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南海劫机(上)

    这是陆扬第二次乘坐飞机了,和第一次感觉乘飞机的感觉不尽相同,少了一份好奇,多了一份沉稳,陆扬仍然坐在靠窗的位置,但是这次却没有温漓那样一个如夏天般热情的女孩了。

    回想起这两天在澳门的经历,陆扬没想到会认识温漓、袁飞一众朋友,只有感叹人生实在是太奇妙,缘分,妙不可言!

    “先生,请系好您的安全带!”

    “噢,好的!”陆扬回过神,抬头看向面前的空姐,这一看,陆扬笑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不是陆扬第一次乘坐飞机的那个圆脸空姐么?“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咦?是你?”圆脸空姐见到陆扬,一脸惊讶,眼角浮起一丝笑意,“是啊,我们又见面了,在两天的时间,能遇到两次,真的是太有缘了!”

    “呵呵,我也没想到!”

    “那么,先生,这一次,你不会再把安全带系反了吧?”圆脸空姐对那天的事情记忆犹新,对陆扬揶揄道。

    “这…当然不会啦!”圆脸空姐的话让陆扬动作一顿,干笑了一声,“人总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嘛!”

    “嘻嘻,你说话还真有趣!”圆脸空姐捂嘴轻笑,朝陆扬伸出手,道,“来,难得有缘人,认识一下吧,我叫柳雅,在航空公司实习。”

    “我叫陆扬,是个高三学生!马上就要高考咯!”陆扬也伸手,轻握了下柳雅的手,就放开了,尺度把握得恰到好处,不会给人一阵登徒子的感觉。

    两人说话间,登机门上来三个男子,一个戴着鸭舌帽,提着小型公事包,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一个穿着迷彩服,腰间稍稍有点鼓,面色严肃,像有人欠了他的钱似的;最后一个人穿着看起来比较休闲,低头看了下手表,随意地扫了机舱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三个人看起来互不相识,上飞机后,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的座位很奇特,鸭舌帽男子坐在机舱最前头,迷彩服男子在机舱最后,另外一个休闲男子则坐在中间,和陆扬就隔了几个座位。

    这三人给了陆扬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那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让陆扬很不安,他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可能是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多了,对一些异常行为,也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了吗?陆扬自嘲地笑了笑,旋即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海。

    “柳雅,那天的事情,最后怎么处理的啊?”陆扬问道。

    “哦,那事情啊,”圆脸空姐看了一眼周围,一脸神秘,突然凑近陆扬耳边,小声道,“上层领导让我们不许再谈论这事了,虽然我是当事人,也无法知道更多的信息,我只看到那个本日人住进医院后,就没有下文了,估计是不了了之了吧!”

    “嗯…”陆扬点点头,“那本日人或许真是大使馆的人,有外交豁免权,公安局会这样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管他的,反正那该死的本日人,也受到了严惩!哈哈,那些狗真是神了,专门咬他!”柳雅窃笑道。

    “你运气真好,那些狗估计是见不得美女受辱,专门跑出来帮你出头的!”陆扬笑着胡诌一句,“这次,那些狗不会再跑出来了吧?”

    柳雅皱了皱小鼻子,对这事情还有点看法,话语间还带着学生的稚气,“还说呢!就因为这事,我们机长都被调离现在的岗位了,本来就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机长一个人承担,那些领导真坏,有事就推人出来背黑锅,有了功劳就是他们的!”

    “……”

    “经过这事,我们那个货舱门已经被加了十道锁,里面就算是有东西,它们也跑不出来了!”柳雅一脸不忿,还在为机长鸣不平。

    “小雅,飞机要起飞了!你都检查完了吗?”突然有个空姐喊了柳雅一声。

    “是,我马上就检查完了!”柳雅回应了一句,朝陆扬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弟弟,不跟你说了,我得去工作啦!”

    “嗯,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陆扬点点头。

    和上次一样,陆扬的位置还是两排座位的那一边,这次陆扬的邻座是个大腹便便,很富态的中年人,陆扬也没兴趣打招呼,靠在座位上,开始闭目养神。

    飞机一直在跑道上打着转,正要起飞的时候,广播突然响了。

    “各位旅客,在飞行途中,必经的莞东和山中市此时已经下起了暴雨,经我们航空调度中心研究决定,本次航班将改变航线,将飞过南海上空,途经海南岛,经过西广省,回到西川,原计划的飞行时间将由四个小时,延长到五个小时四十分,给各位旅客带来的不便,请大家谅解。”

    “噢…怎么改变航线了?还以为能赶上中午的酒席呢,这下看来是别想咯!”

