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以身试爱(109):大结局[上]

    【番】以身试爱(109):大结局[上]

    夏振东如何对待夏明甄的,他自己心里也有数。

    听到夏明甄的话,夏振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个字都吐不出来。简淑芬见此眯起眼睛,她让夏振东冷落这个大女儿十几年,不能在这种时刻勾起他的愧疚。

    简淑芬站在夏振东与夏明甄之间,“你想让你爸心疼你?那你这些年有当过一天称职的女儿吗?你爸生日你参加过吗?他生病你又照顾过吗?还不如我和瑾如日日夜夜守着你爸?和瑾如比,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闻言,夏振东方才眼底流露出的内疚,立刻转变为了理直气壮。

    夏明甄只觉得可笑,夏振东生病他们从不会通知她,夏振东生日,也只是那一家三口出国度假庆祝,何曾有她插足的余地?

    她不想再反驳什么,因为她的父亲从心里就不喜欢她,所以无论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不会夺得他的欢心。

    夏明甄心灰意冷的转身,巨大的阴影在她头顶,将她整个人笼罩。

    一身铁灰西装的池景灏站在楼梯第五阶的位置上,居高临下,面容严肃如同雕塑,然而眼神很冷。

    “我不知道夏太太还有打人的习惯,而且对方还是您的继女。这种事,夏太太就不怕传出去被人诟病?”

    池景灏迈开长腿,一梯一梯的行至夏明甄的身前,不易察觉的将她护在自己的后头。

    简淑芬见到池景灏也很惊讶,应该也不知道他竟然会在夏家。

    对这个人,简淑芬还是不敢得罪的,于是收敛了几分气焰,嘴上道,“就算传出去,我也不怕,我一直把明甄当做自己的女儿,所以我是在教自己的女儿,不能做勾引有妇之夫,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是么。”池景灏微微笑道,“那您怎么不知道要教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要做第三者呢?哦,不对,这种事应该是遗传,有其母必有其女,不是吗?”

    简淑芬当年就是第三者,搅黄了夏明甄父母的婚姻,还在婚前就生下了夏瑾如。

    被池景灏这样一说,简淑芬被气得浑身发抖.......

    夏明甄站在后面,盯着眼前这个宽厚的肩膀,她最不想被池景灏看到自己这无助的样子。

    之前失去记忆的时候,她根本不在乎夏家这些的事是否会被池景灏知道,可是现在,她很在乎,她恨不得将所有的苦和肮脏都藏起来,不被他知道。

    池景灏面对她,用温厚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意外温柔的声音说,“走吧,上楼看爷爷去。”

    夏明甄被动的被他牵着上了楼,期间他什么也没说,夏明甄也没有出声。

    夏老躺在三楼卧室的床上,楼下的动静不小,难免被他老人家听去一些。听到房门声,夏老望过来,目光落在夏明甄微肿的脸上时,重重地叹气。

    “振东就是太不懂事了,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跟着淑芬闹。”夏老拍拍床边,心疼的道,“过来让爷爷看看。”

    夏明甄老实的坐在床边,夏老看到她的脸颊都被简淑芬打出了血痕,更是生气,“教不好自己的女儿,拴不住男人的心,就来拿别人出气,她也是能耐了。”

    “爷爷,我没事。”夏老心脏本就不好,夏明甄不想让他再操心弄坏了身体。

    夏老没理会,直接对站在门口的池景灏说,“景灏,打电话给老林,我要改遗嘱。”

    夏明甄吃了一惊,和池景灏对望一眼,他向她安抚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出去打电话去了。

    夏老摸摸孙女的头,轻声道,“从小到大,爷爷知道你委屈。爷爷没能帮你什么,是爷爷的不对。现在你和景灏在一起,我就放心多了,景灏这孩子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爷爷......”听到夏老先是说道遗嘱,现在又说这样的话,夏明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夏老拍拍她的手,微笑说,“一开始爷爷还担心你和景灏不合适,毕竟你们两个的性格天差地别,而且,景灏在外面的那些传闻我也听过,其实,爷爷是不愿意让你再受委屈的。不过现在,我觉得我没看错,景灏对你是真的好,这样我心里也能踏实一些。”

