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你爆狗的菊花了?

    “陆扬,你忘了任老师刚才说的话了?周末只有半天的时间,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啊!”陈丽有些急了,凭心而论,她不希望陆扬去赌,她父亲就是一个例子,澳门赌场是什么地方,那不是陆扬这种愣头青可以去的,“再说了,澳门那地方太复杂了,我不希望你。。。”

    “没事的,我赌技还不错!”陆扬不想解释太多,“不然的话,还有接近二十万的缺口,我们拿什么去还?行了,别废话了,我自有分寸!”

    “我。。。”陈丽欲言又止,见陆扬一脸坚决,暗自叹了口气,不再劝阻,这钱是陆扬帮自己出的,怎么处理都是陆扬的事情,自己本来就没多少话语权,“那到时候,怎么去澳门啊?又请假么?任老师肯定不会同意的!”

    “呵呵,我已经想好理由了!”陆扬说道。

    “什么理由?”

    “就说我母亲看病,需要人陪同,到时候再找个人假冒我妈的笔迹签字就行了!”

    “啊?这都可以?”陈丽惊讶道,“你母亲真的生病了?得的什么病?”

    陆扬点点头,“糖尿病,早期,不太严重,只需要在家静养就行了!”

    “哦!”陈丽眼珠子转了一下就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一上午时间很快就过了,陆扬一直在看股市,股价已经涨到了15.2元,而且上涨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陆扬手中的股票差不多也快四十万了,照这样的趋势,除去本钱,陆扬只需要再筹十万就够四十万了,结果远超自己的预期。

    “哎,冬瓜,我早该听你的!现在起码可以多赚一倍啊!”胖子听了陆扬的话,当时就以12元的价格,全部买了华夏中车,现在也赚了,不过没有陆扬赚得多。

    “行了,这个股票你就捏在手里,别卖!以后肯定还会涨的,不过就没那么快了,如果你缺钱,卖了也行!”

    “我知道,这个华夏中车今天算是新股上市,不存在涨停的限制,就希望今天能多涨一点!”

    “哈哈,你太贪心了,依我看,这股票今天差不多就在16元上下了,还想翻一番,那是不可能的!国家也不允许!”

    “嗯,下课了,一起去食堂吃饭吧!”梁飞宇对股票也很有研究,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和陆扬,赵耀,林苑还有陈丽去了食堂。

    由于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学生们中午是不能出校门的,要午休可以,只能在教室或者寝室,陆扬一行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食堂取饭窗口。

    有道是冤家路窄,齐畅和赵璐也同时到了,后面还跟着一群学生,看样子是来巴结齐畅的,齐畅嘴角有一片淤青,还贴了邦迪,样子很是滑稽。

    “喏!冬瓜,你看那边,齐畅也来了!”赵耀朝一边努了下嘴,说道。

    陆扬也看到了,“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饭!”

    “哟,这不是陆。。胡(乌)。。龟么?”齐畅昨天和陆扬打架的时候,被打落几颗牙齿,说话都有些漏风,让人啼笑皆非。

    “啥?你说啥?拜托,咬字要清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结巴呢!”陆扬将手放在耳边,假意掏了下耳朵,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看的齐畅又是一阵鬼火冒。

    “操!!!!你龟儿说谁呢?皮痒了是不是?”齐畅身后的几个跟班不干了,纷纷站出来出头表忠心。

    “有你们毛事,滚一边去!”陆扬皱了皱眉,怎么到哪都有这些白痴?

    “你!!!!”

    跟班们挽起袖子,将陆扬围了起来,气氛开始变得紧张。

    这个时候,人群外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呢?赶紧散开,这是学校!”方兰一行人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们衣服袖子上还贴着红色的袖章,上面写着“校督查组”四个字,是课余时间负责学校治安的人员,方兰是学生会主席,自然有那个权力。

    齐畅见状,连忙朝跟班们挥了下手,后者会意,立即散开了,齐畅这才露出一副自以为很帅的笑容,就要朝方兰走去,赵璐心头不爽,使劲拉了下齐畅的衣角,没拉住,只得扭过头生起闷气。

    “兰兰,你。。拉(来)啦?”齐畅那吐字漏风的尊容,让方兰不由皱了下眉头。

    方兰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和齐畅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冷冷道:“我和你还没那么熟,请叫我名字!”

    “哎,别这样好吗?你父亲前几天到我家来。。。还说(多)起你了呢!”齐畅脸皮够厚,方兰都说的那么明白了,还舔着脸贴上去。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别混为一谈!”方兰对齐畅这种仗着父辈权力作威作福的纨绔子弟,很不感冒,“既然没事了,那大家就去吃饭吧!”

    说完,方兰转身就走了,路过陆扬身边,也没看他一眼。

    “你小子再嚣张,有种,晚上等着!”齐畅一脸凶相,指着陆扬恶狠狠道。

    “老子怕你?随时奉陪!!”陆扬冷笑一声, 没把齐畅这种跳梁小丑放在心上。

    “我们斗(走)!”齐畅也不和陆扬逞口舌之快,转身就到食堂另一角找了个位置坐下,打饭的事情自然有跟班们代劳。

    胖子看着齐畅和赵璐,有些不解,“我真不知道那禽兽有什么好的?赵璐也算是美女了,看到齐畅追方兰,竟然无动于衷!”

