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小鬼难缠

    “哈哈,小子,好样的!太解气了!”

    “你这力气也太大了吧?钢管都能扳弯?”

    “那一群孙子太嚣张了,我们这边都没人敢惹他们,今天总算有人敢治了!”

    ……陆扬这逆天的举动,让村民们纷纷竖起大拇指点赞,连父亲陆仕庆都很吃惊儿子的力量,这小子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陆扬有点应付不下村民们的过度热情,笑道:“各位父老乡亲,其实我老家也是这陆家桥的,这位陆仕远是我三伯!”

    “咦,你这人怎么看起那么眼熟?”有个中年村民认出了陆扬身边的陆仕庆,只是有点不敢确认,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是陆家老大,陆仕庆?”

    陆仕庆愣了愣,笑着拍了下中年村民的肩膀,“哈哈,你不就是陆瘪子吗?难道我几年没回来,你就认不出我了?难道我变化真有那么大吗?哈哈!”

    “哎哟,还真是陆家老大啊?怎么越大越年轻了啊?就是白头发比以前多了点!”陆瘪子喜出望外,激动地拉着陆仕庆的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眼眶隐隐泛红。

    “呵呵,前段时间家里经历了一些事,不过,都挺过来了!”陆仕庆点了点头,脑海里不由想起妻子去世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语气有些唏嘘。

    陆瘪子似乎是知道陆仕庆家里发生的事情,使劲握了握他的手,安慰道:“唉,我晓得你老伴去世了,还把骨灰弄回咱们陆家桥下葬了,陆老大,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其余村民见真是陆家老大,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和他交谈起来,见陆仕庆还是开着车回来的,语气不由有些羡慕,都在问陆仕庆如何发财的路子。

    陆扬见插不上嘴,悄悄退到了一边,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道烟圈,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大手拍了下他的肩膀,陆扬不禁转头一看,是之前那个老太太,“哈哈,阿婆,是你啊!”

    “好小子,身手不是一般的麻利,那些混混都被你吓跑了!”老太太露出一口差不多掉光的牙齿,眼睛笑的都眯成了一条缝。

    “呵呵,只是在部队练过而已,不算啥本事,唬唬人还可以!”陆扬自谦道。

    “你也是我们老家的人,我就叫你小陆吧,你知道这拆迁是咋回事不?”老太太随意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地上的灰尘。

    陆扬听得心头一动,他回来不就是想知道这拆迁的内幕吗?也挨着老太太坐到了地上,还摸出一根烟,递到老太太面前,“阿婆,抽烟不?”

    老太太乐的眉开眼笑,接过陆扬手上的烟,“嘿,你阿婆我没啥爱好,就喜欢抽几口烟!”陆扬闻言,连忙摸出打火机给老太太点上。

    老太太吸了几口烟,想起拆迁的事,脸上布满了愁容,“唉,其实我们陆家桥村,还有邻村的阳院村,都被政府纳入了征地拆迁范围,别看我们大部分都同意了政府的要求,明面上,每家每户至少会得到近两百万的赔偿款,但是这些钱,我们最多只能拿到五十万,剩下的钱,都被那些贪官给吞了!陆老三家的土地比较多,本来只要条件合适,他也能同意政府的协议,结果那些吸血鬼愣是只给他五十万,还不给拆迁安置费,小子,你知道的,我们这些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靠土地过活,你政府给我们钱,又有啥用?”

    说到这里,老太太长叹一口气,“没有了土地,我们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庄稼汉,去城里能干啥?这钱拿在手里,坐吃山空吗?还不是迟早会被败光?”

    陆扬听得眉头紧锁,“那阿婆你知道,这征地拆迁的赔偿款是谁发下来的不?”

    “还能是谁发的啊?当然是我们镇上的财政所发给我们!这些孙子的心也太黑了点,前几天我们这有好几户人,不同意政府的条件,当天晚上就被一些不知道哪里的杂种,下了黑手,到现在都还躺在医院里呢!”老太太越说越气愤。

    “***,这些人太过分了,连农民的钱也贪!阿婆,你等着吧,我会给乡亲们讨一个公道的!”陆扬将手上的烟扔在地上,站起身,就朝自己的途锐车走去。

    “哎呀,小陆,别冲动啊!那些贪官跟刚才的二流子混混不一样,他们还有派出所的人保护,你是动不了他们的!”老太太挣扎着站起身,在陆扬身后大声喊道。

    “阿婆,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陆扬回头朝老太太笑了笑,然后对还在和乡亲们说话的陆仕庆说了一句,“爸,你就在这里陪乡亲摆会龙门阵(聊天),我去政府问问!”

