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73℃:希,权璟瑜说想见你……

    清晨。

    酒店套房,大客厅的电视回放着昨晚的夜间新闻。

    暴雨的夜,一群记者将某娱乐场所围得水泄不通:“顾先生,你怀中的女子是不是你的新婚妻子?!溲”

    “顾先生,刚才离开的是权璟瑜先生吗?恧”

    “你们私下见面是为了什么?”

    “有传你的新婚妻子和权璟瑜先生酒店密会,是否属实?”

    被雨水打湿的镜头晃动着,画面里顾宁琛眉头深锁,用自己的身躯护住怀里晕厥的女人,上了车。

    某个长相清秀的男子和其他人员拦开激动往前冲的记者:

    “顾先生不接受任何访问,请让开。”

    画面突然切换到主播台,女主播说:“据悉画面中的女子正是顾宁琛的新婚妻子,听闻他的妻子患有低温症,至于诱/发的诱/因可能与暴雨天有关,但顾宁琛和权璟瑜见面的缘由仍旧是个谜……”

    郁泽演走了进来,听到电视声,眼神向着开放式的厨房看了眼,遂而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就关掉了电话。

    电视机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显然有些失落,她还没看清那个晕厥过去的女子到底长得像不像岑惜……

    “郁叔叔。”

    她喊了一声,试图拿过遥控器,但郁泽演和她一个眼神交换,少女转过头,白色叠加咖啡色的为主调的厨房里——

    男人穿着卡其色的宽松毛衣,领口微开,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下,微微向下俯身的动作,能看到他胸口处,线条迷人的锁骨……

    权璟瑜有早晨喝黑咖啡的习惯。

    咖啡都是用专业咖啡机打磨的。

    桌上摆着商业用平板电脑,看不懂的数据表显示在屏幕上。

    白色长裤包裹下的修长双腿叠加,男人拿起咖啡杯,眼神专注地凝聚在屏幕上,看样子,刚才的新闻,他好像并没有在听……

    ***********************************************************************

    少女推着轮椅似乎想要去问权璟瑜什么,郁泽演立刻按住了她的车,她诧异的回头,就看到郁泽演和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要她不要去打搅权璟瑜。

    他知道她一定是想问有关亚希的话题。

    而有关那个叫做“亚希”的女人,郁泽演认为不该再出现在权璟瑜的生活话题里……

    “璟瑜,下午的记者单独见面会已经准备好了,双城最具权威的几大报刊都派出最优秀的记者前来,只要在其中挑选你最满意的即可。”

    “嗯。”

    挺直的鼻梁下慵懒地应了一个音,今天下午的记者单独见面会,是为了挑选出给权璟瑜做私人专访的记者。

    被选中的记者可以24小时贴身采访他。

    权璟瑜注重隐私,将私/生活保护得很好,那么多年来都没接受过私人访谈,所以这一次的机会

    能深入他神秘的私/生活,各大报刊的记者当然都使上了浑身解数,就是不知道最后谁会成为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

    ……

    衣加为了能得到采访权璟瑜的机会,和老总磨了很久,双城大报社里,论资排辈,衣加虽然算不上是新人,但专座财经记者才不到三年的时间,和一些前辈比起来,资历还是浅了一点。

    对于老总破例让她也去参加记者单独见面会,不少被刷下来的前辈,嘴里没少酸她。

    “这种小丫头争着抢着去,能被选上才有鬼。”

    “我看她不是去采访,而是勾/引人的。”

    “也是,权璟瑜那种极品,刚死了老婆,哪个有点心机的女人会不心动?”

    衣加听着茶水间里,两个中年女人说得兴起。

    她倒是不介怀,端着咖啡杯走进去,“就算能勾/引也得有本钱,总比,人老珠黄,勾/引不到,还在心里Y/Y人家权首席。”

    “你说谁呢?”

    其中一个前辈

    责问衣加,衣加喝了口刚泡好的奶茶,舔了舔唇上的奶泡:

    “和空气说呢,前辈可别多想哈。”

    衣加挑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还故意扭着年轻就是资本的翘臀走了出去……

    ***********************************************************************

    虽说把两个前辈气得脸红脖子粗,可真要去见权璟瑜,身经百战的衣加也难免紧张起来。

    想到上次在电视台,偶尔擦肩而过,那个男人投掷过来的眼神,后脊梁骨现在都会阵阵发凉,那种气场强大的男人,要怎么采访才能驾驭得了?

    又或者至少要怎么做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她可是做了不少有关权璟瑜的功课,但这个男人对私/生活的保护真的可谓滴水不漏,多方搜集,也只是得到一些根本算不上是秘密的零琐小事……

    ……

    权璟瑜的企业在双城其实是有几家子公司的,市中心矗立的摩天101就是他名下的置业,这次大规模的记者单独见面会就在这栋大楼里举行。

    排场真的很大,会场里,衣加见到了不少熟悉的脸孔。

    一个个都是经验老道的财经记者。

    当然有私心的女记者也是存在的,衣加没刻意数就看到不少女记者拿着口红,小圆镜在补妆。

    记者单独见面会,顾名思义就是单独的一对一面谈。

    每个记者都拿到一个号码牌。

    衣加排在大约中间的号码,这刚好可以让她缓冲一下紧张的情绪,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排在前面面谈的记者,长则在房间里逗留三五分钟,短则不到一分钟就被请了出来。

    看来,要成为被权璟瑜选中的那个幸运儿,还得靠一点运气……

    ***********************************************************************

    “28号。”

    终于喊到了衣加的号码,跟随蓝色西装的工作人员,衣加走进了面谈的房间。

    房间很大,正面是视野开口的落地窗。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典雅的圆桌,两张简约的座椅,但再简单的摆设,因为那个坐在其中一张座椅上的人,瞬间将空洞的画面填充得非常有存在感——

