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主母!!!

    我曾问过公子刑天,为何会创造出拈花一笑这门暗器。

    你道他是如何回答的,他答复道:“闲地无聊,扔花瓣玩,便有了这拈花一笑。”

    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我,可谓是如痴如醉,顺带膜拜地一塌糊涂。

    如此轻描淡写,岂非愈发把这世间的其他人都给秒到连渣都不剩。

    昔日,我倒是展现出过自己对拈花一笑的兴趣,然而,他当时并未有太大的反应,更是不曾主动提及教予我。

    那时候的自己,年纪太少,自尊心太强,缺乏死皮赖脸的精神,见着受挫,很难再下脸提第二次。

    因而,即便想学拈花一笑的心再迫切,最后也无疾而终。

    话说回来,倘若后来他教我,如此重要的事情,按说多少都会有一些印象,可此刻,却一丝一毫都不曾记起。

    有一件不曾记起的事情,那就代表,或许还有十件、百件事情不曾记起。

    一念及此,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朱佑樘看到我出手的动作之后,有过片刻的错愕,但旋即恢复如常,淡然开口道:“还不谢恩?”

    “谢主母开恩!”两位暗卫齐齐呼喊道,从地上起身。

    主母?这是个什么称呼?是在表达对我的尊敬之情么?

    再看这两位暗卫的神情,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点天灯的朱佑樘,不会从一早就预料到我会出手阻拦,因而才会保持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吧?

    还觉得奇怪,还纳闷,他说让这两名暗卫以死谢罪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虽说当主子的,都有这种草菅人命、杀人不眨眼的风范,可别的主子,起码会有几分盛怒,或者愤怒之类的情绪,而点天灯的朱佑樘,语气淡漠,平静到就像在说“吃饭吧!”之类的话语。

    原来,早就算准了我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料准我只是说着玩玩的。

    也罢,朱佑樘姑息与纵容的,可是他自己的属下,又不是我的属下,**心个哪门子劲呢?

    今番有我,以后,看他是否当真有诸位神灵庇佑,看他是否当真有那坐上皇位的真龙天子之命。

    “太子殿下身上的毒,应该已经去除掉七七八八了,还请两位将殿下带回府去。”我吩咐道,对于两位暗卫方才的莽撞与无礼,全然当做视而不见。

    这天下间,肤浅的人多了,倘若你一一去计较,还不首先把自个给累死。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带着几分模糊、几分朦胧看这个世界,兴许会发觉世界更加美好。

    熟料,这两位暗卫,如同他们的主子朱佑樘一般,是个给他们二两颜色,他们就会开染坊之人。

    两位暗卫再次齐齐答道:“回主母,遵命!”

    斜眼看向朱佑樘,竭力使得语气保持平静,神情保持镇静:“太子殿下,您能解释一下,您这两名暗卫口中的主母,是何意思?”

    朱佑樘并未回答我的话语,而是缓缓从床上起身,看向那两名暗卫:“你俩给解释一下。”

    话说,张三丰是这点天灯的何人,四两拨千斤的本领,他可谓是已然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其中一名暗卫,率先开口道:“您若是不喜欢主母这个称呼,那属下以后可以称呼您为太子妃或者夫人。”

    太子妃?夫人?我与这点天灯的之间,在外人眼里,只恐早已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清白关系。如今,就连他的属下也是这般认为,我若解释,还有用么?

    沉默就等同于认可,而解释,又往往代表掩饰。

    既是如此,那我该开口反驳或者责骂呢?还是该保持缄默不言呢?着实郁闷,着实纠结!

    再看点天灯的朱佑樘,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对这个答案极为满意。

    显而易见,此位暗卫的话语,借着自己的嘴,道明了朱佑樘的心声。

    难怪朱佑樘会留下他二人的狗命,原是拍主子的马屁和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

    此两条好狗,绝迹是朱佑樘暗卫当中的亲信之人。

    “别介,还是称呼我为姑娘得了,大婶大娘一类也可以。”即便知晓无济于事,但申明自己的态度,还是极为有必要的。

    这两位暗卫,从容貌来判断,至少比我还要年幼两三岁,用当下风靡的话语,这两位,俨然属于小鲜肉行列,起码于我而言如此。

    话从另一种角度来说,我于他们而言,属于老女人。对于老女人,当下的小鲜肉们喜欢将其称呼为大婶大娘一类。

    两位暗卫,显然被我的话语给惊呆,也显然并未料到我会有如此的自黑精神,对视了一眼,嘴里齐齐答道:“主母,还望收回成命。”

