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你猜

    殊不料,朱佑樘竟然并未再追问,如此轻易让我蒙混过关。

    可常言道,阎王好打发,小鬼难缠。我那好师兄却尚未罢休,将头探在朱佑樘身子右侧,半信半疑道:“当真有这个国家吗?小寻,你该不会是信口胡诌出一个国家诓我们吧?”

    话说,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你再叫一遍小寻试试,信不信我毒哑你这一张臭嘴。”我眼眸顿变,做出一副恫吓状。

    许是我的眼神太过吓人,二师兄呼啦一下,再次钻到朱佑樘的身后,小声答道:“好师妹,师兄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可千万别生气,千万别动怒哦!”

    直道二师兄昔日是个毒舌,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练就了一副口蜜腹剑一般的本领。

    “行了,出来吧,我若真想对你下手,此刻,你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么?”看到二师兄这惊弓之鸟一般的姿态,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若是放在以前,我兴许当真对他略施小戒,可如今,就算他冒犯我,我也充其量只是同他玩笑而已。

    再者,方才无心之间,出手伤了他一掌,心中,隐隐有几分愧疚存在。

    二师兄听闻此言,头复又从朱佑樘身后探了出来,“好师妹,我就知晓你不会忍心对师兄下狠手。”

    “闭上你那张臭嘴,若不然,我可就真让你变成哑巴了。”二师兄这家伙,着实是给脸不要脸,总是不断挑战我的极限。

    老蒋前来一事,也不晓得二师兄是否知晓,但二师兄前来一事,老蒋显然知晓。

    再有就是,二师兄对我的事情,究竟知晓多少,在老蒋伤了公子刑天一事当中,二师兄又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有些事情,并非不明白,并非看不穿,只是不愿讲明,只是不愿揭穿,只是不愿追究而已。

    倘若追究,那我身边出现过的这些男人们,只怕个个得与他们绝交不成。

    退一步,甚至退几步,不止是为了他们,更多的,则是为了自己。

    做人,毕竟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而应该看长远利益。

    在长远利益之下,即便再违心,即便再不愿,此刻也唯有笑脸相迎。

    二师兄乖乖闭了嘴,从朱佑樘的身后走到前方来。

    朱佑樘自始至终,看着我和二师兄在那斗嘴,期间,未曾说过只言片语。二师兄从他身边探出头来的时候,他曾经斜瞥了一眼,眼眸里的神情,带有几分防备与警戒之色,但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贯的淡然。

    也对,朱佑樘从小生长的环境,由不得他练成谨慎性的性格。

    方才,有个陌生的男人接近他的身体,还是那般近的距离,他没有将二师兄给一掌打飞,绝迹是留了情面。

    许是察觉到我在看朱佑樘,二师兄一个闪身过来,挡在了朱佑樘的身前,堵住了我的视线,“师妹,看什么呢?”

    “看天,看地,看人,怎么,眼睛长在我自个身上,还不能东张西望么?”我反问道。

    方才,并非失神,实乃觉得,点天灯的朱佑樘,当真令人觉得猜不透、摸不着,是个像谜一般的男人。

    对于这种谜一般的存在,自然能勾起人的好奇,自然能勾起人的探知欲。

    “既然东张西望,那就顺带看看我吧!”二师兄言语之际,伸手挽上了我的胳膊,“走吧,师妹,跟我一起在太子殿下的府里转转如何?”

    “好师妹,你就成全我吧,我还从未在王府一类的地方参观过,你就带我参观参观吧,好师妹,好师妹!”拉着我的胳膊,边说边晃,二师兄这幅撒娇的模样,宛若一个孩童一般。

    此举,是雷地我外焦里嫩。

    短短数月不见,二师兄,怎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改头换面。

    一个人,自然不会莫名其妙发生改变,亦不会突然就变成另一个人。

    伸手,朝他脸上抓去,语气,凌厉万分,“你究竟是何人,胆敢假冒我二师兄?”

    出乎意料,并未有人皮面具一类的东西,并且,二师兄的脸,被我生生抓出几道痕迹来。

    不是易容,怎会不是呢?

    “师妹,就算要下毒手,你光明正大的下即可,何必找这种离谱的借口呢?”二师兄边捂脸,边嗷嗷地叫喊,“你这是要毁我的容吗?”

    “抱歉,对不住,实乃你的举动,太过异常,以致于让人严重怀疑你的身份。”我嘻嘻一笑,继续解释道:“这事,可怨不得我,要怨就怨你自己活该。说让你嘴如此贱呢,就当为自己的言行,承担该承担的后果吧!”

