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何苦来哉

    “怎么是你??”台球室群狼下山的那一幕陡然从于杰的脑海中升起,陆扬这个让他捉摸不透的煞星,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表情阴晴不定。

    “呵呵,为什么就不能是我?看来台球厅的事,还是没让你长记性啊!”陆扬知道自己的兽王之心已经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警觉,他决定以后不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召唤动物来为自己助阵了。

    “你……”于杰神色慌张地看了一眼四周,没发现有狼狗的痕迹,心中莫名松了一口气,“你还以为我于杰还像以前那么怕你么?”

    “噢?有那么些日子没见,你胆子肥了不少啊!来,有种就放马过来!”陆扬朝于杰挑衅地勾了勾手指,就那么笔直地站在于杰一行人面前,醉眼迷离的双眼,漫不经心的同时,又带着专注。

    于杰以前也是当过兵的,见陆扬如此挑衅,哪能忍得下这口气,新仇旧恨一下冲上脑门,一个箭步窜到陆扬面前,左拳闪电般地朝陆扬当头砸下,陆扬右臂格挡,左脚朝于杰腰间踹来,后者双腿一蹬,躲过了陆扬这一脚。

    “身手还不错嘛!”于杰这灵活的身手,让陆扬有些意外,“有种也接我一拳!”

    “接就接!!”

    陆扬和于杰刚才的招式如出一辙,带着力劈华山的大势,也是左拳当头砸下,这一拳的力道不是于杰那一拳可以比拟的,于杰不明就里,轻率地伸出右臂格挡,只听得咔嚓一声,于杰的右臂骨传来一声恐怖的骨头断裂声音,于杰脸色大变,额头上的汗珠从皮肤里渗了出来,捂着无力下垂的右手臂,噔噔地后退了几步。

    艹!好大的力量,于杰心里不住地暗骂,原来,他一直都低估了这个当初的高中生,从刚才的交手,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就算再来三个自己,也绝对不是陆扬的对手,更不用说他那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废物手下了。

    “呵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于杰见事不可为,已经生了撤退之心,无心恋战了,朝手下扬了扬手,“我们走!!”

    陆扬见状,眉头一皱,身形一动,再次拦在于杰面前,指着烧烤摊狼藉一片,“就那么走了?真当我陆扬好欺负?”

    于杰狠狠一咬牙,左手从兜里摸出两沓百元大钞,扔到陆扬面前,“艹,你有种!希望你以后还能像现在那么嚣张!!”

    陆扬随意看了一眼地上的钱,“才两万块钱,你以为这点钱够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还有精神损失费呢?”

    “麻痹!!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他妈别太过分了!”被陆扬的咄咄逼人激怒了,于杰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这样的人有瓜葛,别墨迹!让你手下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掏出来吧!”陆扬双手抱胸,一点也不把于杰的威胁放在心上。

    “好,好,好!黄毛,让他们赶紧把钱都给他!”于杰还是忍了这口气。

    “这……老大,我们那么多人,怕他一个人干毛啊!”黄毛梗着脖子,大喝道。

    “我干你娘啊!要是能打得过,我早就干了,还用你提醒!”于杰扇了黄毛一个耳光,把对陆扬的怨气都发泄到这一巴掌上了,黄毛被打的一个趔趄,摸着发红的脸颊,敢怒不敢言。

    最后于杰将他们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在地上,陆扬才放他们离去,看着于杰一伙人坐着面包车灰溜溜地离开后,陆扬才捡起地上的钱,数了数,足足有五万多块钱,走到双眼迷离,还恍如梦中的陈丽面前,“拿去吧,这些钱应该够你这段时间的损失了!”

    “不,不,陆扬,我不要这个钱,我只希望你能听我解释!”陈丽使劲摇着头,拉着陆扬的大手,生怕下一秒他就会离开自己一般,哭泣道。

    “解释?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自从你指证我以后,我们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今天的事情,纯属意外!”陆扬表情淡漠,不动声色地挣脱了陈丽的手,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陈丽见陆扬这一副生人勿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心中更害怕了,急得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陆扬,十指在陆扬腹部打了一个死结,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陆扬,你别抛下我!现在,我除了你,我再也没有任何亲人了!!求求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感受到陈丽那柔软的身体和温暖的体温,还有一丝迷人的体香,陆扬脚步突然一顿,就那么僵在原地,任由陈丽哭泣,没有任何表示。

    “原来这当兵的小伙子,跟这小姑娘是情侣啊!”胖老板和其它烧烤摊的老板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纷纷劝道,“小伙子,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和,没有过不去的坎,不管你女朋友做了什么事,先原谅她吧,有啥事,以后慢慢解决呗!”

