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你不是人!

    “三伯,这下好了,我刚才联系的人,是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这样一来,我解决你那事,就有底气多了!”陆扬扭头对三伯笑道。

    “啊?这市公安局副局长得是多大的官啊?有镇长大不?”三伯没读过多少书,对这个副局长的权力不了解。

    “哈哈哈,三伯啊,我告诉你吧,如果这个副局长下来我们县上任职,最低都是县长级别的,当县委书记都有可能!”陆扬哈哈大笑。

    “我的乖乖勒!”陆扬的话,让三伯陆仕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县长?县委书记?那官得多大啊?我这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我们村上的村支书!再大的官,我就没见过了!”

    “三伯,这些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交给我就好!”陆扬没有在意三伯的见识少,这在他看来,更能体现三伯身上的淳朴和毫无心机。

    车子很快驶到了老家陆家桥,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停在早已变成一片废墟的旧居门口,有十来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地上的建筑垃圾,这几天经常有车辆过来视察,他们也没有注意。

    车子刚停稳,不等陆扬阻止,三伯就迅速拉开了车门,冲向自己那被拆成废墟的老宅,脸色激动,将几个正抬着沙发往外搬的工作人员推到,一把扑在沙发上,大声囔了起来,“你们要干啥?这是我家的沙发,你们要给我搬到哪里去?我的东西,不许你们哪个乱动,都给老子滚!!”

    那几个工作人员没反应过来,齐齐被推到在地上,有人手上还被磨破了皮,见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庄稼汉阻拦了他们的清理扫尾工作,纷纷挽起袖子,站起身就要和陆仕远干架,一边向陆仕远走过去,一边破口大骂道:“麻痹!你虾子活不耐烦了啊?竟敢阻挠我们!”

    “你们要干啥!啊!打人了,流氓打人了啊!”五个人凶神恶煞地冲到陆仕远面前,后者被其中一人抓住了衣领,不知道从哪突然伸出一拳头,直直打中了陆仕远的鼻梁,痛得他一声惊呼,捂住流血的鼻子,不等他反抗,就被对方压在了身下,拳头如雨点般落在陆仕远身上,陆仕远只得抱着头部重要部位,大声呼救。

    拆迁现场的连声大喊,一下子就将陆家桥所有村民给吸引了过来。

    “咦?这不是陆家老三的嘛,咋个跟那些恶霸起冲突了哦?我们快去看看,别被打出问题了哦!”

    “这陆老三,性子就是太冲了!得,去看看吧!”

    ……七邻八舍纷纷将这些施工人员围了起来,不停地指指点点,“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强拆了人家的房子就算了,竟然还敢打人?”

    “报警,赶紧报警!!”

    围观村民的指责,没有让他们住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中年人竟然叫嚣道:“哈哈,有种就打电话报警啊,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管这事?”

    这些流氓嚣张的表情,吓得村民畏畏缩缩的,就是不敢上前阻止,连说报警的那人,拿着电话,看到屏幕上面已经拨好的110字幕,就是没按下拨号键,脸上一片纠结。

    陆扬本来想在后面观察情况,看到这些村民竟然被那些流氓的凶性给吓到了,而三伯陆仕远还在被打,陆扬最后还是不得不站出来,推开围观的村民,大喊道:“都让一下,让一下!”

    “哎哟,小娃子,你还是莫去了哦,那些人都是我们镇上一天没事干的二流子,小心他们连你一起打!那就太划不来了!”一个老太太连忙拉着陆扬的手,苦口婆心劝道。

    “阿婆,放心吧,没事!”陆扬反手拍了拍老太太布满皱纹的手,向她投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不等老太太还想再劝,陆扬已然离她几步远了,看到三伯陆仕远被打得头破血流,其中一个二流子竟然还抡起拳头,朝三伯太阳穴那个位置招呼,陆扬瞧得眉头一拧,一个箭步冲到五个二流子身后,随之而来的还有陆扬那带着呼呼风声的右脚,不等抡拳头的二流子反应过来,陆扬的右脚实实地踢中了他的背心,一股大力带着他猛然向前摔了出去,跌了个狗啃泥!

    其余四人和在外边围观的同伙见状,脸色大变,连忙拿起手上的扳手,钢筋等工具,指着陆扬,咋呼道:“你他妈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敢管我们远齐公司的闲事,活腻歪了啊?”

