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方原的认可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陆扬的手机铃声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是猎鹰大队队长司空羽打来的电话,“队长,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有任务要执行?”陆扬这话一出,病房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眼睁睁地盯着陆扬。

    “你小子…休假都不安份!”电话里传来司空羽的一阵轻笑,“好了,言归正传,说正事,鉴于你这段时间的出色表现,上级决定授予你上尉军衔,等你休假结束,回来后,我会给你正式授衔!”

    “啥?上尉?我才进部队多久啊?我以为少尉就顶天了,没想到竟然给我上尉?上级是不是太大方了点?”陆扬一脸惊讶,正看到父亲陆仕庆也是讶异地看着自己,眼里带着一丝震惊。

    “呵呵,本来嘛,我也是打算给你少尉的,结果上级发话了,所以就破格提拔你咯!接下来,你可能就要在上尉这个级别上熬很多年了,少校不是那么轻易能升上去的!”司空羽笑道。

    “队长,我哪还敢奢望到少校啊?我现在才十八岁,没事,慢慢熬就是了!”军衔授予的级别,超出了陆扬的预料之外,他已经很满足了。

    “好了,我给你打电话就是给你这事,休假结束,马上给老子滚回来!”司空羽笑骂道。

    “得令!!”陆扬立即敬了一个军礼,表情怎么看都不正经。

    “哈哈,你小子!”说完,司空羽就挂断了电话。

    袁飞第一个冲了过来,抓住陆扬的手臂,大声问道:“陆扬,我刚才听你在电话里说,你现在是上尉了?不会吧?”

    陆扬点了点头,“嘿,你没听错,我在军队也是领导干部了!哈哈哈!”

    “我艹!你他妈真是个怪胎,我当初二十一岁从部队复员的时候,也才是士官!连列兵都算不上!”袁飞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你才十八岁,竟然是正连职,副团职的级别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哈哈,你退役那么早干嘛?不然我也可以去你部队巡视巡视,飞哥,来,叫一声首长听听!”陆扬调侃道。

    “去你大爷的,滚蛋!”袁飞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陆扬见父亲和三伯没什么大碍,金孔镇违法拆迁的一干人等,也在李嫣的施压下,纷纷落马,陆扬这才想起该去见一见方兰了,离大学开学也没多少时间了,这次不见的话,下一次见面估计得一年后了。

    “好了,我出去一趟,这里就麻烦你们了!”陆扬说完,就要往外面走,却被温漓和柳雅同声喊住了。

    “等等,陆扬,你要去哪里?”温漓率先走到陆扬身边,柳雅随后,两人一手分别抓住了陆扬的左右两只手臂,“两位伯父都在医院里,天都黑了,你还想去哪里啊?”

    陆扬看到两人一脸不快地看着自己,苦笑道:“我还有点事没办,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你把我带上!”

    “我也要去!”

    “哼!”两女说话出奇地一致,下一秒就意识到不对劲,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又转过头,不再看对方。

    “别吵了!我谁都不带!你们就给我老实在这呆着!”陆扬语气生硬道,陆扬本来没想处处留情,一个下意识的行为,竟然为他带来那么多麻烦,温漓还好说,毕竟两人是互相有感觉的,她也知道自己有女朋友,至于后面的事情,只有看一步走一步了,而柳雅…他都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感觉,恋人之下,朋友之上,陆扬觉得对柳雅,他必须要狠下心了。

    “你……你竟然凶我?”温漓被陆扬突然的大吼给吓到了,眼眶忍不住一红,眼看就要哭了,柳雅脸色也有些发白,死命咬着下唇,表情说不出的委屈。

    “我出去是有正事要办,你们俩跟着算什么回事?我又不是不回来了!”陆扬见两人还是没有搭理自己,在心中暗叹了口气,语气松了松,“乖,别闹了啊!就在医院好好呆着,等我回来好么?”

    最后,还是父亲陆仕庆给儿子解了围,“好了,你们两位小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就陪老头子我聊聊天吧,陆扬既然有事情要办,就让他去吧!”

    陆仕庆在温漓和柳雅的心里,已经被潜意识地当成了她们未来的公公,未来公公发话了,她们也只得放弃,目送陆扬离开了病房。

    涪城市园艺山市委家属楼。

    欧阳琴和方兰此时正在家里看今天的涪城新闻,欧阳琴一边削苹果,一边跟旁边的女儿方兰聊天,“兰兰,这年头的歹徒也太猖狂了吧,一天之内连抢两家银行?这不是找死吗?”

