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两虎相争

    多么希望他能点头,即便不点头,好歹也开口说句什么,然而,他只是看着我,神情莫测地看着我。

    相见的场面,亦是构思了千种万种,想破脑仁,就是想不到会是这般的场景。

    隔了许久,隔了许久许久,但或许,只是一瞬间,沉默不语的他,终于开了口,“也罢,你走吧,再也莫要让我看见你!”

    再也莫要让我看见你?再也莫要?莫要?

    眼泪,早已在眼眶之中打转,竭力克制,又怕克制不住,赶紧将头偏向一侧。

    待心情有所平静,待再次回头,瞧见他转身,正欲离去。

    情急之下,一个飞身过去,落到他的面前,不由分说,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等下,我有话要讲。”

    是有话要讲,千言万语要讲,可一时之间,实乃不知说什么为好。

    “离去吧,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找你该找的人去吧!”

    距离这一近,公子刑天脸上的表情,看地愈发清楚。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仍是说不清、道不明。有疏离,但似乎,不止疏离这般简单。

    想来想去,觉得他十有**是在吃醋,是在为了朱佑樘一事耿耿于怀。

    荣华在我印象当中,很少吃醋,不止是因为他个性淡然,不止是因为他素来自信,更重要的,应是他知晓我对他的情谊,知晓我绝迹不是个轻易变心的主。

    很少吃醋,并不代表就不吃醋。

    毕竟,那时的场面,太过怵目惊心。

    倘若对换身份,倘若换由我看到荣华与其他女人搂抱在一起,即便在知晓是那女子主动的情况下,我都会耿耿于怀,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抱在怀里,是个男人,岂能受得了这般的奇耻大辱呢?

    点天灯的朱佑樘,可把我害地不浅。

    这个时候,提起他来,做甚,忒煞风景!

    “我若说朱佑樘点住了我身上的穴道,那是他自个一厢情愿的行为,你会相信么?”解释再无用,也得继续解释“戏文里,总是会出现这般误解的桥段,你我之间,经历过那般多的风雨,岂能被这点小小的误会给打击?”

    公子刑天听闻朱佑樘三个字后,眼眸又是微微一变,“速速离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有一种说法,是说,男人若没有危机感,只是由于身边尚未出现强劲的对手。

    换而言之,在公子刑天的心目中,显然是把朱佑樘当成了劲敌,若不然,不会有这般过激的反应。

    凭心而论,站在客观的立场,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朱佑樘都属极品当中的极品。

    然而,即便如此,别的男子,在朱佑樘的面前,或许会产生几分自惭形秽的感觉,可这世间,起码有两位绝迹不会。

    首当其冲的,便是公子刑天。剩下的那位,则是老蒋。

    在印象当中,荣华也好,公子刑天也罢,这两位,从未有过非自信的状态。

    或许,并非是不自信,只是因为太在乎,对我太在乎而已。

    此时此刻,即便是自欺欺人,也唯有这么想,如此一来,心中的烦闷与抑郁,许是能减少几分。

    “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那哪里才是?昆仑山之巅?无常宫?”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心乱如麻,脑海中,早已是一团浆糊。

    公子刑天低头,看向我放在他胳膊上的手,看了足足半晌,最终,还是将我的手取开,动作轻柔而残酷。

    “尘归尘,土归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悉数全都过去吧,你又何须如此执着呢?”

    此言,顿时将我的火爆脾气给点燃,“扯什么鸟语呢,有话,咱不能明说么?拐弯抹角,不嫌肠子打结打死么?我再说一遍,朱佑樘或许对我有爱慕之情,可我却他,全然没有任何心思。我与你,已然认识十多年,别人不清楚我的性子,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要做,我只做真小人,从来不做伪君子。”

    一顿,我又接着说道:“在这世上,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更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倘若你觉得我变心了,觉得我移情别恋了,那你拿把刀,把我的心剜出来看看,看看里头是不是还存在着其他的男人。”

    都说恋爱当中的男女,喜欢各种甜言蜜语,各种海誓山盟,而我这说出来的话语,只能算是明心志而已。

    暴力也好,残忍也罢,不说地狠一些,怎能使得他信服呢?

