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惨遭拒绝

    原是我再次狗眼看人低了,小昭不止武功高,不止城府深,还拥有一副易容的好本领。

    那日,光天化日之下,在那些暗卫众目睽睽的监视之下,我就那般大摇大摆地出了大门。

    想当时,小昭说帮我的时候,我还心存几分疑虑,思量着,她如何会避开那些暗卫的耳目,将我这个大活人给带回去。

    殊不料,小昭快速从身上取出一个盒子,又从盒子里取出一些刷子一类的东西,三下五除二,在我脸上捯饬了许久,半个时辰之后,待我再看自己这张脸,可谓是生生亮瞎了眼。

    江湖当中,精通易容术的,并不算少,可能达到如此以假乱真程度的,只怕为数不多。

    在某些戏文中,将易容术演绎成神话一般的存在。

    其实,易容这东西,说白了,并非像传说中那般悬乎。

    凡是精通化妆的女子,基本可谓都算是易容手。

    然而,要想达到高手的境界,着实不是一件易事。

    服饰可以做乔装,脸上也可以捯饬,最难的便是体型和声音。

    真正的易容高手,一般用的其实都是障眼法,譬如身形,身形自然是无法改变的,但他们会打造,会塑造,使得在肉眼看起来,体型有了巨大的变化。

    至于声音,别人不晓得这当中的蹊跷,但对于用毒高手来说,一眼就可以窥破。

    除了拥有口技等特殊本领之人,寻常之人的声音,一般来说很难改变,起码在短时间之内很难改变,但服下一些毒药之后,声音则会发生翻天覆地一般的大变化。

    小昭改了我的容貌,使得看起来如同和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又给我穿上了她的衣裳。

    小昭和我的体型,倒是相似,不过,个头比我矮出一个头来。

    这个问题,她是通过服饰来解决的,通过服饰的搭配,使得肉眼看起来,人显得臃肿几分,个头也矮了一些。

    就这般,我就堂而皇之地离开了朱佑樘的府邸,并且是在艳阳高照之际离开。

    身上的伤虽则好转了几分,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大敢动用真气。

    轻功不敢使,只得用走。

    朱佑樘的府邸,距离桃花坞,可谓南辕北辙,足足有几十里的路程。

    单靠着这一条腿,还指不定走到后日大后日去。

    香满路与我之间或许是情敌的关系,他对我置之不理也就罢了,小童和如风呢,好歹和我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我在朱佑樘的府邸,有有些暗卫保护,他们俩自是不方便下手。

    可如今,我已经出了府,并且在这繁华的大街之上走了有两刻钟的功夫。然而,始终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

    也罢,靠人不如靠己。想我注定与萌妹子和软妹子无缘,注定只能当个御姐,当个女王。

    须知,在每个女子的心目中,其实都乐意当软妹子,都乐意被人宠,都乐意被人爱,都乐意有人可以替她解决掉一切麻烦和忧愁,甚至都乐意当个傻白甜。可惜的是,傻白甜不是你想当,上天就会给你这般的机会。

    像我,女汉子也好,御姐也好,最终成为女王大人也罢,可谓都是被现实给活活逼出来的。

    若不使得自己强大,若不使得自己拥有一颗强心脏,早在十年多前,我就绝迹已然离开了人世。

    想通这点,内心顿时释然了几分。

    咱注定只能是靠自己的人,那就靠自己到底吧!

    靠自己,虽不像啃父母,啃男人那般光荣与辉煌,但也不算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师姑!”

    待耳旁传来这道熟悉的声音,我差点老泪纵横。

    小金的突然出现,可谓是犹如及时雨一般,让我有种扑过去给他一个大大拥抱的冲动。

    然而,顺着声音,待看到小金之旁的唐坤时,待听到唐坤那张狗嘴里当真无法吐出象牙时,我的热情,瞬间被熄灭。

    你道唐坤那孙子说什么,他说:“我还以为你死了。”

    小金在一旁立马拆了唐坤那孙子的台,“唐兄,都道女子喜欢口是心非,不曾想,原来唐兄也是个口是心非之人呐!你分明就担心师姑担心地要紧,为何要说出这般诅咒的话语来呢?”

