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上级来电

    “嫣姐,里面有两个人被我打晕了,其余人就被就地击毙!还有那边的狙击手,你让你手下的警察去打扫一下现场吧!”陆扬背着svd狙击步枪走到李嫣身边,将狙击步枪还给了李嫣,“给你,这枪我就物归原主了!”

    李嫣将狙击枪扔给身后的特警,笑道:“陆扬,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小意思,你别忘了让部队给我表彰就行!早点把我级别提上来!”陆扬嘿嘿笑了笑。

    “切,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官迷啊?”李嫣带着一丝揶揄的语气,调笑道,“你是打算以后一直在部队混了?不回去读大学了?”

    “那怎么可能?不读大学的人生,是不完整的!”陆扬摇了摇头,“现在部队不是有种类似于停薪留职的吗?我也可以这样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放心吧,该争取的荣誉,我还是会为你争取的!”李嫣笑道。

    “那就先谢谢嫣姐了!”陆扬点了点头,两人说话间,柳雅来到了陆扬身后,“陆扬,这是?”

    “柳雅,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涪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李嫣李局长!”

    “嫣姐,她叫柳雅,是我在澳门认识的朋友,刚刚大学毕业,要不是匪徒抢劫银行,我们可能都不会遇见!”陆扬笑着给两人互相介绍认识了一下。

    “柳雅,你好!”

    “李局长,你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啊,怎么就当上公安局副局长了?好厉害!”柳雅语气中带着一丝佩服。

    “呵呵,我参加工作比较早!你就跟陆扬一样,叫我嫣姐吧,以后在涪城市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来找我!”李嫣看得出来这两人的关系似乎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递给了柳雅一张名片,“给,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

    “谢谢嫣姐!”柳雅喜滋滋地接过名片,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包里。

    “嫣姐,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还得到医院去看看父亲和三伯呢!”陆扬打算离开了。

    “什么?你父亲和三伯在医院?怎么回事?”李嫣听出了不对劲,急问道。

    “还不是上次我给你打电话说陆家桥村拆迁的事情,我父亲和三伯被镇上的流氓警察打伤了,这会在医院住着呢!”陆扬没好气道。

    “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李嫣怒声埋怨起陆扬。

    “我本来是打算后面才找你的,没想到我一个朋友的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她把警察打人的视频传到了上,估计你都没看到互联上铺天盖地的评论吧,我想那镇上的几个主要领导一个都跑不了,当然了,如果你肯在后面加一把火,那效果就更好了!”

    “没问题,这都是小意思!你先去医院,我一会给盐城县纪检委打个招呼,让他们尽快公事公办!”李嫣摆了摆手道。

    “那就谢谢嫣姐了,我走了!”

    “去吧,我空了会来医院看望你父亲和三伯的!”

    陆扬告别李嫣后,按了下车钥匙遥控器,陆扬打开大众途锐驾驶门,坐了上去,柳雅连忙钻进了副驾驶座,陆扬惊讶道:“柳雅,你怎么也跟来了?不回去上班么?”

    柳雅摇了摇头,一脸倔强,“我不回去,我万里迢迢来到涪城,就是为了找你!如果你再一次跑了,我到哪里找你去啊?”

    “你……你别这样好吗?”陆扬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为难道,“当初我去澳门的时候,是有女朋友的,你的心意,我懂,但是我不能!”

    “你竟然有女朋友了?”柳雅愣在当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仿佛整个身体都失去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座位靠背椅上,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你…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陆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时候我们只是过客而已,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你…”柳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脸色阴晴不定,最后下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决定,毅然道,“陆扬,那我跟你去看看你父亲和三伯好么?”

    “这……”陆扬一脸为难。

    “只是看望两个伯父而已,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吗?”柳雅说着说着,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

    “好吧,好吧,算我怕你了!跟我走就是,不过到了地方后,你可别乱说话!”陆扬一想起医院还有温漓的存在,万一柳雅要是和她碰面了,那会不会是火星撞地球的恐怖画面?陆扬越想,越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既来之则安之!

