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赌约

    “彪子,这几年你的技术没有退步吧?”司马亮不放心地问道。

    “你说游泳吗?哈哈,你还不知道我吗?从小就在江边长大,一到水里,就跟到家一样,来去自如!”彪子哈哈大笑道。

    “那就好,记得重点给我招呼那小子,一会我会找个由头跟他来个比试!到时候,你和马儿几个,就在水里憋他,不要弄死了,留一口气就行!”司马亮似乎看到了陆扬在水下绝望地挣扎的场景,嘴角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嘿,亮哥发话了,我没话说,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彪子将胸膛拍得鼓鼓作响。

    “好,那就这么定了,这是泳衣,先到更衣室换了出来准备!”司马亮递给他们两人早就准备好的泳衣,催促他们赶紧去换衣服,后者接过泳裤,急匆匆地离开了。

    陆扬此时正带着陆雯和方兰,在游泳池边做身体准备活动,免得一会用力过度,会出现抽筋,痉挛的情况,五分钟后,陆扬抖了抖手臂,笑道:“好了,差不多了,你们可以下水了!”

    “耶,兰姐,我们找个水浅的地方,你教我游泳,好不好?”陆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来过游泳池馆,今天是破天荒头一次。

    “好啊,反正这里我已经来过不少次了,今天下午,我什么都不做了,就教你游泳!”方兰很喜欢陆雯这个小妹妹,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兰姐,你太好了!”陆雯抱着方兰的脸,在上面狠狠亲了一口。

    “你这孩子……”方兰摸着被亲的脸颊,嗔道,“我们去那边,这里全是深水区,救生圈带上!”

    看着方兰和陆雯去了另外一个浅水区,司马亮这次没有再跟着方兰,陆扬松了一口气,扭头对父亲陆仕庆道:“爸,走吧,我们也下水,今天确实是太热了!”

    “哈哈,好,相信在部队,你也学会了游泳,今天我们来比赛,看谁游得快!”陆仕庆爽朗地大笑道。

    “额……时间太短,我在部队还没学到游泳呢!”陆扬挠了挠脑袋,“没事,狗刨式照样可以!”

    两父子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了,联袂走到跳水台上,互相一个眼神,两人几乎同时跳到了水里,陆仕庆不愧是当过多年的侦察兵,年逾五十,自由泳被他掌握的很好,没一会就领先了陆扬一个身位,距离还在越拉越大。

    陆扬只有一个游泳姿势,狗刨式,哪比得上曾经训练有素的父亲陆仕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看着父亲带着白色的浪花,越游越远,心里很高兴,父亲的身体如果能一直保持在如此健康的状态,就是他当儿子心里最大的安慰。

    “艹,那小子原来是个半吊子,亮哥,你要是提出跟他比赛的话,他会不会同意啊?”彪子看着陆扬那蹩脚的游泳姿势,一脸不屑。

    “你放心,如果比赛的筹码足够,他绝对会跟我比赛!”司马亮看到陆扬那在他眼里,犹如龟爬的速度,心中的胜算更大了。

    “好,那司马大少,我带兄弟们先到前面埋伏了,就等那小子下水!”马儿带了五个兄弟,都是游泳的好手。

    “嗯,去吧,事情结束后,我请大家去国色天香一条龙!不醉不归!”司马亮豪爽地说道。

    “哈哈,亮哥,就等你这句话,我豁出去了!”彪子猛地拍了下大腿,脑海里浮现了国色天香里一排排公主站在他面前,供他选择的场景,想着想着,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司马亮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径直来到游泳池终点,静待陆扬上岸,眼前的游泳池是个25mx50m的标准游泳池,水深2m,很适合游泳爱好者活动。

    50米距离,陆仕庆用了近四十秒才游到终点,陆扬却用了一分多钟,陆仕庆看着爬上岸的儿子,哈哈大笑道:“儿子,你还得多练练啊!”

    “没办法,老爸,你是老当益壮啊!比不上你!”陆扬耸了耸肩,他根本没把和父亲比赛的事情放在心上,这一路游过来,他一直在熟悉水性和游泳姿势。

    “没事,儿子,以后时间多得是,慢慢来吧,我去那边休息一会!你自己游吧!”陆仕庆指着旁边的太阳伞下面的桌椅,微微气喘道。

    见终点只有陆扬一个人了,司马亮这才从阴凉处钻出来,走到陆扬面前,轻蔑道:“土包子,敢不敢跟我比试?输了的话,以后就别再缠着兰兰了!”