    “莞东下大暴雨了?应该的,可以理解!”

    ……这次的广播通知,有人懊恼,有人无所谓,毕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习惯性发了下牢骚,就不再议论。

    鸭舌帽男子听得眼前一亮,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弧度,回头看了一眼,休闲男子和迷彩服男子,不露声色地点了下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又接着各做各的事。

    一个小时后。

    飞机飞到了南海上空,陆扬透过窗户,看着下面的一片蔚蓝,不由一阵感叹,难怪地理书上说的地球大部分是水,剩下的才是陆地,一艘艘游轮,渔船在飞机的不断拉升下,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个黑色的小点。

    “啊!!!你要干什么???”

    突然,一声尖叫从机舱后方传来,响彻整个机舱,所有旅客一下站起身,齐刷刷朝后方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枪,一手扣着柳雅的脖子,一手用枪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枪???不会吧!这是劫机???”

    “oh…my god!”

    在这飞机上,突然出现一把枪,所有旅客开始变得恐慌,害怕起来,机舱瞬间乱成一团,尖叫不断,其中有个剪着寸头,皮肤黝黑,像是当兵的年轻男子从座位上,突然暴起,就要朝迷彩服男子冲过去,想要夺下他手中的枪。

    “砰!!!”迷彩服男子用力吼了一声,看到有人竟然不知死活,想反抗自己,对准年轻男子腿上就是一枪,“都他妈给老子安静!!如果谁再反抗,这就是他的下场!”说完,迷彩服男子阴鹫的目光,扫视全场。

    年轻男子的右大腿瞬间中弹,扑过去的身躯一下栽倒在地,年轻男子倒在过道上,捂着受伤的大腿,汩汩的鲜血顺着小腿留下,没一会儿就染红了地毯,他牙关紧咬,愣是没有哼出声,只是用愤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迷彩服男子。

    这一声枪响,使刚才还乱成一团的机舱,下一秒就变得噤若寒蝉,众旅客惊恐地看着迷彩服男子手中的枪,再也不敢乱动了,生怕这人一个不高兴,恐怕自己就要赴那个年轻男子的后尘。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一个坐在前排的外国男子,悄悄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巧的折叠军刀,他是怎么带上来的,姑且不论,不动声色地藏在袖子里,他准备等迷彩服男子过来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这外国人的动作虽然隐蔽,但还是引起了鸭舌帽男子的警觉,本来这事只需要迷彩服男子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现在看来,他还是不得不暴露。

    “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我无意伤害你们的性命,只要你们好好配合,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就放过你们!”迷彩服男子大声说道,旅客们缩在座位上,不敢开腔,“现在你们都给我蹲在座位上,双手放在脑袋后面,不准乱动!”

    众旅客不敢反抗,全都照做了。

    迷彩服男子用枪指着中间穿着休闲服的男子,还有前排戴着鸭舌帽的男子,道:“你,你,还有你…都给老子站出来!”

    “我……我?”

    “我吗???”

    “啊??别杀我!我什么都给你!求你别杀我!”被点名的旅客,见迷彩服男子点到了自己,吓得脸色发白,一股骚味从下体传来,他,竟然尿裤子了!

    另外两个鸭舌帽男子和休闲服男子,用手指着自己,一脸惊恐,颤抖着身体,慢慢从座位上走出来,“兄…兄弟,有话好好说,别…”

    “少他妈给我废话,现在,你们三个马上把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缴过来!”迷彩服男子手中的枪晃了晃,“赶紧的!少给我墨迹!”

    “是,是,你千万别开枪!”鸭舌帽男子和休闲服男子不停点头应允,两人悄悄对视一眼,没有说话,旅客都蹲在座位上的,对场上的情况一无所知,鸭舌帽男子向迷彩服男子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朝他旁边的外国人努了努嘴,这家伙有问题,小心点!!

    迷彩服男子见状,心中明了,见那个尿裤子的旅客还愣在原地没动,心中大怒,又扣动了手中的扳机,“麻痹,老子说的话,你听不懂啊?留你有什么用?”

    又是“砰!”的一声,尿裤子旅客腹部中弹了,瘫软在地上,张大着嘴巴,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血水不停往外冒。

    “啊!!!”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很低的旅客,看到有人接二连三地在自己面前倒下,心理终于崩溃,尖叫一声,晕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