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柳暗花明

    许是朱佑樘的神情太过悲戚,令人不得不产生恻隐之心,又许是十万火急、心无旁骛,一心想找公子刑天弄个明白,以致于,就如此安安静静地离去。

    走出不远,回过头瞥了一眼,并未瞧见朱佑樘的身影,亦是未瞧见小霍的身影,不禁觉得有几分诧异。也罢,此刻岂有心思去顾忌那点天灯的?

    天已近拂晓,可气候,仍是异常的寒冷。夹紧衣裳,脚下加大轻功的速度,朝黑风寨驶去。

    远远俯瞰下去,果真见着黑风寨有所动静,寨子的前后左右四周,俱都站满了人,且一律身上都持有武器。所幸的是,一路飞来,并未被察觉到,若不然,只恐早被乱箭射成了刺猬。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公子刑天房中的门,并未紧关,而是开了一条缝,呈半掩的状态。心中窃喜,他该不会料到我会回来,因而故意留了门吧?

    正惊喜之际,猛听屋内传来一道声音:“大哥,我等兄弟,誓与黑风寨一起共存亡。”从声音来判断,应是把我引上山那位老三。

    “务需做这等愚蠢之事,他们要对付的,只是我一人。你速速带弟兄们离去,千万不要回来。”这是公子刑天的声音。

    “大哥,兄弟我是个粗人,别的什么都不懂,可老三我打从跟随大哥的那日起,整条命都交给了您。再说了,朝廷那些犬牙,想对付的,是我们整个黑风寨,未必就是大哥您一人。您就留兄弟们与您一起吧,咱这黑风寨的兄弟,哪个是怕死的种?”

    常闻那些黑道当中,有情有义之人并不少,反而是所谓的白道,所谓的名门正派,出的都是一些小人与伪君子。

    老三虽则看似粗犷,可竟如此重情意,倒真属一位纯爷们。

    “对付朝廷那些鹰犬,有的是上百种方式,何须硬拼硬呢?譬如,在他们所食的饭菜或者水里头下毒,让他们不战而退。”言语之际,三两步走进了屋内。

    老三瞧见我后,异常震惊,“大嫂,不是说您下山了吗?”

    眼睛一直盯在公子刑天身上,见着他的眸色里,亦是有讶然呈现,嘴上答着:“是下山了,不过,又回来了。”

    “我老三就说了,大哥看上的女人,怎么会在这种节骨眼的时候离开呢?”老三虽粗鲁,但并不笨,不止不笨,反而极有眼色,许是瞧见我与他们老大之间的气氛不大对劲,急忙说道:“大哥,大嫂,老三还有事要忙,就先出去了。”

    半晌之后,屋中的人,终于开了口,“你还有自尊心没?是不是非得让我把你打出去,你才能不再做纠缠呢?”

    荣华啊荣华,别以为你装作无情,我就会自尊心受到打击,就会弃你而去,你若离开人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次,说死都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你把我打出去也没用,即便是死后化为鬼,我亦会缠着你不放。想甩开我,想摆脱我,没门,休想!”走到桌旁,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茶嘴,咕咕喝了几口,“哎呦,渴死我了!”

    “何以如此死皮赖脸呢?”语气虽仍是那般冷厉,可公子刑天的神情,隐隐有了几丝松动。

    “那也是你逼地。”我如实答道,“遥想当年,我可是个多么皮薄的姑娘,后来因为你,一步一步练就了死皮赖脸的精神。”可不,犹记得第一次被他拒绝的时候,别说是钻到地缝,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来,经过数次的磨练,脸皮逐渐厚了起来,心态也逐渐平和多了。

    戳中了要害之处,果然令他无言以对,像哑巴一般沉默。

    “行了,你我之间,还用如此装模作样么?虽不敢笃定了解你十分,起码七八分总是有的吧。不必费尽心机赶我下山,我知晓你遇上了麻烦。昨夜,有些情绪激动,更有些冲动,今日,即便就是天塌下来,我都不会离去,不会离去。”率先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让他感受到我强大的决心,从而,遏制住再一次赶我走的念头。

    “你以为我是怕连累你,才让你下山的?你那太子殿下,虽则厉害,可想对付我,并非易事。你莫忘了,除了天魔神功之外,我还有其他的绝技。”不过刹那的晴天,便开始回转到了之前的阴云密布,公子刑天变脸的速度,可谓比六月的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那太子殿下?什么叫你那?朱佑樘是我的?朱佑樘是全天下人的好不?问题,似乎又绕到了原点,难道,又要费尽口舌去解释么?