    “我怎么就嘴贱了啊,我只是想改变一下对你的方式,这也有错吗?早知如此,我为何要多此一举?哎呦,哎呦呦,我这一张脸啊,怕是十天半月也恢复不了之前的倾国倾城啦。”

    倘若师母在此,看到二师兄这幅模样,定然会伸手在他头上敲上几下,顺带骂他几句。

    咂了咂舌,我无情打击道:“你这脸,倘若能叫倾国倾城,那太子殿下那一张容颜,岂非叫人神共愤了?”

    “人神共愤?”二师兄被我这一句,瞬间给逗笑,脸上乐开了花,“师妹,你这话,是夸太子殿下呢,还是贬他呢?”

    朱佑樘不愧为好气度,见着自己躺着也中箭之后,并未动怒,而是继续看着我和二师兄斗嘴。

    这等从容的气魄,只怕我打回娘胎重新修炼一次,也是望尘莫及的。

    真可谓是人比人,气死人,也罢,还是采取平常心对待为好

    接过二师兄的话茬,我反问道:“那你那句倾国倾城呢?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贬自己呢?”

    “我自然是在夸自己,不过,你那句人神共愤,怎么听,怎么都不是夸奖的言辞。”二师兄不置可否道。

    面对这种再次火上泼油的行为,我打算给他狠狠一击,“人神共愤的意思,在寻常时候,自然不是什么褒义,但有的时候,它还能表达美到连神都嫉妒的程度。你不觉得,太子殿下的容颜,就达到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境界么?”

    “当真有如此境界么?”一直处于打酱油角色的朱佑樘,此时开口问道,语气淡然,神色略带几分探究。

    二师兄也偏头看向我,似乎亦在等待着我的答复。

    “容貌这种东西,算是比较主观,不论他人觉得如何,反正太子殿下符合我的审美,在我眼里,至少能达到人神共愤的程度。”我如实道来。

    听闻此言,二师兄朝朱佑樘看了好几眼,“虽则太子殿下的容貌是不差,可这青菜萝卜、人各有爱,你眼里的绝世,未必就是他人眼里的绝世。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小寻,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否对太子殿下有了爱慕之心?”

    “爱慕你大爷!”我顺嘴骂道,“你不去写戏文,着实浪费人才了。”

    这种话,当着朱佑樘的面,让我如何去回答呢?

    我若直接拒绝,他堂堂的太子,岂非失了颜面?

    我若不拒绝,若不拒绝,那怎么可能呢?

    若论大明好师兄,绝迹非我这二师兄莫属。

    不帮衬着我也就罢了,数次雪上加霜,数次陷我于不仁不义当中。

    摊上这号师兄,只想说,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可不,我那好师兄好死不死又补充了一句,“小寻,不许回避话题,太子殿下还等着你的正面答复呢?“

    话说,你究竟是老蒋的狗腿子,还是朱佑樘的狗腿子呢?见过胳膊肘往外拐的,可真没见过这般拐的。

    平复心情之后,郑重其事地答道:“有没有爱慕之心,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今日,你是非得逼着我把话说绝了是么?你是想看太子殿下的笑话呢?还是非得逼着我对你下毒手呢?”

    二师兄素来,是个极有分寸之人,虽则以前比较毒舌,但在大的方面,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从来未曾出过差错。

    荣华和我之间的事情,他虽不像花蝴蝶一般亲眼见证过,但绝迹道听途说,有几分了解。

    荣华抛下我,消失不见之后,荣华成了我心头的一根刺,刺地我寝食难安。

    这块伤疤,谁也不曾以及,也不敢提及。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凡是和我相熟之人,俱都太为了解我的性子,深知揭开伤疤自己会有何种后果。

    正是因此,前段时日,二师兄和我一起相处,对于荣华,只字不提。

    然而,今日,此番见到我,这样的失误,他可是接连犯了好几次。

    一次叫偶然,叫巧合,次数多了,那便叫刻意,叫人为。

    揭开我的伤疤也就罢了,还当着朱佑樘的面,二师兄呐二师兄,你究竟是想做甚呢?

    “想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么?想知道我对太子殿下有没有爱慕之情是么?我偏不告诉你,我偏要你猜,要你猜一辈子。”说完,我转而看向朱佑樘,“太子殿下,我这二师兄,就交给您招呼了。我累了,就先回房歇息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