    “爷爷,景灏他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

    “他没跟你说?”夏老说,“他准备过渡一些池氏的股权给你,让你成为池氏的大股东,这一趟他来,说是想问我意见,不过我觉得他应该都想清楚了,只是过来知会我这个长辈一声。”

    好端端的,他干嘛要过渡股权给她?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回别墅的路上,车内很安静。

    夏明甄看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贴着一块胶布,是输液后贴上封住针孔的。

    宾利缓缓停在别墅前,池景灏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夏明甄忍不住问,“你不进去吗?”

    “不了,待会儿还要回公司。”他不想逼她。

    “那你这几天,都住在哪?”

    “酒店,有时候在公司。”

    夏明甄沉默了几秒,才说,“其实,你不用这样,我说想要考虑一下,也不是说你就要躲着我。”

    池景灏笑着摇摇头,黢黑的眼睛看着她,然后,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是我怕自己失控,不会放你走。”

    所以,只能理智的远离。

    听他这么说,夏明甄心里像被什么揪住那样的疼。

    “明甄。”忽然,他叫了她一声。

    夏明甄收拾起复杂的心情,琥珀色的眼睛瞅着他,“嗯?”

    “你如果想离婚的话......”池景灏深呼吸,这样的话说出来似乎很困难,“那纸婚前协议,表明你要是想离婚的话,就要先生个孩子的那一条,其实,完全可以视为不存在。你给我生了锦丞,所以,你随时都可以提出离婚。”

    夏明甄微微一怔,这件事如果他不提,她都要忘了。

    有这纸婚前协议的时候,锦丞已经出生了,所以这一条条款,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讲,毫无意义。

    “那个时候,我希望你能全部想起来,同时又不希望你想起来。用那条条款困住你,是想困住没恢复记忆的你,因为如果我运气好的话,我们或许可以重新开始。而如果你恢复记忆,那条如同废纸,我想让你凭你的真心去决定去留,而不是被我勉强。”

    夏明甄不知该说什么好,眼睛盯着这个男人,喉头像是被一块粗粝的石子哽住。

    “池景灏,你别对我这么好了,要不然我会得寸进尺的。女人都是不能太惯着的,你不知道吗?”

    “是吗?反正也只惯着你这一个,你再无法无天,我都能由着你,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他弯了弯唇,露出魅力无限的笑容,而夏明甄却笑不出来。

    宁锦丞和唐允叙相处的很好,她回到别墅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厨房里研究菜谱。

    “亲爱的,你回来啦!”宁锦丞见到夏明甄,马上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笑容也明亮许多,在小围裙上擦了擦手,跑过来拉住夏明甄的手往厨房里带,“看我和舅舅做了好多种口味的披萨,味道是不是很香?就像你一样香!”

    夏明甄揉揉儿子的短发,对他点点头。

    唐允叙将披萨放进烤箱,精明的眼神扫向她的脸,“他送你回来的?”

    夏明甄肩膀一僵,随即点点头,“嗯。”

    唐允叙没说什么,继续将手里进行到一半的工序完成,夏明甄是厨房杀手,在这里也没事可做,刚要回卧室换衣服,就听到唐允叙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你如果爱他,那就拿出当年的勇气,不顾我的反对,不计算未来,好好的和他相爱。如果不爱,那就痛痛快快的放手。这一切,都得你自己来决定。”

    夏明甄有些吃惊的回过头,唐允叙正在饼皮上刷着酱料,旁若无人一样,似乎方才那一番话不是出自他之口。

    良久,她点点头,“谢谢哥。”

    夏明甄带着宁锦丞回房洗澡,唐允叙这才缓缓掀开低垂着的眼皮,盯着前方的某一点发呆。

    捏着油刷的手指,却因为用力而泛白。

    这六年,改变的不只有她和池景灏,就连他,也不得不接受在她的生命中,自己占据着的,只有哥哥这个角色。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夏明甄向公司请了几天假,特地在家陪唐允叙和宁锦丞。

    宁锦丞对唐允叙丝毫不怕生,反而两人经常会窃窃私语研究点什么,把她这个正牌介绍人放在一边,不过夏明甄对此倒是很乐见其成的。

    趁宁锦丞不在的时候,唐允叙走到夏明甄身边,悄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锦丞他的身世?”