    好吧,鉴于他两人已然忠心到病入膏肓的程度,我唯有选择不与之计较。

    朱佑樘是救活了,彻底救活了,直到此刻都未出现反复的迹象。

    他这一活,绝迹会把我给带回去。

    当务之急,还是想想如何离去才是关键。

    撒一把弹指醉,这是最便捷的途径,然而,若是不成功,那便再也没了任何下手的机会。

    这武功低了,它就会这般处处受到限制,处处被动。

    想我毕竟救了朱佑樘一命,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即便他再心不甘情不愿,我若执意离去,想来他也不会太过为难于我。

    好,就这么招!虽则我身上的毒药不少,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能省还是要省的。

    “太子殿下,您的暗卫已经到了,身上的毒也基本得以根除了,此地,乃烟花之地,像您如此显赫的身份,还是尽早速速离去为好。”我做出提醒道。

    相信如此一说,朱佑樘定然能领悟到我的意思。

    果然,朱佑樘点了点头,朝那两名暗卫示意了一眼。

    随即,两名暗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住了我身上的几处穴道。

    点天灯的朱佑樘,我是瞎了狗眼还是蒙了猪油心,为何会发那善心去救他呢?

    恩将仇报这四个字怎么写,朱佑樘可谓是给我生动地上了一堂课。

    在朱佑樘面前,都吃了多少次亏,可为何就是不长一丝教训呢?

    怨不得朱佑樘,怨我,怨我蠢到无可救药,怨我高估了自己,怨我把那点天灯的想到了人性化的方面去。

    此情此景,好言好语自然是不再可能,那就唯有逼着我下毒手不可。

    心思一边飞转,一边问道:“你们主子也就罢了,您二位,究竟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想方才,那两名暗卫看到我后,眼眸里,虽则有一闪而过的讶然与茫然,但很快成了顿悟与了然的神情。那就表明,他们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认出是我。

    如今这幅鬼模样,只怕我那亲爹亲娘都认不出来,他们究竟是怎般判断得出呢?

    说到亲爹亲娘,心情顿时又不好了。

    在不曾知晓自己就是肖克拉的时候,早就断定出,肖克拉并非土库族人,而是汉人。

    待知晓自己是肖克拉之后,更知晓自己不是阿爸阿妈的亲生女儿,至于亲生爹娘是何人,阿爸阿妈不曾告诉过我,我也不想去知晓。

    然而,一想到被自己的亲生爹娘给抛弃,心里始终不是滋味。

    “回主母的话,第一眼确实没有认出您来,后来一想,能与主子单独在一起的女子,除了主母您之外,断然不会再有他人。”其中一位暗卫答道。

    此名暗卫,五官刚毅,棱角分明,纯爷们气质,十分外溢,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历史上的少年将军霍去病。

    为了方便期间,暂且就称他为小霍吧。

    我顺嘴反驳道:“这话说的,好像你们主子除了我之外,和别的女子从未单独在一起待过一般?”

    “回主母,的确如此。”小霍答道。

    我若说没有吃惊,那绝迹是假话,“不是吧?那秦七小姐呢?”

    “主子与她未曾单独待过。”小霍继续答道。

    我不死心,追问道:“那长泰公主呢?你们主子总不会和她也未曾单独待过吧?长泰公主虽则是你们主子的妹妹,可毕竟也是位女子。”

    这下,看他们怎般反驳。须知,我可是抓话语漏洞的高手。

    “也未曾单独一起待过。”小霍再次答道。

    我不置可否,仍是半信半疑,“这怎么可能,待过就待过,这种事情,有必要拿谎话讹人吗?”

    “当真没有,属下敢拿自己的性命作保。”小霍信誓旦旦,承诺道。

    猛然记起什么,“不对啊,冯语嫣呢?你们主上不是和冯语嫣一起待过吗?”

    “回主母,当时,我二人其实也在场。不过,他人不知而已。”

    小霍此言一出,我是目瞪口呆,雷地外焦里嫩。冯语嫣当时可是一丝不挂,一丝不挂的啊。

    冯语嫣若是知晓,她那尊贵的**,被其他男人给看了,会作何感想呢?

    朱佑樘这厮,当真就如此厌恶女人么?那何以对我这般另眼相待呢?

    心中甚是不解,看向朱佑樘,问道:“为何呢?”

    朱佑樘颇为平静地开口答道:“不敢!”

    什么叫不敢?这语气,这眼神,整地我好像一直在管着他似的。

    话说,我认识他的时候,才是最近,还不超过一月的功夫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