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一吻定情

    “不错!小伙子说得好啊,我很喜欢你!以后有时间,就来澳门玩,所有花销,叔叔全都给你包了!”温家强拍了拍陆扬的肩膀,神情很欣慰,然后对身后的秘书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从衣服兜里摸出一张类似**的纸张,恭敬地交给温家强。

    “来,这是叔叔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温家强将纸张递给陆扬,后者疑惑的接过来一看,手不由一抖,差点没吓出心脏病,这是温氏集团的专用支票,上面的数额写了整整一千万,虽然这点钱,对资产几十亿的温氏集团来说,算是九牛一毛了,但是对陆扬来说,这可是天文数字,他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和赌场赢得的几百万,意义不同。

    “温叔叔,这,这…我不能要!”陆扬诚惶诚恐地看着温家强,将支票交回他手里,使劲摆手。

    温家强见陆扬这举动,眉头不禁一皱,神情有些不喜,难道这小子也是那种物欲熏心之辈,嫌钱少吗?想到这里,温家强撕掉手中的支票,拿出一本崭新的支票本,钢笔唰唰几下,然后递给陆扬。

    “五千万???”陆扬没有伸手去接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心头凉气直冒,怎么越写越多啊?难道他是以为我嫌钱少么?

    “怎么?还嫌钱少?”温家强见陆扬还是不接,强自压制着心里的火气,面色阴沉,语气渐渐不善,“小伙子,人要懂得知足,不要贪得无厌!”

    “我……”陆扬没想到温家强说翻脸就翻脸,到嘴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在一边冷眼旁观的温漓,终于看不下去了,温漓抢过温家强手中的支票,发疯一般撕得稀烂,在温家强面前一扔,纸屑在两人眼前缓缓飘落,温漓红着眼眶,双眸闪着一丝仇恨的光芒,大声吼道:“温家强!我没想到,你还是那么俗不可耐,浑身铜臭味,你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妈妈怎么会走?你的臭钱,能买回我妈妈的命吗?还有,你以为我这个小弟弟,真的缺钱么?我告诉你,只要他想,比你这再多几倍的钱,他都可以赚到!他可是救了你女儿的命啊!你这个行为,让我太失望了,你不但侮辱了陆扬,也侮辱了我,没想到我的命,在你眼里,也是可以用数字来衡量的!”

    温漓越说越激动,声音里带着哭腔,泪如雨下,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了,陆扬赶紧握住温漓的小手,拉了一下,小声道:“漓姐,别这样说话,温叔叔是你的父亲!”

    “我没有这样冷血的父亲!”温漓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

    温家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他人都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躺在担架上的陆扬看到了,温家强脸上充满了缅怀、懊悔,还有自责,温漓的话,让他找不到一丝反驳的地方,一个堂堂的大集团总裁,也有他的弱点。

    良久……

    “小伙子,对不起!是叔叔唐突了!”温家强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把陆扬,还有身后的人惊到了,没想到温总裁竟然会跟一个半大小子道歉,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别…别这样说,温叔叔!”轮到陆扬手足无措了,他慌忙摆手,温总裁的道歉,他承受不起,“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着要索取任何报酬,我跟漓姐是朋友,很纯洁的朋友,跟金钱无关!”

    “嗯,叔叔知道了,就这样吧!让漓儿好好照顾你,我走了!”温家强神情落寞,看了一眼温漓,后者似乎还在气愤中,看也不看温家强,遂即摇了摇头,转身钻进奔驰车,绝尘而去。

    “好了,我们该走了!”在一边等待的医护人员,见温家强走了,松了一口气。

    “要不,我就不去医院了吧?我现在感觉好多了!”陆扬感到身体在慢慢好转,也不想去医院。

    “不行,受那么重的伤,哪能说好就好?必须要去医院!”温漓神情坚定,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陆扬无法拒绝,最后还是被迫在医院住了一晚上,医生给陆扬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发现只是一些皮外伤,简单包扎一下,就让陆扬出院了。

