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黑风寨(二)

    对付这群宵小,弹指醉纯属浪费,普通的迷药,足矣。

    指尖缠绕,手中的动作,一触即发。

    蓦然之间,想到,若是药倒这群不知死活的狗东西,那谁带我上黑风寨的老窝,直捣黄龙呢?

    罢了,也不差这一时三刻,就暂且放他们一码,让他们多乐呵乐呵一会。

    此时,其中一位土匪,终于察觉到周遭有其他人的存在,朝我端详了足足半晌,随即,快步跑到另一位土匪的身旁,呼喊道:“三哥,三哥,快瞧,那有位姑娘,我瞧她那身段不错,要不,带回山寨去,给三哥您今晚好好享用享用?”

    看吧,你不去咬狗,可总有一些疯狗扑上来咬你。

    享用是么?姑奶奶倒要看看,你们是否有那等本事。

    自打见着自个昔日的武功渐渐恢复之后,正愁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群狗东西在这个时候送上门来,此乃天意呐!

    心里想着,脚下的步子继续朝前迈着。

    随着距离的靠近,那群土匪的模样,也随之跃入视线当中。

    那位被称之为三哥的土匪,虎背熊腰,体态彪悍,不用求证,单看外形,亦能知晓此人定然有一身的蛮力。

    至于最先瞧见我的那名土匪,咋一看,像只猴一般,干瘦干瘦,虽不至于皮包骨头,可比皮包骨头强不了几分。

    这人倘若一瘦,就会显得眼大。这干猴的眼原本就大,再加上瘦,使得眼睛在五官之上,异常突出,远远看去,仿佛有种天外之物的感觉。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壮一弱,这两人站在一起,十足宛若包子与面条的组合。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众位土匪,顺着干猴的手势,看了过来。

    霎时之间,人声鼎沸,就像炸开锅一般。

    “这远看一朵花,近看还是花。”

    “不仅身段不错,这小模样也不错。”

    “说不定,她那伺候人男人的本事,更不错。哈哈哈!”

    “三哥,您今夜可有福了。”

    “你瞎啊,看不见她头上没有发髻吗?人还是一位黄花大闺女呢。”

    “黄花大闺女?这没有成亲的女子,可有不少都与男人有那等苟且事情。”

    “你瞧你,邪恶了不是,哈哈!”

    “我邪恶?那也比不上你,流东街那几个小寡妇,哪个和你没染?你说,还有那牛村,还有那黄村……”

    ……

    若想不让人议论,若想不被人诟病,那除非把他们个个给毒成哑巴,抑或者,把他们的的舌头个个都割掉。

    吸气,呼气,竭力使得心情保持平静。

    若不是留着这群狗东西有用,早已把他们给撂倒。

    所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群狗东西嘴里,能说出什么样的污言秽语来,都不足为奇。

    为奇的是,这半晌的功夫,他们光顾着在那心猿意马、在那浮想联翩,未曾有一人注意到其他的事情。

    终于,其中一位,察觉到了异常,“不对啊,三哥,那姑娘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把大刀。”

    “你眼瞎啊,那明明就是一把砍柴刀。”

    “一个姑娘家家的,拿一把砍柴刀干什么用?”

    “三哥,三哥,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啦。这姑娘看到我们之后,脸上没有一点害怕,而且,而且,你看她走的方向,是面对着我们,一点也没有回避的意思。”

    一群蠢猪当中,总会有一两个,智商比别的稍微能高那么一丢丢。

    这一提醒,那位三哥顿时有了戒备之心,“弟兄们,都给老子打起醒来,看好镖车,要不然,老子要了你们的狗命。”

    “三哥,您多虑了吧,她就一个小小的女子,兄弟我就不信,她真的能劫了咱的镖车。再说了,咱这黑风寨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个不怕死,敢打咱的主意啊。从来,只有咱打别人的主意。三哥,您说是吗?”干猴溜须拍马道。

    “算你小子说的对,那就由你,把那姑娘给老子送上山去。记住,千万别动粗,给老子请上山去。她要少一根毫毛,老子就拿你是问。”

    “三哥,您放心,兄弟我这点分寸还没有吗?保证给您完好无损地送到屋里,这等细皮嫩肉的姑娘,伤了,岂不可惜?”

    “放你娘的狗臭屁,今夜,把她送到大哥屋中去。”

    “三哥,留着您自个享用多好,为何要送给大哥呢?”