    陆扬斜眼看着鼻孔朝天,一副不可一世的司马亮,淡淡道:“你是猴子派来的逗逼么?兰兰本来就和我在一起,老子凭什么要跟你打赌?”

    “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你说,你要怎么才愿意跟我比赛?条件随便你开!”司马亮生怕陆扬拒绝,那之前的安排就全部作废了,急道。

    陆扬刚要迈开的脚步突然一顿,邪邪道:“是吗?条件随便我开?”

    “当然,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司马亮梗着脖子,大咧咧道。

    “好,我要你那辆车!输了的话,你不但不能缠着方兰,还得把那辆车给我!”陆扬狮子大开口道。<,我那可是五十多万的顶配,你那破途观抵多二十来万,凭什么!”司马亮一听陆扬的条件,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噢?听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咯?那就没得谈了,该干啥就干啥去吧!别来烦我!”陆扬摆了摆手,推开司马亮,就要离开。

    司马亮脸色阴晴不定,想起陆扬那蹩脚的游泳姿势和龟爬的速度,他打算豁出去了,突然一声大喊,“好,我同意了!!”

    陆扬背对着司马亮,见他上钩,嘴角一咧,带着一副欠揍的笑容转过身,“早这样不就对了嘛!兰兰,过来一下!”

    方兰和陆雯在浅水区玩的不亦乐乎,听到陆扬一声呼喊,两人爬上岸,脸色红扑扑地来到陆扬身边,后者凑到方兰耳边悄悄说了几句,方兰听得神色不忿,杏眉倒竖,气得在陆扬腰间狠狠掐了几下,“你连我都敢拿出来赌?那我以后要是被你卖了,还傻兮兮地帮你数钱呢!”

    “哎呀,兰兰,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输,我在部队游泳可是数一数二的!就那小白脸,想赢我,再练几百年吧!”陆扬龇牙咧嘴,信口胡诌道。

    “这……好吧,为了让那家伙不再缠我,这或许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了!”方兰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还是同意了。

    “所以说,为了怕那家伙赖账,我才把你喊过来当个见证人,一会让他立个字条,白纸黑字,这才有法律效力!”陆扬考虑得很全面,这样一来,司马亮要是输了,想耍赖也不行。

    “那个啥,小白脸,我让兰兰过来当见证人,没问题吧?你现在就把车钥匙还有车子的全部证件,交给兰兰!最后的结果一出来,再看情况决定,如何?”陆扬一步一步地在给司马亮下套,后者虽然心里觉得不对劲,但是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了。

    “你那破途观也得押上去!”司马亮突然想到了这茬。

    陆扬朝司马亮摇了摇食指,“no,你说错了,现在是你主动找我比赛,要求我离开兰兰,我愿意跟你比赛就不错了,凭啥还要我抵押车子?要比就比,不比就滚蛋!”

    “这……”司马亮看着旁边美艳不可方物的方兰,狠狠一咬牙,“妈的,老子比了,你在这等着!我回去拿车钥匙和车的全部证件。”

    “去吧,去吧!不着急!”陆扬掏了掏耳屎,朝司马亮吹了一口气,黄色的耳垢吓得司马亮后退了几步,脸上满是厌恶。

    陆扬和司马亮两人的举动,不知不觉地引来了其它游客,其中还有好几个一直对陆扬青睐有加的异性。

    “帅哥,你要加油哦,我看好你!”其中一个身材姣好的短发美女走到陆扬身边,朝他眨了眨眼,抛了一个媚眼。

    “一会比赛结束,可以打我电话,晚上姐姐带你出去玩!”另外一个少妇模样的美女,趁陆扬不注意,狠狠捏了下他的屁股,等陆扬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带着银铃般的笑声离开了。

    ……陆扬被她们过于开房热情的举动,搞得尴尬不已,身边的方兰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陆扬,一字一句道:“还真看不出来,你的桃花运还真多嘛!继续,继续,当我不存在好了!”方兰这话一出,妹妹陆雯看着哥哥那吃瘪的样子,忍不住捂嘴吃吃地笑了起来。

    “笑个屁!”陆扬狠狠瞪了妹妹一眼,转而讨好地来到方兰身边,求饶道,“兰兰,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没有招惹她们啊,她们是自己跑过来的!这能怪我吗?”

    “哼,鬼知道你是不是趁我们换衣服的时候,勾搭上的,我们也不知道!!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方兰忿忿不平地埋怨道。

    “这……好吧,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陆扬连忙举双手投降,不停地朝妹妹使眼色,后者会意,把方兰拉到一边,说起了悄悄话,一份钟后,陆雯偷偷地朝哥哥比了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