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巫碧君的到来(2)

    213 巫碧君的到来(2)    方雾善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黑暗的光线下,她目光沉沉,直勾勾盯着落地窗的方向看。

    晚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嫌弃翩跹的窗帘,满眼都是跳跃的白色,让人心里静得慌。

    她没有说话,倒是来人,看了她的神色,忽然笑了。

    “你这孩子,倒是有我年轻时候的风采。”

    巫碧君来到床边,坐下,像是根本没从方雾善的人生中缺席,也未曾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像是个隔壁邻居家的长辈,也像是一个爱护子女的母亲,温柔贤淑。

    她无疑是美的,四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岁一样。说话时眼角微微弯着,有一种温柔的弧度,嘴角也忍不住上扬,倒一点不像是方雾善想象中充满戾气的刻薄形象。

    方雾善从喉咙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我比较像我的母亲于惠心。”

    巫碧君闻言,也不难过,只耸耸肩,“你身上流着我的血,这是你无法否认的,我巫家的女人向来漂亮,你也不例外。”

    “你对着巫雨那张脸,看了18年,对我的脸应该不陌生。”

    “是,你说的没错,只可惜你们俩完全不是一样的气质,你们虽然是双胞胎,但说起来,双胞胎虽然长得一样,却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我一直很好奇,如果你在我身边长大,会养成怎样的性子?不管怎么说,我想,如果由我来调教你,你一定会比现在的巫雨更出色。”巫碧君言语间十分自信。

    方雾善怎么都想象不出来,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像是家庭主妇的女人,美则美矣,但要说是w集团的首领,怎么都不像。

    方雾善没有避开她的视线,反而坦荡地与她对视。

    “幸好当初你带走的不是我。”

    “哦?”巫碧君显得有些惊讶,“一般孩子不是都该希望自己跟母亲在一起的吗?我以为你会怪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你想多了。”方雾善丝毫不客气。“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躺在襁褓里的婴儿,我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思想,并且认为现在过得非常好,没有一丝改变的必要,至于你,只不过给了我生命,我对你并没有太深的感情。”

    这似乎在巫碧君的意料之外,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这个只从资料里认识过的女儿,想来,方雾善既然能摆平安如兰和安慕心母女,摆平方启临和沈易这样的男人,并扫平眼前一切障碍,还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其能力定然是不可小觑的。

    只是,这样一个脱离自己掌控的女儿,给她的感觉,并不好。

    巫碧君讨厌这种感觉。

    “雾善,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是希望能认回你。”

    “认回我?怎么认?”方雾善皱着眉头道:“如果你真的存了这个心,就该正大光明地来方家,而不是半夜偷偷溜进来,跟我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我只想先进来听听你的想法。”巫碧君说完,扫了眼方雾善隆起的肚子,说:“你怀孕了?”

    “这跟你无关。”

    “我没别的意思,不过18岁怀孕是不是太早了点?”

    “是有点早。”方雾善沉声说完,叹息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确定自己能做好一个母亲,这突然到来的生命是对我们人生的考验。”

    “是啊,当初我要不是突然有了你们,现在的人生只怕也会截然不同。”

    “你该怪罪的不是突然怀了孩子,而是不该婚内出轨,现在的一切不过是当时错误的延伸,你应该早就学会了承担责任!”方雾善说得毫不客气。

    巫碧君摇了摇头,淡淡一笑,“你果然跟巫雨不一样,听你说话倒是有意思,看起来你是个非常有原则且有想法的人。”

    “你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恰巧有一点人的正常良知而已。”

    谈话这样不愉快,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方雾善打了个哈欠,眼神迷糊地说:“抱歉,孕妇不能晚睡。”

    说完这话,她掀起被子背着巫碧君,再次躺了下去。

    看着自己的女儿一点不想跟她交谈,摆明了想要送客,巫碧君说不失落是假的,她心里难免有些空荡荡的,这种空荡是多少钱都填补不了的,纵然现在的她确实十分富有,富有到她的资产甚至比一些小国家的全部资产来得要多,只可惜,人到中年,钱已经不能完全让她满足。

    她转过身,面无表情地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巫雨忽然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扫了眼巫碧君吃瘪的表情,心情很好地笑道:

    “怎么样?你这个女儿有没有跟你上演一出母女相认,痛哭流涕的戏码?”

