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拆迁内幕

    “陆扬,明天我要不要和你一起回去?”陈丽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内容,见陆扬有些迟疑,也明白他在担忧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一起的,免得被方兰撞见就不好了!”

    陆扬见陈丽如此说,心头忍不住有一些愧疚,揽着她的肩膀,柔声道:“丽丽,对不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陈丽展颜一笑,“陆扬,我不是要你给我什么名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毕竟方兰才是你的正牌女友,严格来说,我才是那个第三者!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开途锐,三伯的事情还不知道多久能解决呢,所以你接到你父亲后,就早点回蓉城吧,把公司的事情先做起来!”陆扬想了下,道。

    “好,就听你的!”陈丽点了点头,对陆扬的话,她都是言听计从,没有拒绝的意愿。

    两人今天做了一天,又参加了宴会,都已经很疲惫了,草草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扬在部队培养的生物钟,让他准时睁开了眼睛,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差不多快七点了,扭头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睡得香甜的陈丽,心里升起一丝柔情,轻轻拍了拍她光滑的背部,“丽丽,该起床了!”

    陈丽嘟着小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虽然她很不想起床,但也知道陆扬今天的事情很重要,事关他的亲戚,陈丽也不敢在这方面耍小性子,麻利地穿衣洗漱,十分钟后,两人各自驾着车,一前一后开始上路了。

    两个小时后,陆扬到达了东方华尔街小区楼下,陈丽则是去找父亲陈实了,没有和陆扬一起,陆扬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唉声叹气的声音,忙用钥匙打开了门。

    一直在等哥哥陆扬的陆雯,听到门口的声响,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喜色,“爸,三伯,哥回来了!”

    陆扬推门而进,就看到父亲陆仕庆和三伯陆仕远,身边还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陆雯第一个迎了过来,喜道:“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陆扬点了点头,对父亲和三伯道:“爸,三伯,我回来了哈!”然后望着小家伙,“这就是陆羽吧,都长那么大了!”

    陆仕远连忙拉着儿子,“羽儿,快叫扬哥!”

    陆羽缩在陆仕远身后,怯生生地喊了一句,“扬…扬哥!”

    陆仕远见状,强笑道:“小扬,不好意思啊,前天的事情,把他吓到了,所以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有点不爱说话了!”

    “没事,三伯,我理解,不用解释,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陆扬摆了摆手,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这事说来话长,事情其实是这样的……”三伯陆仕远叹了一口气,再次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给陆扬说了一遍,听得他频频皱眉,事情跟陆雯说的没有多少出入。

    “行了,三伯,我都知道了,一会跟我回陆家桥一趟,我来帮你解决!到时候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保证一分钱都少不了你的!”陆扬心中有了定计。

    “这…小扬,三伯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陆仕远神情激动,他知道只要这个能干的侄子出马,事情多半就能解决了,最起码让他看到了希望。

    “三伯,我们是一家人啊,这是我应该做的!”陆扬大度道。

    “老三,你还有个事情没说呢,算了,还是我来说吧!”陆仕庆刚开口说话,陆扬一脸疑窦地望着父亲,“小扬,还有件事情,你不知道,你三伯家的那个土地和宅基地,名下其实写的是你爷爷***名字,按照目前的法律来说,这些政府赔偿款都应该归你爷爷奶奶所有。”

    陆扬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个细节,“然后呢?”

    “现在你爷爷奶奶住在你四伯家里,前段时间你三伯专门去征询了他们的意见,你爷爷奶奶说了,当初看在你三伯生活太困难,所以那些土地和宅基地本来是打算留给他的,我和你四伯也不会要你三伯的一分钱!”陆仕庆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陆扬听得心头一动,这话有点不太对劲,“爸,你这话啥意思?既然你和四伯都不要三伯的钱,那你意思是,老二那家人要争赔偿款了?”

