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恻隐之心是什么心?

    “是否移情别恋,你心里岂非比本殿下更加清楚?”朱佑樘亦是回敬道,火药味十足。

    这两人,究竟在这说什么鸟语?移情别恋?他们所暗示的,是在下不在我么?为了防止他们继续再争斗下去,赶紧遏制道:“别人是否会移情别恋,不得而知,反正在我自个这块,绝迹不会发生移情别恋的事情来。”

    还是那句话,并非由于忠贞,并非由于保守,并非由于标榜自己,只是因为,生命中第一个所爱上的男人,恰好是对的那个人。

    “你敢笃定?”朱佑樘追问道,眸色有了一丝微微变化。

    理直气壮,外加一副理所当然,迎上朱佑樘的目光,我答道:“自然敢笃定,这问的什么废话?”

    “如此说来,你永远都不会有爱上两个男人的可能?”朱佑樘不死心,追问道。

    “不会,不会,让我说多少遍呐!”语气,顿时有了几分不耐烦,不晓得这点天灯的究竟要做甚。

    殊不料,点天灯的仍不死心,问道:“同时爱上两个男人的可能性,那就更不可能,是么?同时与两个男人有过亲密关系,那就更更不可能,是么?”

    “点天灯的朱佑樘,你是觉得我长着一张水性杨花的脸么?”火爆脾气,不被点燃,那才是不可能。

    生平最厌恶的,便是那种脚踏两条船,三心两意,见异思迁之人。

    在爱情的道路上,大多人并非能顺风顺水,都会遭遇到一些波折,甚至,都会走一些弯路。毕竟,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那是天大的幸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愿望。

    理想很丰满,现实终是太骨感。即便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盼望着能遇上一位与自己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之人,然而,现实却总是教人学会什么叫残酷,什么叫赤果果。

    你全心全意的付出,未必会换来对方的全心全意,用当下最风靡的话语来讲,谁没遇到过几个人渣呢。

    甚至,双方俱都全心全意的付出,亦是未必能换来美好的结局。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在爱情面前,双方对彼此的爱,原本就是不对等的,总有一人给予对方的爱,大于另一方对自己的爱。

    再者,随着周遭环境的不断变化,每个人俱都会跟着变化,变化的结果,往往是初心不再。

    再再者,这个世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永恒的东西。人活在世上,总会受到各种诱惑,长地再美,终有容颜衰老的那一日,再有权势,亦有失去权势的那一日。如何抵制住诱惑,爱只是其中一方面,更为重要的则是责任心,责任感。

    总而言之,芸芸众生,之所以滥情,一是由于并未遇到自己的真爱,二是由于缺乏责任心。

    姑且不论别人,论论自个,首先遇上的是真爱,其次,个人认为,即便所遇上的,并非真爱,起码在感情存续期间,自己会以为那就是真爱。因而,绝迹不会有三心两意的行为出现。

    移情别恋,其实并不算可耻,可耻的是同时脚踏两条船,同时与数人有媾合的关系。

    倘使觉得感情不再,倘使觉得初心不再,完完全全可以分手,可以和离,完完全全可以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

    然而,倘使在关系存续期间,与另一人劈腿,那能说明什么,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那人没有责任心而已。

    简而言之,不论他人如何,于我个人而言,在感情存续期间,在尚未提出分手之前,爱上别人的可能性,极小极小。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是爱上,即便是移情别恋,最起码,绝迹不会做出劈腿,做出媾合那种事情来。我若和男人行周公之礼,那绝迹是正大光明,光明磊落,绝迹当时只属于他一人所有。双方关系存续期间,是唯一的伴侣,起码是身体上唯一的伴侣。

    倘若不爱,就告诉对方不爱,倘使不想再在一起,就告诉对方分手,不必扭扭捏捏,不必遮遮掩掩,大方道明就是。更不必将就,不必凑合,爱情这种事情,将就和凑活的结果,只会令双方都陷入痛苦当中。

    并非只是为了对方负责,更是为了自己负责。唯有你自己能办得到的东西,才有资格去要求别人。

    套用自己的话来说,要做,只做真小人,从不做伪君子。然而,点天灯的朱佑樘,无疑将我归纳为伪君子的行列,咱,宁死都不做伪君子。

    想也不想,又是一脚朝那点天灯的踢去,方才那一脚,并未踢中,亏得他反应迅速,给落了空。这次,嘿嘿,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正好命中他腰间的位置。许是下脚太重,连带着他的身子,发生了很大幅度的倾斜。

    这男人的腰,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伤的,孰能料到,这点天灯的竟然没有躲闪,没有躲闪呐!