    “是啊,是啊,小子,你就忍心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哭成这样吗?太不怜香惜玉了!”

    ……老板和客人们都在为陈丽说情,陆扬暗叹了一口气,“把你的店门关上,跟我走吧!”

    陈丽闻言,抬起满脸泪痕的小脸,惊喜道:“陆扬,你不生我的气了?”

    “谁说我不生你的气了?这里人那么多,你就打算在这里跟我解释吗?”陆扬没好气道。

    “啊?好,好,那我去关门,你必须跟着我,我怕你跑了!”陈丽一边关门,一边拉着陆扬的衣角,生怕他会趁自己不注意,偷偷跑掉,那她就会伤心死的!

    陆扬此时已经没有跑掉的心思,他感觉得出来,陈丽是真心对自己的,从她每天帮自己贴补家人,就可以看出来,或许她真的有苦衷吧。

    一分钟不到,陈丽就关上了店门,连外面的桌椅都懒得收拾了,仰起头,朝陆扬小心翼翼道:“陆扬,我们走吧!!”

    “这些桌椅都不要了?”

    “不要了,好多都烂了,下次买新的就是!”

    “好吧,你说去哪里吧?现在太晚了!”陆扬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两点了。

    陈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脸突然一红,在漆黑的夜晚,陆扬也看不到她的脸色,只听陈丽怯怯道:“那我就带你去个地方,跟我走就行了!”

    “行,你带路吧!我说你能不能把手放开?”陆扬无奈道。

    “我不!!”陆扬这么一说,陈丽搂着他手臂的手,反而搂得更紧了,陆扬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对弹性,再加上今天喝了不少酒,搞得他心里跟猫抓似的,浑身不自在。

    陈丽和陆扬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道:“高水市场,谢谢!”

    陆扬侧头看了陈丽一眼,不明就里,“去高水市场干嘛?太远了吧!你可以到离你家近一点的地方,比如火车站!”

    “别多问,跟我走就是了!”陈丽摇了摇头,她早就没住在那里了,自从指证陆扬后,她和就父亲决裂了,到现在,她对父亲陈实的消息是一无所知,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每每想起父亲逼迫她指证陆扬的时候,她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后来陆扬被平反,之前作伪证的陈炀,还有那几个警察都进了监狱,唯独她自己却没事,陈丽心里跟明镜似的,如果不是陆扬说话,她不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她欠陆扬的,太多,太多了,多到她这一辈子都还不清陆扬的恩情!

    半小时后,出租车在高水市场门口停了下来,陈丽付了车费,拉着陆扬走下出租车,朝一个漆黑的小巷走去。

    这是一条漆黑的小巷,路上没有任何路灯,陈丽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功能,轻车熟路地来到一栋民居楼前,透过灯光,陆扬依稀能看见这些建筑墙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拆”字,可想而知,这个片区的建筑,全部亟待拆迁的旧居。

    陈丽摸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其中一扇门,拉着陆扬走了进去,后者好奇地看着这个漆黑的房间,陈丽用电筒照明,从抽屉里拿出几根蜡烛,点上,整个房间,才慢慢变得亮堂起来,相对于,有灯光照明的房间,还是差了很多,这是一个有着三十来个平方的旧居,从屋里的布局来看,明显有人住,而且整个房间打扮得很女性化。

    陆扬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惊疑不定地看向陈丽,“你……你别告诉我,你就住在这里?”

    陈丽回眸一笑,点了点头,“呵呵,你说对了,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

    “我艹,好端端的家不住,你干嘛住这里啊?”陆扬实在是想不通,这里全是要拆迁的片区,有很大的安全隐患,陈丽受什么打击了,竟然如此作践自己。

    “我已经没有家了!”陈丽俏脸带笑,眼眶已经泛起一层水雾,“自从你被逮捕入狱后,我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和父亲决裂了,连我妈妈也找不到我的人,不为别的,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那涪城市有那么多地方,你干嘛非得住这里?”

    “还不是被于杰逼的,天天东躲西藏,就是为了避开他的纠缠,躲来躲去,最后只有这里,荒无人烟,他一时半会找不到我!”

    “晕,这里断水断电,你是怎么过来的?”

    “就那么过来的呗,你也看到了!!”陈丽指着卫生间里的三大桶水,“断电无所谓,这些自来水,我都是在附近挑过来的!”

    “你???挑水?”陆扬不自觉地看向陈丽的双肩,发现她的肩膀已经红肿了不少,还贴上了创可贴,看到陈丽现在的状况,陆扬心里那块坚冰已经不知不觉地融化了很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