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绝迹不会是你

    许是药物的作用,又许是这般的下雨天极其适合睡觉,不出两刻钟的功夫,我便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当中,听闻公孙狗贼文绉绉地念道:“可惜和风夜来雨,醉中虚度打窗声。"

    犹记得,这似乎是杜牧的诗句,原本欲睁眼问上一句,无奈死活睁不开眼,便作罢。

    蓦然记起,跟在公子刑天身边的时候,有一次去无常宫领命,结果去了之后,发觉公子刑天并不在宫内。

    闲得无聊,便在里头四处转悠,无意当中,见着桌上放着一本书,拿起一看,是本《辛稼轩诗词》。

    我虽是土库人,但打小,便对中土文化有几分热忱,阿爸也曾教我识得中土文字,还教过我一些诗词歌赋。

    许是如此,土库族人,虽则素来对我尊敬,但也仅仅只是尊敬,唯独阿古汗和塔娜与我算是较为亲近。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土的那些诗人和词人,我虽不是个个熟识,但这位辛稼轩,还是听闻过的。

    信手翻了几页,恰逢翻到《青玉案元夕》这首词时,公子刑天从外头走了进来。于是我随口问了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我的名字千寻,是否出自此处呢?”

    这首词,其实我以前看到过,但并未记住,当时也未曾细细留意,待此刻看到,心中的意境,幡然有所不同。

    公子刑天点了点头,道:“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即是,非即非,岂有如此模棱两可的答案呢?

    原本欲追问,但见他脸色十分疲惫,猛然想到什么,问道:“秦广王又找上门来啦?”

    最近一段时日,秦广王可谓是几乎三天两头就找到昆仑山之巅来,每次,都是与公子刑天在外头的雪山之巅大战数百回合,每次都是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事实上,严格来说,并非叫不分胜负,而叫两败俱伤,而叫谁也占不去谁的便宜。

    平心而论,对于这种状态,老实说,我是不甚理解,极其不甚理解。

    我是个功利主义者,准确来说,是结果主义者,凡事,首先最注重的,是结果,是目的是否能得以实现,而并非是过程。

    过程重要么?有时也是重要的,但相较结果而言,还是结果更为重要一些。

    此种个性,并非是天生,而是跟了公子刑天之后慢慢养成的,或者说,是遭逢到人生重大变故之后,性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年幼的时候,尤其是十五岁之前的时候,一直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以为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美好,都是光明。

    那时的自己,单纯明净,容颜明媚,眼眸清澈,不敢自诩为不食人间烟火,但在外人眼里,诚然如斯。

    阿爸阿妈和阿哥被库尔班那禽兽不如的畜生给害死之后,我曾以为,自己不会幸免于难。

    殊不料,他并未要我的命,而是把我关在一座石洞内,让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

    经历过那般暗无天日的生活之后,我的心态,虽有所改变,但并未发生重大转折。

    重大转折,始于族人的背叛,始于库尔班当着族里青年男女的面,让圣兽藏獒,对我做出那般侮辱的事情来。

    一个女子,最重要的东西,便是清白。

    ‘土库族,虽不像中土的女子那般保守,那般地位低下,但在贞洁这块,还是有着共同点。

    再则,我虽一直长在土库,骑马射箭亦都擅长,然而,性情当中,还是带着几分中土女子的个性,或许,那便是所谓的遗传吧!

    记不清楚当时是带着怎样的心理,只记得,当扑过去咬住库尔班脖颈的那一瞬间,体内所流淌的,不是人的血液,而是兽类的血液,而是嗜杀,而是仇恨,而是惊天动地的怨念。

    那一刹那,活了将近十六年的认知,发生了彻底的动摇,以往的三观,不复存在,新的三观,赫然建立。

    环境能把人逼成何样?环境能使得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环境能使得人变态,能使得人成魔成鬼。

    这是我用亲生经历,证明出的一条真理。

    昔日,见到鱼龙舞的时候,以为老妖精的心上人是肖克拉的时候,见过肖克拉画像的时候,曾经,心中生出了怎般的翻江倒海,何曾想到,自己的情敌,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对象,竟然会是自己?何曾想到,那般天仙似的人物,会是自己?何曾想到,那个在外人眼里,已然死去十多年的人,会是自己?