    陆扬没有搭理他们,将三伯陆仕远扶起来,关心道:“三伯,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这点伤不算啥!”三伯抹了一把嘴角和鼻子上的血迹,露出被打落牙齿的嘴巴,咧嘴一笑。

    陆扬见三伯陆仕远这一副惨样,胸腔忍不住升起一丝怒气,“三伯,你站远点,一会打起来,免得把你误伤到了!”

    “行,小扬,三伯知道你本事大,你可千万要小心点,这些人下手太黑了!”三伯提醒了一声。

    “放心吧,就这几个软脚虾,再来五十个,我也不怕!”陆扬爽朗地说道。

    年轻人和那个庄稼汉的对话,对方十人都听到了,不由面面相觑,领头的中年人似笑非笑地对手下说道:“兄弟们,遇到一个藐视我们的煞笔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打,往死里打,不给他放点血,他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弄他!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在金孔镇是什么人?艹……”

    ……手下七嘴八舌地囔了起来,陆扬却充耳不闻,反而朝他们勾了勾手指,双眸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你真以为你是李小龙啊?艹,你们都别来,我一个人就可以放到这煞笔!”其中一个身体强壮,肩膀上稳着蜘蛛纹身的二流子,不知道从哪找到一根五十公分长的钢管,他右手抓着钢管,不断地朝左手掌拍打,朝陆扬慢慢逼近过来。

    陆扬斜眼瞄了下蜘蛛男,看到他那到处都是破绽的身形,忍不住嗤之以鼻,“别他妈墨迹,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你们最好一起上,你一个人,还真不够我塞牙缝的!”

    “尼玛拉戈壁!老子废了你!啊……”似乎感受到陆扬眼中浓浓的不屑,蜘蛛男觉得蒙受了巨大的侮辱一般,一声大喝,挥舞着钢管,朝陆扬冲了过去。

    蜘蛛男手中的钢管,朝陆扬劈头盖脸砸了下来,后者只是轻轻地一个横移躲过了,让陆扬意外的是,这蜘蛛男竟然没有在惯性作用下摔倒,他似乎早就预料到陆扬会有这一招,手上的钢管打空后,突然扫向陆扬的下三路。

    噢?有点意思……在那电光火石间,陆扬突然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他整个身体后仰,双腿牢牢扎在原地,以小腿为支撑点,小腿以上的部位,竟然以九十度弯曲,躲过了蜘蛛男的阴招。

    咝……陆扬这堪比西巴柔术的身体,看得众人瞠目结舌,艹,身体都弯成这样了,还是人吗?

    蜘蛛男再击不奏效,连忙扭转身体,再次朝陆扬砸了过来,后者似乎被他给激怒了,不打算再和他玩,右手闪电般抓住蜘蛛男手上的钢管,蜘蛛男大惊失色,使劲把钢管往回拉,在陆扬的刻意有为下,钢管纹丝不动,蜘蛛男脸上都隐隐出现了汗珠,陆扬看着他那滑稽的表现,嘴角上扬,浮起一道轻蔑的弧度,似乎在说,练出一身肌肉,那又怎么样?然并卵!

    “你麻痹啊!”蜘蛛男受不了陆扬眼中的蔑视,突然暴起一脚,陆扬后发先至,一脚将蜘蛛男那一脚踹回原位,第二脚踹中了蜘蛛男胸口,后者吃痛,松开钢管,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地向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蜘蛛男的同伴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没想到,在他们眼里很能打的蜘蛛男,竟然在陆扬手中走不过一招,接下来,陆扬匪夷所思的举动,看得他们亡魂大冒,冷气连连!

    陆扬晃了晃从蜘蛛男手里夺下来的钢管,左右手分别抓住钢管的两端,在蜘蛛男惊疑不定的眼神下,陆扬猛地一用力,这坚如磐石的钢管,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以中间为连接点,两端慢慢弯成了九十度角。

    这还不算完,陆扬微微涨红的脸色,邪邪一笑,腮帮子青筋微露,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钢管中空的两端,竟然被陆扬捏成了一条扁平的铁片!!

    陆扬这史前怪兽的行为,差点没惊掉在场所有人的下巴,这…这……他妈还是人吗???这是米国电影里跑出来的机器人终结者吧?

    陆扬这举动,立即让那些混混二流子丧失了斗志,人类能和钢铁之躯比吗?很显然!不能!

    在陆扬预料之中,这些混混已经不复之前的嚣张气焰,领头的中年人丢下一句狠话,就带着手下狼狈逃离了陆家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