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飞机解体(上)

    “什么,战机?”豹哥一听,有点不太相信,战斗机跟着又有什么用,总不能把他们这架飞机给打下来吧,透过两边窗户,果然看到了两架战机,握着对讲机,气急败坏道,“***,你们敢给老子耍花样!看来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老钱…马上杀个人,给他们听听!”豹哥一脸戾气。

    “好!”老钱拿着手枪,在刚才反抗的那几个人里,挑了一个看着不顺眼的外国男子,枪口对准他,扣动了扳机。

    “oh…no!!”没等外国男子反抗,一声枪响,又是脑门中弹,直接倒在血泊中。

    “这…”对讲机那头的宋为民等人,都听到了这一声枪响和外国旅客求饶的声音,气得在桌子狠锤了一下,双眼赤红,“***,这一群劫匪,简直是丧心病狂!!”

    其它领导身体颤抖,脸色发白,哆嗦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宋为民不得不妥协,准备撤离战机!

    “接线员,你通知下空军部队,让他们迅速撤离战机吧!”宋为民无奈说出这话,脸色充满了疲惫,苍老了许多。

    澳门特别行政区长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站在宋为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言不发。

    五架战机接到命令,不再跟随ca7781飞机,一番辗转腾挪,原路返回。

    “我已经让战机撤离,希望你们不要再杀害人质了!”

    看到战机飞退,那刺耳的轰鸣声也消失了,三个劫匪这才确定,战机真的撤离了,豹哥哈哈大笑道:“算你们识相!!”

    “首长,怎么办?”宋为民这个时候也没多少办法了,只得求救于最高长官。

    “中央说了,静观其变,尽力与他们周璇!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立即加派二十艘海警船,在南海密切巡逻,以防万一!”长官揉了揉太阳穴,道。

    “是!”

    …………

    “听说了吗?这次我们澳门有个航班被劫持了!”

    “不会吧?”

    “历来出事的飞机,能生还的可能性太低了!”

    “希望那些乘客不要出事,飞机上可是有一百多条人命啊!”

    …………无风不起浪,飞机被****劫持的消息还是传了出来,大街上的人们都在谈论这事。

    温漓这时候正准备回北平的学校,刚把行李放进袁飞的车里,就听到路过的人说起这次航班的事,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陆扬今天上午不是刚走吗?

    想到这里,温漓越想越不安,希望被劫持的飞机,千万不要是陆扬乘坐的那一班,连忙拉过路人,急声道:“你刚才说的被劫持的航班,是哪一班?”

    路人被温漓这举动给吓了一跳,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道:“是哪个航班,我不知道,只知道那架飞机是从我们澳门,飞那什么来着,好像是涪城,对,就是涪城市!”

    “啊!”温漓听得双腿一软,脑袋天旋地转,眼看就要晕过去了,袁飞见状,赶紧过来扶住她。

    “漓漓,别担心,每天飞往涪城市的飞机那么多,不一定是陆小弟那一班吧!”袁飞安慰道。

    “是啊,别想太多了!我现在打电话问下!”菲菲将温漓揽在怀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那个,我问一下,今天被劫持的航班,是多少号班次的?多少?ca7781,是吗?好,谢谢!”

    菲菲说话间,温漓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泪悄无声息顺着脸颊滑落,为什么?竟然真的是陆扬那个航班!难道这一次,我们真的…想到这里,温漓突然晕了过去。

    “啊,漓漓!”众人大乱,迅速开车,将温漓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

    货舱门仍在不停晃动,三个劫匪看了好半天,也不敢去管,最后还是鸭舌帽男子开口了,“豹哥,要不,我们还是打开看看,这门一直在晃动,我心里很不安!”

    “是啊,要是下面的设备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一个都跑不掉!早点发现问题,还可以叫专业人员去修理!”老钱也开口了,货舱门一直晃动,让他的心一直吊着,不敢松懈。

    “行,听你们的!那就打开这门吧!”豹哥想了一会,同意他们的想法。

    鸭舌帽男子看了一眼安静的机舱,用枪指着蹲在地上的柳雅,道:“你!过来!”

    “啊?我?”柳雅吓得小脸发白,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眼泪四溅,带着哭腔道,“别杀我!!我求求你们了,别杀我!我还不想死!”

    鸭舌帽男子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没想到这娃娃脸空姐,胆子那么小,“谁他妈想杀你了!过来把这些锁给我打开!”

