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拉着你垫背

    前面已经提及,花蝴蝶对我,最多只能叫喜欢,并不能叫爱。原因何在?原因在于,喜欢会摧毁,而爱,是精心呵护。

    去年正月十五那夜之事,仍是回忆不起来,方才的言语,只是猜测而已。然而,花蝴蝶的反应,恰恰证明,猜测即是事实。

    朱佑樘曾经说过,他知晓公子刑天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更是知晓我为了公子刑天都做过些什么。那日,接过花蝴蝶手中的花灯之后,很快便记起自己和昆仑山之巅有关,想来,在夜晚,便彻底记起了公子刑天,记起自己曾经单相思的那段日子,记起自己曾经对公子刑天有多爱慕。

    荣华当时就在一旁陪伴着,自然会察觉到我的异常,自然知晓我心中对公子刑天一直未曾忘怀,甚至于,知晓我当时心思有多矛盾。

    这只是其一,更为重要的是,只恐自己当时说出过伤害荣华的话语来。

    花蝴蝶啊花蝴蝶,我这大明好师兄,你可知晓,你把我害地有多惨呐!若非那日,荣华不会离我而去,而我,更不用像此刻这般纠结与抓狂。

    其实,心中明白,花蝴蝶不过起到了一个催化的作用,记忆,终有一日会恢复,终有一日会在公子刑天与荣华之间两难抉择。

    早死早超生,还是早些面对为好,一直拖下去,只会令三个人都痛苦万分。

    大街上胡乱溜达了几圈,见着天已到正午,便找了一处酒楼,点了一大桌菜,打算化纠结为食欲,通过大吃大喝来舒缓心中的烦闷。殊不料,刚吃了几口,就瞧见对面坐下一位不速之客来。这位不速之客,不是他人,正是小昭。

    一个小小的镇子,劳这般多的贵客大驾,可谓着实蓬荜生辉。

    边吃菜,边招呼道:“饿吗?饿的话让小二帮你拿副筷子来!”

    “有时候,我可真心佩服你,这个时候,你还能如此处变不惊,当真不是一般的无情无义呐!”小昭的话语里,充满了深深的讽刺意味。

    嘴角微微一笑,我继续吃菜,“既是如此,那你就干坐着吧!”

    小昭的出现,自然亦不是偶然,不是巧合,而是人为。姑且看看,看她这次,又能翻出什么天来。

    片刻之后,小昭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就不好奇,我这突然出现来做什么?”

    还能做甚,自然是为了公子刑天一事而来,想她当年,对公子刑天,何尝不是一片痴心?如今,只恐仍是尚未死心。

    “有话,请直言,犯不着如此拐弯抹角,浪费你时间,更浪费他人时间。”放下手中的筷子,摆出一副倾听者的模样来。

    小昭面色微微一变,“你既如此痛快,那我岂能再磨磨唧唧?你见到他了?”

    “你既已知晓,为何要多此一举提问呢?”我反问道,“有话,请尽快步入正题!”

    “那好,步入正题是吗?小贱人,你何时才能离开他?何时才打算放过他?”小昭说着,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来,“如何,够直接吧?”

    伸手,鼓了鼓掌,“的确够直接!何时离开是么?关你屁事呢!”须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可是咱的风范。小昭既然如此礼貌,咱自然也得礼貌不成。

    “关我屁事?在你看来,自然不关任何人的事。在你的世界中,除了你自个,从未有任何人的存在。当初,我为何要离开,为何要有了退却的念头,只因,在他心目中,没有半分我的存在。并非不想与他一起,相反,得到他的心,比任何人都强烈,只是不想看到他为难,你也知晓,他当初所修炼的,可是天魔神功。”

    小昭的话语,逻辑性极差,所要表达的意思,看似明显,又似乎并不明显。便问她:“所以呢,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像你这种贱人,压根就配不上他。可他,一直被蒙蔽在内,对你这贱人,恨不得掏心挖肺来,甚至于,你做出那般的事情来,还把你当宝一般捧在手心里。伤害他也就罢了,还和别的男人有媾合的关系,你扪心自问,你是否能配得上他?”小昭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几分狠厉来。

    “配不上,勉强配呗!还是那句话,他都没有什么意见,关你一个外人屁事呢!”

    张口一个贱人,闭口一个贱人,贱人这个词语,是被她给承包了么?有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呢?

    “哼!”小昭神情一变,转为不屑,“我怎忘了,这世上的女子,岂有哪个比你更加不要脸?你若但凡有一丝半点自尊,岂能安然地坐在这里大吃大喝?”

    不吃不喝,难不成饿死么?正是有自尊心,才不能亏待自己,留着这条命,好好去过下半生,好好去偿还该偿还的债。

    埋头,又扒拉了几口菜,抬起头来,问她:“说完了么?请继续!”

    小昭的嘴角,出现一丝莫测的笑容来,“别用这种故作镇静的方式,企图掩饰你心中的恐慌,企图掩饰你所犯下的罪孽。别人不清楚你是个什么货色,可我对你,了如指掌。好生后悔,那一年,为何要放过你,为何没有杀了你?留下你这贱人,后祸无穷!你害了我不说,还把他害到如今这般田地,这就是你当初口口声说爱他的方式么?”

    “这话说的我好像和你很熟似的,我与你,以前见过吗?在朱佑樘的府邸,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心中早已明白,只恐自己昔年就与小昭打过正面,并且,极有可能交过手,但面上,仍是佯装糊涂。

    “哼!”小昭嘴角露出鄙夷神色,“用得着在我面前装吗?你不是早就认出了我是谁,他们都以为你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可我知晓你这贱人早就恢复了记忆。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不过是想脚踏几条船而已,别以为没人识破你的伎俩。也对,他也好,太子也好,这两个男人,无论放在哪个女子的面前,只怕都想占为己有。”

    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抖,吸气,呼气,竭力使得心情恢复平静,摊了摊手,“骂完了么?没骂完的话,继续!”