    见巫碧君沉着脸不说话,巫雨继续挑唇笑道:“怎么?我这个好姐姐没有像你想象中一样好忽悠,也没有如你预料的那样飞奔到你面前哭喊着叫妈妈?失望了吧?难过吧?是不是觉得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你巫碧君想不到的事情,还有你巫碧君掌控不了的事情!你巫碧君不是能耐吗?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法摆平,还当什么w集团的首脑!”

    啪……

    巫雨捂着脸,满眼猩红,极其愤恨地看向巫碧君。

    “你打我?”

    “我只是警告你,说话要注意分寸!”巫碧君面无表情地伸回手,那张完美到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温柔?

    “分寸?你告诉我分寸在哪里?从小到大我被你利用得还不够多吗?你把我送去那些老男人的床上,叫我去做药物实验,把我当机器一样驯养,你这样的人也够资格做母亲?”

    巫雨“呸”地吐出一口血来,继续冷笑道:

    “你说,要是我这个姐姐,知道她是你的下一个目标,知道你找上她,认她做女儿,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血型配对附和你的要求,只不过是因为她是你为买家寻找的符合要求的心脏供主,你说,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想?”

    “巫雨,这些不重要。”

    “不重要?”巫雨忽然一脸可悲地笑了,“这不重要?那我现在就去告诉她!”

    “巫雨,你敢!”巫碧君表情依旧淡淡的,然而说出这句话却让巫雨不由身体一颤,虽然她是巫碧君的女儿,但她知道,这个女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你真的认为我不敢?”巫雨硬着头皮说。

    然而,在巫碧君沉沉的注视下,巫雨却不由头皮一麻,她哽咽了一下,才冷冷一笑:

    “我不是不敢,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她的,毕竟,我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挨了这么多的罪,可她呢,却一直在方家做着她的小公主,有那么多人的疼爱,还找到了像霍靖霆这样完美的男人,她这种没经过风雨的女人,一定认为父亲出轨找个小三,小三女儿上门,男友出轨……这些就是极大的委屈了,然而她不知道,这些对我来说算的了什么?当我被药物实验折磨得快要死去,当我为了任务被那群老男人肆意侮辱,我多想过她这种平凡的日子,她过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是时候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童话破灭了!”

    巫雨说完,红唇紧抿,表情扭曲地一笑。

    “我的好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巫碧君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在她的女儿抱怨着自己所受的痛苦时,她的神情没有丝毫起伏。

    “巫雨,你要知道分寸,你该懂得,我既然能给你生命,就能夺去你的命,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想让你生你就生,想让你死你就死!”

    巫雨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不住地点头:

    “好好!我知道了,你巫碧君是谁啊,你说的话我哪敢不从?”

    “知道就好。”

    “我当然知道,要不是我的身体因为之前做过太多次药物实验,不足以供给那人心脏,只怕你早就会把我的心脏挖去,塞到他身上了!”

    巫碧君冷冷地翻了个白眼,领导w集团多年,她早已学会不对任何人怀有感情,哪怕是自己的女儿。

    在利益面前,没有谁能保持平常心,现在只要她开出足够的钱,有几个妻子能确保不背叛自己的丈夫?有几个父母能不舍弃自己的孩子?一切都是钱在作祟,说不背弃的,不过是因为筹码不够,钱没有超出自己的底线而已,如她这样拥有一个庞大金钱帝国的女人来说,连女儿都是信不过的。

    -

    隔了几日,趁着周末,方雾善约花想和乔染一起出来,陪自己逛街。

    三人买了不少东西,女人逛街总是没有任何目的性,想买的不想买的,最后手里总是拎了不少东西。

    逛累了,三个人找了家餐厅吃海鲜。

    正吃着澳洲大龙虾,忽然花想看着前面,怔了一下。

    “雾善,他们怎么混到一起去了?”

    方雾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巫雨正挽着晏卿的手臂,款款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