    “谁说不是呢?你三伯我本来不想给二哥计较,本来就是父母的财产,他作为儿子,也是有继承权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狮子大开口,说要一半的赔偿款,也就是一百五十万!不然的话,他不会帮我找政府沟通解决,这不是没办法,我才过来找大哥的!”陆仕远苦笑地摇了摇头。

    陆扬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冷笑一声:“这老二一家人打得真是一手好算盘啊,我们这些亲戚,有困难的找他帮忙,各种推脱,有好处的时候,跟闻到腥味的猫一样凑过来了,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三伯,别怕,我保证他们一分钱也分不到!凭什么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二哥他们要分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既然大哥和老四不要,我就只分给他们四分之一就行了,也就是七十五万,没想到这样他们都不愿意!”三伯是个老好人,绝情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

    “分个屁,他们在外面赚了那么多钱,干嘛还来打赔偿款的主意?一毛钱也别想!三伯,走,跟我回陆家桥!”

    “哥,我也想去看看!”陆雯拉着陆扬的手,撒娇道。

    “都去吧,反正你们在这也没什么事做!”陆扬大手一挥,陆仕庆看得暗暗点头,儿子长大了,这个家他也可以少操点心了。

    陆扬一行刚好五个人,一辆车正好坐得下,不过他还是让父亲把他那辆途观开上了,万一那边有事要用车,也比较方便。

    陆雯和陆仕庆开的途观,三伯和弟弟陆羽则是在陆扬的途锐车上,小家伙在车上好奇地四处张望,看到奇怪的东西,一副想摸不敢摸的样子,看得陆扬一阵心酸,笑道:“小羽,这是你哥哥我买的车,不用那么拘束,想摸就摸,以后有机会,哥哥带你出去旅游!”

    陆羽大眼睛突然一亮,用天真无邪地神情看着陆扬,奶声奶气道:“小扬哥,真的吗?我在电视看到上沪那边的东方明珠,好高哦!还有那个北平的**,我都想去!”

    “哈哈,没问题,我们家小羽想去那里,哥哥我以后都会带你去的!”陆扬平易近人的表现,慢慢打消了陆羽的警惕,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陆羽也爱跟在陆扬屁股后面跑,只是很长时间没有接触,有了距离感而已,陆扬这一番行为,让陆羽找回了那儿时久违的熟悉。

    “小扬,今天的事,真的麻烦你了啊!”三伯再次抱歉道。

    “三伯,如果你还当我是你亲侄儿子的话,就不要再说那些话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全家都知道,但凡是能自己解决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来找我们,可想而知,政府拆桥那事,已经把你逼到了绝境啊!”陆扬很了解三伯的性子。

    “唉……”三伯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什么话。

    陆扬一个人肯定没法公然和政府作对,那无异与对抗国家行政机关,是要被判刑的,陆扬虽然有点冲动,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为了保险起见,方原那边的人情用完了,市委书记陈啸天那边还有两次机会,但陆扬觉得没有必要为这事去麻烦他,想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现任涪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括弧正处级,李嫣。

    “哟呵,我们猎鹰大队的兵王,陆扬,陆大少,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听说部队准了你一周的假期,想找姐姐练练?”陆扬听到李嫣那调笑的话,不由一个头两个大。

    “哎哟,我的好姐姐,别挖苦我了好不好?什么兵王啊,都是他们在乱说!”陆扬一脸苦笑。

    “切,虽然我不在部队,但也不是啥都不知道,听说前段时间,你们猎鹰大队出任务了,你一个人就解决了对方近一半的人,还通过射击大树,救出了被对方狙击手锁定的战友,不得不说,你很有当兵的天赋,脑瓜子转的很快啊!”李嫣说得口沫横飞,似乎想象到了当初那惊险万分的场面。

    “这你都知道?”陆扬吃惊道。

    “废话,也不看看我什么身份?”李嫣得意洋洋道。

    “行,我的李大局长,现在弟弟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个忙,不知道行不行?”陆扬试探地问道。

    “说吧,看你在部队表现优秀,只要不在违背道德和法律原则的前提下,我都无条件帮你了!”李嫣想也不想地答应了陆扬的请求。

    “哪能啊?我可是国家的保卫者,怎么可能让你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事情是这样的……”陆扬一边开车,一边将三伯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是这样,我们公安机关不太好插手下面区县的行政事务啊,这属于滥用职权了,除非上级授权!”李嫣有点为难道。

    “如果我要是找到乡政府那些蛀虫贪污受贿的证据呢?”陆扬突然问了一句。

    “这也是归下面县上的纪检委管啊,不过,你可以拷贝一份给我,如果县上的纪委不作为的话,我可以帮你!”李嫣沉吟道。

    “嫣姐,谢了!!”陆扬等的就是李嫣这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