    原来以为,他的表情会有所舒缓,殊不料,他的眼眸,在一瞬间大变,“唯一爱过的男人?你确定自己由始至终,只爱过我一个?”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除了你,不会再有任何人。”我一脸坚定,信誓旦旦道。

    “那他呢?他又算是什么呢?”

    顺着公子刑天的视线,这一看,可谓是吃了一大惊。

    不远处那抹紫色的身影,不是朱佑樘,还能是谁?

    这点天灯的,当真是缠上我了,阴魂不散的么?我可是给他下了狠手,并且下了剧毒的啊。

    这厮,命真心不是一般地大。

    话说,我怎忘了,他这二十年来都是在怎样的日子当中度过,又怎忘了,依他的身份,身边岂能没有解毒高手的存在。

    朱佑樘是何时来的,我不知晓,但知晓的是,他的脸色,不好,极其不好,浑身上下,宛若笼罩着一片深深的阴霾一般。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朱佑樘在我心目中,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深究。

    首先,朱佑樘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其次,朱佑樘算是我爱慕者当中其一,再次,再次……

    这不打紧,打紧的是,公子刑天想要知晓的是,“他和我,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只是他自作多情而已。他自个要自做多情,别人也是拦不住的。”

    这般的话语,当着朱佑樘本人的面说,兴许结果会更好一些。

    朱佑樘但凡有点自尊心,但凡是个正常人,日后绝迹都不会再死皮赖脸地缠着我。

    如此一来,让他彻底死心,岂非是好事一桩?

    果然,朱佑樘面如死灰,神情分外难看。

    再看公子刑天脸上,并未有想象当中的喜悦,也并未是淡然的神情,而是意味不明,而是神情莫测。

    我怎忘了,他与朱佑樘之间,可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这么说,你的心里,除了我之外,从来就未有过别人?”公子刑天又追问了一句。

    我复又确定道:“对,没错,从未有过,一丝一毫都未有过。”

    或许,自己第一个喜欢上的,并非是荣华,而是公子刑天,只是,那时对感情太为懵懂,有些后知后觉罢了。

    如今细细回想起来,昔日,曾有几次,看着他绝世的背影,分神分了许久,许久许久。

    记不清楚当时想的什么,但依稀记得,当时的思绪,似乎极为混乱。

    无论男女,只有在看到自己心上人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反应。

    只恐,早在昆仑山之巅的时候,我就已然对他暗生情愫,而他,对我,亦是早已暗生情愫。

    只不过,那时候,碍于他对我太过知根知底,尤其是让他瞧见了我人生当中最狼狈、最凄惨、最无助的场景,心里有了几分介怀,对他,想靠近,但又不敢靠近。

    而他,碍于身份,虽则待我与众不同,但终究还是迈不出那一步。

    再者,他后来修炼了天魔神功,天魔神功最忌讳的,便是情关。

    倘若他在那个时候不假以控制自己的感情,那不止修炼不成绝世神功,反而还会走火入魔。

    待神功大成,便可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不对,据闻,天魔神功倘若修炼成功,修炼者,不止可以任意改变容颜,而且,取向亦会发生变化。

    难道说,公子刑天以前所喜爱的,当真是男子?还是说,事实上,天魔神功,他并未全然修炼成功?

    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了一大跳,但愈想,可能性愈高。

    早该想到,倘使他早已将天魔神功修炼成功,那即便是老蒋,即便再加上火炮,也不至于将他给重伤才对。

    他可不是那种为了一时的成败,能不要命的人。

    想到这茬,赶紧朝他脸上瞧去,但见着他的脸色,比我预想当中要好一些。这说明他身体恢复情况良好,同时亦说明,他所受的伤,并不算重。

    “听见了么,她说从未有过,一丝一毫都未有过。”

    公子刑天的这道声音,将我彻底从分神当中拉回了现实。

    公子刑天是我在这世上第一个猜不透、摸不着的男人,即便如此,自我感觉,对他,多少还是有几分熟悉,有几分了解的。

    然而,此刻,一丝半点都不知晓他在想些什么。

    明明如此熟悉的一张容颜,可此刻,却觉得陌生万分。

    明明是那般自信的一个存在,为何要通过这种方式,来使得朱佑樘退却呢?

    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全然不符合。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是,重点是,朱佑樘眼眸当中的神色,异常吓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