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见欧阳琴进了卧室,方原这才转头对女儿问道:“那小子今天应该就在涪城市吧,怎么他今天没来找你?”

    “我不知道啊,他没给我打过电话,我以为他在部队呢,一般没事,我都不会主动打扰他!”方兰摇了摇头,“我想他今天执行完任务,应该回部队了吧?”

    “不一定,我听李局长说,上次的缅典任务完成后,部队给他放了一周的假,这才第二天呢,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试试?”方原试探地问了一句,其实他也有想和陆扬好好谈一谈的想法了。

    方兰没想到父亲对这个事情那么热衷,一脸狐疑地看着方原,“爸,你今天对陆扬的事情怎么那么积极?这不像你以前的风格啊?”

    “你这孩子……”

    陆扬驱车,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园艺山市委家属楼外面,这里的大门有警卫把守,陆扬直接把车停在外面的马路边上,然后走到家属楼围墙外面,纵身一跃,双手牢牢攀住了墙沿,双臂用力,整个身体就翻到了围墙里面,趁着夜色,避过小区内的监控摄像头,几番辗转,来到了方兰家楼下。

    想起方兰家里的那位母老虎,陆扬心里不免有些发怵,所以他不打算直接上门,好在方兰家就住在三楼,也不算高,听着树林里的蝉鸣,还有鸟叫声,陆扬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他从随身肩包里摸出一支笔和纸,在纸上面唰唰几下,写了一些字,然后揉成了一团。

    陆扬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这个时候,一只麻雀扑腾着翅膀,落到了陆扬肩膀上,陆扬摊开掌心,露出那一坨被揉成一团的纸团,这只麻雀就会意地飞到陆扬的掌心,叼起纸团,张开翅膀,朝三楼飞去,正好落在方兰卧室的窗沿边上,只是方兰的闺房窗户紧闭,麻雀飞不进去,只得在窗外来回乱转,不得其门而入。

    就在这个时候,方兰已经结束了和父亲方原的聊天,各自回到了卧室,方兰关好房门,就躺到床上,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面陆扬的号码,一脸纠结,大拇指放在拨号键上面,犹豫不决,自言自语道:“我要不要给那家伙打电话呢?万一他这个时候在部队,这不是打扰他休息么?可那家伙回来竟然不给我打电话,气死我了!”

    方兰在纠结的同时,突然听到窗户传来一阵接连不断的异响,莫不是有小偷吧?这个可怕的想法,吓得她小心肝一跳一跳的,摄手摄脚地走下床,拿起旁边的椅子,小心翼翼地走到窗户边,就看到一只黑乎乎的小东西,在窗户外面来回跳动,时不时用它那尖尖的鸟喙轻磕玻璃。

    方兰凑近窗户,才看到这只小东西的模样,特别是它嘴巴叼着的白色纸团,吸引了她的注意,“咦?麻雀?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方兰打开了窗户,麻雀见窗户打开,也不飞进去,直接把纸团放在窗沿边上,就飞走了。

    什么啊?方兰被麻雀这无厘头的举动,搞得满脑糨糊,好奇地拿起纸团,摊开一看,这一看,让方兰兴奋地捂住了小嘴,神情激动,眼眶隐隐开始泛红,只见纸团上写了几行字:

    “你每个细微的动作,每个淡淡的微笑,都迷得我神魂颠 !

    在这么多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在这么多人面兽心的社会里,我最相信你!

    在这么多浮躁腐朽的人群里,我最中意你!

    兰兰,我爱你!那么,是否你也如我爱你那样爱我?”

    看完这封信后,方兰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陆扬的笔迹,立即朝窗外翘首张望,可是外面除了路灯,就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方兰很想大喊一声,陆扬,你快给我滚出来!但她没有,控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在这夜深人静的深夜里,小区里很多人都睡了,而且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涪城市的政府官员,自己这一喊,必定会成为那些人饭后谈资,也会害的她父亲下不来台!

    隐藏在树林上面的陆扬,将方兰的表现尽收眼底,在看到一如既往美丽动人的女神,陆扬差点就现身了,可是他没打算出来,而是在等着下一步节目。

    深沉的夜空透露着似有似无的光,像平静的深海不起半点波澜,,银白色的月色眷恋星星的陪伴,清冷的没有一丝温存,浮动的风带着月光的忧伤扑进夜空的怀抱,在这寂静中沉沦,突然在那一刹那间,一道黄绿色的光芒,嗖的一声,从树林里窜出来,迅速钻进另一边的树林里,像一道流星,留下了那一瞬间的永恒!