    赵耀拍拍梁飞宇的肩膀,“这事情就不是你可以操心的了,说不定人家就喜欢这调调呢!还是我家媳妇好!”说完,就扭过头吻了林苑一下,后者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你们能不能别那么肉麻了?胖子,去,给我打饭!”陆扬踢了赵耀一脚,对梁飞宇道。

    “额。。。好,好!”胖子楞了一下,想起还要靠陆扬炒股呢,嬉皮笑脸应了一声。

    “喂,还有我们的呢?”赵耀连忙说道。

    “滚,自己打!”胖子很霸气的回了一句,

    “草!”

    陆扬一行人围坐在桌子上,有说有笑,远处的齐畅虎视眈眈,看得陆扬很不自在,真当劳资好欺负?

    这时候,一只流浪狗从食堂门口经过,看着正在吃饭的齐畅,陆扬心中突然有了个主意。

    “喂!过来!”

    陆扬的话突然在流浪狗耳边响起,正低头觅食的流浪狗一下子抬起头,四处张望,就看到陆扬盯着自己,汪汪叫了几声,“你在跟我说话?”

    陆扬现在兽王之心的沟通,不需要通过语言来交流了,脑电波就可以发出去,“是,帮我作件事!”陆扬眼神看着远处的齐畅,“看到那边那个人没?嘴角贴着邦迪那个,给我吓吓他!”

    “兽王之心,驱使技能启动,消耗能量点百分之三!”这次驱使只是吓唬人,能量点不用消耗太多,红色进度条减少到百分之九十七。

    流浪狗得到指令,径直走到齐畅脚下,后者此时心情正不爽,看到一条脏兮兮的狗竟然蹲在自己脚下,不由脸露厌恶,抬起脚跺了下地板,吼道:“哪来的脏狗,滚!!”

    齐畅没想到这流浪狗竟然没有被吓跑,只见它直起身子,全身体毛倒竖,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开始狂吠!

    “汪汪汪!!!”

    “我的妈呀!”齐畅被吓得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要是被这脏狗咬了,那就太倒霉了,那么脏,肯定有不少的细菌,更不用说狂犬症了!

    “快!快!赶紧给我赶走这只傻狗!”齐畅惊呼,慌乱的朝跟班招呼道。

    “哦,好,好!”众人显然没想到会有这么戏剧的事,找了几根拖把开始撵狗,在他们的驱逐下,流浪狗被撵跑了,齐畅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哈哈哈!!”

    陆扬等人一直看着齐畅那边的动静,早就忍不住了,大笑出声。

    “笑你妹啊!”齐畅脸色涨红,羞怒道。

    “畅哥,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也笑不了多久了!”其中一个跟班讨好道。

    齐畅最后还是忍了,目光闪过一丝残忍的光亮,被陆扬敏锐的捕捉到了,还是不服气吗?

    没一会儿,那条流浪狗又回来了,又朝齐畅狂吠起来,跟班们赶了几次,最后又回来了。

    赵璐这才拉了下齐畅,说道:“这狗是不是饿了啊?要不,给它点吃的,吃饱了它自然就走了!”

    齐畅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试试!”齐畅将吃肉剩下的骨头,扔给流浪狗,没想到它看都不看一眼,仍然恶狠狠盯着齐畅。

    “啊?不吃?”齐畅傻眼了。

    “别扔骨头啊,扔这个!”赵璐指着齐畅碗里的几块红烧肉。

    齐畅照着做了,流浪狗果然吃了,齐畅这才如释重负,不吃骨头的狗,真他妈奇葩!

    几块红烧肉,流浪狗三下五除二,几下就吃光了,完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下嘴巴,盯着齐畅,似乎再说,再来点啊!

    齐畅碗里的肉都被流浪狗吃光了,连忙对周围人说道:“赶紧的,把你们碗里的肉都扔给它!”

    众人闻言,将碗里的肉齐刷刷朝流浪狗扔了过去,没想到流浪狗看都不看地上的肉,仍然盯着齐畅。

    “哈哈!”一直看着齐畅这边的赵耀终于憋不住了,开始捧腹大笑起来,陈丽和林苑也捂着小嘴,忍俊不禁,“这狗真成精了!!专门吃你的肉!赶紧去买点肉吧,不然这家伙肯定不会走!哎哟喂,笑死我了!”

    “**尼玛啊!”齐畅刚站起身,流浪狗就吠了起来,又把齐畅吓回座位了,看着蹲在地上的流浪狗,只感觉自己快疯了,深吸了一口气,“去,多给我买点肉回来!”

    跟班很快就抱回来一大堆红烧肉,放在齐畅面前,齐畅将红烧肉扔了过去,流浪狗又开始吃了,齐畅等人真的无语了。

    “噗!!!!!!!!!”陆扬故作夸张的吐了一口子虚乌有的血,讥笑道:“我说齐大公子,你不会是爆了人家的菊花吧?怎么它老是对你不依不挠的,唉,事情做了,是要负责任的!”

    众人闻言,望向齐畅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怪异,这齐大公子,该不会真的有那个嗜好吧?

    齐畅面色涨成了猪肝色,最后还是受不了全食堂人异样的眼神,大喝一声,发疯似的逃离了现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