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技惊四座

    王聪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上下扫了陆扬一眼,“你确定真要弹这首曲子?”

    陆扬反问了一句,“怎么?不能弹么?”

    王聪对陆扬作出一个请的动作,一脸揶揄的表情,似乎在等着看陆扬的笑话了,“陆先生,那就请吧!”

    “客气了!”陆扬也不理会王聪的嘲讽,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走向钢琴处,一屁股坐了下去。

    “大家都听好了啊,陆大师要弹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了!”王聪惟恐天下不乱地大喊了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你们其中有的人可能还不明白这曲子的难度吧,这是世界最难弹的曲子,没有之一,就连我,看了那曲谱,要想弹完整首曲子,真的是太勉强了,现在就请大家观看陆大师的表演吧!哈哈!”

    “哼,你弹不出来,不代表劳资弹不出来啊!”陆扬不屑地看了王聪一眼。

    “这小子,太托大了吧!我们华夏的顶级钢琴大师,郎朗也才堪堪能弹,弹完后,整个人就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你们说,这曲子有多难?”

    “不是吧?那么牛逼?”

    “哈哈,这小子牛皮吹大了,我们还是洗耳恭听吧!”<i,fa,so,la,si……”

    陆扬一上台,就把每个琴键都按了一遍,差点没惊掉众人的下巴,这小子是猴子派来的逗逼么?上台来搞笑的?更有甚者,竟然捂住了脸颊,一副不敢看的模样。

    神啊,请下来收回这个白痴吧!

    看到在场观众一副石化的模样,陆扬挠了挠头,傻笑道:“嘿嘿,不好意思啊,我先熟悉下琴键,免得分不清音符!!”

    “尼玛,你是傻逼么?快给我滚下来,真受不了你!”

    “艹,我们都是有身份的成功人士,不是来看你小丑表演的!”

    ……有些人不干了,甚至拿起果盘上的水果,朝陆扬砸了过去,嘴里不停叫骂起来。

    陆扬见状,连忙躲过一块香蕉皮,作出暂停的手势,“停!你们还要不要听了?王总,这算什么意思?不让弹是吧?”

    王聪闻言,赶紧阻止了众人的行为,“大家稍安勿躁,先听听看吧,不然人家还没弹,就被我赶下去了,免得有人会说我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所以,大家给个面子吧,ok?”

    “这……好吧,赶紧的,如此庄严的宴会,竟然混进这种市井二流子,真是辱没我们的身份!”众人还是给了王聪这个面子,会场渐渐安静下来。

    陆扬表情变得凝重,微闭着双眼,开始回忆起刚才视频里的内容,双手不由自主地按在了琴键上,如同穿花蝴蝶般迅交错着,力度均匀地在十指间传递,没有两个音有哪怕一丁点儿的重叠和间断,而这还不是更让人惊讶的、陆扬的左手,紧贴着琴键做着飞快地运动,那速度甚至连眼睛都跟不上,而这样的演奏带来的效果,就是在双手交替演奏钢琴的主旋律之外,钢琴的低音多出了一个声部。这个声部,就是乐团的伴奏声部!

    陆扬这一段旋律弹出,在场的所有人嘴巴长得老大,如同吞下一只大大的鸭蛋一般,陈丽只感觉整个都快疯了,陷入了对陆扬的痴狂和狂热中,她没想到,陆扬竟然真的弹出来了,而且旋律没有一点刺耳的地方,连她自己这个门外汉听着都舒服,更不用说其它人了。

    李宏和在场的专业人士一脸震惊,彼此对望了一眼,满脸不可置信,王聪听出来了,这的确是《第三钢琴协奏曲》,他的表现更是不堪,听得差点瘫坐在地上,浑身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大厅中央的陆扬突然睁开双眼,低头看着琴键,目光清澈而执着,俯视着那八十八个琴键,那些琴键,仿佛和自己的十指,有了一种微妙的联系和感应。

    这是《第三钢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虽然仅有短短的十分钟,陆扬的双手一直在琴键在来回穿梭,连续十分钟下来,其强度不亚于连续长跑十分钟的摆臂,但陆扬是什么人?他是一个人间凶器,这点体力消耗,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当回事,如果有完整的视频,他绝对可以从头弹到尾,还不带喘气的。

    在一阵辉煌的和弦过后,陆扬用一个有力的主和弦,结束了第一乐章,离他不远的李宏,分明看到,当那一个有力的和弦被奏响时,陆扬的身体随着和弦强烈震动了起来,高亢的情绪也随着这一震朝着四面弹了开来!

