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死亡审判(2)

    一股淡淡的沉寂蔓延在空中,凤银雪皱眉紧紧盯着前方,她从没有试过这么难受过,仿佛前面有着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

    无云担忧的向凤银雪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双手的灵气从背后输给凤银雪。

    深吸了口气,确定自己已经好多了才点点头。

    这时一个黑影从对面而来,那黑影像是黑夜分割出来的一部分,又像是和黑夜对立的整体,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黑影缓缓而来,它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帷帽遮住了它的脸颊。

    它走的非常的慢,走这一段路像是走了半个世纪这么久,这是凤银雪的感觉。

    一把黑色的镰勾被它握在手中,那镰勾上有黑色的邪气向外飘着,周围的树木被邪气沾到了后竟然开始变得荼靡不振,没有了往日的生机。

    在它的身后还跟着八个一样造型的人,他们低着头跟着前面的人,像木偶一样。

    这一幕幕看在凤银雪眼里像是在看恐怖片一样,恐怖到她都想尖叫出声。

    无云修长的手有些心疼的想捂上凤银雪的眼睛,凤银雪却一把把无云的手紧紧地抓在手里,微微颤抖的手指透露出凤银雪此刻震惊,也间接告诉无云她要看。

    反观若儿,除了紧张之外只是脸色白了一点而已。

    突然那一队人影一闪竟然从远处直接出现在了几人的眼前,近到大家都能看到他们衣服上的图文。

    慢的时候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快的时候像是光速一样闪现。

    但是这也让凤银雪更加清楚的看见了,那个拿着镰勾的人是一个女的。

    帷帽下微微闪现的连苍白无比,像是抹了面粉一样,握着镰勾的手纤细修长,但是却白中透着丝丝的黑气。

    那女子的漆黑的衣袍上,有着如花朵一样的纹路,类似曼陀罗华又像是曼珠沙华的纹路从衣把一直延伸到腰际,袖口却绣着白色的枝叶。

    又是一闪,一群黑衣人就消失在了三人的面前,空气开始流动,一切好似又恢复了正常。

    而那些被黑气熏染的树木花草,此刻又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无云轻揽着凤银雪从草丛出来,眉头紧锁,深思的看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

    凤银雪此刻松了一口气,刚刚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生生掐住了心脏一样难受。

    “无云,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无云却并未回答凤银雪的问题,而是眉头紧锁的看着,抱着凤银雪的手更加的紧。

    若儿见此才解释道,“死亡审判。”

    死亡审判?那是什么东西?

    “死亡审判传说是一个和古老的种族,有大量死亡的地方就会有她们的出现,而死亡审判出现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女子握着一把廉刃,带着八个人。”

    “若儿你的意思是说这附近有人集体死亡?”凤银雪显然有些不解,但是无云突然紧搂自己的手他的手让她知道此事不简单,甚至有些棘手,“死亡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如果是集体死亡,不可能没有人知道,这有些说不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