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第216章 密室

    “这不用你管。”

    “这事我管定了。”石夫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放过袖舞了,“把她带下去。”

    侍卫们得令,上前压住袖舞。

    “不,我不走。”

    石夫见袖舞还在嚷嚷个不听,眼神一寒,以手做刀,劈晕了她,“带下去。”

    凤银雪见众人已经离去,带着晗心闪身出了空间。

    “这袖舞姑娘其实挺可怜的。”

    “有什么好可怜的。”对于凤银雪来说,袖舞那样是自己作死,“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要不是她自作多情,估计也不会得到这个下场,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自作多情。”

    凤银雪拍拍晗心的肩膀,“你以后要学着点。”

    “哦~”晗心还不知道凤银雪心中所想,“小姐,那我们还探不探王府了?”

    “不探了,走吧。”

    经过刚刚那一幕,还有差一点不被发现的事情,凤银雪果断选择离开。

    两人如来时那样,飞檐走壁,离开了王府。

    书房里,帝倾夜原本闭着的眼睛,刷一下睁开了,“走了?”

    一旁的赤回答到,“走了。”

    “去密室。”

    “是。”

    赤走到一面墙,伸手在墙的某个位置按了一下,墙竟然哗啦啦的像是一扇门一样开了。

    在这面墙后面,俨然是一间不小的密室,但是密室里面却什么都有。

    以及墙上一直燃烧着的长明灯。

    密室里面最显眼的一张玉床,那玉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赤推着帝倾夜走了进去,走到了玉床前。

    “师父。您的身体还好吗?”赤询问像是问着床上的人,又像是问着帝倾夜。

    “无大碍,过一会儿,就会恢复。”帝倾夜白皙的手捂上面具,然后摘下了面具,“都********了,就不用担心了。”

    赤低头不语,只是望着玉床上俊美的男子。

    那个男子长得俊美无双,倾尽天下男子,只是俊美的容颜此刻却苍白无血色,深情有些的痛苦,眼睛紧紧的闭着,让赤看了都不禁有些的心碎。

    那个男子俨然就是多日不见的无云。

    帝倾夜颤抖着手想要捂上他的脸,赤却拉住了他的手,“师父。”

    赤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的哀伤,却什么也没说。

    气氛有些凝结,帝倾夜收回手,“药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嗯。”帝倾夜像是有些累了,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如果无云不按时赴约,估计那丫头很快就会把无云忘记吧?我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这样无云和我都会失去活着的意义的。”

    微微叹了口气,声音里面有着无尽的苍凉,“你先出去吧,我想再待一会儿”

    赤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出去了。

    ~~~~~~~~~~~~~~~~~~~~~~~~~~~~~~~~~~~~~~~~~~~~~~~~~~~~~~~~~~~~~~~~~~

    凤银雪回来后,就趴在窗台望着天空出神。

    虽然帝倾夜和无云两人性格迥异,但是她还是觉得他们两人一定有着某些密不可切的联系。

    还有两天就要一起去找火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竟然觉得时间好漫长。

    就算还有两天她已经觉得还有一个月之久,难道是自己太渴望找到火焰了?

    一定是这样的吧?不然为何自己会如此渴望时间过得快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