    陆扬做到了!!看着台下鸦雀无声,呆若木鸡的所谓成功人士,陆扬站起身朝他们微微鞠了一躬,嘴角不自觉上扬,那睥睨天下的气势,似乎在说,你们不是看不起我吗?那现在,我做到了!

    李宏第一个回过神来,率先带头鼓掌,接着就是那些专业人士,然后就是整个会场的人,都不吝手中的掌声,纷纷送给台上那个放荡不羁,给了他们一个惊喜的男子,排山倒海的掌声在会场上响起,如同一根导火索,将他们的情绪点燃。

    陆扬享受着众星捧月的荣光,大步走下高台,来到一脸木然的王聪身边,“王总,怎么样?我这难度,是不是超过了你说的《月光》?”

    “哈哈,好小子,真是一个英雄少年,人不可貌相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能完整的演绎出拉三的曲子!虽然只是第一乐章,但也很了不起了!”一个专业人士凑到陆扬身边,不吝赞美之词。

    王聪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他深知陆扬的表现,早就把他甩出了十几条街,而他还像一个傻子一样,把脸凑上去,让人扇,这不是自取其辱么?他都开始有点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专门挖好了坑,等自己往下跳?王聪越想越有可能,瞪着陆扬的目光,恨不得把他吃了一般。

    “王总,这次比赛,我宣布,陆扬获胜!你没有异议吧?”李宏斜眼看了一下王聪,后者张了张嘴巴,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在场有那么多专业人士,他想否认也不可能,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耶!!老公,你真是好样的!”陈丽看到王聪点头认输的那一刹那,如乳燕投林一般,扑到陆扬怀里,在他脸上狠狠啵了一下,在场的那些女性不由投过去一道道艳羡的目光,陈丽见状,将陆扬搂得更紧了,心里说不出的自豪,这可是自己的男人,那个独一无二的男神!

    “哈哈哈,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在部队里,我可是全能战士!没有我不会的东西!”陆扬得意地大笑起来。

    “来,陆扬,这是支票,你拿去吧!”李宏作为裁判,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他把陆扬的战利品递给了陆扬,越看越满意,年轻人可以嚣张,也可以张狂,但是你得有骄傲的资本!否则,那就是跳梁小丑,自取其辱。

    陆扬接过支票,转过头还想打趣一下王聪,没想到,他早已不见了身影,陆扬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敢情那家伙是觉得没脸待下去,才偷偷离开了?

    “谢谢李总!”陆扬连忙道谢。

    “谢我干什么,这是你应得的!我只是做了个见证而已!”李宏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镶有金边的名片,递给陆扬,“来,小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很欣赏你!”

    “咦?这不是李董的限量名片吗?据说他只印了五张,每张名片,只要亮出来,就可以直通董事长办公室,与李宏面对面说话!还可以出任千度络集团的一个高层职位!”有些识货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李宏手中的名片,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旋即对那个幸运小子投过去一道羡慕的眼神。

    “啊?李总,这名片,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我承受不起!”陆扬没想到这一张小小的名片,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头,不由有一些受宠若惊。

    “让你拿着就拿着,年轻人的青春朝气,刚才的张狂劲去哪了?”李宏故意板着脸,装作一副不悦的样子。

    “这……好吧,那小子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陈丽悄悄扯了下陆扬的衣角,后者才小心地收好名片。

    “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得走了,谢谢你的钢琴盛宴啊,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还可以听到你的钢琴弹奏!”李宏看了下手腕上的表。

    “李总,没问题,只要你想听,随叫随到!噢,不行,我只有七天的假期,完了还要回部队呢!”陆扬突然想起这茬,不好意思道。

    “你小子还真在部队当兵啊?你都可以当一个出色的钢琴大师了,还有必要去部队吗?”李宏有些诧异。

    “李总,这……人各有志,音乐不是我的目标!偶尔玩玩还可以!”

    “好吧,那行,我走了!你们小两口慢慢玩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