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什么咚?

    恻隐之心是什么心?还能是什么心?是怜悯,是同情,是可怜?是么?不是么?一时之间,陷入了茫然状态。

    凭心而言,与其说是对朱佑樘有了怜悯,有了同情,倒不如说是惦念着他的救命之恩。毕竟,他救我的次数,不是一回两回。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即便不会产生男女之情,相处时日一长,抑或者因为各种牵扯,亦会产生其他情愫。

    这并非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公子刑天许是见着我有了犹豫之色,面上,霎时极其沉寂。见此,赶紧答道:“反正不是爱慕之心就对了,我对他,打从第一次遇上,眼缘便不好,注定不会有什么好感。”

    公子刑天所忌惮,所害怕的,无非是我是否会对朱佑樘有好感,是否会喜欢上他。就此,相信定然能打消他心中的疑虑。

    原本以为朱佑樘已然昏迷,殊不料,此时,他的身子,微微动了一动。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点天灯的不止对毒药有某种程度上的抗体,意志力更非一般的坚强。

    在起先的料想当中,这个时候,他绝迹睡地像死猪一般,千里醉的毒性,不止不比弹指醉差,反而还毒辣几分。非钢铁一般的意志,断然不会直到此刻还保持清醒。

    朱佑樘不仅清醒着,还苦笑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问,又似是在自言自语,“眼缘?第一眼的眼缘?重要么?不重要么?”好似有几分痴傻疯癫状态。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当真如此之大,朱佑樘的逻辑,与正常人的逻辑,诚然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不去理他,偏头去问公子刑天,“怎么样,觉得有所好转没有?”但见着他的面色逐渐恢复正常,想来,解药应是起效了。

    “还好!”公子刑天点了点头,又道:“不曾想,你的毒术,竟到了如斯出神入化的程度。”

    嘿嘿一笑,我答道:“还不都是得益于你,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亦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得益于……”不待公子刑天话语完毕,被嗖嗖一阵声音给打断。

    还觉得奇怪,小霍为何迟迟不肯出现,这不,终于破窗而入。话说,不是破门而入,就是破窗而入,这小霍,可谓是比我还具有大盗的潜质。如此损坏黑风寨的财物,怕是他的主子朱佑樘有得赔偿了。

    “主子,主子!”小霍已将朱佑樘抱在怀中,不断呼唤道。

    “别喊叫了,他还活着,只是一些迷药而已,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么?”小霍也是见过世面之人,怎生如此不淡定,实非一名合格的暗卫。

    “主母,您怎能如此对待主子呢?”小霍抬头,看向我,神情异常愤怒,“您知不知晓,上次因为您那一掌,主上……”

    语到此处,被一道声音给横生打断,“小霍!住嘴!”声音虽不算小,然而,里头显然包含有一丝底气不足的意味。

    从这情形来判断,怕是朱佑樘的意志力到了极限,很快就会昏迷过去。

    小霍果然乖乖闭嘴,只是,看向我的眼神,愈发凶狠,那副模样,宛若对方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左思右想,从怀中掏出解药,取出一粒,下床,走到小霍身旁,朝他递了过去,“给你主子服下,半盏茶的功夫之后,应该就能苏醒过来。”转念又一想,道:“隔壁屋子空着,扶你主子去那歇息吧,你若下次再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那我定当还你一份出其不意的回礼。”

    小霍抬头瞥了一眼,面上有了几分不屑,“若不是主子有交代,小霍才不愿意管你们这些破事。什么情啊爱啊,净是害人的东西。”

    这小破孩,语毕,抱着朱佑樘坐在地上,目光对向了窗外。从这架势来看,铁定是不会离去。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今夜,注定不会安然太平。也罢,暴风雨既然要来,像咱这等凡夫俗子,自是控制不了。拖鞋,上床,继续困觉。

    为了防止那点天灯的待会醒来之后再继续死皮赖脸,抢先将他的举动扼杀在萌芽状态,继续四面朝天,继续整个人占据了大半张床的位置。

    公子刑天瞧见我这幅滑稽的模样,微微一笑,道:“你这幅可爱的模样,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往昔。”

    正要作答,不料,一直处于傲娇状态的小霍插语道:“可爱?总算明白什么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了,主母这幅模样若叫可爱,那这天下间的女子,就没有不可爱的。”

    看吧,我所遇上的男人们,如今,就连一个小小的暗卫,都是毒舌。话说回来,毒舌亦有毒舌的好,起码真诚,心里有话,不会藏着掖着,更不会背地里捅人一刀。最多,也就是个真小人,绝迹不会是伪君子。

    心里想着,嘴上答道:“是不可爱,不止不可爱,还刁钻任性,蛮不讲理对么?不过,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主子喜欢呢。”跟我比毒舌,跟我比善辩,无疑于鲁班门前耍大刀,想要取胜,休想!

