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其实这事情还不算完,知道么?我那个战友的女友最后还是离他而去,投奔了一个更有钱有势的富二代,最后退伍了,临走之前,还把他的萧送给了我,告诉我不想再吹箫了因为他不会再寂寞了,他也不会在抽烟了因为他不要在为任何事忧愁了,他要开始他崭新的人生!”陆扬摇了摇头,为肖战不值。

    陆扬说完了他的故事,把思绪从记忆的深处收了回来,望了望南晴那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说道“小丫头,想什么呢?”

    南晴带着有点悲伤,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怜的人啊!碰到了一个狠心的女人。”

    “女人都是一样的,如果换做是你遇到那些事情,你也会和她做出一样的抉择。钻石王老五谁又不爱呢?”

    “要爱你去爱吧!我反正是不喜欢。我更相信相濡以沫的感情,那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觉一直是我所追求的!”

    “所以说咯,女人指能看得到眼前的幸福。我们都只是只是些穷当兵的。”

    “谁说的呢?不是很多女孩儿有恋军情节么。其实呢,当个军嫂也不错。异地分居可以使彼此更加思念对方,更加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标准的理想主义者,所以说你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等过几年两地分隔的日子,你就知道什么叫痛苦了。”陆扬摇头浅笑。

    “好像你比我大很多的样子,不就比我早出生那么一年零几天的日子么,而且还跟我是同学,还好意思叫我小丫头!”南晴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陆扬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不然回宿舍晚了,谭教官又有话要说了。就对南晴道,“好了好了,不和你争了。我们该回去了,快到吃饭的时候了。”

    “在坐一会吧,我们把刚才的话说完吧。”南晴有点恋恋不舍,还想和陆扬多说会儿话。

    但是陆扬坚持要回去,在军训期间,异性之间接触不能太晚,陆扬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南晴也看着陆扬那不容置疑的表情,很是知趣的背起了古筝,也准备起身走了,可是内心终归有点生气,想找点事好好‘惩罚’一下陆扬,谁叫他这么说我呢!突然脑筋一转,一条妙计从她聪慧的脑瓜子蹦了出来,嘴角便扬起了让人不易察觉邪恶的微笑。

    陆扬看着南晴被着古筝吃力的走路模样,很是不忍心让一个女孩子这样一个人回去,于是从容的从她得背上接过琴袋,轻轻的说:“我送你回去吧,你宿舍离这里不远吧。”

    “好吧,就让你当一回护花使者。”南晴很是骄傲的说道,心里更是笑开了怀,在心里说道:“你急着回去,我偏不让你走,就让你迟到,我看你怎么办。我要好好教训你一下,为我那被你剪掉的头发报仇,还有谁让你在训练场上对我那么凶的!等下就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哈哈!”陆扬此时就像一直可怜的羔羊,等待猎人的宰割。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南晴在前面带路,陆扬抱着琴在后面跟着,由于穿着军装的缘故,惹得众人一阵侧目、隐隐作笑,似乎笑的是那么的意味深长。南晴看到别人的侧目与微笑,饶有兴趣的欣赏着陆班长那小媳妇一般带点羞涩的表情,心里更是暗自发笑,心里暗自高兴:“看你平时在训练场上对我们大吼大叫,现在送个女孩子都害羞成这样。”

    于是专挑人多的地反走,故意绕开那与原本不是很长的路途,时时不住的回头看看陆扬那一阵红一阵白略显窘迫的神情,不知不觉的,便快绕到了校园内的中心街——学校最繁华的地段,南晴觉得自己的计划差不多可以实施了。

    陆扬觉得在大学校园里穿个军装送个女孩回去不是很方便,便对南晴说:“就送到这吧,我也该回去了。明天见吧!”陆扬把古筝交给了南晴,南晴也很知趣的和陆扬说了声——陆班长再见,向陆扬挥动那小巧玲珑的手掌,表示道别。

    陆扬刚转身走了几步,就听到一声“哎呀”的清脆的低嚷,回头看了看了南晴发生了什么情况,原来那小丫头一不小心踩进了路边的排水道,看样子是扭伤了脚。陆扬马上跑过去,看着南晴弯眉紧锁,因疼痛而涨红的瓜子脸,关切的询问南晴伤得怎么样了?