    夏明甄脸上的笑都不见了,其实,她很怕告诉锦丞这些,告诉他他是被她和池景灏抛弃,丢在法国不闻不问的,告诉他当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决定把他送人......

    这些,她都说不出口。

    唐允叙一见她表情便知道她的想法,摇摇头,“早晚都要说的,而且,我觉得锦丞会很高兴你变成他母亲的。”

    夏明甄也明白,只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夏明甄把手机拿起来,漂亮的玫瑰金吊坠在光下缤纷多彩。

    “华姐,怎么了......什么?我爷爷怎么会住院?!”

    挂上电话,夏明甄匆匆拿起车钥匙,唐允叙急忙拦住她,“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去?”

    夏明甄看一眼还在那边玩的宁锦丞,拒绝道,“锦丞去医院不方便,哥,你帮我看着他,我尽量早回来。”

    唐允叙松开手,“先看看你爷爷那边情况吧,锦丞跟着我,你别担心。”

    夏明甄点头,拎着包就走了。

    很快,宝马X6停在医院门前。

    一身黑色吊带裙的夏明甄踩着银色八寸高跟鞋下了车,枚红色的手包拿在手里,去医院的一路上得到了很多人的瞩目,但她现在也顾不上那些。

    手包里的手机玲玲作响,夏明甄以为又是华姐打来的,不过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池景灏的名字。

    “你现在去医院了?”

    “嗯,已经到了。”夏明甄问,“是华姐告诉你的?”

    池景灏没否认,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医生,爷爷的事情不用担心,有突发情况也会迅速得到妥善的救治。你等我一下,我也马上到了。”

    听到池景灏的声音,不知怎么,夏明甄觉得安心不少。

    问清了夏老病房的位置,夏明甄直奔过去,一进门,里面夏振东夫妻俩和夏瑾如夫妻俩,双双看了过来。

    华姐走上前,“大小姐,你总算来了。”

    夏明甄看了一眼华姐,然后走到床边,“爷爷,你怎么样?”

    夏老脸色不好,唇都是白的,一双眼睛已经凹了进去,没有神采,但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强打起精神,“没事,就是华姐太大惊小怪了,还让你跑一趟。”

    “您这说的什么话.....”夏明甄扫一眼右侧的那几个人,“不过,怎么好端端进医院了?”

    夏老抿唇很沉默,华姐似乎看不过去替夏老说,“大小姐,这事您就可要问太太了。老太爷找林律师过来,太太似乎很感兴趣,今天一直逼问老太爷,这不,把老太爷气得心脏病犯了。”

    简淑芬马上道,“华姐,你不要信口雌黄!”

    夏明甄立刻瞪眼过去,简淑芬不知是理亏还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不敢发作,即便接收到夏明甄的眼神,也难得没了声音。

    夏振东这时也呵斥道,“华姐,话不能乱说,淑芬怎么可能对爸这么没规矩?淑芬一直是把爸当成自己亲父亲对待的......”

    一声冷笑。

    这声冷笑不是出自于别人,而是躺在病床上的夏老。

    夏振东脸色立刻就变了。

    同时,病房外穿来脚步声,三声敲门声后,风尘仆仆的池景灏走了进来,他迅速扫了一眼病房内,很快看清了形势,然后,同夏明甄站在一侧。

    夏老看到池景灏到场,这才对夏振东说,“你可爱的太太的确是我这次发病的诱因。”

    接着,夏老看向简淑芬,说,“我叫林律师过来,也的确是想要修改遗嘱。现在趁你们都在场,我公布一下遗嘱的内容,省得我一时不察万一被有心人给气死,到时候你们不承认遗嘱就麻烦了。”

    “华姐,打电话给林律师,叫他马上过来。”

    “是。”

