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南海劫机(中)

    这一切,陆扬都看在眼里,他现在才明白刚才那三人上飞机的时候,自己的第六感不是无的放矢,看到三人眉来眼去,陆扬终于肯定了心里的想法,这三个人肯定是一个团伙,至于那个倒霉的尿裤子旅客,根本就是个幌子,目的就是给人一种错觉,这三人跟迷彩服男子不是一伙的,现在看来,鸭舌帽男子和休闲男子夸张逼真的表演,似乎迷惑了那些旅客,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鸭舌帽男子和休闲男子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很大的尼龙袋,一个在机舱头,一个在机舱尾,挨个搜缴旅客身上的钱财。

    “大姐,不好意思,配合一下吧!不然,我们都跑不了!”鸭舌帽男子拿着尼龙袋,走到一个中年大妈面前,故意苦着脸,道。

    “我…”中年大妈将身上的所有现金全部扔进了尼龙袋,手腕上的翡翠手镯却是不愿意取下来,脸上尽是纠结,这是她去世的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中年大妈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这个手镯,她真不想交出去。

    “***,还磨蹭个球!东西全部交出来!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迷彩服男子扣着柳雅,突然冲过来,手枪抵在中年大妈后脑勺,厉声道。

    中年大妈被吓到了,缩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大姐,快点给我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与我们的命比起来,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鸭舌帽男子的表演很到位,中年大妈把心一横,将手镯取了下来,丢进尼龙袋。

    “这才对了嘛,早这样不就完了!”迷彩服男子见状,将枪从中年大妈身上移开,笑道。

    有了中年大妈这事的震慑,其余旅客也不敢再造次了,纷纷听话地将东西全部交了出来。

    迷彩服男子扣着柳雅,来到那个外国旅客面前,故意露出后背,看得他眼前一辆,好机会!!!

    外国男子从座位上,突然窜起,袖子里的军刀顺势滑落到手里,紧握军刀,朝迷彩服男子背上刺了过去,“fuck!!”

    迷彩服男子似乎早有预料,迅速朝前跨出一大步,躲开外国男子的军刀,同时转身,枪口对准了外国男子的脑门,扣下扳机。

    “砰!”

    外国男子脑门上多了一个血洞,巨大的冲力,使他脑袋后仰,身体腾空,空中溅起一道刺眼的血花,掉落在座位,同时脑袋耷拉在扶手上,外国男子的双眸,充满了不解、不甘还有绝望,瞳孔渐渐放大,最后变得黯淡,他到死都想不通,为什么那个迷彩服男子会提前预料到自己想杀他,外国男子,死不瞑目!

    “咝!!!哇……”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么倒在柳雅面前,没有一点征兆,她捂着小嘴,眼眶泛红,双眼充满了恐惧,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见到死人,一股恶心感从喉咙涌起,柳雅忍不住了,顾不得还扣着自己的迷彩服男子,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旅客们似乎已经麻木了,头深深埋在胸口,不敢再乱动,这些血的教训,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阴影,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

    陆扬紧咬牙关,拳头紧握,指甲都嵌入肉里,渗出一丝丝血迹,陆扬犹未觉,他很想站出来反抗,但他不能,迷彩服男子手上的枪,是他最大的忌惮,越到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冷静,静待时机!

    驾驶舱。

    “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枪声了,伙计,你听到了么?”乘务长已经很久没过来汇报情况了,再加上这些突如其来的响声,机长心里很不安。

    副机长点点头,脸色凝重,“是的,机舱的摄像头昨天线路损坏,还没来得及修,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希望是我们听错了吧!”

    “不行,我得问问外面的情况!”

    机长越想越不对劲,拿起面前的对讲机,大声喊道:“乘务长,乘务长,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汇报!”

    前舱突然响起对讲机的声音,像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头一般,众人微微抬起头,看向前舱。

    迷彩服男子眉头微皱,用脚踢了下蹲在地上的乘务长,道:“你,站起来,去给我回复,一切正常!!记住,多余的话不要说,否则,这人,就是你的下场!”