    南晴故意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扭到了脚,还有几百米就到了,我自己背着琴走回去就是了。陆班长,你不用管我了,先回去吧。”但是,心里还是在嘀咕着:“我说是这么说,你可别真就这么回去了,那就太没风度了。”

    陆扬不容分说仍旧接过南晴手里的古筝,斜挂在胸前,拍了拍自己厚实的肩膀,示意小丫头爬上自己的背来。南晴毫不客气,不假思索的趴了上去,心里想到“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好歹我大小也算个美女吧。”

    等到小丫头在背上趴稳了,陆扬就直挺身子站了起来,准备前进了。

    “你的宿舍在哪呢?”

    “我不回宿舍,我要去饭堂吃饭。”

    “我背你过去吧,往哪里走呢?”

    南晴伸出了她青葱似的玉指,朝街的尽头指了指,示意陆扬饭堂在街道的另一头,似乎要穿过整条街道。

    现在真是学生们军训休息的时候,大群大群的学生穿着迷彩服在街道上晃荡着,有手挽着手神情暧昧的学生情侣,有勾肩搭背三五成伙的同学朋友,更多的是那些星星点点行走在大街上的独自一人的莘莘学子,满大街的人头涌动,满大街的摩肩接踵!

    陆扬显得有些犹豫,但是看到南晴那楚楚动人的大眼睛满是期待的望着自己,满是温柔的目光把陆扬的犹豫一下融化了,心都软了下去。于是迈起方正的大步从小路的胡同口走了出去,准备去迎接众人别样的眼光。果然,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街走过来,陆扬觉得走的是那么的漫长!

    也难怪别人起疑心,看看他们两这造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整洁的军装,胸前跨着口略显得沉重古筝,背后又背着一个同样穿着迷彩服的青春靓丽的女孩儿,就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这么走着。怎么看都显得是那么的暧昧!

    “哟,现在当兵都跑大学里来潇洒了,看他背的小姑娘多漂亮啊!”一个个头不高的小男生对大同伴大声的说道,但更像是说给陆扬听的。

    “现在的姐妹也真是的,才几天就和自己的教官勾搭上了,还大庭广众的在这里作秀,秀恩爱么。哼!不过那当兵的长得真的挺帅的。”

    一个女生的小声嘀咕也流入了陆扬灵敏的耳朵里去了,陆扬身穿的迷彩服是谭教官临时给他准备的教官专用服装,也难怪被人误会成真的教官了。

    陆扬顿时感觉自己就是猪八戒,正背着孙悟空变成的小媳妇在大姐上走——专门给人看笑话的。都托了这身绿皮囊的福!听到那一句句多半带着调侃意味的话语,陆扬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显得非常的尴尬。

    可是陆扬背上的小丫头可不这么想,把她的头靠在陆扬宽大厚实的肩膀上安逸的享受着这大海一般的广阔的安全感,没心没肺的接受着那些同学那好奇的目光,还略显得有些得意,还不忘和陆扬亲密的聊上几句。

    “陆班长,你的肩膀好宽额,都是怎么练出来的?”

    “是吗?在部队训练的时候,队长没事就然我们扛着木头或者是沙袋跑步,那木头都是几十公斤重的圆木,那沙袋都是装满了一百多斤的猪饲料。给压多了,肩膀也就宽了些。”

    “好啊,原来你把我当成猪饲料扛着了。”说完,就伸出她左手去捏陆扬的耳朵,右手伸向了他衬衫的上衣口袋。陆扬只感觉有一株柔柔的水草轻轻拂动着他的耳际,有两团软绵绵的海星正贴着他的背部,一股麻痒痒甜绵绵的感觉,让陆扬全身发酥发软,仿佛自己背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天鹅绒体,经她柔绵的一接触,全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从那耳边传来的疼痛信息的神经末梢,就这样被烫平了,平平的、齐齐的,心头也没有一点疼痛的皱纹。

    陆扬从小丫头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也隐隐猜出了她的意图,微微叹了一口气,“南晴,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有女朋友了么?”

    南晴捉弄陆扬的小手突然一顿,心头气就不打一处来,“陆扬!我告诉你,有女朋友怎么了?只要没有结婚,就不是法律认可的夫妻,我可以把你从对方手中抢过来!你只要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这……”陆扬一阵语塞。

    “快说!别逼我发飙!”南晴杏眉倒竖,不依不挠,楸着陆扬的耳朵,身体不停地在陆扬背上扭动,那对丰满浑圆不断摩擦,整的他好一阵心猿意马。

    “喜欢过,但是不值得,好了,就到这里吧!”陆扬就在原地放下南晴,一个转身,留给南晴一个坚毅又倔强的背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