    夏振东清楚简淑芬这次是真闯了祸,严厉的眼神抛过去,简淑芬眼圈一红。身旁的夏瑾如见此,马上站到简淑芬身边,用手揽住母亲的肩膀。

    夏明甄还在看着那边上演的画面,池景灏这时凑到她耳边,在她的耳廓周围呼出热气,“我出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夏明甄回神,点点头。

    池景灏离开后,她察觉到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一直紧跟着她,猛地抬头看过去,原本面无表情的傅甯笙,在撞到她的眼神后,划出一丝苦笑。

    夏瑾如扭头恰好捕捉到这一幕,看看傅甯笙,又看看夏明甄,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半个小时后,林律师来到了病房。病房内气氛僵凝,想必他也感觉到了,只和夏老一个人打了招呼。

    “小林,你来的正好。”夏老摆手指了指面前的几人,说,“趁我的儿子媳妇都在,你把我的遗嘱公布一下吧。”

    林律师早已准备好文件,跳过前面冗长的条纹,直切主题,“夏老去世后,他在夏氏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由其子夏振东先生、其孙夏明甄小姐和夏瑾如小姐各继承百分之六,夏振东先生认命为夏氏最高领导人,夏明甄小姐为副总裁。”

    每个人都屏息听着。

    “夏老的几处不动产,总共三处,美国的别墅由夏瑾如小姐继承,其余国内两处房产,由夏明甄小姐继承......”

    突然,简淑芬高声打断,“这不公平,为什么我们瑾如继承美国的房子?我们瑾如又不在美国居住,而且那边的房子哪有国内的值钱?爸,你分明是偏心!”

    夏老没理会她,看向夏振东,夏振东马上拉住简淑芬,“还嫌不够丢人?你先闭会儿嘴吧!”

    简淑芬忿忿地哼了一声。

    林律师继续念手中的文件,“夏老的股票与期货,风投所得到的收益,夏振东先生继承百分之五十,其余由两个孙女分别继承。”

    林林总总又念了一些,遗嘱中夏振东得到的东西最多,夏明甄其次,夏瑾如继承到的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也只有夏明甄得到的一半。

    “不过,夏振东先生如果想要继承上述遗产,还有一个先决条件——简淑芬夫人要在夏振东先生死后,放弃所有继承权,夏老的这些东西,才能给夏振东先生。否则,夏振东先生的那份,如数由夏明甄小姐继承。”

    夏振东和简淑芬都愣住了,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

    夏老的遗嘱摆明了是给简淑芬一条死路,不管是夏老去世,还是夏振东去世,简淑芬都得不到一毛钱。

    “振东,你看看爸!我跟了你二十几年,是你的合法太太,也叫了你爸二十几年的爸,他怎么能这么对我?!”简淑芬不敢直面夏老,于是对着夏振东哭哭啼啼。

    夏振东一面安抚老婆,一面难为地对夏老说,“爸,您设的这个条款未免......过分了一些。淑芬对咱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退一万步讲,她还给我生了瑾如,把瑾如一年年的拉扯大。”

    “哼,你还说?看你老婆教的好女儿!去抢别人的男朋友,逼婚,还有什么事是他们母女俩做不出来的?我就是看在瑾如流着夏家血脉的份上,给了瑾如这些,足够让她衣食无忧,你要是还不满足,就连这些也没有。”

    简淑芬不甘心,拉了拉夏振东的衣袖,夏振东犹豫一下,道,“爸,淑芬也有做错的地方,毕竟人无完人,但她也不曾做过大奸大恶的事,你这样......也太严厉了一些。”

    夏老还没说话,一直安静的池景灏忽然笑了起来。

    简淑芬和夏瑾如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他,夏振东也表露出很不高兴的姿态,就连夏明甄,也不知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池景灏笑了足足半分钟才停下,他笑够了,这时才像是意识到他已经引得所有人的注意,这才手握空拳抵在下唇边,咳了一声,“抱歉,突然想到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失礼了。”

    夏振东有火气没地方出,这回找到了由头,厉声厉色地说,“池总也三十好几了,长辈在说事,不能随意打断这种规矩池总难道不懂?”