    “是…是…”迷彩服劫匪的话,乘务长不敢不听,慢慢站起身,颤巍巍地朝前舱走去,迷彩服男子紧跟其后。

    “机…机长,这里暂时没事,一切正常!”在迷彩服男子威慑的眼神下,乘务长深吸一口气,拿起对讲机开始回话,强自镇定的话语,有点不太自然。

    听到机舱传来的声音,驾驶舱的机长和副机长对望一眼,后者将手指放在嘴巴上,嘘了一声,机长点了点头,回道:“唔…那就好,随时注意情况!”说完,机长就切断了对讲机。

    “可…可以了吧?”乘务长颤抖着声音,道。

    “嗯,可以了,回去吧!”迷彩服男子想了下,不疑有他,放乘务长回去了。

    “伙计,机舱真的出事了!!”机长神情严肃,“这和以往通话不一样,我和乘务长的称呼,一般都是称呼名字,这次她却叫我机长!”

    副机长认同地点了下头,“是啊,不知道你还注意到她的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她说的是‘这里暂时没事’,‘暂时’是什么意思?”

    “啊,对,她是在暗示我们,刚才出事了!!”副机长的话,如醍醐灌顶,一下就将机长点醒了。

    “我们必须马上跟航空调度中心汇报!”副机长当机立断。

    “好!”机长很果断,拿起对讲机,接通了航空调度中心的电话。

    “你好,澳门航空调度中心。”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公式化的声音。

    “听着,这是ca7781航班,我是机长,现在我们飞机上有一伙身份不明的嫌疑人,劫持了飞机,他们手上可能有危险武器,刚才我听到了几声枪响!里面情况不明,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请指示!”

    “什么???飞机遭劫持?”电话那头的接线员吓得站起身,声音瞬间提高八度,将调度中心其它人员吸引过来了,“好,好,我明白了,现在你们马上将驾驶舱反锁,保证自己的安全,别轻举妄动,我这去报告领导!”

    “是!”

    ca7781航班遭劫持的消息,风一样传遍了整个航空公司高层,领导们立即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他们决定,让飞机悄无声息返航,所有航线全部都要为ca7781航班让路,同时让警察局介入。

    警察局的宋为民,在接到航空公司电话后,立即退出中途的会议,将所有在家和在外的警察全部叫了回来,开着十几辆警车,朝国际机场赶去。

    华夏空军部队得到消息后,紧急出动了五架龙-7战机,飞赴事发空域。海军部队也出动了二十只海警船,在南海各个海域,巡航戒备。

    一时间,四方云动,风起云涌。

    ca7781飞机,驾驶舱。

    “我们掉头吧!”机长面色沉重,对副机长说道。

    “嗯!”副机长点了下头,没有言语。

    飞机悄然调转机头,开始原路返回。

    窗外景物的变换,还有身体惯性,引起了鸭舌帽男子的警觉,他最先发现了这异常的情况,飞机在返航,竟然返航了!!鸭舌帽男子现在才知道,事情终究还是暴露了,暴露事情的人,除了机长,不作第二人想!

    “飞机在返航吗?”鸭舌帽男子故意喊出一声,休闲男子和迷彩服男子这才发现了异常,面色阴沉。

    “返航了?太好了!”众旅客闻言,看着窗外的景物,暗中惊喜。

    “是哪里走漏风声了呢?”迷彩服男子百思不得其解,就看到鸭舌帽男子隐晦地指了下驾驶舱,是驾驶舱出问题了!

    “艹!!竟敢玩我!”迷彩服男子想明白了一切,丢下柳雅,拿着枪,怒气冲冲地朝驾驶舱走去。

    “里面的人,都给老子出来!!”迷彩服男子在驾驶舱门外,高声大喊,手枪枪把不停敲着驾驶舱门。

    “他们来了!怎么办?”副机长靠在门后,心里砰砰直跳,手心都出汗了。

    “别怕,这驾驶舱门很牢固,他进不来的!”机长沉着应对,冷静道。

    “我不是怕这个,我就怕他们会拿乘客要挟我们!最坏的情况,就是毁坏飞机,大家同归于尽!”副机长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

    “这……”机长闻言,沉默了,要是事情真的如副机长所说,那自己还真必须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