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本殿下的女人

    原本以为,朱佑樘对我掏了心窝子之后,还会继续说些其他往事,万万没想到,此后,他一言不发,只是拿着扇子,不停地扇火。视线所对处,亦是始终在炉子上。

    朱佑樘此人,当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令人着实猜不透、摸不着。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往日,一直觉得朱佑樘高高在上,是像我这等凡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无上存在。

    然而,自打听闻到他寥寥数语的童年之后,顿觉他有种从云端堕入地面的感觉,用当下老百姓当中最风靡的语言来说,那便是,朱佑樘接了地气,令人不再有望而生畏的感觉,而是有了几分亲切感。

    朱佑樘在那煎药,我则干巴巴坐在一旁,时而看看天,时而看看地,间或偷瞄他两眼。

    为何要用偷瞄这样不光彩的字眼,实乃,朱佑樘煎药的神情,太过专注,仿佛全然将我当空气一般。

    想来,提及那般不愉快的往事之后,谁的心情,都不会愉悦,都不会明媚。

    朱佑樘的脸色,倒属正常,眼眸里的神情,亦属正常。

    若不是看到他的手上下晃动着,绝迹会以为那并非是个大活人,而是一具行尸走肉的空壳。

    一个人能专心致志到如斯程度,未尝不是大神的境界呢?

    我若能拥有此等意志力与耐心,昔年在昆仑山之巅的时候,只怕早已练就了绝世武功。

    所以说,这人和人的差距,它往往就是这般的大。

    药,还有一刻钟左右的功夫才能熬好,趁此机会,看看二师兄的伤势如何。

    我虽素来喜欢安静,然而,此刻的场景,太过安静,静到令人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只得给自己寻找借口离去。

    二师兄在屋中用功疗伤,脸色比我离开之前,好转不少,见此,我在门外观察了片刻,并未进去打搅。

    朱佑樘派人这一请二师兄,想来,必然惊动了老蒋与乔玠。

    乔玠见着我与朱佑樘关系密切,见着我攀上了高枝,倍觉自己的主子终于摆脱了我,自是甚觉愉悦与欣喜。

    老蒋呢?老蒋会作何感想呢?这几日,老蒋又在做甚呢?

    自打知晓他出手伤了公子刑天之后,我这心中,对他,可谓是五味杂陈,前所未有的矛盾与复杂。

    心里想地出神,一个没留心,脚底被石子绊了下,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待回过神来,惊觉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位男子。

    黑色的衣裳,战神一般的肃杀之气,除了老蒋之外,还能是谁?

    真可谓是,想曹操,曹操到。

    也不晓得是巧合呢?还是老蒋与我心有灵犀呢?他在此时出现,着实令我有种哭笑不得的念头。

    我该主动过去,向他打个招呼,表示冰释前嫌呢?还是该用毒药药倒他,好替公子刑天报仇呢?

    原本就心思矛盾,此时,可谓是矛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而老蒋,似乎想要走向我,又似乎心有踌躇,脚下的步子,迟迟不肯迈出。

    老蒋素来是个干脆利落、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纯爷们,可如今这番婆婆妈妈的娘炮风范,意味着,他即便不知晓公子刑天就是荣华,就是我的老妖精,至少也知晓,我与公子刑天之间,有某种极为隐秘的关系。

    或许,正是猜度不出我和公子刑天的真正关系,老蒋才会有此刻的举动。

    香满路那日去乔家大院,说我是他们主上的女人,这只是香满路的一面之词。

    再则,说我是公子刑天的女人,并非代表公子刑天就是我的男人,只能代表,在公子刑天的心目中,把我当他的女人看待。又或者,在昆仑山之巅弟子的眼里,他们的主上对我有别样的心思。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公子刑天或许对我,只是一厢情愿,只是他自个的行为,诚如公孙狗贼,如朱佑樘一般。

    即便这并非是事实,然而,却是一种极大的可能。

    事实的真相,除了我与公子刑天这两个当事者之外,外人自然无从知晓。

    须知,外界盛传的,公子刑天好的可是男色。

    鉴于此,老蒋心中只是含糊,只是猜测,并未笃定。

    若不然,依他和公子刑天不共戴天的仇恨,倘若知晓我是公子刑天名副其实的女人,断然不会给我什么好果子吃,断然不会有如此平和的反应。

    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气氛,极度尴尬。

    我该如何开口,才能打破这种僵局,并且,言语又不失分寸呢?