    衣加给权璟瑜行了个礼,走过去,在坐下之前做了个自我介绍。

    “请坐。”

    男人的声线很特别,说性/感会显得浮夸,说深沉却又并不会让人觉得沉闷。

    这种充满魅力又富含禁/欲味道的声音,怕是真的会让你的耳朵怀孕……

    衣加有一下下的晃神,总觉得自己差点就成了狗血脑/残的私生粉。

    现在可不是该犯花痴的时候。

    “你现在可以开始访谈我,任何问题都可以。”

    迷人的声线再度开口,他说她可以问任何问题,但那淡淡优雅的大气中却仍弥留着强大的气场,要做到随心所欲的想问就问还真的有点困难。

    衣加循规蹈矩,先从财经方面的问题下手。

    男人很配合的回答,却也中间的时候,看了看手上的腕表。

    这可不是个好的信号。

    “能不能谈下私事?权先生这次来双城,除了公事,是不是还有为了什么特别的人特意停留?”

    衣加的问题好像问到了点子上。

    据她收集到的资料,权璟瑜很少踏足洛城之外的地方。

    就算是出差,也不会在当地逗留很久的时间,但这次在双城,似乎比以前都长了一些日子。

    ***********************************************************************

    比起刚才那些记者千篇一律的问题,衣加的问题的确让权璟瑜略微的意

    外,不过他的言谈还是那么雅淡。

    不会让你看到任何一个让你可以有机可乘的表情或者眼神。

    这种人到底有怎样的修为,才能练就这样的本事。

    衣加走神的时候,没有等来权璟瑜的回答,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说是她的采访时间到了,可以离开了。

    衣加自然认定自己是落选了,看来她没掌握好分寸,问了不该问的。

    但就在她站起身的时候。

    “把你的名片留下。”

    衣加眼神一震,不敢相信权璟瑜说了什么,当然这种时候,哪有时间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赶紧打开包,翻找起她很少用到名片。

    恭敬地递上名片的时候,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从包里掉了出来……

    衣加是在走出房间后,听到权璟瑜的记者单独见面会提前结束。

    她是最后一个幸运儿,排在她后面的人连见权璟瑜的机会都没有。

    莫非,是因为权璟瑜已经决定了会找她去做私家采访?!

    ***********************************************************************

    在衣加进来之前,权璟瑜接到一个重要电话,已经事先决定推掉了之后的见面面谈。

    待衣加离开,权璟瑜站起身准备从侧门离开。

    工作人员看到桌下有东西,喊住了他:“权先生,这是你的吗?”

    工作人员把一个粉红色的信封递了过来。

    权璟瑜瞥了一眼,脑海里闪过衣加翻找包包的画面,并未在意:“应该是刚才那位记者的,联系下,还回去。”

    “是。”

    工作人员行了个礼,手里的信封里没有封死,一张信纸就这么掉了出来。

    信纸不是普通折叠后的形状,而是被折叠成特有的六角形……

    “小惜。”

    权璟瑜淡泊的眼神浑然一震,薄唇轻吐出那宠溺至极的名字。

    尘封的记忆里,女人折叠粉色信纸的手出现在权璟瑜的脑海里,那是岑惜独有的习惯,她喜欢把信纸折成六角形……

    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捡起信纸塞进信封就要走,冷不丁被权璟瑜严声喝住:“等一下。”

    那声音让人肃然起敬。

    工作人员愣在原地,手里的信封已被权璟瑜抽了过去——

    不仅仅是六角形的折纸,连信封上的笔迹都和小惜一模一样……

    ***********************************************************************

    权璟瑜到达医院的时候,主治医生正在和他谈话,男人站在窗边,显然有片刻的闪神。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口袋里能看到一张方形的轮廓。

    ……

    衣加回到报社的时候,不少人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她,气氛很不一样。

    直到同部门的好闺蜜跳出来恭喜她,说权璟瑜的人正给老总来了电话,好像还提起了你。

    “难道我真的被选中了?”

    衣加难言兴/奋。

    很快她就被叫进了老总办公室,但老总抽着烟,表情看上去并不太好。

    突然放下烟嘴,问他:

    “你和亚希还有联系吧?”

    突然的怎么提到了亚希?

    衣加点了点头,“是的。”

    “你看能不能把她叫来报社。”

    老总话还没说完,衣加就不解道:“为什么?”

    “权璟瑜点名要她为他做专访。”

    “什么?!”

    衣加哗然傻眼,权璟瑜见的是她,怎么会点名……亚希?!

    ***********************************************************************

    衣加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老总,你忘了亚希已经被你开除了?她以什么身份回来给权璟瑜做专访?”

    老总眉头紧簇。

    人是他开除的,他自然知道,但当初也是迫于顾宁琛的施压,现在换成了同样不可得罪的权璟瑜,他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联系她,告诉她,只要她愿意以我们双城大报社记者的身份给权璟瑜做专访,那么,我会立刻恢复她本社记者的身份!”

    “可是——”

    “没有可是,你照办就是了。”

    老总态度坚定。

    没有一丝回旋余地。

    衣加失落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想了很久才按下了亚希的电话,却又很快的取消了通话。

    亚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看到是衣加的电话,所以立刻回复过来。

    “衣加,你找我吗?”

    接起电话的衣加甚是很纠结,半响后,她说:“希,权璟瑜说想见你……”    ---题外话---

    求月票,求留言,猫猫严重需要温暖中……

    月票当天过50,隔天依旧万字更哈!妞们,打开客户端,把月票投起来,一张变三张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