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70℃:只要你乐意,坐在他腿上,我也不介意……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亚希轻轻拨开衣加的手,继续懒洋洋地趴在阳台上,衣加靠在她的旁边,手肘按在阳台上:“嘴巴不承认是没有用的,有时候心改变了连自己都不知道。”

    亚希闭着眼,淡淡一笑溲:

    “说得好像爱情博士一样,你忘了,你告诉过我,我很讨厌他,不是吗?那么讨厌的人又怎么会突然爱上?恧”

    “拜托,爱情哪来的逻辑,感觉对了就是对了。”

    衣加冒着心心眼,小言她看得多了,狗/血,毁三观,越不合理越看得人纠结寸断。

    而她相信,狗血都源自于生活,现实里的狗血一定比小说更精彩,“你和顾宁琛啊就是欢喜冤家懂不懂,吵着吵着感情就来了呗。”

    “那么对象换一个人,也有相同的可能性,是不是?”

    亚希脑袋耷拉在两手交叉的手臂上,忽然的睁开眼,不得不说,她的小眼神真的很锐利,头脑也是极灵活的。

    这样的她好像和之前的亚希有些不同。

    亚希性子火爆,很少说笑,应该说,追着顾宁琛跑新闻,跑得她已经遗忘了笑容。

    而眼前的亚希,她是个一点不吝啬笑容的女人,特别是她的笑容还特别的迷人……

    别说是她是个女人都会被她的笑给迷倒,换做是个男人的话,八成早就该把她扑倒了吧。

    亚希眨了眨眼睛,衣加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好像看傻了一样。

    “喂,你这么看下去会爱上我的哦……”

    亚希打了个趣儿。

    衣加作势“扑”了过来,从后抱住亚希:“我要是长着一颗大香蕉,铁定把你先吃了,再慢慢爱……”

    亚希扑哧大笑,真是服了衣加这个腐女了!

    身体被她蹭得痒痒的。

    “哎,别说的天下的男人都好/色……”

    “谁说不是呢?是男人都好女/色,就算是权璟瑜,也抵挡不了女人的诱/惑!”

    ******************************************************

    亚希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权璟瑜一定不会,他很爱他的老婆。”

    瞧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对权璟瑜过分的天真,真不知道那天夜里密/会权璟瑜是被他下了什么药,这都要成了他的信徒了。

    衣加倒没先反驳她,而是一手指戳过来,点了下她的脑袋。

    “别怪好姐妹没提醒你,权璟瑜,这个男人,能躲就躲,可别再去招惹他!”

    “人家才不会再见我,见到我的脸,他应该会很膈应吧。”

    亚希说着,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衣加听她说,她长得和权璟瑜死去的老婆一模一样时,也挺惊讶的。

    毕竟她认识亚希这么多年,之前也听过岑惜这个人,却从来没想过,两个人会长得那么像。

    “你知道就好,权璟瑜很保护他的老婆,保护到几乎‘变/态’的程度,就算洛城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爱情故事,但岑惜的容貌从来没曝光在媒体前,要知道现在这种科技发达,网络发达的时代,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保护,背后不知道有多大的势力,能够稳稳地压下各大媒体,有这种能力的,怕也只有权璟瑜这个男人了。”

    亚希听着,有这样压制媒体的能力的男人的确很少见。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她记忆里属于岑惜的部分,对这些细节都了若指掌。

    权璟瑜很注重隐/私。

    他觉得出身豪门的人,曝光在媒体前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你把自己曝光在所有人的眼里,而你却不知道那些人是好是坏,是善是恶。

    所以你永远处在弱势,时刻都会有危险。

    这应该就是权璟瑜过分保护岑惜的理由,他不会允许危险靠近她,纵然她可能也曾埋怨过他,太专制。

    但他会吻着她,在她的鹅颈上厮磨:“如果可以,

    我会买一间城堡,把你关在里面,就只有你和我……”

    ******************************************************

    亚希想着想着就又走了神。

    属于岑惜的记忆,大多都太幸福,以至于让人飘飘然的不自觉就堕入那份无边的宠溺里……

    衣加是真的看不下去了,重重的摇晃起亚希的脑袋:

    “醒醒,醒醒!”

