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御龙医尊

1.第1章 开篇故事一 神女护天而亡

    “公主,不周山火山喷发的浓烟把天空熏出个大洞,气温骤降,狂风暴雪肆虐,海水夹带着冰块四处泛滥,人间尸横遍野,天地哀鸣……”神武鸿宇跪地不起哽咽道:“怕是有毁天灭地之兆!”

    神武月华环顾四周尸骨成堆、战火连天的神魔战场冷冷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帝神和帝后仙逝后,神魔之战已经接连不断地打了三年,神武神族带着天兵天将与北冥神族旗下的魔兵打了个天昏地暗,公主神武月华身着盔甲早已疲惫不堪,不远处她带领的八千龙族武将正与十万魔兽浴血奋战,神龙的冰火雷电对抗着魔龙异兽的毒气冷剑,龙族已经渐渐不支,如今不周山封印失效,天地失衡,不周山玉涧空间被毁,把神武月华强撑的最后一线希望崩断。

    她把沾满黑血的宝剑插入焦土,虚脱跪地,满脸是灰的脸上泪如泉涌,心想:“三年了,先是父神母神仙逝,如今不周山爆发,天崩地裂!玉涧被毁,师父仙体不保。我好累,我撑不住,我再也撑不住了!师父,我该如何是好!”

    为争夺帝神之位,鎏旭神族不顾正邪有别,结盟魔族妄图攻陷天宫,逼迫神武神族交出帝神之位。与月华有婚约在身的鎏旭神族王子胤煜却与原是月华好友的北冥战神殷素婷联合带兵攻打天宫。

    “素婷!”月华抬头望见殷素婷骑着魔龙手持轩辕剑向她袭来,瞬间几道惊雷向她头顶劈下。她本可即刻遁入异空躲过袭击,但失去师父仙体令她悲痛欲绝岔了心神,错过了躲闪的机会,硬生生受了那几道雷击。

    “你师父可好?”殷素婷假惺惺地问道,嘴角上扬冷笑。

    “是你解的封印,你疯了!”月华惊悟到只有殷素婷在与她交好之时得知了不周山的秘密和师父仙体所在。

    “对!不周山的封印是我解的!”殷素婷尖声笑道:“哈哈哈!我就是想看着你难受!”

    月华被气得将刚才受伤硬含在口中的鲜血吞了下去,她不想让殷素素看见开心,隧使出全部仙力运出冰焰海啸向殷素素袭去,能焚烧一切的极品冰焰排山倒海所到之处万物成灰,可却被轩辕剑的剑墙挡了下去,被焰气烧伤的魔龙转眼复原如初。

    “多谢你培育的愈合魔菌,我用得很合心。”殷素素斜眼看见正赶过来救场的胤煜,故意假装受伤跌落龙背,同时偷偷传声给月华:“还有,你那未来夫君,我也用得很合意。”

    月华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呸!,你以为我稀罕胤煜,他不过是我弃之不及的东西罢了。

    胤煜急驰而来抱住跌落的殷素婷,关切询问:“你没事吧?”

    “有你在怎么都好!”殷素婷把头靠在他的怀里撒娇,却被顾及未婚妻在场的胤煜放回魔龙背上。

    “月儿,带着神龙族归顺吧!你们打不赢的,我只是想要帝神之位,叫你哥让出来。我继任帝神之后,依然会立你为后,也不会为难你哥。”胤煜深情凝望着月华,仿佛在看一件极想拥入怀中却又怕被刺伤的珍宝。

    “帝后?我不稀罕。我只想让你睁大眼睛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为了帝神之位,天崩地裂、尸骨成山、血流成河。这是一个帝王应该做的吗?你何德何能配得上帝神的称号。”月华用剑指着胤煜的鼻子骂道。

    不周山喷发得更猛烈了,大有把地星体内愤怒的岩浆都喷射出了,剎时间灼烧的红云、轰鸣的雷电、汹涌的岩浆铺天盖地地朝战场倾泻而来。战场上的神魔都无从躲避,系数被淹没在岩浆之中。

    “这便是你想要的吗?看看你那可心的美人殷素婷干的好事吧!你真的以为魔族与你结盟是她促成的吗?”月华凄惨地笑道:“那些魔兽是她养的,她让它们做什么不能呢?不周山的火山也是她引爆的,她想让神族自相残杀全都死在这战场上,她才能独自操控天下。可是她没料到,今天的天灾没有任何人能够独活!哈哈哈!”

