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干柴烈火

    陆扬到新兵七连一班宿舍和几个战友见了面,随便聊了一会,在知道陆扬被正式特招进入猎鹰大队后,都在为陆扬高兴。

    陆扬才回来没几天,又有了七天的假期,让他有种部队放假很容易的错觉,陆扬从青蜂那里知道了陈丽现在的住处,也没有提前给她说,买了一大束玫瑰花,直接到了她家楼下。

    “叩叩叩……”陆扬敲了三下房门,就将玫瑰花放在门外,迅速缩到过道后面,

    “谁啊?”隔着防盗门,屋里传来陈丽熟悉的声音,她通过猫眼看了下,门外空无一人,不由嘟哝了一句,“哪个无聊的家伙,闲的没事干,敲人门很好玩吗?”

    陆扬听得心里暗笑,轻咳了一声,故意换了一个声调,“你好,是陈丽女士吗?我是顺风快递的快递员,有你的快递,我放到你门口了,你自己出来拿哈,我还得赶着送下一个快递呢!”

    “啊?我的快递?我才刚搬过来不久啊,谁会知道我的地址?难道是王聪?”陈丽听得满头雾水,陆扬现在在部队,肯定是没时间的,不会真的是那个王聪吧?猜归猜,陈丽最后还是打开了房门,不过为了防止出现意外,陈丽还用铁链将防盗门给锁了起来。

    “咦?玫瑰?难道真是王聪送的?”透过门缝,陈丽看到了门口的一大束玫瑰花,脸色不由浮起一丝厌恶。

    见陈丽如此警惕,陆扬心里好笑的同时,也对她极强的警戒心很满意。

    陈丽刚要关门,不经意瞥见花里插了一张卡片,万一不是王聪送的呢?还是看一下吧,陈丽把手伸出门缝,抽出卡片看了一眼,一行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让陈丽喜出望外,这不是陆扬的笔迹吗?他怎么会给我送花啊?

    “哎呀,快递小哥,等等,我问你个事,先别走!”陈丽心里的疑窦尽去,打开铁链,冲出门,就朝楼下跑,追快递员去。

    陈丽刚刚冲出门,陆扬突然在背后抱住陈丽,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边往屋里拖,一边故作恶狠狠道:“别动,老实听话,不然我杀了你!”

    “唔唔唔……”陈丽被这意外情况给吓呆了,脸上充满了恐慌,眼珠子不停打着转,整个身体被身后那个歹徒一步一步带进屋里,一只邪恶的大手,悄然攀上了她胸前那对丰满,陈丽连忙用手抵挡,一双美眸悄然升起了一道水雾。

    感受到胸前那只咸猪手动作越来越剧烈,陈丽心中蓦然升起一股绝望,贝齿狠狠咬了一下。

    “哎哟!你属狗的啊?痛死我了!”陆扬捂着被咬的手,痛得龇牙咧嘴的,“看吧,都被你咬出血了!”

    “陆…陆扬???”陆扬回复到本来的声音,陈丽一下就听出来了,一种羞愤,屈辱,甜蜜等不同的情绪,瞬间布满了她的胸腔,风一般地冲到陆扬身边,小手如雨点般打在陆扬的胸口,带着哭腔道,“死陆扬,臭陆扬,人家都快被你吓死了!!呜呜呜……”

    陆扬讪讪笑了笑,等陈丽发泄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抱着她,轻轻道:“对不起啊,丽丽,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好像有点过火了!”

    “哼,下次再敢给我那么开玩笑,小心我收拾你!”女人生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陆扬突然回家,让她惊喜万分,嗔道,“陆扬,你怎么想起给我送花了?”

    “嘿嘿,老公给老婆送花,不是很正常吗?”陆扬坏坏一笑,看着陈丽穿的一身黑纱透明睡衣,色心大起,两只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陆扬,你…你又变坏了!”陆扬的挑逗,使陈丽俏脸潮红,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双眼迷离地看着陆扬,吐气如兰,“别…别在这里!”

    “哈哈,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这客厅!”陆扬将陈丽打横抱起,就要朝沙发走去。

    “等…等下,门还没关呢!”陈丽提醒了一句,陆扬邪邪一笑,右脚朝后一伸,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春色满园,满室皆春!

