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走,开房去

    陆扬看着在月光下,身边那张美丽的俏脸,柔声道:“兰兰,我很想你!”

    “我也是!”方兰深情地望着陆扬,开心地笑了笑,她的一对小白牙,看起来格外的诱人,说话间,两人十指紧扣,越抱越紧,不知不觉地走到一个小树林里。

    陆扬注视着她,方兰也注视着陆扬,两人在这月光之下,四目相对,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柔情,一种暧昧又水到渠成的情愫,在心底弥漫着,尤其是四周漆黑的树林之中,那一阵阵女生的低微**,还有男生的低沉闷吼,让两人的身体不约而同地感到一阵燥热和冲动。

    陆扬感觉头脑一阵的发热,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精虫上脑”,总之感觉自己快失去理智了,双眼之中,现在只有方兰的模样;美丽的瓜子脸,雪嫩的肌肤,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之中,满是迷离之色,双脸上的一抹绯红,让她更加的可爱和漂亮,望着那双红红的双唇,陆扬突然感觉它十分的诱人。就像是一个红艳艳的苹果,忍不住想让人咬一口。

    陆扬望着方兰,后者也在望着他。最后,陆扬实在受不了那诱惑,慢慢的移动身子,朝着那张性感的小嘴贴了过去。随着挨得越来越近,已经能感觉方兰开始十分的紧张,高高的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粗气也是呼哧呼哧的。

    终于,在方兰猛然紧闭的双眼之中,陆扬的嘴唇和她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至于这在清醒的状态下,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感觉,陆扬也说不出来,虽然没有味道,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但是每次接吻,陆扬心里总有种美滋滋的感觉,忍不住想一直停留在对方的嘴上。

    就在陆扬的大手即将攀上方兰的那对高耸的时候,后者突然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在陆扬耳边吐气如兰,“陆…陆扬,我们别在这里,换个地方好么?”说完这话,方兰的俏脸就如同漫天红霞一般,都不敢抬头看陆扬了。

    “啊?嘿嘿!好,走,我们去开房!”陆扬嘿嘿一笑,拉起娇羞的方兰,就朝学校门外走去,不动声色地摸了摸兜里的避孕套,暗道,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去你的…色胚一个,说话不能小声一点么?”方兰妩媚地白了陆扬一眼,想起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既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

    “哈哈,你还不知道吧?去年在部队,军委给我授衔的时候,我已经见过你爸爸了!”陆扬一脸得意。

    “是么?你还被授衔了?不会吧,而且你授衔的时候,我爸爸怎么会去啊?”方兰好奇地问道,“那你现在是什么军衔?还有,我爸爸给你说啥了?”

    “想知道?”陆扬笑嘻嘻地凑过头,指着自己脸颊,“亲一个,我就告诉你!”

    “你……”方兰恨恨地跺了跺脚,就在她即将吻上陆扬脸颊的时候,后者突然转过头,两人嘴唇又一次来了个亲密接触,气得方兰在陆扬身上狠掐,嘟嘴不依道,“臭流氓,就知道占我便宜!快说!”

    “好吧,媳妇儿,我只能告诉你,我现在是上尉军衔,军职嘛,正营级!至于我所在部队的编号,就不能给你说了,这属于部队机密!”陆扬神秘兮兮地说道。

    “上尉?这官很大么?还是正营级?那就是说你现在跟一个营长差不多了?”方兰不明白军委的军衔和地方上的官员有什么区别。

    “我可以那么给你说,一旦我现在转业的话,相当于一个县的副县长级别了,也就是副处级,比你爸爸的副厅级低两个级别!”

    “啊?不会吧?你今年才不到二十岁,竟然是副处级了?”方兰捂着小嘴,满脸不可置信。

    “哈哈,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这可是我用血和汗换来的,要不是我年龄太小,我现在早就是少校了!”陆扬得意洋洋地说道,“而且,你爸爸也说了,让我以后好好照顾你,把你托付给我了,还说如果你妈妈强行干涉的话,他会出面,把咱未来丈母娘好好收拾一顿,一振夫纲!”

    “啊?”陆扬后面的话,无疑是给她投了一颗重磅炸弹,她没想到阻碍在两人之间的最大拦路虎,她的母亲欧阳琴,现在也无法反对他们俩的事情了,这让她心头又惊又喜,有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怎么?不相信?你现在大可打电话问你爸爸啊!”陆扬宠溺地刮了下方兰的琼鼻,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方兰心中的喜悦,他也何尝不高兴呢?

