色居家服在他的身上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甚至让她一副幻影——

    不爱笑的男人眼角挂着淡淡的笑。

    一双完美到不可挑剔的手掌在水里为她按摩双脚,她调皮地抬起脚,溅了他一身湿漉漉的水花,然而他扑了过来,将她扣在他的胸膛之下……

    亚希晃了晃脑袋。

    她一定是疯了。

    脑海里的记忆让人混乱,到底是她的,还是岑惜。

    不,不可能是她的。

    一定是岑惜的,权璟瑜一定是个爱妻之极的人,他一定从来不会让岑惜的脚受累……

    *************************************************************************

    世上还有比男人放下男儿的黄金膝头,甘愿为一个女人洗脚而更温馨的宠溺吗?

    亚希不论怎么想,都不能摆脱梦境的不真实感。

    就她和权璟瑜仅仅一天的相处,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的。

    他不是这样容易就会为任何女人崭露温柔的男人。

    能够像这样触碰对方的脚,一定是极亲密极亲密的关系。

    “铃铃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把亚希拉回了现实世界。

    是顾宁琛的电话。

    “顾宁琛,你说你在酒店楼下了?”

    顾宁琛的名字,让双手还浸泡在水里的权璟瑜赫然醒过神来。

    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竟然在为一个陌生的女人按摩双脚?!

    亚希看着动作停顿下来的男人:“抱歉,权先生,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先生在楼下等我。”

    权璟瑜站了起身。

    拿过一边的白毛巾优雅的擦了擦手。

    “嗯,今天的采访就先到这里。”

    *************************************************************************

    亚希抬头看着权璟瑜,男人的视线向着他的前方,而他的表情忽然严肃得有些不知该如何形容,就像是和刚才那个温柔的男人判若两人。

    如此仰望的视线,分明挨着很近,男人迸发出来的气场却像是在与她之间隔开了一条鸿沟。

    亚希心里浮现一瞬明显的落差。

    有个念头让她有些狼狈,也有些无法解释的生气。

    她急忙从水盆里抽出脚丫子,大略的擦了擦连袜子都没穿,就套进了高跟鞋里,破皮的后跟硬生又被磨掉了一大块。

    亚希咬着下唇,忍住呻/吟。

    快速的收拾好笔和册子,起身给权璟瑜行了个礼后就快步跑了出去。

    顾宁琛……

    她是迫不及待的去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吗?

    对。

    因为她不是岑惜。

    是他失了魂,犯了一个极低端的错误。

    权璟瑜视线向下,居高临下的瞥在那水纹还在波动的水盆上。

    一副温馨的画面就这么跳脱了出来——

    米白色的沙发上,男人把调皮的女人扣在身下,她迷恋的凝着他,挑起他的***,炙热的吻就这么发生,彻夜不眠……<

    /p>

    该死的!

    权璟瑜手里的毛巾砸在了水盆里,溅起摄人的水花。

    镜片后尊贵骄傲的深眸竟然红了眼眶,遂而是一点点布满可怕的腥红的血丝。

    *************************************************************************

    权璟瑜走回卧室之后,客厅里出现了一个身影。

    眼神里有着让人害怕的幽怨。

    手里握着一张亚希的照片,就这么因为他收紧的拳头,变得扭曲起来……

    ……

    亚希上了顾宁琛的车,她因为跑得有些喘,秋风阵阵,吹得她的小脸有些红。

    最近几天双城的气温日夜相差很多,顾宁琛怕她不能受凉,车子里备着一条毛毯,她坐了上来,膝头上就多了一块温暖的羊毛毯……

    “我不冷。”

    亚希知道车子里开着暖气,顾宁琛也不说话,两手用力的把毛毯包裹在她的腿上。

    “听说这几天会有阴雨,你不想随身‘携带’我的话,就好好的注意保暖。”

    男人痞/气的打趣她。

    亚希就“更用力”的把毛毯裹好:“这么说,好像真有些道理,比起你,毛毯更有安全感。”

    顾宁琛不屑的“切”了一声。

    这丫头是在暗喻他是头饥/渴的狼呢。

    也不赞扬下他君子的风度。

    他要是趁虚而入的话,她现在还能保持着完/璧之身吗?