    陆仕庆知道儿子要去干什么,也知道儿子的本事,点了点头,“去吧,你一定要小心点,别鲁莽行事!”

    “嗯,爸,我懂的!那我走了啊!三伯,我走了!”陆扬朝陆仕庆和三伯点了下头,钻进了大众途锐,车子瞬间发动,带着一股黑色的尾气,绝尘而去。

    “陆老大,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要是哪个闺女能嫁给小陆,后半辈子就享福咯!”

    “是啊,要不,你看看我家闺女,今年刚刚十六岁,膀大腰圆,绝对能给你们老陆家生一大群带把的!”

    “去你大爷的,陆老大,我家也有一个闺女,绝对是一个模特儿身材,跟那个憨货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这憨货还以为当今社会,屁股大就好生养啊?哈哈!选我的闺女,绝对不会错!”

    ……陆仕庆没想到乡亲们竟然开始给自己儿子说亲了,年纪小到十三岁,大到三十岁,全部都给陆仕庆推荐过来了,听得他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不由连连推辞,说儿子还小,暂时不考虑这些事,才把乡亲们打发了。

    陆扬小时候经常去镇上,他轻车熟路地驱车来到了镇政府,刚要开进院子里,就被门卫拦了下来,“喂,这是金孔镇人民政府,你是来干啥的?”

    陆扬摇下车窗,递给门卫一根中华烟,笑道:“兄弟,我是涪城市过来的,想找你们镇长谈点事情,可以让我进去不?”

    门卫接过陆扬的好烟,不爽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看陆扬的眼神也顺眼了一些,“大兄弟,看你开着一辆好车,估计也是来找我们镇长跑工程的吧?我告诉你吧,这几天镇长办公室的门槛,都快被那些做生意的大老板踏破了!”

    陆扬听得眼珠子转了转,仔细琢磨了一会,才明白了这里面的内幕,敢情是政府征地拆迁,要在那里建高速公路的消息传了出去,想分一杯羹的生意人,打起了高速公路的主意,在华夏,一直就有“金桥银路”的说法,这比建设商品房那些,还更容易赚钱。

    “是啊,兄弟,我就是为这个事来的,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放我进去?”陆扬语气讨好道。

    “实话告诉你吧,你现在就算进去了,也找不到我们钱镇长的人,自从征地结束后,我就没看到镇长来办公室办过公,要找他办事可以,先在酒桌上谈感情,最后再……”门卫说到这里,朝陆扬做了一个大拇指和食指中指揉搓的动作,“懂了吧?”

    陆扬故作恍然大悟状,大力拍了下自己脑袋,“哎哟,你看我这猪脑子,越活越回去了,兄弟,你看,我怎么才能联系到钱镇长呢?”

    “这个嘛……”门卫摸着下巴,盯着陆扬没有说话,后者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阎王好打发,小鬼难缠,陆扬连忙从后车厢里鼓捣了一条中华香烟递给了门卫,这是临出发前,陈丽特意给他准备的,说是回去解决问题,少不了打通各方面的关系,现在看来,陆扬不得不说,陈丽替他想的很周到。

    门卫掂了下香烟的分量,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朝陆扬勾了勾手指,“来,我给你说咱们钱镇长的私人手机号码,给你说了后,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

    “这个,我自然懂的!”陆扬强忍着心里想打人的冲动。

    “135……”陆扬很细心地记下了号码,“兄弟,谢了!”说完,就要调转车头,准备往回走,不经意地瞥见旁边墙上一个很大的领导公示栏,在镇长那一栏,钱中财,下面还有一排办公室座机号码和手机号码,竟然和刚才门卫给自己说的一模一样,看得他暗暗咂舌,气得陆扬狠狠锤了下方向盘,麻痹,老子被坑了一条好烟啊!!陆扬没法回头找他算账,只得忍下了这口气。

    门卫望着陆扬车子远去的影子,暗自坏笑,哈哈,又遇到一个煞笔,坑了一条好烟!他将这条中华烟,放在门卫室床下面,看着眼前近三十条不同牌子的高档香烟,门卫笑的嘴巴都快烂了。

    如果陆扬在这里,看到这情景的话,保不准会被气得吐血三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