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瞎搅合

    走了四五步,猛然瞧见前方站着一个人,纹丝不动,宛若一具稻草人一般。

    “太子殿下,您还没走么?”边问,心中着实诧异,不晓得他站在此地已有多久时辰。

    朱佑樘不作答,而是盯着我,一动不动地盯着,仿佛要在我脸上看出夺花来。

    “您若是也饿了,若不然,一起用膳?”

    这次,朱佑樘的视线,从我脸上移开,转而移到手上,移到我挽着公子刑天胳膊的手上,仿佛想再次看出朵花来。

    没皮没脸的,见得并不算少,可如斯没皮没脸的,实乃生平头一遭遇上。正常人的自尊心,好歹总得有个底线吧,可我忘了,朱佑樘岂是正常人?

    你道他是如何作答的,他答道:“既然你盛情相邀,那本殿下却之不恭。”慷慨激扬,掷地有声,不像是对我所言,而像是针对公子刑天的话语。

    本殿下?好吧,的的确确是本殿下没错。难得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身份,有了这等仗势欺人的念头。

    话说,方才,我与公子刑天可是搂抱在一起亲热,十有**被他给看在了眼里。脸不红、心不跳,还能保持如此淡然的模样,此人,是石头转世么?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原本以为,公子刑天会反对,不料,他朝朱佑樘淡淡瞥了一眼,道:“那就请吧!”

    不打架也就罢了,这等和谐的画风,算哪门子回事呢?

    为何只有我一人觉得忐忑不安、心中七上八下,再看那二人,俱都是一副十分淡定的姿态。人比人,气死人,这是逼着我回娘胎,重新修炼去么?

    走了四五里的路程之后,渐渐,觉得释然了几分。既然人家两位都能和谐相处,我又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杞人忧天呢?

    期间,手,一直挽在公子刑天的胳臂之上。公子刑天走在我的右边,而朱佑樘则走在我的左边,俱都沉默不言、一语不发。间或,这两人会偏头看我一眼,随即又偏头过去,继续朝前走。此等画风,比方才更加诡异。

    心中暗想,此时,若是老蒋亦在,不晓得又会是怎般的场面。

    呸呸呸,还嫌不够剪不断、理还乱么?一个头,早已两个大。

    走在路上之际,原本想出语将点天灯的朱佑樘给赶走,后来转念一想,他定然不会傻到以身犯险,这黑风寨附近,只恐埋伏了不少高手。

    处于这种敌暗我明的状态,暂且还是按兵不动为妙,若是惹怒了朱佑樘,连累的,是黑风寨这些贼匪。

    这群贼匪,与我有关么?原本无关,然而,因为公子刑天,却有了干系,

    惹我不要紧,万万不能惹我男人,这便是我活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原则。

    喊吃饭的那位,不是他人,正是之前那位干猴。

    前脚刚出树林,就瞧见他小跑着冲我们而来,嘴里喊叫着:“大哥,大哥,开饭了,您上哪去了,小的找您找了半天。”

    待看清身旁之人,干猴顿时目瞪口呆,随即很快反应上来,“您,您,您,感情您就是大哥那位画中人呐?小的不知您的身份,冲撞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小的这一回。”说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噢,对了,方才,你这位兄弟,说要把我送给一个叫三哥的人,让他好好享用享用。你说,他是想把我清蒸呢?还是红烧呢?”不止不打算放干猴一码,反而还要火上泼油。

    干猴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察言观色能力极强,不待我言语完毕,早已伸出双手,朝自己脸上扇去,一边扇,一边认错,“是小的该死,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是小的瞎了自己这一双狗眼,小的该死,该死,该死!”

    “该死是么?那你便去死吧!”语气好不凌厉,随即,我偏头看向公子刑天,语峰一转,言笑晏晏道:“你说,我说的对么?对么?”

    公子刑天展颜一笑,伸手抚上了我的脸庞,柔声道:“嗯,对!”