    “哎呀!太好了!陆扬,我爱你!”方兰猛地将陆扬抱紧,亲吻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他的脸上,惹得他忍俊不禁,过路的学生看到两人这一副疯狂的场面,都忍不住摇了摇头,唉,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女生都那么开放了么?

    “行啦,行啦,别这样,这里好多人看着呢,长夜漫漫,我们先去把房开了,然后慢慢做咱们爱做的事情,怎么样?”陆扬朝方兰挤眉弄眼,一番促狭地说道。

    “……那你带路!”方兰低下头,声若蚊蝇,无限娇羞。

    陆扬从兜里摸出避孕套盒子,递到方兰手里,“这东西放你包里,太磕人了!”

    “这是啥?”方兰不明就里,等她看清楚上面的字后,又羞又气,两人在校园里你追我打,充满了欢声笑语。

    两人一路打闹,又一次来到王府井大酒店,这里的酒店是集餐饮和住宿为一体的四星级酒店,学校周围的酒店,也就王府井酒店档次最高,陆扬知道方兰今天是第一次,他打算让方兰今晚拥有一辈子不可磨灭的回忆。

    陆扬牵着方兰推开酒店大门,来到酒店前台,这时候一个长相清秀的服务员朝陆扬两人微笑地鞠了一躬,“顾客,您们好,请问你们是打算住宿还是就餐?”

    “你们这里最好的房间是什么?”陆扬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顾客,您好,我们这里最好的房间当然是总统套房了,不过价格有点贵,一晚就是八千八百八十八!”服务员笑意盈盈地回答陆扬的话。

    “没问题,这总统套房,我要了!麻烦给我开一个!”陆扬大手一挥,他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好的,请把你们俩的身份证给我,我要登记一下,另外,你是刷卡还是给现金呢?”服务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没想到大学开学第一天,就有豪客上门。

    “刷卡吧!”陆扬刚掏出银行卡,方兰就止住了他的举动,小声摇头道,“陆扬,太贵了吧,要不咱们换一个价格低一点的房间算了?”

    “那怎么行?难得和老婆出来秉烛夜谈,哪能马虎了事!不行,这事你得听我的!”陆扬坚定地摇了摇头,方兰看在眼里,虽然嘴里在埋怨陆扬乱花钱,心头却是甜滋滋的,能被心爱的男人如此重视,足以说明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

    ……

    就在这个时候,王府井大酒店门外,两对男女互相依偎着,走进了王府井大酒店,男生的个子很高,他们怀里的女伴,也才刚刚够到他们的下巴,四人脸上红彤彤一片,走路都带着一丝酒气,看到他们步履不稳的样子,估计是喝了不少酒。

    “咦?东哥,你看那边那个女生,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方兰嫂子呢?”一个满脸横肉的男生突然瞥到酒店前台熟悉的娇小身影,奇道。

    “彪子,你说啥呢?我追了方兰快一年了,都没见她和哪个男生走近过,就算有,也被老子打跑了!除了我,还有哪个异性能接触她?开啥国际玩笑,喝多了吧,哈哈!不急,一会你就能降火了!”东哥醉眼微眯,盯着彪子身边的女伴,嘿嘿直笑。

    彪子仔细看了好几遍,才确认那个女生就是方兰,还亲密地靠在一个男生身上,两人十指紧扣,关系不浅,这才急道,“不对啊,东哥,那女生就是方兰嫂子,你快看!我绝对没看错!”

    “你他妈还瞎几把乱……”东哥皱着眉,刚要呵斥,眼睛却不自觉地顺着彪子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差点没把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自从知道温漓有了男朋友后,他自知无望,才把目标转移到不逊色于温漓的方兰,苦苦追求了一年,没想到今晚竟然看到了令他意外的一幕。

    “我艹!!那家伙是什么人?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染指?***,彪子,走!我倒要看看那不开眼的家伙是从哪跳出来的小瘪三!”东哥撇下怀里的女伴,和彪子怒气冲冲地走向前台。

    “喂!!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陆扬刚刷完卡,拉起方兰就要朝电梯走,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方兰扭头一看,不由脸色大变,“啊?郝东?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郝东?”陆扬听得一阵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也转身一看,就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故人,嘴角一咧,还真是好久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