    “那可不是,你看嫣姐都拿那些歹徒没办法,最后还是请部队的特种兵来帮忙的!就凭那些天天不干正事的警察,怎么可能抓得住那些从军队退役的歹徒!”方兰磕着瓜子,不屑道。

    “……”欧阳琴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方兰,没好气地白了女儿一眼,“你爸爸当初还是公安局长呢,你这个当女儿的,有这么编排老子的吗?”

    “本来就是嘛!”方兰嘟着小嘴,一脸不服气。

    欧阳琴还待再说,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钥匙旋转的声音,忙站起身,“兰兰,看来是你爸爸回来了,今天回来的还真早!”

    话音刚落,贵为涪城市市委副书记的方原,就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走了进来,颇含深意地看了方兰一眼,看得后者心里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爸,你那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长花了么?”

    “好女儿,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你选男朋友的眼光,真的是很不错!”方原慈祥地看着女儿,神情说不出的满意。

    “啥?男朋友?”方原的话,让方兰脑袋一时间没有转过来,“爸,你是说陆扬吗?”

    “那不然呢?你还有几个男朋友?”方原点了点女儿的脑袋,笑着摇了下头。

    旁边的欧阳琴听得满头雾水,连忙插嘴道:“老方,兰兰,你们在打啥哑谜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怎么又扯到那个穷小子了?”

    “行了,你一边去!陆扬那么一个有潜力的小伙子,差点就被你赶跑了!好在那小子对我们家兰兰情有独钟,我们就错过这么一个潜力股了!”方原越来越看不惯欧阳琴的势利眼了,忍不住出声呵斥了一句。

    “你…你…”欧阳琴听得心头委屈,指着方原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行了,行了,爸,你赶紧给我说下,怎么今天回来就提起陆扬了?”方兰急于知道关于陆扬的消息,打断了母亲的指责。

    “你们今天都在家看了新闻吧?”方原喝了一口茶。

    “是啊,爸,我和妈都看了,不就是今天有一群歹徒抢了两家银行么?”方兰随口说了一句,下一秒就反应了过来,一脸震惊地望着父亲方原,捂着小嘴,语气有些颤抖,“难道你…你是说,嫣姐请来的特种兵,就是陆…陆扬?”

    方原一脸笑意,向方兰投过去一个肯定的眼神,“不错,你说对了,哈哈!这小子今天可是让我大吃一惊啊!我听李局长说了,那小子不但在部队表现出色,前段时间,在缅典执行任务,在抓一个我们华夏在逃毒枭的时候,几乎一个人就全歼了对方一个小队,那个小队,足足有一个连的兵力啊!太了不起了!”

    方原说得口沫横飞,仿佛他自己就在现场一般,双眼都放光了,“好女儿,你不知道当时有一个很危险的情况,他的战友在敌方狙击手的狙击范围内,敌方狙击手不停地折磨他的战友,为的就是逼陆扬出来,没想到……”

    方原对热带丛林激战的生动描述,方兰都听得入迷了,欧阳琴也渐渐忘却了刚才方原对她的呵斥,被方原带到了那种刺激,身临其境的场景,在听到方原说到惊险处,两人还会为陆扬捏一把汗。

    “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保卫边疆的那些士兵,为了国家的安全,他们毅然抛弃了自己的家,将自己一生奉献给了国家!”方原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老革命了,心中一直都旧时代的战争情节,陆扬这一系列举动,很明显戳中了他的软肋。

    “爸,你这些话,我都快听出茧子了,你还没说,他是怎么制服那几个银行匪徒的啊!”方兰不耐烦地打断了父亲方原对过去的缅怀,这些话,她几乎天天都在听父亲将那过去的事情,都能倒背如流了。

    “死丫头,你急什么?”方原被女儿打断了思绪,满脸不悦,还是将今天的银行抢劫经过给方兰和欧阳琴说了一遍。

    “哇!陆扬那家伙也太厉害了吧?”方兰双眼冒着小星星,难得的露出了一副花痴的模样,“这样一来,我以后就不怕被坏人欺负了!”

    “是啊,这也是我放心你和陆扬在一起的原因,毕竟,做父母的,还是希望心目中的女婿,不但自身要有能力,还得有保护家人的本事,之前你给我说过他现在赚的钱,基本都是炒股赚来的,赚钱能力我就不怀疑了,自身本事也很过硬,有这样的女婿,我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方原微笑地抚摸着方兰的秀发,不时点着头。

    “老欧,我警告你,以后他们俩的事情,你一律不准再多管!”方原扭头对欧阳琴严肃道。

    “你……你……不管就不管,这样也好,老娘以后懒得操你们两父女的心了!爱干嘛,干嘛去!我睡觉了!”说完,欧阳琴气呼呼地回到卧室,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方原和方兰两父女对视了一眼,哇,老婆(妈妈)火气不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