    正一筹莫展之际,耳旁,响起一道响亮的声音,“主母,主子吩咐属下通知您一声,说是药熬好了,让您回房喝药。”

    这道声音,不是小霍是谁?

    然而,但闻其声,未见其人,暗卫暗卫,自然是隐匿在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若不然,就不叫暗卫,而叫明卫了。

    巧合也好,有意也罢,小霍此举,无疑帮我解了燃眉之急。

    既然老蒋还未想好如何去面对我,而我,亦是尚未想好如何去面对他,当今之计,还是避免再行相见为好。

    并非是逃避,而是冷静下来想想,以后该如何去相处,抑或者,是该思考下,以后是否还有见面的必要。

    这个问题,我与老蒋,迟早都得面对。

    待他知晓,我就是昔日跟在公子刑天身边那个女子,就是那个引发他与公子刑天恩怨的女子,届时的场面,只怕比如今愈发混乱。

    我不想对他动手,起码此刻没有做好动手的准备,然而,亦不能对他像以往那般和颜悦色、平心静气。

    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当下唯一能做的,便是逃避,便是离去。

    老蒋听闻到小霍这句主母之后,眼神的神情,分外莫测。

    先回小霍的话语,“告诉你们主子,我这就回去。”说完,不待向老蒋告辞,不待只言片语,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数步,胳膊猛然被人给抓去,抬头看向那人,竭力使得自己保持淡然与镇静。

    “跟我回乔家大院吧!”

    “老蒋,有话,你能先放开我再说么?”

    点天灯的朱佑樘也就罢了,如今,连老蒋都学会了这一招。

    话说,你们下次要挽留人的时候,能不能换个新鲜的招数。

    这头老蒋还未放开我的右胳膊,那头,左胳膊被另一人拉了过去。

    此刻这种场面,再一次证明了想曹操,曹操到这句话。

    这不是关键是,关键是,吸气,呼气,待心情有所平缓,抬头朝老蒋看了一眼,又看向朱佑樘,“您们二位,有话能先放开我再说么?倘若您们是要举行拔河比赛的话,容我先准备下下。”

    虽说此刻成了被众星捧月的香饽饽,虽说如今这幅画面是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场景,然而,落在我身上,却并未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事实上,不止没有欣喜,反而相当郁闷。

    像我这种大婶级别的老老少女,这种霸道公子的风格,在我身上,可谓是毫不受用。

    公子刑天和老蒋,迎合了众多女人的口味,可惜的是,并未学会因材施教。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公子刑天和老蒋,并未理会我的话语,而是一直相互对视着,仿佛全然将我当空气一般。

    两人的眼神,俱都淡然且深邃。

    这幅情景,怎么看怎么有种不和谐感,而那不和谐的因子,是在下不才我。

    原来,我才是多出来的那个。

    想通这茬,心中的郁闷,顿时减少了几分。

    “含情脉脉也好,暗送秋波也罢,您二位,若是再不放开我,我这一对胳膊,可就要残废喽!”

    这两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虽则手上并未用力,无奈捏住了好大半晌。

    说残废绝迹属于夸张,但估计几日之内,胳膊绝迹乌青,绝迹抬不起来。

    朱佑樘的手,瞬间松开,老蒋的手,也瞬间松开。

    恢复自由的感觉,真好,真好,好他大爷!

    点天灯的朱佑樘,刚放开手,随即,一把将我拉到他的身后去,用他那副庞大的身躯堵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放开她!”虽则看不到老蒋的神情,但从语气当中来判断,老蒋在强行压抑心中的怒火。

    “放开?你是让本殿下放开自己的女人,然后让别的男人带走她么?”朱佑樘不温不火,语气,相当平静。

    “什么?”

    老蒋开口的那一刹那,周遭的空气,就像凝固一般,刺骨的寒冷,扑面而来,直达肺腑。

    面对这种强大的的杀气,朱佑樘不止没有退缩,反而还轻笑一声,“这位蒋兄是么?请回吧!本殿下的女人,本殿下自会好好照顾,就不劳烦兄台了。”

    期间,数次想透过朱佑樘的身子,探头到前方看看两人的神情,无奈的是,朱佑樘反手将我紧紧扣住,力道之大,前所未有。

    语毕,朱佑樘转身,俯头看向我,道:“药快凉了,回屋吧!”

    柔和的语气,温柔的眼神,一时之间,几近以为,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他人。

    朱佑樘的脑子,不是被驴给踢了,而是在老蒋面前演戏,而是装蒜。

    即便如此,演戏能演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不得不令人膜拜与叹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