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谁下的毒?

    朱佑樘果真是起了坏心思,他的眼神,渐渐有了明显的变化,呼吸,也似乎变地有几分急促。

    “我可告诉你,你若敢对我有任何不轨之心,我定然叫你不得好……”

    话语还未说完,忽见朱佑樘脸色惨白,身子也直往下倒。

    一手赶紧扶住他,另一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果然是中毒,而且还是剧毒。

    片刻之前,朱佑樘还好端端地,毫无一丝中毒的痕迹。

    片刻之后,朱佑樘的脸,面如死灰一般沉寂。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朱佑樘身上的毒,并非我所下。

    我倒是想给他下毒,无奈,方才被他给抓住现行之后,只得暂时作罢。

    此刻,确实寻思着新的机会,可惜的是,还尚未再一次下手,就出现了此番的事情。

    “谁给你下的毒?”我讶然道,心中着实困惑不已。

    能三番四次当场逮住我,这点天灯的,想来定然也能逮住他人。

    再则,有那群暗卫保护,一般人压根无法靠近他,又谈何下毒一事呢?

    “岂非正是你所下么?”朱佑樘答着,闭上了双眼。

    使劲用力摇着朱佑樘的身子,嘴里大喊着:“朱佑樘,朱佑樘,你先别死啊,你把话说清楚,我何时给你下毒了?喂喂喂,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掉,去了阴曹地府之后,黑白无常找我索命怎么办?”

    倘若当真是我干的,我素来是个敢作敢当之人,绝迹会承认,可事实上,分明是未遂呐。

    再者,朱佑樘所中的,是离魂散。这毒,我只听闻过,从未见识过,更是不曾拥有呐。

    朱佑樘即便是惨遭毒手,也只能在我这只毒手下,究竟是哪个孙子抢到了我的前头去?

    敢在我的面前用毒,还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更能将这下毒一事诬陷到我头上,让我背上一个毒害太子的谋逆罪名,此人,我非得把他揪出来抽筋扒皮不可。

    细细回想,从遇到朱佑樘开始,直到此刻,和朱佑樘近距离所接触过的,除了我之外,就是水云间那名伙计。

    不会是那名伙计,敢笃定,我特意留心过,并未发觉那名伙计有出手的动作。

    再高明的用毒手段,即便不亲自动手,也需要借助于一定的外部媒介。

    这事,真是活见鬼了不成。

    边思量,边将朱佑樘扶到床上去,喂了一颗清心丸给他服下。

    话说,人晕死过去的时候,真心沉。仅仅只走了这几步,差点将我的老腰给累折。

    离魂散这种毒,与两心绵一般,俱都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百儿八十年之久。

    两心绵乃一位魔教妖女所创,而离魂散,亦为一位魔女所创。

    这位魔女,乃前朝人士,故乡在崖州一带,后因战事,流落到了赣州,被当时的一位毒手收为弟子。天赋异禀,短短几年之内,就成了首屈一指的用毒高手,并且研制出了离魂散这般的奇毒。

    但凡中了离魂散者,皆都因人而异,并无统一的毒发症状。有人的表现是面色发青,有人是心口有如万箭穿心一般,有人则是咳血,可谓是一万人,有一万种不同的反应。

    换而言之,单凭表象,很难区分出中毒者是否所中的是离魂散。

    若不如此,离魂散也不会被列入到奇毒的行列。

    《具原书》里,对于离魂散的记载,倒是有几页,但对于解毒法子,只有这两个字:不详。

    坐在床边,仔细观察朱佑樘的症状,除了脸色惨白之外,脉象倒算是平稳。

    一时之间,让我有种深深的怀疑,怀疑朱佑樘所中的,究竟是否离魂散。

    那日,我曾给朱佑樘下毒成功一次,可他中毒之后,好大半晌才有了毒发的反应。

    猛然想起这茬,再联想到方才,朱佑樘,十有**中毒之际,并非是在这水云间,而是在外头,而是在大街之上。

    电光火石之间,又想到什么,唐坤那孙子,去了半天的功夫,不会是跑去给朱佑樘下毒了吧?

    离魂散如今落到谁的手上,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依唐门在毒术界的威望和声势,极有可能落到他们手里。

    思前想后,这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性。

    然而,唐坤与朱佑樘的武功,压根就不在一个级别之上。

    姑且就算俩人的武功在一个级别之上,朱佑樘对毒术有所了解,并且提防心极重,而唐坤那孙子,心机城府颇浅,动根手指头,人都能察觉到他的心思和用意。

    从这个角度来说,唐坤给朱佑樘下毒成功的概率为零。

    倘若不是唐坤,难不成当真是我么?