    与其说造化弄人,倒不如套用荣华的话语,这世间上,有太多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预计,更不在我们的掌控之内。

    意识一时有些走偏,待回神过来,赶忙看向公子刑天。

    公子刑天不作答,而是看了我一眼,浅声问道:“如此时辰,你不在屋中睡觉,起这般早做甚?”

    “昨日的任务,已完成,特向您禀告一声。”嘴里答着,我将书放回了原处。

    公子刑天神情一怔,似乎思索了片刻,“就这事?”

    “嗯!”我答复道,想了想,问道:“受伤了么?”

    “受了一点轻功。”公子刑天答道:“并无大碍,不必担心。我要去里屋用功疗伤,你回去补觉去吧,晌午过后再来。”

    瞅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最后,并未走,而是站在门外守候。

    昨夜,快马加鞭回来之时,已过午夜,算着时辰,他应还未入睡,便来到无常宫,想告知他一声。

    来到他的卧房门口,正欲进门,耳旁忽听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怎么,你那小情人未归,担心了是吗?”

    步子,顿时止住,停在了门外。

    又听那女子说道:“你对我,若有对她的一分好,我何至于沦落到此刻这般凄惨和幽怨的模样?”

    公子刑天的无常宫内,除了我之外,从未有任何女弟子单独留下过。

    此道声音,听着极为陌生,似乎不是昆仑山之巅的弟子。

    “夜深了,本尊要歇息了,请离去吧!”这是公子刑天的声音,他明显下了逐客令。

    “哼!”女子冷笑一声,“我就当你是对她怜悯,可怜于她,你既然不会爱上我,那就不要爱上任何女人。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你清楚我的手段,你若和她在一起,我绝迹会扒了她的皮。你能保护得了她一时,你能保护得了她一世吗?即便你把她带在身边,即便你时时刻和她在一起,你也知晓,我若想要一个人三更死,她绝迹不会活到五更。”

    “那你就试试看!”公子刑天答道,语气当中,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厉。

    “哼!”女子又是冷笑一声,“就算我杀不了她,但你别可忘了,你修炼的可是天魔神功。如今,你已然练到第七层,正是凶险之际,你若动情,会有什么后果,难道不知吗?”

    许久之后,才传来公子刑天的声音:“第七层,本尊前两日已经修炼成功。”

    “什么?”女子惊呼一声,“那你对那丫头,究竟是何感情?以前的时候,一直以为你喜爱的是男子,可自打那丫头出现之后,你对她,太过特殊,不由得让我产生怀疑,你真正喜爱的,只怕是女子。如此一来,你用来拒绝我的那些借口,岂非没有一个成立的?”

    “男女之间,除了爱,就不能有别的感情么?”公子刑天问道,语气极为平静。

    女子答道:“你是否想说,无论你对那丫头是何种感情,但你对我,永远也不会有爱?”

    公子刑天没有作答,女子亦没有提问,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半盏茶的功夫之后,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也罢,只要你没有爱上她,于我而言,总归都算是好消息。”

    那女子并非是从门走的,而是从窗户走的,我守在门外附近,始终未曾见她出去,但却听到了开窗户的声音,想来,还是怕被昆仑山之巅的弟子给瞧见,为了避人耳目。

    没有看清她的长相,实乃遗憾。

    心中更好奇的是他们方才的话语,好想进去询问,但见着房中的灯已灭,便止住了步子。

    一宿未睡,翻来覆去,待天刚亮,便来到了无常宫。

    正午时分,公子刑天打坐完毕,出门,瞧见我后,眼眸当中,有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变化,“刚来?还是没回去?”

    还说自己伤地不重,连我一直在门外都不曾知晓。

    心中,霎时涌现出一种极为莫名的情愫,又联想到昨夜他与那名女子的话语,开口问道:“你所喜爱的,究竟是男子,还是女子?”

    公子刑天抬眼看向我,看了足足半晌,道:“旁人的言语,不足为信。”

    对于此种非正面的回答,我自然不会罢休,重复道:“你所喜爱的,究竟是男子,还是女子?”

    “男子也好,女子也罢,重要么?重要的是,那人绝迹不会是你。”公子刑天答着,走出门外。

    那人绝迹不会是你,这八个字,犹如一道烙印一般,印在我心田,数日挥之不去。

    公子刑天何以突然之间,说出这般的话语,想了许久,想了许久许久,都不曾明白。

    此番突然想到这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顿时困意全无,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