    *************************************************************************

    “今天过得怎么样?权璟瑜那个家伙有没有虐/待你?”

    顾宁琛提起了采访的事,口吻酸酸的,就好像在昭告天下,我顾宁琛:吃醋了!

    亚希叹了口气:“你可不可以对权先生不要有偏见,他待我很好……”话说到这里,刚才那不真切的洗脚画面又蹦了出来。

    女人娇嫩的脸颊明显的被粉红的颜色充盈起来。

    顾宁琛不喜欢极了她走神的表情,当然他也不喜欢她维护权璟瑜。

    “很好?怎么个好法?该不是明知道你是有夫之妇,还明里暗里的勾/引你?”

    亚希是真的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顾宁琛嘴里说着低/俗的字眼时,亚希是很反感的。

    这样的样子很幼稚。

    而且,她不喜欢被怀疑。

    “你很清楚,我和权先生只是公事关系,你要是对我没有信任,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对你来说都毫无意义。”

    顾宁琛邪痞的神色一收。

    他一时给忘了,这个小丫头严肃的时候有多一本正经。

    她既然答应了他不会和权璟瑜发生越/轨的行为,那么她就一定不会那样去做。

    只是他不再追问,不小心瞥落的眼神却看到就要入冬的天气,她的脚上却没有袜子……

    *************************************************************************

    这一/夜的睡梦中,亚希又梦到了权璟瑜——

    时而朦胧的窗帘后,是男人和女人的影子,暧昧的姿势让人心跳。

    时而男人抓住躲在窗帘后的女孩儿,女孩儿怕痒,却被他挠得没有办法,最后被他抱起扛上肩,任他鱼肉宰割……

    画面太过美好。

    以至于醒来的人,莫名的眼泪溢流,心口像被凿出了一个无法填满的洞……

    ……

    亚希以为权璟瑜亲手为她按摩双脚,第二天的见面一定会很奇怪。

    但

    权璟瑜就是权璟瑜。

    从这个男人的身上,你再也寻不到昨晚他对你做出那种亲密的事时那份亲近感。

    相反,亚希觉得,权璟瑜在与她之间筑起了一堵墙,看不见,却不可逾越的墙。

    “后天有个露天慈善义卖,你跟我一起出席,穿着可以随意,也不用穿高跟鞋。”

    移动的车里。

    权璟瑜突然和她说。

    最后的那一句“高跟鞋”,让亚希的眼神不期而遇的触碰上权璟瑜的眼神。

    如果只是错觉的话,为什么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并没有忘记他对她的亲密?

    时间就像被凝固了下来,只是男人很快撇开了视线。

    *************************************************************************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其实,亚希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她是在失落什么?

    她又何必在意他的手触碰到她的脚算不算得上是很亲密。

    “你对权璟瑜有特别的记忆,整天对着他,你真的能不动……心吗?”

    衣加的声音就这么突然的冒了出来。

    天,她该不是真的被动摇了心?

    不,她只是受雇于他,只是短暂的合作关系罢了。

    亚希一整天都用冷静的理智克制自己,即便她再度跟着权璟瑜回到酒店,这个男人甚至没有在她的跟前换下严肃的西服。

    所以,他是在无声的告诉她,昨晚的那个亲密之举是个不该有的错误……    ---题外话---

    熬夜奉上第二更,5000字!今天万更又完成了,猫猫已经连续四个晚上熬夜,严重睡眠不足中,So,宝贝们,爱我的话,请给猫猫多一点的支持,哪怕没有打赏,也冒个头,发几条留言吧!爱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