    心高气傲的池景灏被夏振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数落,竟然一丝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夏明甄也奇怪,就听他笑着说,“这是我不对,不过,我也是觉得爸您说的话太好笑,才忍不住笑出来。”

    夏振东已经在发怒的边缘,“我哪句话这么好笑,值得池总如此失态!”

    “您说简姨不曾做过大奸大恶的事......这话,您和简姨证实过吗?”池景灏缓缓收起笑容,正经起来的他格外让人惧怕。

    夏振东皱眉,不解地看向简淑芬,简淑芬也懵住了,无辜地对着夏振东摇头。

    夏老是聪明人,意识到池景灏话中有话,叫华姐把他从床上扶起来坐好,问道,“景灏,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今天,咱们有什么都说出来,谁也别冤枉谁,有什么咱们当面对质。”

    “这事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不如我把他叫进来,让他和您说?”

    夏老挥挥手。

    夏明甄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他要走出病房前拉住了他,池景灏低头凝视她,微笑,眼底闪动着温柔,“没事的,放心。”

    夏明甄看着他,渐渐松开了手。

    病房外,被齐晟一手拎着的人,任夏明甄如何想都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人和夏家发生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齐晟接到池景灏的旨意,将唐健从外面推了进来,与上次夏明甄见到的唐健相比,他又瘦了许多,形如枯槁,双腮凹陷,面色晦暗,身上除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之外,臂弯处多了很多针孔一样的血孔。

    “这位不用我介绍,大家也应该认识吧?明甄的母亲和爸离婚后,就是和他再婚的——唐健。”

    夏明甄心中的疑云越来越大,夏振东也是如此,问,“我知道他是谁,你把他带到你爷爷的病房做什么?晦气!”

    “爸神通广大,应该知道明甄母女俩在唐健这里吃了不少苦,除了没有钱过活之外,还要无时无刻面对着这个人带给她们的家庭暴力,从十一岁开始,明甄几乎每周都要进医院一次,直到后来我认识她,身上也时不时地新添很多的伤口......”

    想到那些过往,夏明甄眼神黯然。

    与众人相隔一段距离的傅甯笙,眉头蹙出了许多折痕。

    夏振东底气不足地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唐健想告诉你一些你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池景灏把唐健轻轻一推,唐健站在了病房中央,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他的身上。

    他神情恍惚,显然是吸了太多粉的缘故,他问池景灏,“你说的,我要是说出真相,就给我钱买面儿?”

    池景灏还来不及点头,简淑芬这时死死抓着夏振东的手臂,“老公,我有点不舒服,咱们回去吧。”

    这时候,简淑芬眼神闪烁,夏振东也察觉出什么,夏老抢在前面发话,“都不许给我走,什么时候事情说清楚了,你们才可以踏出这个房门。否则,谁先出去,就没有任何继承权!”

    听到这话,夏振东心里的那一点犹豫也消失不见了。

    “不舒服就叫医生进来,这里是医院,不会出事的。”

    夏振东留意已决,简淑芬低着头,如同霜打的茄子。

    “说罢,唐先生。”池景灏出生提醒。

    唐健看看简淑芬,又把眼神移向夏明甄,最后幽幽地说,“明甄,以前的事你也别恨我。其实,是你妈心不在我这,我才气不过的......我吸粉需要很多钱,很多庄家也不断地找我逼债,所以......”

    唐健的视线,缓缓瞄向藏在夏振东身后的简淑芬身上,“夏太太经常会给我一笔钱,虽然不多,单页够我吸几次的。”

    夏振东纳闷,“我老婆怎么会无端给你钱?!”

    简淑芬整个人都像是脱力一样,这时候腿一软,险些跌在地上,还是身后的夏瑾如手快把她扶住,接着就停唐健语出惊人地说,“夏太太说不想让着母女俩好过,所以,让我怎么狠怎么来。她就想看到夏明甄母女俩痛苦,我只要虐待她们,留下一点证据,夏太太就会给我汇来一笔钱,让我支持一阵子......”

    夏明甄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事,满满的震惊写在她的脸上,而夏振东和夏瑾如的反应也和她差不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