    唐坤那孙子闻言之后,脸顿时通红,争辩道:“谁担心她了,谁担心了?我巴不得她死,她死了,我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原本对唐坤这孙子,没甚好感,他救我一命之后,依然对他没甚好感。然而,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这孙子原来也有几分可爱之处。

    心里对他的恶感减少了几分,但嘴上不依不饶道:“如此看来,那我定然要好生活着,好让你做梦都能哭出声来。”

    小金和唐坤在我对面四五十丈之远的地方,言语之际,我们互相朝着对方走进。

    “师姑,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和唐兄,总算可以放心了。”小金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缓缓舒了一口气,又道:“听闻师姑被江瑶刺伤的消息,我和唐兄一直挂念着,无奈太子殿下的府邸不是寻常之地,我等不敢贸贸然闯入。其实,唐兄倒是硬闯过一次,可惜被打了出来,还受了伤,在床上躺了两日才恢复过来。”

    听闻此处,我冲唐坤嘻嘻一笑,道:“身上的伤还好吗?要不要我给你一些疗伤的药?”

    唐坤头偏到一旁,不屑道:“你少听金兄在那胡诌,我压根就没挂念过你。”

    懒地去揭穿他,转而问小金:“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俩这是要前去在太子门前蹲点?”

    “蹲点?算是吧,我和唐兄这几日每日都会前来,想着打听一些有关师姑的消息。可惜的是,丝毫也打探不到。”小金如是回道。

    朱佑樘的这群暗卫,可谓是滴水不露,有他们在,难怪万贞儿一直迟迟难以成功下手。

    “师姑,我看您的面色不错,看来太子殿下想必是请了宫中的御医前来替您诊治。”小金又说了一句。

    我答道:“或许吧,不过我清醒的时候,倒是没有见到他人。”想到正事,赶忙说道:“废话少说,赶紧帮我租辆马车。”

    原本出门时带的包袱在乔家大院放着,那日,倒是取在了身旁,可被江瑶刺伤之后,待再醒来,全然不见包袱的踪影,想来定然是被朱佑樘给拿了去。

    这几日,总是想问他,可每每见到他的时候,总是想不起来。

    钱财都在包袱里,此时可谓是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若不然,何至于在这街上走这般久的时辰,又何至于希望小童他们从天而降呢?

    “你受这么重的伤,还想去哪?还能去哪?”唐坤在一旁插语道。

    我答道:“关你屁事呢!”

    “你,你,你你你好歹一个姑娘家的,说这般粗鲁的话语,也不怕遭人耻笑吗?”唐坤结巴道。

    “那好,关你什么事呢!这回,总可以了吧?”我纠正道。

    既然唐坤这般较真,那我也同他较较真。

    “师姑,唐兄的意思是,您身上既有箭伤,又有刀伤,不易奔波。您若真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我和唐兄完全可以代劳。”小金解释道。

    倒是想让他人代劳,可我和公子刑天之间的事情,他人能代劳得了么?

    “帮我租辆马车,立刻,马上。”没法和小金直言,也不需要直言。

    “师姑,您还是跟我回去修养身子为紧。”

    真没看得出来,小金这唠叨和磨叽起来,着实跟坊间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们有得一拼。

    “不租是吗,那就借我五十两银子,最晚明日还予你。”

    真可谓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伸手向人借钱的滋味,不爽,极为不爽,超级不爽。

    “我说,这位师姑,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去?有人给你跑腿,难倒还不成吗?”唐坤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屑。

    这世上,最对我口味的,看来唯有老蒋一个。

    我若问老蒋借钱,老蒋绝迹二话不说,直接将银子扔了过来。

    虽说如今的男人都向娘炮型发展,然而,本以为,小金起码还算是个纯爷们。

    唐坤唠叨也就罢了,毕竟我早已司空见惯,小金的磨叽,着实令人大跌眼球。

    伸手等了半晌,始终不见小金递钱过来,我那小小的自尊,顿时受到极大的伤害。

    看吧,即便成为软妹子的心再迫切,可上天连这样小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活人活到我这般凡事只能靠自己的份上,若不成为女汉子,那势必就会成为女王。

    也罢,有这扯皮的功夫,还不如盯上一个有钱人,从他身上顺手牵羊来的更为容易一些。

    偷鸡摸狗虽非君子所为,不过,我是女子,不是君子。

    心里想着,眼睛盯着四周打量,寻找合适的下手目标。

    “若不然,您去大夫那里瞧瞧,若是可以出行,我再帮您租马车不迟。”小金建议道。

    “金兄,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你那师姑伤的地方可都是隐秘处,一个大男人帮她看,你觉得合适吗?”唐坤反驳道,一副不置可否。

    “找个女大夫不就成了吗?”小金答道。

    “行了,不劳烦您两位了,就此别过。”早已火急火燎,哪还有那等闲情逸致在此和他们俩扯淡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