    两人从上午到傍晚,一直都在陈丽家里,爱的天昏地暗,客厅,卧室,卫生间,还有阳台,都留下了他们爱的痕迹,陈丽早已筋疲力尽,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陆扬抚摸着陈丽光滑的皮肤,点燃一根烟,微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大大的眼圈,有道是,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

    “陆扬,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好精力,做了一天,你都不累么?”陈丽趴上陆扬结实的胸膛上,媚眼如丝。

    “嘿嘿,我陆扬是什么人?再做一天,我都不累!”陆扬哈哈大笑。

    “去你的,简直就是一个禽兽!”陈丽掐了一下陆扬胸口上的肉,嗔怒道。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陈丽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扬说:“丽丽,你的电话响了!去接吧!”

    “今天我什么电话都不接!管他的!”陈丽摆了摆手,她很珍惜和陆扬在一起的时光,现在她只想和陆扬享受两人幸福的空间。

    “好吧,随你啦!”陆扬耸了耸肩。

    陈丽没接电话,铃声刚消失,又响了起来,这锲而不舍的精神,似乎是跟陈丽杠到底了,陆扬轻拍陈丽的臀部,“去接吧,人家这精神可嘉啊!说不定有急事呢!我这次回来,有七天的假期,有的是时间!”

    “好吧!我现在浑身都没力气了,你给我拿过来!”

    “你这妮子,懒得出奇!”陆扬摇头苦笑,将手机拿给了陈丽,“这王聪是谁啊?”

    陈丽闻言,脸色一下就不好了,“怎么又是他啊?头疼死了!”

    “哈哈,你的追求者啊?我媳妇真有魅力,才来蓉城没几天,都有自己的粉丝团和拥趸了!”陆扬打趣道。

    “去你的!”陈丽白了陆扬一眼,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喂,王先生,你好!刚才我有点事,没听到你的电话,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陈小姐,你没忘记今天晚上的晚宴吧?你一定要到场哦!”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晚宴?啊?我差点给忘了,但是你看,我现在有点事,可能来不来!”陈丽看了陆扬一眼,为难道。

    “哎,别介啊,我今天请了很多蓉城商界的朋友,你不来的话,肯定会后悔的!你不是要在蓉城发展么?这对你来说,是个绝佳的扩展人脉的好机会啊!”

    “这……”陈丽脸上很是纠结,陆扬见状,连忙朝她投过一个放心的眼神,去吧,没事,我陪你去!

    “那好吧,我可以带朋友吧?”陈丽问道。

    “没问题,上次我给你的请柬还在吧,每张请柬都可以带一个同伴!”王聪沉默了一会,故作大方道,“冒昧问一句,你带的朋友是男,还是女?”

    “呵呵,这个到时候就知道了!”

    “行,那我就在锦城大酒店,恭候陈小姐的大驾了!晚上见!”

    “晚上见!”

    陆扬见陈丽挂断了电话,随意问了一句:“这王聪是谁啊?听起来,好像还挺有钱的!”

    “嘻嘻,你是不是吃醋了?”陈丽歪着头,坏笑道。

    “切,我吃醋?可能吗?我相信我的魅力!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陆扬干咳一声,试图掩饰脸上的尴尬。

    “行啦,行啦,不逗你了,这王聪是蓉城万达集团的少东家,这几天,我想来想去,还是打算进军房地产,毕竟房地产在我们华夏,是支柱产业!”陈丽详细地给陆扬说了心中的想法,还说了王聪的身份。

    “行,你说了算,只要你能经营好就行!缺钱就给我说!媳妇,你老公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陆扬肯定的态度,等于是给陈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好了,我们得去洗个澡,洗漱打扮了,不然今晚的宴会就要迟到了!”陈丽挣扎着站起身,双腿忽然一软,再次瘫回到床上,狠狠瞪了一眼,“臭陆扬,都是你干的好事,看吧,我都没力气了!”

    “哈哈,我帮你洗!”陆扬掀开被子,露出一身完美比例的身材,还有那结实的肌肉,虽然陈丽看了很多次,此时看到,仍然免不了一阵面红耳赤,心惊肉跳。

    两人在浴室,洗着洗着,忍不住又大战了一场,完事后,还是陆扬帮陈丽穿的衣服,半小时后,两人才打扮完毕,陈丽亲昵地挽着陆扬的臂弯,走出家门。

    走到地下停车场,陈丽把钥匙扔给陆扬,“亲爱的,你来开!”<的车灯亮了下,陆扬绅士地替陈丽打开了车门,惹得她浅笑连连,“不错嘛,还知道给我拉车门!”

    “走稳咯!没多少时间了,我要加速了!”两人刚坐稳,陆扬猛地踩了一下油门,汽车带着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驶出停车场,钻进车水马龙的路上,大众cc如幽灵一般,在马路上来回穿梭,见缝插针,本来需要三十分钟的路程,陆扬只花了十分钟,就开到了目的地,锦城大酒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