    殊不料,被小霍抓住了把柄,回击道:“您还知晓主子喜欢您呐?主子岂是喜欢,那分明是迷恋,而且是迷恋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小霍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能迷恋到如斯程度。只恐您要天上的星星,主子都会给您摘下。”

    此语一出,公子刑天的眸色,有过瞬间的变化,但稍纵即逝,很快恢复如常。

    见此,我赶紧驳斥道:“能把天上的星星给摘下,你以为你们主子是神仙呐?”话,切记说地太满,若不然,便变成了吹牛和空话。

    “主子虽则不是神仙,可比神仙差不了几分。他在您身上所花的心血,只恐神仙都未必做得到。”小霍不以为然,朝公子刑天所躺着的位置看了一眼,“主子从来不在您的面前邀功,更不对您讲明,你不清楚的那些,小霍我可是看地一清二楚。小霍不想非议他人,但敢笃定,主子绝迹是这世上对主母您最好的男子。”

    感情这种事情,不能由于对方对你好,你便能给予同等的回报。再者,小霍可是朱佑樘的属下,自然会维护于他,替他说话。

    “口干么?干的话,我帮你倒杯茶来。”当着公子刑天的面,这个话题,自然不能再继续下去,省得他的情绪再发生波动来。

    原本极其美好的一个夜晚,因为这点天灯的朱佑樘,可谓是乱七八糟、异常繁杂。

    将朱佑樘与小霍赶出去的念头,极其强烈,然而,公子刑天这个主人都无意见,我又怎能咄咄逼人呢?

    “您也别忙了,属下闭嘴,闭嘴行了吧。若非看不下去,依属下的身份,岂敢冒犯主母您呢?”小霍说着,将朱佑樘扶起,朝门外走去,“您歇息吧!主子自个都不觉得委屈,属下又能有什么意见呢?”

    半晌之后,公子刑天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你对他,并非无情。”

    一口血喷死自己,喷死自己,那也无济于事。方才,竟然盯着小霍与朱佑樘离去的身影,傻呆呆分了神,并且,足足分神了半晌。

    正要替自己解释,又听他说道:“若是惦念着他的安危,那就跟过去看看。”

    什么叫惦念朱佑樘的安危,谁惦念他的安危了,不过一些迷药罢了,他还能死不成?

    这并非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公子刑天的语气,虽则淡然,但神情里头,显然带着一丝浅浅的忧伤。

    直到此刻,他还在误会我与朱佑樘的关系,其实,这事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自己。脑子被驴给踢了,也得有个限度,并非智商是个硬伤,明明就大脑时刻保持清醒着,结果,被这点天灯的给一搅合,便开始混混沌沌,不知然,不知所以然。

    有种说法,说是女子若是生气的时候,想要哄她,最简单最便捷的法子,便是将她壁咚,抑或者胸咚,抑或者其他咚,

    总言而止一句话,就是抱住她,将她狠狠亲一顿。如此一来,什么生气,什么不悦,皆都烟消云散。

    这种说法,在通常情形下,的的确确放之古今,放之各国皆为真理。

    与女子而言,百试百灵的法子,兴许放在男子身上,亦是受用。好,就这么着!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自尊值几个钱,面子又值几个钱,幸福才是最至关重要的东西。

    不由分说,直接扑身过去,搂抱的同时,覆上了他的嘴唇,狠狠亲了几下,放开,目光迎上他的视线,“他对我有救命之恩,而且不止一次,若不然,以我的个性,早对他下了手。知晓你心中许是有误会,一时片刻之间,我也不晓得该如何解释。你只须记得,我的心中,从来只有你一个。我所爱的男人,亦是从来只有你一个。过去是,现今是,将来更是。”说罢,不顾他眼神的变化,再次覆上他的唇。

    这男女之间,无所谓谁主动,只要喜欢,只要自个乐意,干别人屁事呢!

    话说回来,此刻的情景,既非壁咚,又非胸咚,那该叫什么咚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