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赐婚风波又起

    那日,长泰公主果真履行了她的诺言,当真坐了半个多时辰就离去了。

    在这半个多时辰期间,她始终翘着二郎腿,始终不曾有其他举动,神情不咸不淡,全然看不出是喜是怒。

    这种不怕累的精神与耐心,愈发与朱佑樘相像。

    长泰公主前脚刚走,朱佑樘就回府了,时间拿捏地一丝不差。

    小昭是长泰公主的人,由此,更是得到了证明。

    长泰公主临走之前,撂下一句话,“我明日再来继续观看。”随即莞尔一笑,明媚动人。

    这般怀柔的手段,可谓是比下毒手和暴力更加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朱佑樘虽则救了我的命,可因为他,同时也给我惹下诸多祸端。

    福祸相依的道理,认识朱佑樘之后,我是再一次有了切身的体会。

    若说朱佑樘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福星,那无可厚非,他同时也是个大瘟神,起码与我而言如此。

    姑且不论这些,朱佑樘回来的时候,神情虽则与以往并无多大不同,但明显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心情似乎不大愉悦,想来在朝堂之上,断然是遇到了什么棘手之手。

    万贞儿与公孙狗贼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不是短短时日就能除去的。

    再则,朝堂那些重臣当中,有些名门望族与世家,他们的权势,可是累积了数百年,乃至千年多的沉淀,在这种状况下,别说是朱佑樘身为太子,就连皇帝老儿的决策,也时常得受到这些人的干扰和影响。

    所谓的政治,不是谁一个人的政治,所谓的江山,虽则是皇帝一人的江山,但准确来说,又不是皇帝一人的江山。

    皇帝在享受众人敬仰的同时,在光鲜亮丽的同时,在尊贵无比的同时,私下里,也会拥有常人绝迹不会有的心酸和烦恼。

    再如朱佑樘,相信在任何人眼里,他都是集万千宠爱和眷顾于一身,然而,还不是照样有他自己的忧愁。只不过,朱佑樘属于云淡风轻那种性格,将情绪掌控地极好,不会轻易展现出来而已。

    从这个角度来说,上天多少还是有几分公平可言。

    意识一时有些走偏,朱佑樘是否有忧愁,关我哪门子事呢?

    原来,朱佑樘的忧愁,还当真关我那门子事。

    朱佑樘回府之后,来我屋中看了几眼,确信我完好无损,确信我伤势好转,安然离去,对于别的事情,未曾提及只言片语。

    然而,朱佑樘走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小昭告诉我,汝定侯今个上朝之际,公然奏请皇帝老儿赐婚,而赐婚的对象,正是在下不才我。

    如此多事之秋,公孙狗贼非得整这一出徒增事端。

    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分的日子,看来又要掀起血雨腥风来。

    这个狗贼,不帮我也就罢了,如今还来火上泼油、雪上加霜。

    也罢,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来地越猛,来地越无情,届时,还击之时,无论做出怎般残忍冷酷的事情来,都会被这暴风雨给掩盖和粉饰。

    原本私下的争斗,被公孙狗贼这一推波助澜,公然到了明面。而我这个弱女子,如同历史上所有的红颜祸水一般,无辜被席卷到了这场战争当中,不仅为战争拉开了帷幕,更是会承担战争罪魁祸首的骂名。

    这就是身为一个女人的悲哀,就是身为一个与权力者扯上关系的女人的悲哀。

    从一个火坑跳出来,再到另一个火坑当中,或许,这就是是上天安排给我的宿命。

    然而,我不信天,不信地,不信命,我只相信自己。

    公孙狗贼已然把我做为幌子,做为众矢之的,我当真是瞎了自己那一双狗眼,竟然自信满满地以为,即便他权力意识再强烈,心机城府再不可斗量,对我,起码还是有那么几分真情存在的。单凭着这几分真情,想来他还不至于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来。

    事实给了我当头一棒,让我开始愈发明白,所谓的玛丽苏桥段和玛丽苏男主们,那只有会在戏文里出现,在现实生活当中,背叛和利用,抛弃和无情才是真实。

    朱佑樘呢?朱佑樘是否也会和公孙狗贼一般,或者说,朱佑樘在这件事上,又会采取怎般的态度和措施呢?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公孙狗贼和朱佑樘,这两人男人,是万万不敢再与他们有任何沾染。