    “噢!”柳雅停止哭泣,怯怯地站起身,未干的泪痕还挂在脸上,看着让人想好好保护一番,柳雅慢慢走到货舱门前,这货舱门怎么又跟上次一样,难道那些宠物又开始发疯了?柳雅如此想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摸出一串钥匙,一个又一个,所有的锁快打开了。

    在远处时刻观察的陆扬见状,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上当了!

    这次宠物犬有上百条之多,不但有大型犬,连小型犬也驱使过来了,陆扬这才明白,为什么能量消耗会达到百分之八十之巨。

    柳雅看着最后一个锁,回头望向三个劫匪,怯怯道:“这…最后一个了,我开了?”

    “开吧,别那么多废话!”豹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柳雅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最后一个锁,迅速退到一边。

    “汪!汪!汪!”

    一大群颜色各异的宠物犬,龇着牙齿冲了出来,几只大型犬最先扑向站在前面的豹哥,三个劫匪来不及思考原因,就被接连而至的宠物犬扑到在地,一只德国牧羊犬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在豹哥大腿上,撕下一块血淋淋的肉。这三个劫匪的行为令人发齿,杀起人来,丝毫不手软,陆扬给这些宠物犬,发出了自从他掌握兽王之心以来,最绝情的命令:赶尽杀绝!

    “啊!!!”豹哥痛呼出声,一手挡着其它狗的撕咬,一手拿起手枪,朝德国牧羊犬脑袋上开了一枪,后者应声倒地,在地上蠕动了几下,不再动弹,牧羊犬一死,又有其它大型犬前仆后继,补了它的位置。

    鸭舌帽男子和老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布满各种大小不一的咬痕,倒在地上不停扑腾,拼命想甩开这些宠物犬。

    “妈的!豹哥,这些狗都疯了吧!!我快抗不住了!”老钱踢开一只秋田犬,急道。

    “都别慌…哎哟,痛死老子了!”一只袖珍比熊犬死死咬住豹哥的手指,一个劲地朝外撕扯,豹哥用枪托狠狠砸中它的脑袋,死了!

    “都用枪把个儿大的狗解决了!!”豹哥命令一出,其余两人点了下头,货舱处响起接连不断的枪声,一只只大型犬纷纷倒下。

    “怎么回事??又死人了吗?”

    “不对,是货舱那边!!”

    ……连续响起的枪声,引起了旅客们和两个机长的注意,他们壮着胆子,出来一看,都惊呆了!

    只见三个劫匪满身是血,在地上和那些宠物犬撕打着,四周地上倒下了十多只大型犬的尸体,场面很是血腥。

    “使劲咬!!”

    “花花,用力咬他们!咬死最好!”

    ……有了主人的鼓励,这些宠物犬变得更疯狂了,刚被甩开,下一秒又扑了上来,一副悍不畏死的姿态,旅客们看着狼狈不堪的三个劫匪,心中无限快意。

    “啊!啊!啊!!!”老钱的右耳被一只泰迪犬,生生给咬了下来,再加上旁边旅客的刺激,激起了他最后的凶性,大喝道,“既然你们不让我好活,那大家就一起同归于尽吧!!”说完,老钱拿起枪,朝窗户开了一枪,没打穿,一丝裂缝从中间开始慢慢扩散,看得人心惊肉跳。

    “不好!!!!”陆扬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立即一个箭步,迅速冲到老钱面前,一脚踹掉他手中的枪。

    “哈哈,大家一起死吧!”鸭舌帽男子和豹哥舔了下嘴唇,一丝疯狂在双眸中跳动,分别举起枪,对准了窗户。

    “快!!别让他们开枪!”机长看得目眦欲裂,声竭力嘶,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气,扑向他们手中的枪,其余旅客也慌忙跟上。

    “砰砰砰……”连续的枪响,几块玻璃不同程度出现了裂缝,机身也出现了几个弹孔,

    鸭舌帽男子和豹哥手中的枪终于不再响了,子弹已经打光了,两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连说话都没力气了。

    “快,快,大家赶紧回到座位!!乘务长,柳雅,各位工作人员,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你们一定要沉着冷静,别慌张!拿出之前教给你们的知识,遇到这种紧急情况,该怎么处理!我和副机长现在必须回到驾驶舱,稳定机身,通知调度中心!”第一次遇到这种紧急事件,机长和副机长出奇地冷静,道。

    “是!!”乘务长等人,神情严肃,前所未有的认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