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少女心思

    “在宿舍没事干,就早点过来了咯。”小丫头说的很轻松。

    “你把琴背过来了吗?”

    “当然背过来了,放在了那边,不过真是重死我了。”说着,指了指离她两三米处的桌子上,上面俨然摆着一台木质古筝,棕红色的。

    二十一根弦丝细细簌簌的分布在棕红色的木质面板上,音盒上雕刻着一副凤舞九天的画卷,显得古色古香。

    “现在女孩子学民族乐器的真不多见了,大多数不是学钢琴就是学小提琴之类的。”

    “可能是我父母比较古董吧,说是中国的传统不能丢,所以就没让我去学钢琴。”

    “你是该学这个,像古筝一样安静就好了。”

    “你是说我话多了咯?”小丫头貌似反应很快,很敏感。

    “不是那个意思。我看还是商量一下表演什么曲子吧,你比较擅长哪几首曲子呢?”

    “转移话题真快。我学的是客家筝,不过一般古筝的名曲我都会,比如说《汉宫秋月》、《高山流水》、《梅花三弄》、《寒鸦戏水》等等,一般你能说出名字的我都会。”

    “你这个学了多久了呢,看来会的还挺多的。”

    “有十几年了吧,从六岁就开接触了。”

    ……

    经过一番讨论,他们终于圈定了合奏《梅花三弄》这首曲子。因为,陆扬除了这首曲子懂点之外,其他的只会吹些诸如《当你秀发拂过我的钢枪》之类的军旅歌曲,这也不能怪陆扬,在部队他只能吹这些曲子。

    “不对不对,你这个调又吹错了,应该是b调而不是c调。”南晴很多次的督促着陆扬改正着吹错的地方,气势汹汹,颇有点教训犯错学生的样子。

    “哦!我下次注意了。”陆扬总是这么唯唯诺诺的回答,抱以歉意的一笑,其实他只要使用兽王之心的天赋技能,这些都能很容易的融会贯通,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

    这一晚,过的很轻松很愉快,一直在欢笑声音中结束的。直到陆扬帮南晴背着琴盒送她回去,一夜相安无事。

    之后的几个晚上,陆扬就和南晴在教室里一起练习,南晴俨然成了陆扬的小老师,把训练场上对陆扬的不满全都一股脑的发泄到了陆扬的身上,感觉畅快淋漓,陆扬其实也是知道这些问题,但是他为了不想表现得太显眼,只有藏拙,韬光养晦。

    “教官,你怎么这么笨呢?我说了多少遍了,这个不该吹这个调。你再吹错了我可要罚你了哦。”南晴又在发唠叨了,没大没小的,古灵精怪的就像个调皮的小女巫。

    “呵呵,不好意思额。”陆扬还是一如既往的默然,不过在没有使用天赋技能的情况下,水平有限改变不了什么。

    “没吹错一次,我就罚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你这个小丫头没大没小的,我好歹也是你的教官吧。”

    “教官了不起了啊,好歹你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军训结束,你还是教官?没听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吗?训练场上我听你的,这里你得听我的,好歹我在声乐方面也是比你早入行十几年的老前辈了吧。再说了,堂堂七尺男儿还怕我个小姑娘问个话么?”

    “算了算了,随你去吧。”

    “我就算你答应了哦!”小丫头在心里窃笑,心里想到,“看我不把你的糗事都挖空了,明天到同学们面前卖弄卖弄了,哈哈。”

    “那好,我们再把最后一段再吹一遍吧。”南晴知道,陆扬最后一段吹的最不熟了,也是最容易犯错的地方了,当然更是最好的突破口了。

    陆扬还是一声不响的吹奏着,沉醉在自己的认真与执着中,并不在意南晴所说的话。

    “这个吹错了,累计一次。”

    “又错了,你注意着点了,累计两次了。”……

    “一段曲子演奏下来,你就吹错了三处。”

    “我回去的时候有空会多练习一下的。”陆扬的嘴角轻轻的上扬,露出一嘴大白牙,整整齐齐,还有那好看笑容。

    “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执行我的权利了,嘻嘻!第一个问题,陆班长以前在学校干过最糗的事是什么?”