    从未见过他有如此柔声细语的时候,从未见过他有这般宠溺的眼神,印象当中,荣华倒是有过如斯的情景,可公子刑天,从未有过。

    昔日,他在我的面前,究竟是怎样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又是怎样以那副云淡风轻的态度去面对我?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在这一瞬间,由于他这个笑容,被迷地七荤八素,脑子当中,晕晕沉沉,全然不受控制。

    分明不是那张举世无双的脸,分明只是中等偏上的容貌,分明并非他真实的容颜,可,可瞬间扑了上去,且,手顺势攀上了他的脖子。

    原本的的确确想在他的红唇上咬一口,殊不料,被干猴鬼哭狼嚎一般的喊叫声给打搅,意识霎时清醒过来。

    “大哥,大嫂,您们就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吧,小的做牛做马,一定会报答您们两位的。”

    瞧着干猴这幅战战兢兢、老泪纵横的画面,与他还计较作甚?原本就是玩笑而已,“罢了,滚吧,别让我短时间之内再看见你。”

    听闻此言,干猴破涕为笑,“谢谢大嫂,谢谢大嫂,小的就知晓您是天仙下凡,就知晓您是菩萨转世。”

    “还不滚么?”面色一变,我做出吓唬状。

    “小的这就滚,这就滚!”干猴说着,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朝前滚去。

    让他滚,他还当真滚呐,此举,着实令人哭笑不得。

    余光瞥见,朱佑樘一直盯在我的脸上,目光分外莫测。

    想来,方才我不顾廉耻,扑过去的动作,刺激到了他,又联想到我之前和公子刑天亲密的举动,从而使得他心中有了几分踌躇,开始重新掂量起来。

    毕竟,依他的身份,至少也得找个名门淑女,即便不是名门淑女,最起码也得是个懂得礼义廉耻的姑娘。

    而我,浑身上下,写满了四字:离经叛道。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着对我不算了解,本着情人眼里出西施,朱佑樘对我,或许是有那么一丢丢的迷恋。

    然而,待他察觉到我的真面目,就会渐行渐远,自个乖乖离去。

    事实上,朱佑樘瞧了半晌,收回视线,不咸不淡问了一句,“不是说去吃饭么?”

    真心肚饿也好,假意转移话题也罢,此时此刻,能做到如此云淡风轻,着实令人膜拜万分。

    摇了摇头,努了努嘴,既然人自个不嫌尴尬,我又何须多言呢?

    继续挽着公子刑天,继续朝前走,走了两步,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别的端倪。

    这顺风镖局的幕后东家,正是公子刑天,他派人劫自己的镖车作甚?抑或者,劫镖一事,他并不知情?

    想询问此事,但见着他的脸上,洋溢着一丝淡淡的喜悦,不忍破坏他的兴致,话到嘴边,便咽了回去。

    此时,朱佑樘突然在一旁问了一句:“你不喜欢吃甜食,是么?”

    好生莫名其妙,突然之间,问这做甚?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如实作答,“是啊,除了糖葫芦之外,别的甜食,概不喜欢。”

    “为何呢?”朱佑樘追问道。

    为何?为何?隐约记得,自己年少的时候,似乎是喜欢吃甜食的,去昆仑山之巅以后,亦是喜欢吃甜食的。

    若说这个习惯的改变,则是由于荣华。荣华吃不了甜食,一吃,肠胃就不大对劲。后来,见此,我便也将甜食给戒掉。

    糖葫芦原本亦是能戒掉的,只因生平第一次吃,是源于荣华的缘故,于我而言有特殊的含义,因而便保留了下来。

    “他不喜欢吃,所以我就不喜欢吃,就这般简单。”此言,既是事实,又能打击到朱佑樘的自尊,使得他迎难而退。

    由于对方的喜恶而喜恶,属于爱里头的极高境界。但凡是个正常人,见着自己无缝而入,便会萌生出退却的念头。

    殊不料,朱佑樘朝我看了半晌,随即,嘴角微微上扬,转而,看向了公子刑天,“她说你不喜欢吃甜食,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着实想不明白,屁大点事,朱佑樘何以要不断纠缠在这上面?他是故意找茬来的?还是没话找话说?

    “都说了不喜欢,还问做甚?他的爱好,你还能比我更加清楚,更加了解么?”不待公子刑天作答,我抢先一步开口。

    “这个问题,最好还是由当事人自己回答,你说是吗?”朱佑樘全然不理睬,继续追问,着实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感觉。

    点天灯的,究竟想作甚呢?这是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终于要开战了么?

    手,赫然被公子刑天给握住,也不晓得,他是如何知晓我有出手的意图。

    “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你莫要插手。”言语之际,公子刑天的视线,已与朱佑樘对峙,“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你看清楚,她此刻挽着的,是我。她所选择的,亦是我。别的,还重要么?”

    “就是,好好的,你跟着瞎捣什么乱呢?”跟着附和了一句,我又朝朱佑樘说了一句,“此地,不是您太子殿下该待的地方,您还是回京城为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