    “醒着呢。”亚希难得耍了个小无赖,靠进衣加的肩膀上,“放心吧,我对权璟瑜不会有任何幻想,反正面也见到了,想问的也问了,以后不会再有交集了。”

    衣加能感觉到亚希只要提到权璟瑜,就会有种淡淡眷恋的气息。

    其实她真的很不能明白。

    明明这八年来,她的世界里就只有顾宁琛这么一个男人……

    ……

    衣加陪亚希吃了午饭,很快收拾好背包又要去采新闻了。

    亚希好奇,想要跟着她去。

    不过衣加却有点犹豫,还有怀疑的眼神上上下下的看着她:“哎,死丫头,你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呢?!”

    “知道什么?!”

    亚希被衣加问得没头没脑。

    有时候衣加真的挺佩服亚希的演技,炉火纯青,难辨真假。

    “你不知道今天晚上,顾宁琛和权璟瑜有饭/局吗?”

    照理说,亚希就住在顾宁琛的家里。

    这种消息,凭她的能力,早就打探到了……

    不过亚希一副错愕又茫然的表情,估计她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

    衣加原本还以为亚希是故意不告诉她内/幕消息,毕竟那天,她很郑重的否决要和她联手对付顾宁琛。

    但现在看来,这丫头的记者敏/锐度还在沉睡中,近在顾宁琛的身边,都不知道他的动向。

    “他们见面的理由是什么?!”

    亚希很好奇。

    衣加眼神看着她,抬了抬眉,笑得有些坏:“该不是为了你?英雄难过美人关,你家顾宁琛是去找权璟瑜摊牌的吧?”

    “……”

    亚希煞是无语。

    衣加这丫头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腐/女附体,权璟瑜也好,顾宁琛也罢,亚希绝对不会认为他们会是感情用事的男人。

    她记得之前亲耳听到顾宁琛说,他的公司一直遭到权璟瑜的否决,不接受他加入他的商会。

    只要想一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友好。

    而商人之间的饭局都是有目的的。

    顾宁琛那么傲慢,又怎么会去见总是让他吃闭门羹的权璟瑜……

    衣加表示这个问题太深奥。

    现在有几家媒体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晚上应该会有番追车大战,就算是电视台记者,拼起来也跟狗/仔队一样……

    怎么说一个是双城首富,一个是洛城商会主席。

    两个男人又得长着一张招惹桃/花的英俊脸孔,还一样那么年轻有为。

    有比较的东西,就最受争议,有争议的东西,自然就是媒体的最爱。

    ******************************************************

    亚希总觉得这出饭局暗藏玄机,隐隐让人不安。

    她和衣加分手后就立刻回到了顾家。

    顾宁琛在家里。

    施杰也在,几套高定的西装刚从精品店里拿了过来,亚希往楼上走,施杰的眼神似乎并不欢迎她。

    “顾先生在房间里试衣服,你上去不方便。”</p

    >

    亚希有一丝诧异。

    难道施杰知道她和顾宁琛是假结婚的关系?

    虽然她和顾宁琛一直没有同房,也遭到不少佣人的怀疑,但施杰并不住在这里,而他对她的口吻确实这么肯定。

    “那我在楼下等他。”

    “找我就进来——”

    亚希刚转身下楼,脚下还迈下一个阶梯,二楼卧室里就传来顾宁琛的声音。

    亚希折回步子,走过施杰的手边,年轻俊秀的男人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快……

    ……

    虽然得到顾宁琛的允许。

    亚希来到他的卧室门口还是扣了扣门。

    顾宁琛站在更衣镜前,房门是打开着的,她不需要这么有礼节。

    亚希没有等来里面的回答,所以说了句“我进来了。”才迈了进去,她并不知道顾宁琛此刻的方位,只是下意识的往床的方向走。

    所以突然的,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就这么闯进了她的眼帘。

    “顾宁琛!”