    “这个让我想想,嗯……应该是在高中军训的时候,我在训练的时候做错动作,班长让我给隔壁那个班全体喊了三十声我爱你,那个班全是女生。这件事应该算是吧。”

    “嗯,这个真是搞笑,你们高中军训还带这么惩罚人的。”

    “明天你们做错动作,我也让你们去给对面的男生这么喊。”

    “可以啊,不过最好找个帅教官,我看八连的刘教官就长得特帅,我老愿意朝他喊了。哈哈!”陆扬满脸都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

    “第二个问题在部队有什么事情让你觉得痛苦。”南晴继续发难。

    “好像没什么事情能让我觉得痛苦的吧。”

    “不行,这个必须说出一个来。”小丫头得理不饶人。

    “要说有的话,就要算我在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学妹喝醉酒了,回来的路上,莫名奇妙的把我打了一顿,完全没有理由,上来就是一顿打,打的我鼻青脸肿的,就因为她喝醉了,又是一个女生,我一个男生又不能跟她较真,所以就……”

    “女生怎么了?你就这样不还手?让她一个女生这么欺负你?”

    “呃…话不能这样说,我是大男人,总不能跟女生在学校打架吧?这事我真做不出来!知道么?其实我该比你大一届的,去年我就是清华大学的学生了,因为部队征召,我就提前去当兵了,今年才回来报道的,当时一个班长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到现在都忘不了!”

    “他教了你什么?”

    “他教会我的,永远比我挨的打要多的多,到部队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挨打和服从,我记得很清楚,有句经典的台词——如果连自己人的打骂体罚都忍受不了,怎么能够忍受敌人的酷刑呢?所有我原谅他了,况且他在我从军的路上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东西,我从接触部队就是他在引导我的,从一个新兵蛋子走向一个老兵的路。”陆扬不知不觉的说了很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小丫头分享他这么多的喜怒哀乐,只是觉得和她聊天感觉特别的轻松,她有着一种阳光的味道,这种味道能够让自己的心暖暖的,不知觉的温柔了下来,软塌塌的就像一团海绵体。

    “那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呢?”南晴睁着她那迷人的大眼睛望着陆扬,一脸的期待。

    “这都不止三个问题了,你别老框我话了,认真练吧。”陆扬打断了南晴,不愿再多说什么了,其实是不愿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的秘密说给别人听。

    不知不觉,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

    几个晚上下来,南晴和陆扬每晚都在教室里排练,差不多练到九点半,陆扬就送南晴回去了,那个琴就静静的安置在了教室的角落,等待每晚佳人来用她的玉指撩拨,不知道是撩拨的是那古筝上细细的二十一根弦丝,还是陆扬那颗不想再让别的女人闯进他的心?就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一颗火热的种子就在此埋下了,在这样一个地点,在这样一种场景,有你、有我还有琴和箫的日子。

    这天的下午,学院组织学生休息一下午,在学生们的欢呼雀跃中军训队伍提前解散了。陆扬约了南晴到一起到教室练习,毕竟时间还是很紧张的,离中秋晚会的日子也近了。

    两人在教室,一个吹箫,一个弹筝,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今天两人出奇的安静,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也许是因为陆扬今天显有把调子吹错的情况,也许是南晴上午的训练过于劳累懒得开口了,总之教室里除了琴声和箫声悠扬的飘荡,缠绕在这平静的阳光之中,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声响了,像把两人的心都给柔和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早上的劳累和刚才的弹拨,让南晴感到有点疲倦了,手指都快麻痹了,于是大声说道:“陆班长,我累了,我不想练了。”

    陆扬吹的也是太投入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只是觉得自己的腮帮子有点胀胀的、酸酸的,于是说道:“呵呵,看来我们练了很久了嘛,我们休息一下吧。”

    “陆班长,我口渴了。”南晴矫情的说道,一副楚楚动人的摸样。

    “那我去买瓶水吧,你等我会儿。”陆扬说道。

    “前面有个奶茶厅,我们去那里吧。”南晴提议说。

    “也好,这儿你比较熟悉一点,你带路吧。”说着,陆扬收起自己的箫,帮着南晴把古筝放入琴袋,自己一把背了起来,说:“我们走吧。”

    “陆班长,我想问你一个私事!”南晴揉捏着衣角,表情有些忸怩。

    “问吧!”

    “你有没有女朋友?”南晴犹豫了半天,终于问了这么一句。

    “说实话,有!而且她也是咱们学校的,大二中文系!我们高中就开始谈恋爱了!”陆扬实话实说,他不是木头,也隐约明白了南晴的心思。

    “啊???”南晴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咬着嘴唇,摇摇欲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