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温漓心事

    “呼呼……”三只黑熊慢悠悠地来到陆扬三人大概五米远的距离,一只成年黑熊龇着尖锐的利齿,舔了一下嘴唇,粘连的唾液不停顺着嘴角流下来,看到陆扬三人,就像看到美味的晚餐一般,目露凶光。

    即使距离黑熊五米远,陆扬三人也能闻到它们那带着腥臭的鼻息,鼻环男和二毛紧靠围墙,神情紧张地看着这三只黑熊,同时不住地朝上面喊道:“快点啊,麻痹的!它们过来了!!”

    “牛哥,二毛,坚持住!”混混们手忙脚乱地将皮带系成一条长达五米的绳子,刚刚做好,就朝围墙扔了过去,“快,快,上来!”

    绳子刚扔下来,二毛反应最快,第一个抓住皮带,鼻环男见状,气得一把拉下二毛,怒道:“滚你麻痹,老子都还没上,你倒先上了!”

    二毛被鼻环男突然一扯,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恨恨地看着鼻环男,嘴里不停暗骂,估计都把鼻环男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陆扬很想站起来,奈何全身不听使唤,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逃了吗?陆扬心有不甘,对远处的黑熊大喊道:“快点啊,这家伙回去拿武器了,你们等着倒霉吧!”

    陆扬这近乎白痴的表现,看得众人一愣,旋即摇摇头,“这小子估计是被吓傻了吧!竟然跟黑熊说话,也不想想那大家伙能不能听懂!真可笑!”

    “嗷呜……”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三只黑熊像是听懂了陆扬话似的,大吼着,发疯地朝鼻环男冲了过来。

    “我的妈勒!!”

    鼻环男和二毛见状,差点没吓得哭出来,鼻环男加快了攀爬的频率,二毛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纵身一跃,直接抱住鼻环男的小腿,大喊道:“快,快拉啊!”

    这绳子到底是皮带连接而成,始终没有正规的尼龙绳那么牢固,拉一个人还可以,拉两个人就有点勉强了。

    果不其然,只听得“啪”的一声,皮带之间的连接处,突然脱落,鼻环男和二毛两人没了支撑,又摔了个四脚朝天。

    “哈哈哈,你们就等着给我陪葬吧!”陆扬见状,十分解气地大笑起来。

    鼻环男刚要斥责二毛,就看到三只黑熊虎视眈眈地朝自己冲过来,吓得他立即撇下二毛,沿着围墙,撒腿就跑,二毛哇哇大叫了一声,也立即沿着围墙,朝反方向跑去。

    三只黑熊见状,愣了一下,停在原地,看了下鼻环男,又看了下二毛,不知道该追谁了。

    “你们真他妈笨!一个追那个鼻子套着鼻环的,一个追那边那个,这不就完了!”陆扬低声道。

    听了陆扬的话,黑熊似懂非懂,最大的成年黑熊就去追鼻环男,而中等身材的雌性黑熊则去追二毛,留下那只幼年黑熊,蹲在原地,不知所措,低吼的声音,似乎在说,爸爸妈妈都追人了,那我干什么?

    黑熊是熊类中最温顺的动物之一,即使看到陆扬躺在面前,它也没有去伤害陆扬的心思,当然,如果是在饿了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

    陆扬朝幼年小黑熊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我晕!这家伙疯了么???这只黑熊就算是没成年,也不是我们人类可以抗衡的啊!”

    “服了,他还敢挑衅黑熊!脑子里装的全是屎么?”

    ……才赶到围墙边的温漓,正好看到幼年黑熊朝陆扬走过去的一幕,尖叫了一声,大声喊道:“陆扬,快,快跑啊!”

    陆扬回头,向温漓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淡然一笑,让温漓不要担心。

    这个时候幼年黑熊也来到陆扬身边,绕着陆扬转了一圈,围观的游客看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幼年黑熊大概是感觉陆扬没有恶意,直接在陆扬身边并排趴下,还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

    “艹!!好臭!”一股难闻的腥臭扑鼻而来,陆扬只感觉自己快要被熏晕了,面上仍摆出一副微笑的表情,伸出手摸了下幼年黑熊的脑袋。

    “兽王之心,哺乳动物类天赋技能开启!”

    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让陆扬心头一震,哺乳动物类的天赋技能终于可以开启了,这是继昆虫类的第二个天赋技能,显然比昆虫类强大多了。

    陆扬注意到这熊类有个天赋技能,叫“势大力沉”,听起来很霸气,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使用天赋的好时机。

    见幼年黑熊出奇地蹲在陆扬身边,没有伤害他的恶意,众人也不再喧哗,屏住了呼吸,怕把黑熊给惊着了,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奇妙的一幕,好几个外国游客纷纷拿出照相机、手机拍摄,这对他们来说,难得一见。

    “哎哟!!!!!”