    盐城县,皇城ktv歌城,888包间。

    “***,气死老子了!好好的一桩生意,竟然被那小子给破坏了!”一个年轻人正在ktv包间里大发脾气,将房间里所有能摔的酒瓶,全部摔碎了,碎玻璃渣渣散落一地,沙发上还坐着几个神情严肃,不停抽烟的古惑仔年轻男子。

    “没想到啊,只是把陆家桥村警察打人的视频传到上,竟然有那么大的轰动效应,以往都没有这样的效果啊!”一个穿着黑色背心,后背上纹着一只硕大黑蜘蛛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是啊,以前我们强拆房子的时候,也被人拍了视频,但是我们只要给宣传部的人打了招呼,那些帖子和视频,都会被屏蔽,怎么这次就不管用了?”一个染着黄头发,满口黄牙的古惑仔说道。

    “你们都别瞎猜了,有这个功夫,还不如给我想想,怎么挽回损失和出这口恶气?”刚才发脾气的年轻人,一脸阴鹫,气呼呼地坐到了沙发上,“帖子和视频没法撤下,那是因为澳门的人在发力,我们的手伸不到那么长,管不了!也没法管!”

    “齐大公子,你说吧,要我们怎么收拾那家伙?”

    “就凭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齐畅不屑地看了一眼古惑仔们外强中干的样子,“人家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们全部放倒!我跟他在一个学校那么多年,很了解他!”

    “那你说怎么办?”纹着蜘蛛纹身的中年男子皱眉道。

    “除非万不得已,我只有请杀手来弄死他了!这家伙一天在我面前晃荡,我一天就无法安生!”齐畅只要想起是陆扬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脸色充满了恨意。

    “那齐大公子,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

    “算了,你们只要给我盯着那家伙就行了,其它什么都不要做,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齐畅想了一会,摆手道。

    “好,听你的!”

    齐畅这个时候心情才好了一些,一把抓过在旁边瑟瑟发抖的年轻小姐,将她的脑袋按到胯下,大声道:“给老子吸,爽不出来,老子整死你!”

    “唔唔唔……”年轻小姐脸上布满惊恐,点头如捣蒜,脑袋不停地在齐畅胯下卖力抽动,呛得她眼泪水直流。

    蓉城军分区,猎鹰大队。

    司空羽看着手上的一份电报,对身边的政委苦笑道:“才给陆扬这小子放假,他就一点也不安生,你看,这是涪城市公安局给我们发来的,对陆扬的一份嘉奖令!”

    “噢?”政委一脸好奇地凑过来,“这小子做啥事了?”

    “他在涪城市遇到了一桩疑是退伍军人抢劫银行的案子,公安局请求他协助调查,没想到这小子一个人就解决了对方六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你不知道,这六个人,以前在州兰军区,还是个中翘楚,只是迫于家庭或者内部争斗原因,不得不选族退伍复员。”司空羽详细解释起来。

    “既然是协助调查,还完成了任务,那是好事啊!”政委哈哈大笑道。

    “不是,陆扬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点,这些匪徒有一个人的脑袋被硬生生地扭了一百八十度,还有一个人的生殖器官都被打烂了!”司空羽苦笑地摇着头,“我担心这家伙的戾气太重,会影响他的心智!这对以后出去执行任务相当不利!作为一个狙击手,优秀的心理素质,才是第一位的!”

    “就这?才多大点事啊,你有必要上纲上线的吗?”政委没好气地说道,“作为一个战士,必须要有杀伐果断,勇往无前的气质,不然的话,哪还配叫军人?”

    “你……算了,老子跟你说不通!”司空羽和政委说话,如同鸡跟鸭讲,尿不到一个壶里,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的红色座机突然响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政委朝司空羽努了努嘴,后者深吸一口气,拿起了电话。

    “首长,您好,这里是蓉城军分区,猎鹰大队,我是司空羽!”司空羽敬了一个军礼,首先报出了家门。

    “嗯,司空羽,是吧?我找的就是你,我是北平军分区的李年!”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浑厚的男中音。

    “啊?您是李司令?有什么命令,请指示!”司空羽神情一肃。

    “指示倒没有,我听说你们猎鹰大队,有个叫陆扬的小伙子,帮地方的公安局侦破了一件大案,很是了不起啊!”李年淡淡地说道。

    “是,是有那么一个叫陆扬的士兵!才刚刚进我们猎鹰大队不久,正打算好好培养他呢!”司空羽扭头看了政委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震惊,堂堂一个北平军分区的中将司令,怎么会过问一个小小的特种兵?

    “那你们必须要给我培养好了,等时机合适,我会把他调到北平军分区!帮我完成一件秘密任务!”李年严肃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