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第三协奏曲》

    陆扬扭头看向陈丽,笑道:“丽丽,怎么样?要我跟他赌么?”

    陈丽不置可否,也笑了笑,她对陆扬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好像任何事情在他手里,都跟切菜似的那么简单,“嘻嘻,你要赌就赌,反正我知道你不会把我输出去的!”

    陆扬挑了下眉毛,“哦?对我那么有信心?万一我输了怎么办?”

    “输了,下次把我赢回来不就完咯?”陈丽耸了耸肩,不以为意。

    王聪看到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云淡风轻的样子,心头腾地冒起一股无名火气,刚要说话,陆扬就走到王聪面前,才一米七的王聪,在一米八五的陆扬面前,显得如此渺小,王聪能清楚地看见陆扬眼中的讥讽,似乎在说,才那么点个儿,站在陈丽面前,你也不觉得寒碜?

    “说吧,想比什么?我奉陪!”陆扬大咧咧地说道。

    陆扬那不可一世的模样,让王聪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随意瞥了一眼酒店,看到摆在大厅正中央的一架钢琴,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指着钢琴道:“那边有一架钢琴,我也不欺负你,只要你能弹出比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低几个档次的钢琴曲就算我输!如何?敢不敢比?”

    旁边的陈丽一听,急忙站出来,拒绝道:“王总,你怎么可以那么欺负人?我记得你之前给我说过,你已经是专业十级的水平了,而我家陆扬却一次钢琴都没摸过!不行,得换一种比法!”

    “哈哈,原来陈小姐你找的男朋友,徒有其表,却没有一点内涵?这可不行哦,只会用蛮力,不动脑子的愣头青,一点也配不上你!”王聪嘴巴说着,眼睛却瞥向陆扬,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嘲讽陆扬。

    “我不在乎那些……”陈丽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扬拉到了身后,径直对王聪道,“好,这比赛,我接了,希望在场的人,能做个见证,我怕某人输了,会赖账!”

    “你……”王聪被陆扬呛得面红耳赤,刚要反驳,身边的刘总,还有几个大老板连忙站了出来,为王聪站台。

    “小兄弟,你放心,区区三千万而已,对王总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就是,人家父亲那么大的身家,还会赖你帐?就希望你输了,别不认帐就行!”

    ……众人七嘴八舌地反驳陆扬,处于暴风中心的陆扬,对那些指责充耳不闻,故意作出一副掏耳屎的动作,打了一个呵欠,吊儿郎当地说道:“行了,你们还有完没完?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至于么?”

    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大概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看着一脸淡然的陆扬,脸上浮起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这小子,不是自不量力,那就是胸有成竹了,呵呵,有趣,有趣!

    “废话少说,要比就比,你先来,还是我先来?”王聪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急切看到陆扬被他踩在脚下的画面,只有将陆扬击败得体无完肤,方可解除他的心头之恨。

    “等下,在场的人,全都是支持你的,万一你输了,不兑现承诺,我找谁说理去?”

    “这不行,那也不行,你他妈到底要怎么样?”王聪怒了,他没想到陆扬会那么啰嗦,真是个事儿妈!

    “哈哈,小兄弟,我来给你们当裁判,好歹我也对音乐稍有涉猎,怎么样?”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那个男子,端着一支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笑意盈盈地走到两人面前。

    “这不是千度络集团公司的李宏,李总吗?他也来参合了,哈哈!”

    “小子,站在你面前的是我们千度搜索引擎的创始人,李宏,李董!他愿意给你们作证,这下,你该没有异议了吧?”

    “我们这里有不少人,对音乐还是很有研究的,你也不要怕我们会唬你!”

    ……陆扬仔细地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他的照片多次在华夏央视上出现过,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真人,能通过一个千度搜索引擎发展到现在华夏首屈一指的络公司,陆扬很是佩服,走到李宏身边,率先朝他伸出手,客气道:“李总,久仰大名!”

    李宏对陆扬这小子很感兴趣,没有那种富二代高高在上,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臭毛病,也伸出手握住了陆扬,“你叫陆扬是吧?加油哦,我很看好你!!”