    这回,小昭的鄙夷神色,转为了自嘲,“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输给你这贱人,如今才明白,原来是没有你那般厚脸皮。外人直道我心狠手辣,和你相比,我连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或许,并非是比不上,只是由于,我是真心实意地爱他,而你,只是为了得到罢了。

    想当初,我又何尝不是,做梦都想与他在一起,更是不惜使用各种手段去勾搭,可惜,他始终无动于衷。那时,我当真以为他有断袖之癖,也曾想过要放弃,毕竟,早已习惯了被男人捧在手里的感觉,可在他那里,却变地一文不值。但或许,正是这种反差,激起了我的挑战**,使得愈有一种想要征服他的念头。

    后来,他把你带了回去,不,是把你抱了回去,从那时起,我才知晓,原来他,竟然也是喜欢女人的。昆仑山之巅少说也有上千女弟子,你见过他瞧哪个弟子一眼,更不用说是身体有所接触。不止,后来,他是怎般待你不同,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

    老实说,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是当真惊呆了,不得不承认,那时的你,的确很美,想我,一向以绝世美女自居,都不得不惊叹上天对你的垂爱。不过,美是美,男人看女人,可不是光看美不美的,更是看某种风情的。你那时,不过十五六岁,完全一个黄毛丫头,岂能知晓这些道理?

    然而,他所喜爱的,正是你这贱人那时白莲花一般的模样,对我,比以往还要狠厉,还要决绝。后来,见着他修炼天魔神功之后,不敢去打搅他,只因,清楚天魔神功是多么凶险的一门神功。

    可你这贱人,天魔神功分明是你帮他抢回来的,更应知晓它的厉害,而你呢,三天两头缠着他不放,还对他不断表明心迹。你是铁了心想让他分心,铁了心想让他走火入魔吗?

    最终,虽然没有令他走火入魔,可却将他给害到那般程度来,你敢扪心自问,你当真爱他吗?当真有一丝一毫爱他吗?可怜他,那般高高在上的一位人物,因为你……”

    打断她的话语,问道:“说了这么多,你无非想表明自己有多恨我,既是如此,为何不杀了我?”

    “杀了你?”小昭大笑几声,恨恨道:“我杀你的次数,还少吗?你这贱人,身边有那么多的男人保护你,还个个对你死心塌地。因为你,我差点几次都奔赴黄泉。我再恨你,也犯不着将自个的命给搭上。我要活着,好好看看,看你这贱人会有怎般好的结局。”

    那么多?个个?几次?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除了公子刑天和朱佑樘之外,还有他者找过小昭的麻烦。初步估计,应该包含有老蒋,公孙狗贼和二师兄亦有可能。

    这并非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嘴角,微微一笑,我看向小昭,道:“诅咒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愧对的人,是公子刑天,是朱佑樘,关她屁事,有何资格在这指指点点?

    小昭的面色,霎时大变,随即迅速恢复过来,“你有种,我怎忘了,这世间,岂有哪个人比你脸皮更厚?”

    “正事说完了么,说完可以离开了!”抬起右手,做出一个送客状。与那群云淡风轻的男人们待久了,造就了自个亦跟着淡然许多,若不然,依我素来的性子,早已对小昭出了手。

    小昭又是流露出不屑来,“看来,我很不受待见是吧?”

    “你才发觉呐?”该说她后知后觉呢,还是没有眼见呢?从我这幅不想搭理的姿态来看,明显就不乐意与她交流。

    虽则在她看来,抢了她爱的男人,然而,那个男人,既然压根就未爱过他,那就不存在抢的问题。换而言之,一个全然不相干的人,她有何种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你以为我愿意找你是吗?这辈子,我最不想见到的人,便是你这贱人。每每看到你这贱人好端端地活在世上,我都恨不得抓狂,当初,为何要顾念他,而放过你。”小昭开始进入絮絮叨叨的老年人模式,重复起之前所说过的话语。

    认真倾听完,问她:“既然不想见到,为何要来呢?若是被想象力丰富的人给瞧见,还以为,你之所以如此恨我,是由于因爱生恨呢?”

    小昭脸上的神情,有了几分哭笑不得,再次自嘲道:“想我,在脸皮厚这条道上,与你,相差的完全不是一两个等级,而是一两百个等级。或许,这就是我得不到他心的原因吧。”原本已有了几分狠厉的小昭,突然之间,展现出一副脆弱的模样来。

    说到穿,终究不过一个痴情的女子罢了,当初,能为了公子刑天,不敢取我性命,那岂是不敢,分明是怕会伤害到公子刑天。并非如同她所言那般是占有,她对公子刑天,是爱,是真正的爱呐!

    正胡乱思量之际,忽听她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就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吧!有些东西,到底是想不起来,还是自个压根不愿记起,你心知肚明。可我警告你,你最好想清楚,不要像如今这般再摇摆。你脚踏几条船,那是你自个的事情,可你若胆敢再伤害他,再让他受到那般的痛苦,到时候,我就是奔赴黄泉,也得拉着你垫背。”

    此言,顿时点燃我这抑制已久的火爆脾气,冷声道:“拉着我垫背,那也得看看,你是否有那个本事?”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轻轻一捏,“下次,倘若敢在我面前再如此放肆,你,形同此杯!”语毕,起身,离去。

    “我滴个亲娘呐,快看,那姑娘把一只杯子给捏碎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