    亚希的声音突然有些生气的在顾宁琛的背后亮了起来。

    男人正对着更衣镜,难掩嘴角邪里痞气的坏笑。

    他就是想捉弄下她,更想看看她看到他裸着上身时会不会脸红。

    脸红,亚希倒是没有。

    她一看到他裸着上身,就知道他刚才是存心不出声,诱她自投罗网的。

    不过,亚希不否认,顾宁琛的身材很出众,他的肤色偏白,但背脊上那条凹陷的线条,衬着两边的肌肉的纹理。

    真的非常有男人味,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身体。

    ******************************************************

    顾宁琛并不是个暴/露狂。

    只是身为男人,在女人的跟前炫耀身材,就跟炫耀光辉的战斗力一样,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个对自己来说非常特别的存在……

    “被你占了便宜,大叫的应该是我。”

    顾宁琛套上一件条纹衬衫。

    转过身来。

    明明是蓝白相间,很有格调的上衣,在他邪佞的演绎下,竟生出了一股地/痞土豪的味道。

    不过不可否认,这张脸,这副身材,仍旧是世间少有的极品。

    “顾宁琛,我不是来和你耍嘴皮子的。”

    他当然知道她不会和他说笑。

    这个严肃的女人,对着他,就只会摆出女王的姿态,连一个微笑都对他非常吝啬。

    “那么你需要我换一副嘴脸才能和你交谈吗?”

    顾宁琛挑/逗起亚希,一点都不客气。

    其实他原本很少耍流/氓的,但偏偏遇到这个女人,流/氓的本性自然而然就被她引了出来……

    亚希发现,有时候真的不能和顾宁琛太较真。

    这个男人,说变就变。

    明明昨天见到她,还把她当作空气,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今天却又像刚开始的那样,对她没个正经。

    “我想知道,你晚上是不是和权璟瑜有饭/局?”

    ******************************************************

    顾宁琛深眸好似不爽的暗闪了一下。

    不错嘛,出去一趟,消息就这么灵通。

    不用问,肯定是她那个报社好友告诉她的。

    其实他也没隐瞒过,只要她愿意厚着脸皮偷/听,他自会大方的打开每一扇门,让她听到……

    “不只是饭/局,饭后,我还会带他去乐一乐,他刚死了老婆,一定憋了不少精力。”

    顾宁琛的口吻是有多低/俗就有多低/俗。

    </

    p>

    亚希很确定,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顾宁琛,别把权璟瑜说的那么不堪。”

    不堪?!

    他不过是带他去做男人都想做的事,到她这里怎么就成了不堪?

    还是说,他顾宁琛在她的眼里,才是个最不堪的恶烂男?

    “顾宁琛,权璟瑜一定不会和你去那种地方的。”

    她凭什么那么肯定?

    还有——

    顾宁琛正打着领结,一只手突然攥住了亚希的胳臂,就把她抵到了镜子上:“你管得会不会太宽了?”

    多日的冷淡关系,让亚希忘了,这个男人最拿手的就是把女人抵在他的人/肉牢/笼里……

    ******************************************************

    “亚小姐,到底我是你老公,还是他是你老公?”

    顾宁琛的质问逼到了她的唇前。

    每次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认定她是他的妻子,亚希还真的会错觉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不过你搞不清楚的话,也无妨,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还可以带你一起去,你乐意坐在他的大/腿上,我都不介意。”

    顾宁琛的话一句比一句过分。

    亚希知道他是故意讥讽她,她如果生气就是让他得逞,淡定地扬了扬眉:“权璟瑜对我没兴趣。”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店里,的确发生了一些肢/体上的触碰,不然,又怎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题外话---

    第三更,热腾腾的来咯!求鲜花,求上鲜花榜,猫猫保证给各位大美妞们,天天万字更哈!

    推荐猫猫的完结文:《再婚难逃①总裁,蓄谋已久》/a/1029316/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