    方兰被这突如起来的景象给惊到了,她怔怔地望着镶嵌着满天星斗的夜幕,一时间竟变得痴了,刚刚消失的那道红绿色光芒,再次从树林里缓缓升起,在方兰吃惊的目光下,在广袤无垠的夜幕里,组成了两个字:兰兰!

    还没等方兰惊叫出声,黄绿色光芒一次次变换,方兰看着夜幕中变换的字幕,颤抖的小手捂着嘴巴,激动的热泪盈眶。

    “你知道吗?曾几何时,我曾经迷惘的心,找不到方向,是你牵引我走出寂寞,我的爱为你开启,像白色的闪电划破天际,我的爱为你奔驰,像红色的血液充满身体,我对你的心,不管阴晴圆缺,也不会变,就像童话故事里所说,这辈子,我只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兰兰,i love you!”

    方兰默默地流着泪,她也看清楚了夜空中那道黄绿色光芒是什么东西,原来是萤火虫,她从小到大,只在乡下看过一次萤火虫的样子,只是随着年纪慢慢变大,她对幼时的记忆也慢慢变得模糊。

    陆扬通过兽王之心驱使的萤火虫,此刻也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在完成最后那句“i love you”的变换后,迅速没入树林,来到了陆扬的身边,后者跳下大树,密密麻麻的萤火虫附在陆扬身上,与布满星辰的夜幕,交相辉映,整个人呈现出一片神圣的光辉。

    方兰的目光随着那道黄绿色光芒,直接定格在那一个伟岸的身躯上,正应了那一句话,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不是陆扬,又是谁?

    “陆扬……”方兰轻声呢喃,双手无意识地攀着窗沿,眼看就要爬出来了,陆扬见状,立即一个箭步,迅速朝方兰的方向冲了过去,整个身体如敏捷的猿猴一般,抓住下水管道,使劲蹬了一下一楼的窗沿,就爬到了二楼,再次如法炮制,陆扬如愿地到达了方兰的窗口。

    两人就那么痴痴地互相对望,彼此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温馨,甜蜜的味道,陆扬看着方兰那诱人的娇艳红唇,脑袋一点点地靠近,方兰感受到陆扬身上那浓厚的男人气息,心中微微悸动,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轰……”

    两张嘴唇终于碰到了一起,此时此刻的陆扬和方兰,已经忘记了所有,全身心都投入在这个吻里,两人吻得天昏地暗,陆扬双手下意识地环住了方兰的***,后者也下意识地向后退,陆扬这才从窗外走进方兰的闺房,两人一边激吻,一边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方兰的闺床上。

    陆扬将方兰压在身下,方兰这才感受到背上和床接触的柔软触感,蓦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发觉到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她的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撩到了小肚子以上的位置,眼看就要露出女人的私密部位了,方兰紧张的小心肝,跟小鹿乱撞似的,俏脸通红,双手撑着陆扬结实的胸膛,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看得陆扬心乱如麻,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

    “陆…陆扬……”方兰痴痴地望着眼前深爱的男人,口中吐气如兰。

    陆扬看着痴恋的人儿,浑身一副春光乍泄的模样,强自镇定了下心神,狠狠一咬牙,从方兰身上爬了起来,“兰兰,好了,我们就到这里吧!再下去的话,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方兰没反应过来,不经意地瞥到陆扬那坚硬如铁的下身,暗中轻啐一口,这家伙,什么时候自控力变得那么强了?记得以前没少被他揩油,如今有了机会,这家伙竟然停下来了!

    陆扬看到方兰一脸疑惑的样子,哪还不明白方兰在想什么,轻轻刮了一下她的琼鼻,“傻丫头,难道你真把你老公我看成那种下半身动物了啊?放心吧,在没正式娶你之前,我是不会对你乱来的!”

    “啊?这还是你么?陆扬!”方兰连忙支起身子,惊讶道。

    “……兰兰,我记得你以前曾经说过,你希望能把第一次留给最爱的男人,而第一次,也就是新婚之夜!那对你来说,才是完美的婚姻,也才是唯美的爱情!对么?”陆扬抚摸着方兰柔顺的秀发,温柔道。

    “陆扬……”陆扬的话,让方兰如遭雷击,忍不住扑到在他怀里,喜极而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