    “什么!”胤煜不可思议地看着殷素婷,思绪在不停地整理,他忽然想通了一切的始末缘由,愤怒得青筋暴突,对殷素婷狠狠地一掌劈下,怒吼道:“贱人!你利用我,妄图消灭神族!你根本就是魔女!”

    “胤煜,别听她胡说,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一心为了你,做了多少事。你仔细想想!”殷素婷被那掌打得狂吐鲜血,不支趴在魔龙的背上躲避着从天而降的岩浆:“我也没想到解开不周山封印会毁天灭地,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如果我不毒死帝神帝后,我现在早就嫁给神武炽日,帝后之位也尽在囊中。若不是为了你,我何必要去杀他们呢?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果然是你毒害了父神母神!”原本被轩辕剑伤到的炽日,拖着伤体过来寻护妹妹,听到了殷素婷亲口承认,想到原先最爱的女人却杀害了自己的父母,他悲痛得咬牙切齿,“幸亏我发觉了你就是异星魔女,及时斩断情丝,放弃了娶你的念头,你才转投胤煜的怀抱,不然如今的帝后真会是你。只可惜当初你作恶多端被我发现,你想当帝后也不可能了。”

    “胤煜别听她的,她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了她自己。梦鲸是她打伤的,她其实是就异星魔女。”水泽精灵抒羽出现,她用水障护住炽日和月华,“快逃!别愣在这!”

    天上掉落的岩浆越来越多,像汪洋大海埋住了无数的神魔尸体,炽日把不肯离去的月华拖走在抒羽水障的掩护下远离了岩浆喷射带逃到海中,众人站立在海中的孤岛上惊魂未定。

    逃出来的神族和魔族少得可怜,月华失魂落魄地瘫倒在地,伤声痛哭:“死了、都死了。都是我的错!我才是真正该死的人!”

    月华傻呆呆地盯着铁红的岩浆流如海中蒸发出的烟气心灰意冷,脑海里尽是自己错信殷素婷时向她泄漏秘密时的情景,心里埋怨自己害死了师父、害死了父神母神、害死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神龙族,还害死了天下无数生灵。

    月华突然想起师父说她是青莲化身,能修复天下万物,只要散尽修为化元神为万物,必可修复这千疮万孔的天地,救活已死去的生灵,还天下一个完整如初的地星。

    “哈哈哈!”月华想到这突然开心地笑了,炽日见此情形更加担心,抱起她吼道:“月儿,你要振作,哥哥只剩下你了,一定要好好活下来!”

    月华不声不响用力挣脱炽日虚弱的伤体,飞入火山灰之中,手结手印、口念咒语,周身飘满无数绿色的莲花瓣,那是她用自己的肉身幻化而成,青莲瓣越积越多,铺满了整个地星的天空。突然间“轰隆”一声,月华的身体爆裂,化成的无数光片和莲瓣铺天盖地修补和复原着万物。

    “我伤害了你们,对不起,我的错,我补过了!”

    空中飘过月华那柔柔的声音,原本快要被掩埋入岩浆的万物复苏了,死去的神、人活了过来,一切如同回到神魔之战还未开始之前。

    “我的魔物们都消失不见!啊!”殷素婷尖叫起来。

    胤煜望着天空徐徐落下的莲瓣流下了悲戚的泪水:“早知道你会死,我不要当这帝神也罢!”

    “月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不欠这天下的,你何必还呢!”炽日失魂落魄地瘫倒在地痛哭,过了许久他回过神来恶狠狠地说:“该还的是那魔女!”

    炽日瞪着通红的双眼,将遣兵符丢入空中召集复活的神族军团,下令道:“把鎏旭神族和魔族丢入魔狱,永不得出!魔女殷素婷必须受三万年魔狱毒火的燃烧一刻不得停歇!”

    潮水般凶猛的天兵天将一下就将魔兵和鎏旭神族捆绑起来,押入炎火滚烧的魔狱。

    “殷素婷,我很想杀你,可我怕杀了你却解不了恨!你死后倒解脱了,可我偏要让你活着永受炎火焚烧之苦!”炽日放下狠话:“我在天宫监视着魔狱,你别想逃,逃了也得给我回来!”

    “我愿永生看守魔狱,以收尽天下魔物为己任,偿还罪孽!”胤煜跪地盟誓,炽日见其有悔改之心便准了。从此胤煜成了监守魔狱的魔界之主,殷素婷则被押入毒火魔狱先受个三万年的刑罚。

    “月儿,我怎么刚醒,你便走了呢?”净灵玉涧中,一位白衣仙人手捧着一片月华的碎魂,欲哭无泪,“师父唯有将此碎片寄养在这白玉莲花之中,等待有朝一日元神复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