    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众人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见鼻环男捂着屁股,身体腾空,一下翻过四米高的围墙,脸最先着地,巨大的冲力使他被推出很远,泥土地被拖出一道人体拖行的痕迹,围墙下,站立起身的成年黑熊朝鼻环男低吼了一声,又回到匍匐状态。

    二毛被中等体型的黑熊追得快没力气了,他一手扶着围墙,一手撑在膝盖上,不停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下。

    “呼呼…”黑熊口里吐着白气,它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那么能跑,好几次差点追上,都被二毛瞬间发力躲过了,动物当然不明白人类也有本能,特别是求生的**,能瞬间激发出人类的潜能,作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比如眼前的二毛。

    这个时候,动物园的管理人员、警察局的警察也纷纷赶到了现场,在千钧一发之际,动物园饲养人员来到熊山,打开笼子,将没有一点力气的二毛,拉了出来。

    没有了追逐的目标,两只黑熊又没事做了,躺在那边的陆扬,它们看都不看一眼,扭着屁股,慢悠悠地踱到水池边,伸出舌头开始饮水。

    这个时候,饲养人员瞅准时机,迅速将陆扬从熊山转移出来。

    “陆扬,你怎么了?没事吧!!呜呜呜…都怪我!”陆扬被饲养人员用担架抬出来了,温漓第一个靠过去,扑在陆扬身上,哭得梨花带雨的,让人心生不忍。

    “漓姐,别哭啦,我这会好多了!”陆扬感觉身体一阵酥麻,被压断的骨头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接合,伤口处也没之前那么痛了,陆扬知道,这是兽王之心的作用。

    “真的?”温漓抬起头,被眼泪弄花的妆容,跟一只小花猫似的,看在陆扬眼里就想笑,瞥见温漓一副关切的眼神,陆扬还是没笑出来。

    “嗯,真的,漓姐,快擦擦脸吧,妆都花了!让别人看到,都要笑你咯!”陆扬点点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纸巾,递给温漓。

    “噢…”温漓接过纸巾,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甜蜜,她发现,这两天和陆扬在一起,经历了好多事情,刺激,又那么刻骨铭心,不知不觉地,这个小弟弟开始在她心里占据了一块小小的角落,她不敢去触碰,有期待,也有惶恐。

    刀哥等混混,已经被带到警察局,包括一些现场的目击证人。

    在陆扬就要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加长奔驰开了过来,停在救护车旁边,后排车厢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他四处张望了一圈,在看到温漓后,目光瞬间定格,之前满是担忧的神色,忽然变得笑容满面,朝温漓迎了过去。

    “漓儿,爸爸接到你电话,马上就赶过来了,你没事吧?”温家强匆匆来到温漓身边,上下打量了女儿一圈,发现没有任何损伤,不由松了一口气。

    温漓眉眼之间带着厌恶,不露身形地后退了一步,又和陆扬挨得近了一些,不耐烦道:“我要真等你过来,那你看到的就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漓儿……”温家强欲言又止,想说什么,话到嘴巴还是没说出来,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陆扬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中年人,竟是温漓的父亲,从他们的对话来看,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好,这是两人的家事,陆扬不会多问。

    这个时候,温家强才注意到担架上的陆扬,温家强身位一个大集团的总裁,从赶来长隆动物园的路上,他就知道了女儿从回来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要不是面前这个小伙子,自己的宝贝女儿恐怕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温家强放下上位者的姿态,摆出一副和蔼的笑容,对陆扬道:“小伙子,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这女儿,恐怕…”

    见温家强如此客气,陆扬有点受宠若惊,强撑着就要直起身,被温漓不爽的眼神一瞪,强行按下,不让陆扬起来,怒道:“你干嘛?身上有伤还乱动,不要命了?”说完,温漓狠狠瞪着温家强,似乎在说,你来干嘛?还嫌我不够烦吗?

    “没事,没事!漓儿说得对,小伙子,你身上有伤就别乱动了!”温家强感受到女儿不爽,连忙摆手,笑道。

    “既然你是漓姐的父亲,那小子就厚着脸皮,叫你一声温叔叔,”陆扬落落大方,得体的谈吐,赢得了温家强的好感,后者点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扬,“虽然我和漓姐是萍水相逢,这两天经历的事情,让我感觉到,漓姐是个真性情的女孩,能当漓姐的弟弟,我很荣幸!她有麻烦,作为弟弟的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先抛去弟弟这身份,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不忍心看着她受辱,所以,温叔叔,你就别说那些客气话了!”

    陆扬这一席话,听得温漓美目连转,她有点摸不透这个刚认识的小弟弟了,他时而羞涩,时而迷茫,时而沉稳,有时候好像什么都不懂,在危急时刻,总能化腐朽为神奇,从上飞机那一刻起,到现在,两人相处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从温漓眼前闪过,渐渐地,温漓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