    更为意想不到的是,朱佑樘的脸色,不止没有动怒的迹象,反而嘴角微微上扬。

    猛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急忙转身,看向身旁的公子刑天。该死的,打回娘胎修炼八百次都挽救不了自个了。公子刑天的脸色,异常凝重。想来,见着我与朱佑樘的亲密举动,使得他认为,我当真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点天灯的朱佑樘,上辈子该欠了他多大的债,才让他不断来索取。

    这次,伸出去的,并非是脚,而是胳膊,殊不料,还未出招,胳膊被生生拉住。

    偏头,看向公子刑天,“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想收拾他而已。你了解我的性子,这点天灯的三番四次害我,我岂能饶过他?等着我,最多半盏茶的功夫。”顺道会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公子刑天似曾有过短暂的犹豫,但很快松了手,眼眸里的神色,比之方才,明显好转了几分。

    见此,伸腿朝朱佑樘踢去,手里,顺势将毒药洒出。

    “呵!”点天灯的朱佑樘竟然轻笑一声,“下次,你若出手,能否事先别支会一声,这是摆明了让我逃脱么?”言语之际,已飞身跳下床外。

    嘿嘿,这一无心插柳的举动,终于把这点天灯的赶下了床,赶紧顺势滚到他之前所躺着的位置,两腿呈八字形摊开,一个人占据了大半张床。这回,看这点天灯的还怎么搅合。

    踢自然是未踢中他,然而,然而,毒药可是未必下到身上才管用的,空气,亦是可以传播滴。

    果然,朱佑樘的语气生出几分变化来,“你又对我下毒?”

    “我一介用毒高手,不对你下毒,难不成拍你一掌么?”语出,猛然记起那日在兰州城将他拍了一掌之事。

    原本,对于用毒高手来说,出于本能,一般首先想到的会是下毒,然而,兴许自打发觉到自个掌力惊人之后,下手起来,又多了一门手艺,以至于,什么顺就捡什么来。

    这并非此刻的重点,重点是,这点天灯的,直到此刻为止,全然毫无一丝中毒的迹象。遥想当日,给他下毒之时,亦是遇到了类似的情景。

    前面已经提及,这世上,是有百毒不侵这种说法,然却未有真正的百毒不侵。朱佑樘绝迹中了毒,只不过在硬撑而已。

    自打上次发觉弹指醉对那点天灯的朱佑樘不管用后,特地留了意,这次改成了其他迷药,改为了千里醉。

    千里醉和弹指醉,制作成份当中,有很大的差距,那点天灯想来应该不会对所有迷药都具有抗体的吧。

    至于公子刑天,压根不用担心,我所学到的毒术,十有七八皆来源于他,我能没事,他自然没事。

    没事?没事他大爷,转身无意瞥了一眼,这一瞥,发觉公子刑天的眼神有几分迷离,脸色亦生出几分变化来。

    难道说,方才情急之下,掏错了毒药么?不该啊,衣袖之内,虽则藏有数十种毒药,但具体的位置,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明明掏出来的,是千里醉没错。

    噢,对了,千里醉是去年才炼制出来的毒药,那时候,我人在空雾谷,荣华并不在我身旁。当时,每日在等待中煎熬,闲地无事,便唯有炼制新毒解闷。未曾让他见识过千里醉,他自然不晓得那其中的厉害。

    不由分说,赶紧起身,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解药。

    期间,余光察觉朱佑樘一直在盯着我与公子刑天瞧,目光有几分莫测。

    突然之间,耳畔传来他的声音,“下毒也好,其他方式也罢,有何区别呢?我,已经习惯了,已经习惯了。”语气充满了三分无助,七分悲凉。

    仔细想想,对他下手的次数,的的确确不少。自打在京城头一日遇上他,便开启了一条对他下手的不归路。

    非我手贱,非我仗着自己毒术高强欺人,实乃,那点天灯的,总是三番四次挑战人的极限。

    然而,此次,许是他的语气太过悲凉,让人有种凄凄惨惨戚戚的感觉,隐隐动了恻隐之心。这不,待瞧见他倒在地上的模样,更是觉得自己不该下这般重的手。

    待回头,瞧见公子刑天正意味不明地盯着我,赶紧解释道:“我只是动了那么一丢丢的恻隐之心。”

    “恻隐之心是什么心?”公子刑天问道,语气分外古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