    这次长隆动物园事件,在大塘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影响很恶劣,黑社会越来越猖獗,在警察局长宋为民的强力压制下,事态才没有往外扩散,但是堵不住一些目击者的嘴巴,这个消息还是在澳门大街小巷,传播开了,有些人还把视频和截图发到上,结果没多久,就被监删除了,只是一件普通的复仇斗殴事件,短时间人们可能还有印象,时间一长,人们就都不记得了。

    因为这事,宋为民给太和帮龙头发出了警告,让他好好管束手下,如果再有类似事件发生,他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作为当事人的陆扬,按程序流程,是要到警察局做一系列的笔录等等,在温家强的授意下,全都省掉了,有视频为证,警察局也不想多生事端,只是惩戒了作恶的那一帮人。

    星期日上午八点,澳门国际机场。

    机场安检入口处,陆扬正和温漓、袁飞、李丹等人一一话别,袁飞什么话都没说,上前给了陆扬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就是李丹、青青等,连范姐也跟陆扬握了下手。

    温漓最后一个上来,一脸幽怨地看着陆扬,眼中的情意,都快把陆扬萌化了,这个时候,陆扬就算是再白痴,也明白了温漓的心意,可是他没法回应,也不能回应,他心里装着的女神,始终是冰山女神,方兰。

    “小坏蛋,你走了,可别忘记姐姐我!”温漓突然紧紧抱住陆扬,那股力道,似乎想将陆扬融进身体里,温漓脑袋靠着陆扬的肩膀,泪水终于淋湿了陆扬肩膀上的衣服。

    其余人见状,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出声,怕打破这难得的平静。

    陆扬反手抱住温漓,心中唏嘘不已,“放心吧,你可是我的好姐姐,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温漓听得心头一颤,凄然一笑,姐姐?难道我只能做你的好姐姐吗?幽幽道:“老天为什么不让我早点遇到你,要不是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肯定会倒追你!”

    “漓姐,别说那些话了,没有意义,好了,不说了,大家就送到这里,都回去吧!”陆扬摇了摇头,轻轻推开温漓,范姐悄悄走上前,将温漓揽在怀里,小声安慰。

    “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涪城的ca7781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从5号登机口上飞机!”

    广播突然响起,飞机班次和陆扬手中的登机牌一样,这意味着,他必须离开了。

    “各位,我走了!”陆扬笑着朝众人挥了挥手,一个潇洒的转身,走进安检口。

    看着陆扬一步一步离去的背影,温漓压抑许久的情感,终于崩溃了,突然甩开范姐的手,撒开腿朝陆扬飞奔过去,大喊道:“陆扬!!”

    一声呼喊,陆扬停下脚步,刚回头,就感到一股大力传来,温香软玉抱满怀,一阵熟悉的香味飘进鼻腔,接着就感觉到嘴唇被一股温热包围,一只小巧的舌头钻进嘴里,毫无目的地乱窜。

    “轰!!!!!!”

    陆扬脑海瞬间一片空白,被动地伸出舌头,和那只小巧舌头缠在一起,无处停放的双手,不自觉抱紧了温漓,两人就在大厅中央,疯狂地吻着,吻得整片天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这个时候,陆扬才发现,温漓这个大姐姐,竟然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他的心里,而他,却还在自欺欺人。

    “啪啪啪……”

    围观的旅客,面带笑意,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轻轻鼓起掌。

    陆扬这才回过神,连忙推开温漓,后者似乎还沉浸在那甜蜜的吻里,没有恢复过来,陆扬伸出手,抚摸着温漓的秀发,温柔道:“漓姐,这是我的初吻,你也是我第一个吻过的女孩,等我,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温漓深情地看着陆扬的双眸,轻点臻首,“好,我等你!”

    “回去吧!我必须走了!”陆扬轻推了温漓一下,快速转身奔向登机口。

    “路上小心,到家了,别忘了给我报个平安!”温漓虽有不舍,她还是放陆扬离开了。

    陆扬没有转身,而是伸出手摇了摇,一头钻进飞机,消失了。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