    “谢谢您的赏识,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陆扬点了点头。

    “来吧,我们开始!你先来,我在旁边学习观摩一下!”陆扬现在最需要的是现场学习,对钢琴他可是一窍不通。

    “行,我来就我来,我就来一首《卡农》!”说完,王聪大步走向大厅中央的钢琴处,在椅子上坐定,朝全场的人露出一副绅士的笑容。

    “切,骚包!”见在场的女性纷纷朝王聪投过去一道道爱慕的眼神,陆扬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陈丽有点担心地扯了扯陆扬的衣角,“陆扬,从来没见你弹过钢琴!你行不行啊?”

    “没事,丽丽,快,用手机在上给我搜一下,难度最大的钢琴曲现场演奏视频,我学习一下!”陆扬催促道。

    “啊?你连走都不会走,就想跑了?还是学个简单的吧!对你,我真的是无语了!”陈丽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心。

    “这个你别管,只管给我找出来就是!”陆扬懒得跟陈丽解释那么多,悄然开启了兽王之心的天赋技能:惟妙惟肖,这个技能来自猴子,特点就是:学什么像什么,不需要掌握精髓,只要从头到尾看一眼,就可以一丝不漏地模仿出他的动作来。

    随着c大调的第一个和弦如教堂钟声般在大厅响起,这首后世被改编成无数个版本的经典流行钢琴曲《卡农》在王聪的手下演绎出来,在场的众人瞬间觉得心情平静,有些人还微微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着跳动的音符。

    触感极佳的钢琴让王聪瞬间进入了状态,双手和琴键亲密地挨在一起,一如母亲的手在抚摸自己的孩子,纯靠手臂的自然重量,一个个和弦轻轻响起,显得安静而肃穆,连陆扬都听得有些入迷了,心中暗自诧异,看来这家伙也不算是绣花枕头啊!

    站在陆扬身边的李宏,凑过来小声道:“陆小子,这王聪的钢琴技术不错,你有把握吗?”

    “李总,没问题!等我学好后,马上就能将他比下去!”陆扬拍了拍胸脯,大喇喇道。

    “那你打算弹什么曲子?”李宏看得出来,陆扬在钢琴这方面,绝对是个小白,他也不知道陆扬哪来的自信?

    “噢,等下……”这个时候,陈丽正好把手机递给了陆扬,他带上耳机,将手机屏幕放到李宏面前,“喏,我弹这个,呃,叫啥?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

    李宏看的双眼圆睁,对这首曲子,他非常了解,这可是世界上最难弹的钢琴曲,没有之一,不说指法,还得考验人的反应能力,有的人脑子可能会跟上,但是动作却跟不上,见陆扬认真地看着视频,李宏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不会真的看走眼了吧?这个叫陆扬的小子,是徒有其表,只会满嘴跑火车的夸夸其谈之徒?

    陆扬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视频,感受着那跳跃的音符,还有拉赫玛尼诺夫的指法,丝毫不漏地记在了脑海里,将正在弹钢琴的王聪一下子忘到了九霄云外,仿佛整个天地,只剩下自己,拉赫玛尼诺夫,还有那一架钢琴。

    陈丽给他找的视频,只有十分钟的片段,对陆扬来说已经足够了,要知道弹完整首曲子,在体力上的付出,不亚于铲十吨煤,由此可见,这首曲子不但要求高超的指法,身心合一,还得有很好的耐力,不然是没法弹完这一曲子的。

    十分钟后,王聪已经弹完了卡农,站起身朝台下的观众鞠了一躬,大厅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王总,不愧是钢琴王子!弹得真好!”

    “嗯,真的不错,好几个和弦都把握得恰到好处!”

    ……众人议论纷纷,其中不乏一些专业人士的点评,给予了王聪很高的评价。

    王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陆扬身边,看到他正在看手机,随意瞥了一眼,这一看,差点没惊掉他的下巴,视频里的那个人,他认识,拉赫玛尼诺夫,前段时间,他还见过这钢琴大师一面,有幸共进午餐,他没想到一个连钢琴都没摸过的人,竟然会去学拉赫玛尼诺夫的钢琴曲,这不是找死么?

    “哟和,小白,你别告诉我,你是要弹《第三钢琴协奏曲》?”王聪似笑非笑的声音突然在陆扬身后响起,将他从梦境拉回了现实。

    出乎王聪的意料之外,陆扬竟然肯定地朝他点了点头,“没错,你说对了,你就等着输吧!”

    陆扬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特别是那些专业人士,脸上浮现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我的天,这世界都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