    一旦和他们牵扯到一起,我的小命,今日不丢,明日也会丢。

    春秋战国时期有名的大美人西施,越王勾践利用她使美人计,成功打败吴王夫差之后,坊间流传,西施后来与她的老情人范蠡一起隐居在了一处桃源圣地。

    流传注定只是流传,真实的历史是,在故国胜利的第二日,这位绝世美人就被她的主子夫差派两名小将沉入了谷底。

    你若问我为何会知晓这般隐秘的事迹,实乃当初沉下西施的小将之一,乃我鬼谷门人的后代,而范蠡,亦是我鬼谷一门的先祖。

    但凡历史上的大事件,但凡牵扯到我鬼谷一门的,俱都会在鬼谷门派的书中有所记载和提及,方便后人知晓先驱们的光辉事迹,也方便后人知晓真实的历史。

    众所周知,历史是掌握在胜利者的手里。

    说地直白一些,旧王朝的颠覆,新王朝的代替,新王朝为了自己的统治,为了自己师出有名,为了自己名正言顺,总是会干出篡改真实的历史的勾当,从而使得文字记载下来的,是对他们歌功颂德的东西,是对他们有利的东西。

    再说地直白一些,我们如今从史书上所看到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虚假,都是被粉饰太平之后的记载。

    扯地远吗,并不远,说这些,只是为了表明,一个为了自己国家,为了自己国家的百姓们,甘愿忍辱负重的女子,本该获得世人的尊敬与膜拜,可事实上,她的下场和结局可谓是无比惨烈。

    一个巾帼英雄一般的女子,都会是这般凄楚的下场。

    在公孙狗贼和朱佑樘的争斗中,无论是谁获胜,舆论都会将我塑造成一个像夏姬一般的千年狐狸精角色,更会受到世人的唾弃和谩骂。

    被人唾弃和谩骂我在乎么?并不在乎,嘴长在别人身上,若想不被谩骂和唾弃,那除非把他们个个都毒哑。

    我在乎的是,自己原本得罪的人就多,如今再得罪公孙狗贼和朱佑樘,那日后,这条小命,彻底是时时刻悬在了裤腰带上。

    也罢,先解决目前的事情,其他的,待走一步看一步吧。

    小昭许是以为我会大惊失色,又许是以为我会愁容满面,结果发现我神情极为淡然,一时之间,看我的眼神,颇为探究,亦颇为古怪。

    “皇上虽则并未当场答应,朝臣也反对地厉害,然而,汝定侯似乎是铁了心。”小昭兴许见我无动于衷,又补充了一句。

    等等?朝臣反对?公孙狗贼娶个妻,又不是太子朱佑樘,他们反对个哪门子劲呢?

    显然,他们提出最大诟病的,应该是我一介民女的身份。

    一个普通的民女,岂能配得上堂堂一位侯爷呢?这便是天下几乎所有人的想法和认知。

    再则,这事当中,兴许还有朱佑樘的功劳。

    巴结朱佑樘者,不计其数,金银财宝朱佑樘不缺,美女朱佑樘不要,那唯一能做的,便是顺应朱佑樘的意,便是让朱佑樘感觉痛快。

    当一条忠心主子的好狗,可绝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就得极为清楚主子的喜好,包括清楚主上喜欢什么人,厌恶什么人。

    朱佑樘的那些好狗,想来也知晓了他们的主子和我有那么点牵扯不断的事情,因而,断然不会让自己主子的女人跟了别的男人。

    “汝定侯铁了心有什么用,皇上不是还没有答应吗?”不紧不慢回了小昭的话,顺带观察她的表情。

    果然,小昭的脸上有了一丝失望之色。

    惊慌失措这种事,即便在我身上发生,也绝迹不会展现出来。

    半晌,小昭突然开口说道:“贵妃娘娘若是在皇上面前吹吹枕头风,那您与汝定侯的婚事,兴许就这么定下来了。”

    “哦!”我淡淡答了一句,耐心等着,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对此,您就没有任何异议吗?”小昭又问。

    “异议?皇上倘若果真赐婚,别说是我,就连太子殿下这般的身份,也不能提出任何异议,更何况是我呢。”神态保持平静,语气也保持平静。

    “太子在朝堂之上并未反对,可一下朝,就会面见皇上了。为地是什么,相信您应该比我更为清楚不过。”小昭说着,目光盯着我不断打量。

    按耐住心中想要下毒手的冲动,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想离开这里吗,我可以想办法带你出去,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小昭终于说到了重点上。

    “最晚明日,我就会离开京城,自此以后,无论是太子殿下,还是汝定侯,都会老死不相往来。告诉你那主子长泰公主一声,让她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世间,不是所有女人都会把主意打到她的太子哥哥和汝定侯身上。”不待小昭开口,我抢先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