    推测了半晌,仍是无绪,只得继续观察朱佑樘的症状。

    朱佑樘原本惨白的脸,此刻更加惨白。

    在我印象当中,所看到的,从来都是他意气风发的一面,从未见过他有这般狼狈和这般可怜的模样。

    按照惯常的逻辑,像朱佑樘这般主角式的人物,从来只有他虐别人的份,而无别人虐他的份。

    然而,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个世间,并无永恒的绝对,只有暂时的相对。

    一直以为,中毒和被人虐这般的事情,只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殊不料,他堂堂太子殿下也会惨遭这般的处境。

    心里顿时平衡了几分,这一平衡,看向朱佑樘的目光,多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自己人感觉。

    朱佑樘的脉象仍是平稳,若是忽略掉脸色,绝迹会以为他此刻并非是中毒,而是在熟睡。

    恬然安静的睡容,像个孩童一般,与朱佑樘往日的高调,似乎极其格格不入。

    一想到他三番四次占我便宜,吃我豆腐,数次产生趁机落井下石,趁机要了这点天灯的狗命。

    然而,正是看到他这般安然的睡姿,又想到他对我曾有救命之恩,产生了几分于心不忍的念头,生生有些下不去毒手。

    不止下不去毒手,还萌生了几分救他的念头。

    不止萌生了几分救他的念头,还萌生了救他的实际行动。

    离魂散我虽没有见识过,也不大懂,但本着一位毒手的好奇心和自尊,自然是起了大兴趣。

    朱佑樘或许上辈子造了孽,又或许上辈子救了世,这才使得上天让他遇上我,遇上一位毒手。

    将身上的瓶瓶罐罐悉数都掏出,捯饬了半晌,配了一大堆的药丸出来。

    为何不将朱佑樘送回府去,实乃,依我目前的身体,依我目前身上那四处伤口,压根就无法将他拖回去。

    再则,有些中毒之人,与重伤之人一般,不易挪动。倘若挪动,随时会有性命之忧。

    本着这两个原则,我唯有将朱佑樘暂时安排在水云间里头。

    话说回来,朱佑樘身边那些暗卫,究竟是做什么吃的,何以让自己的主子落到此刻这般凄惨的下落呢?

    被人给下毒,没有及时发现,这还算能理解。然而,直到此刻还未出现,不得不说他们玩忽职守到家了。

    昆仑山之巅的弟子也就罢了,如今连朱佑樘的暗卫也是这般德行,看来,所谓的属下,所谓的走狗,没有几条好狗,像我素来孑然一身,未必算是件坏事。

    言归正传,解药是捣鼓出不少,至于先服哪颗,着实难以定夺。

    朱佑樘不是阿猫阿狗,也不是小黑小花,自然不敢随随便便就对待。

    也罢,瞎猫逮着死耗子,点到谁就是谁。

    朱佑樘服下所谓的解药之后,脸色仍是没有好转,仍是煞白煞白,毫无一丝血色。

    约有一刻钟的功夫之后,朱佑樘终于醒了过来。

    在他睁眼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头,竟然涌上了一丝丝的小激动,嘴里也情不自禁喊道:“朱佑樘,朱佑樘,你醒了啊?”

    朱佑樘斜眼看向我,眼神格外莫测,“是你救的我?”

    “不是我,难道还能是鬼么?问的什么废话,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么?”我回复道,想到正事,赶紧问道:“给你下毒的,究竟是何人?”

    此言一出,朱佑樘盯着我看了半晌,并未正面回答我的话语,而是侧面问道:“不是你么?”

    “你把我手抓地死死的,我拿什么给你下毒?”我没好气道。

    “不是你,那是何人?”朱佑樘的眼里,有过转瞬即逝的讶然与探究。

    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除了我之外,的确没有人近距离与朱佑樘接触过。

    虽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然而,能给朱佑樘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此人,只怕不止毒术高,轻功高,武功更是出神莫化。

    据我所知,江湖上是没有这号人物存在的。

    所谓术业有专攻,通常情形下,一个人的天赋是有限的,精力更是有限的。

    能精通一门绝学,能在一个行业有所做为,这已实属难事。

    若说轻功和武功,还算是有共通性,可毒术,与之截然不同。

    武功绝世高手,在用毒方面,能有三四分的造诣,已经是件奇迹。

    对朱佑樘下手之人,武功绝迹属于绝世高手,而毒术,也绝迹属于绝世高手的行列。

    武功方面,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关注,然而,毒术方面,若是出了这等厉害的人物,我绝迹会晓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