    “你想怎般认为便怎般认为吧,并非不想解释,只是嫌浪费时间。我与朱佑樘之间,是否清白,你我皆都心知肚明。不用花时间在企图抹黑我之上,你再抹黑,我也知晓你是口是心非,更知晓你是有苦衷的。没有必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正事要紧。朱佑樘此次来的时候,带了三千精兵,还有一万后援,三千精兵就在山下,而那一万后援,则驻扎在几十里之外的地方。”首先必须向他禀明敌方的军情,这才是当务之急。

    公子刑天的眸色,有了一丝微微的变化,“你是如何知晓的?”

    “朱佑樘告诉我的。”我如实作答,“下山之后,遇上了他,顺道聊了几句。”

    “你不怕他在欺瞒于你,给出一个虚假的情报?”公子刑天的嘴角,浮掠出一种极其古怪的神色。

    话说,朱佑樘的言语,我还当真尚未怀疑,“事出紧急,哪顾得上细想,即便他是在诓我,也得第一时间告知于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者,他是铁了心想要对付你,三千精兵,只恐实际数量还不止。”

    朱佑樘的对手,可是昆仑山之巅的公子刑天,大神一般的存在,为了保险起见,倘若换成是我,不止会带上三千精兵,只恐还会带上炸药与大炮一类的重武器。

    炸药?大炮?苍天大地!方才离去之前,为何没有想到这茬来。顿时惊慌失措道:“赶紧离开黑风寨,立刻马上。”不待他作答,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朝外而去。

    许是这一突然的举动,令他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出语制止道:“慢着,莫慌!”同时,停止了脚下的步子。

    “不成,再不走,只恐来不及了,朱佑樘来的时候,多半带来了炸药和大炮,他并未讲明,是我自个突然想到的,只怕**不会离十。”边解释,便继续拉着他往外走。

    殊不料,“呵!”公子刑天轻笑一声,“倘使当真如此,那我倒真要留下来看看。”

    即便是大神一般的绝世高手,在大炮这般的武器下,亦是会受到重创。毫不夸张的说,重创还算是最理想的状态,在正常情形下,不被炸个尸骨无寸、亦被炸个血肉模糊。

    “没必要争这一时的长短,还是保命最为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边劝阻,边继续拉他。

    “你怕死?”公子刑天再次停下,问道,眼里的神情,异常莫名。

    我如实答道:“自然怕死,然而,更怕你死。你若死了,我怎么办?你活着,我就得一定活下去。我活着,也一定要想办法让你活下去。相亲相爱在一起多好,幸福的日子我还没过够,还舍不得死。你也是,绝迹不能这般轻易死掉,留着这条命,好好和我一起过下半生。”

    许是自己眼里的神色太过诚恳,以致于公子刑天被打动,又许是他幡然醒悟,明白生活的真谛,似曾思索了短暂片刻,随即轻声答道:“你说的对,这条命,还得留着,不能拿它去冒险。”

    “那就废话少说,赶紧走呐!逃命要紧!”夹着尾巴做人,这可绝非咱的风范,然而,还是那句话,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死了,那可就当真一了百了。

    殊不料,公子刑天的步子,再次停下,看向我,问道:“你当真如此关心我的安危?”

    “这不废话吗?听闻朱佑樘说要剿匪,便联想到他要对付你,赶紧给你前来通风报信。咱有话,能离开黑风寨再说么?此刻,实乃非说话的时机呐!”瞧我这火爆脾气,若是他人,准给他几拳,或者将其打晕,岂有时间容他如此磨叽?

    “寻儿!”公子刑天轻轻唤了一声,“知晓你心中挂念着我,知晓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十分重要,这便足矣。别的什么,已然不重要了。”

    直觉十分不好,总觉得他接下来又要说出什么绝情的话语来,赶紧制止道:“你就是说出再狠的话语来,我都不会走,死都不会离开你的。”

    公子刑天沉默了短暂片刻,道:“我会离开黑风寨,绝不会与朱佑樘硬碰硬,更会保存自己的实力。不过,与你,此刻无法在一起。”

    “为何呢?”我不解道。

    “只因,你连我的名字都不曾记起。”

    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但见着他的眸色十分忧伤,想了片刻,答道:“好,待我记起你的名字来再找你。届时,看你还有何种借口。”

    “届时,倘若你仍然想与我在一起,那我,再也不会将你推开。”公子刑天浅声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