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69℃:她做了对不起顾宁琛的事……

    朝南的卧房,落地窗上久久倒映着权璟瑜的身影。

    从亚希离开后,他已经站了很久。

    相同的表情,相同的站姿,仿佛在悼念着他灵魂中最记挂的那一个女人,从她离开后,他的世界就停止了时间。

    对他来说,再久也无法感知…溲…

    郁泽演来到他的身后,好半晌不忍心打扰他的安静。

    末了,许是心疼,才开口:

    “弄清楚那位小姐的身份了吗?”

    窗户边的人淡淡开口:“她不是岑惜。”

    听得出来那话音里的落空感。

    然而这个答案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虽然郁泽演也因为亚希的脸孔而恍惚过,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样的奇迹,现实里不会存在。

    然而,活着的人,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能就此断了伤痛。

    安慰的话,其实说多了,最后只剩无力和无用。

    郁泽演并不想说什么安慰的话。

    也许现在,对璟瑜来说,最需要的就只是这样,一个人独处。

    的确。

    落地窗边的男人并没有太在意他的存在,郁泽演折过身子,预备离开。

    要知道,一个在自己的生命里烙印下十年的女人,怎么能说磨灭就磨灭?

    只是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残忍。

    突然又跑出来一个长得和岑惜一模一样的女人,对璟瑜来说,看着她,和在伤口上撒盐无异。

    原本。

    郁泽演是不想再打扰权璟瑜的。

    但有件事应该还是要向报告他一下。

    “亚小姐来到酒店前就被人跟/踪追拍,刚才她离开时,也被拍到了全程。”

    “不过偷/拍的底片已经拿了过来。”

    郁泽演把手里的U盘放在了书桌上,跟在权璟瑜身边的人,办事都是不留后患的。

    不过这卷带子,是摧毁还是流出,只能由权璟瑜做决定。

    窗边的人并没有回应。

    郁泽演又再朝那儿看了一眼,无奈鼻间一声叹息。

    璟瑜这孩子,这一生背负的责任和伤痛已经够多了,他以为他应该可以从岑惜那里得到幸福和救赎,谁知道,岑惜的离开却成了他生命里最痛的伤……

    讽刺的是。

    人生就是这样,再痛却还是要活下去……

    **********************************************************

    亚希中午的时候是被衣加的一通电话闹醒的——

    “希,你这个疯婆子,不是说让我把道歉信转交给权璟瑜,你自己怎么跑去他的酒店和他偷偷密/会?!”

    一夜的失眠让亚希的神经没能立刻反应过来,睡眼惺忪地问:“你说什么?”

    “现在不是说我说什么的时候,顾宁琛有没有看到新闻,你知道他昨天通知了各大媒体,公开了你们结婚的事,连你的照片都公开了,现在闹出你密会权璟瑜的新闻,先不说你以后怎么做人,顾宁琛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衣加,你等一下!”

    亚希坐起身,醒了醒才意识到,她昨晚去君庭酒店,见权璟瑜的事竟然上了电视。

    电话没挂断,她握着手机就跑出了房间……

    客厅里。

    电视机的声音很响,而播放的正是她夜/会权璟瑜这条轰动双城的新闻。

    让人不安的是。

    遥控器正握在做在沙发上的男人的手里。

    顾宁琛的脸色阴郁得能笼出一片黑影。

    在那张英俊的脸上,一丝笑意的痕迹都寻觅不到。

    甚至因为太过阴郁的表情,令他出众的五官都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扭曲。

    亚希讨厌极了这样的感觉。

    不是害怕,而是出尔反尔的自己,就算她是受顾宁琛的胁迫才答应不见权璟瑜,但是终究是她亲口答应不再见,结果不但见了,还搞出这么大的风波。

    她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像是在心里做出了个什么决定。

    她迈开脚步,走近顾宁琛。

    **********************************************************

    就在亚希开口说:“很抱歉……”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按动手指,“啪”的一声,聒噪的电视机突然黑了屏。

    气氛一下子阴寒得让人觉得就要大祸临头。

    守在客厅里的佣人,刚才站在后面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就一个个胆战心惊的。

    就算画面里太太的脸孔被打上了马赛克,但认识她的人一定能认得出来……

    这才新婚没多久。

    趁着顾先生不在家,太太怎么就深夜跑去别的男人的酒店房间,这不是在给顾先生戴绿/帽吗?!

    亚希能感觉到气氛有多严峻。

    从顾宁琛身边散发出来的气场,沉闷得仿佛要把空气里的氧分都稀释殆尽。

    “我不会对昨晚发生的事做任何解释,很抱歉,我违背了答应你不再见权璟瑜,如果你要惩罚,请不要迁怒于无辜的人。”

    亚希的话让一众佣人为她捏了把汗。

    太太是疯了吗?这是亲口承认,她就是和那个权璟瑜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了吗?!

    所有人突然屏住了呼吸,因为顾宁琛蹭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亚希只看到他抬起那双冷鸷的眸,仿佛这一刻,全世界,什么都不值得落入他的眼帘,唯有她,唯有她这个满身负罪的女人才值得他用眼神杀死她……

    亚希似乎已经做好了在他的惩罚下粉身碎骨的准备。

    然而顾宁琛走到她的跟前,高大的身体俯下,嘴唇凑近她的耳廓:“‘谢谢’你送给我的出差礼物,真的很‘惊喜’。”

    亚希心一颤。

    不是畏惧,而是莫名的感到歉疚。

    他的口吻很凶,却带着对她的失望,冷不丁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他雨夜里两次救了她的画面……

    对比她飞蛾扑火的去见权璟瑜,落得一身的羞/辱。

    顾宁琛给她的是他的深情守护,彻夜的陪伴。

    这么想来,她好像真的很对不起这个男人……

    **********************************************************

    “顾宁琛,我不会再见权璟瑜。”

    亚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顾宁琛从她的身边走过的时候,她的手仿佛不受自己控制,突然握住了顾宁琛的手。

    连嘴巴也说出了不像是她的个性才会说出来的话。

    显然,顾宁琛的反应也是她的话太反常。

    不过男人并没有侧首过来。

    他只是从她的掌心里扭开他的手腕。

    眼神淡泊得有些陌生。

    “从今后,我不会再对你做任何的束缚,你想见谁都可以,包括权璟瑜。”

    这并不像是顾宁琛的气话。

    顾宁琛既然说得出就一定会做到。

    顾全不再寸步不离的跟着亚希,亚希出门也不会再有被监视的感觉。

    然而她和顾宁琛的距离,似乎突然从很亲近变成了陌路人……

    因为这件事。

    衣加没少调侃亚希。

    周末,难得的碰面,衣加看着坐在她公寓天台发呆的亚希,走过去撞了下她的肩膀:

    “怎么了,学那些怨女,患得患失吗?”

    亚希趴在阳台上,迎着暖暖又凉凉的秋风,不在意的应了句:“说什么呢?”

    “说你呢。”衣加靠过来,一手捏起亚希的下巴:“瞧瞧这张小脸,从顾宁琛对你爱理不理后,你都瘦了多少?嘿嘿,该不是人家不理你,你才发现原来他对你这么重要……”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故事好看吗?精彩吗?想不想天天万更,看个过瘾?好吧,月票统统砸来,猫猫天天万更哈!Ps,手机客户端,投月票,一张变三张哦!月票越多,万更的几率越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