    “你小子,给老子滚一边去,你没看她的长相,是大哥喜欢的类型吗?”

    “您这一说,我也想了起来,大哥房中有副画,画像上的那姑娘,与这姑娘,看起来似乎有几分相像。”

    “几分?起码有七八分相像,尤其是眉眼这块。”

    “对,对,对,三哥您说的对,大哥整日盯着那副画像瞧,如今,这么像的一位大活人出现在他老人家面前,他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少说废话,还不赶紧给老子请人去,快去。”

    所谓的请,即是,将刀架在脖子上,然后用白毛巾堵住嘴,再然后装进麻袋里。

    此等请人方式,初到京城之时,公孙狗贼实施了一次。

    不曾想,在兰州地界,又遭遇了一次。

    也罢,受这点委屈算什么,待咱见到正主,自会对他们还以十倍百倍的颜色。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据干猴所言,他们的老大罗刹王,认识一位与我颇为相像的姑娘,并且,还有七八分的相像。

    你说,这若不是天意,还能是甚?

    待到了那位罗刹王的屋中,我倒要瞧瞧,与自己相像的那位姑娘,究竟长怎般的模样?

    干猴许是怕我会叫喊,在一旁小声安慰道:“姑娘莫怕,跟着我们老大,姑娘以后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姑娘你要伺候好了,我们老大一个高兴,兴许能娶姑娘为压寨夫人。到时候,姑娘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

    对此,我只想说一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罗刹王是个什么东西,不得而知,得知的是,他手下的这位干猴,明显是个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

    似乎感觉被两人抬在手里,一前一后走着。

    摇摇晃晃的山路,差点没把刚吃下不久的干粮给从胃里倒出来。

    约莫估计有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平地,又过了一刻钟的功夫,那两人停了下来。其后,伴随着腾腾的上楼声,那两人再次停了下来,紧接着,便是推门声。

    “行了,先把这姑娘搁在这间屋子吧,等帮忙卸完货,我们再来。”

    “你说就这么搁着吗?不放她出来透透气吗?这么会不会在里头给憋死啊?”

    “那就放她出来,点住她身上的穴道,不就成了吗?”

    “对,还是你聪明。”

    “那可不是。”

    坐以待毙,乖乖等着被放出来,又乖乖等着被人点住身上的穴道,期间全程,宛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般。

    “看吧,我就说了,她身上虽然带着刀,可并没有武功,你还不信。”

    “我这还不是多长一个心眼吗?走吧,卸货去。”

    这两位土匪的模样,俱都极为普通,属于那种扔在人海当中,若不仔细辨别,绝迹发现不了的那种。

    待他二人离去,开始打量自个此刻所处的环境。

    从布置和周遭的摆设来看,应该是间客房,简单大方,打扫地,倒是极为干净。

    原以为,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去身上的穴道,殊不料,足足解了半盏茶的功夫,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那小土匪点穴的时候,的确觉得他的手法有几分独特,不过,当时并未细细留意,只是瞥了一眼。

    庆幸的是,那点穴的土匪功力尚浅,若是放在一位武林高手手上,只怕我此刻绝迹要哭爹喊娘、骂天骂地了。

    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土匪,自然不会有绝世神功,他那点穴的手法,十有**,是这黑风寨的老大罗刹王所教。

    原是我小觑这位罗刹王了,以为他只是个土匪,不曾想,这家伙,多半是个隐藏的武功高手。

    不能光明正大走出门去欣赏,只得趴在窗户上偷看,所幸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在二楼,高瞻远瞩,利于查看地形。

    不远处,屋后一处空地上,赫然放着那六辆镖车,数十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土匪,正抬着镖车上那几口大箱子,往一间屋子走。

    那间屋子,在这黑风寨的西南角落,想来应是库房与仓库一类的地方。

    此楼,呈现回字形,各种情景,几乎一目了然。

    把我抬上来那两位土匪,亦加入到搬运工的行列,边走,边小声议论着。

    “这回咱们可发达喽,据说,这批货,起码要价值百万两银子以上。”

    “百万两?这箱子里头装的,难道不是银子吗?不是说这一批是十万两银子吗?”

    “什么银子?你感觉不出这箱子的重量吗?要真是银子,你能抬得动吗?”

    “不是银子,那是什么东西啊?”

    “这我哪知晓呢,不过,听三个身边的小德子说,那箱子里,好像有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光那一件东西,就足够我们黑风寨的这些弟兄们吃喝一辈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