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没有别的意思

    小昭察言观色能力极强,不待主子朱佑樘的吩咐,就自觉走到我的身前,小声说道:“我扶您回房吧!”

    小昭第一次称呼我的时候,叫的可是娘娘这个词语,当时,雷地我是外焦里嫩,惊地我是魂惊胆落。

    即便朱佑樘身为太子,即便朱佑樘和我有某种不为人知的隐秘关系,那小昭叫我,也断然不该叫娘娘。

    娘娘一词,原本指代的是皇后,后来,做为皇帝老儿嫔妃的统称。

    小昭聪明伶俐,按说绝迹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可事实上,娘娘这个字眼,小昭称呼了好几次。后来,在我数次孜孜不倦友好地提醒下,她才改了口。

    改了口后,小昭开始称呼我为小姐,有时又称呼为姑娘。

    逻辑混乱和矛盾到如斯程度,不得不令我怀疑小昭的精神是否正常,但转念一想,朱佑樘想来不会派一个心智错乱之人在我身边,于是便顺其自然,任由小昭胡乱。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昭的武功,极高,高到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和想象。

    小昭高的,不止是武功,还有手段和心机。

    方才,小昭言语之际,快步来到了我的身边,随后,缓缓执起了我的胳膊。

    事实上,准确来说,小昭是捏住了我胳膊之上的少海穴,瞬间使我动弹不得,只能乖乖任她摆布。

    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疏忽大意、掉以轻心,早就知晓小昭是位高手,只是不曾料想到的是,小昭的武功高到这般程度来。

    少海穴这处穴道,可谓是异常凶险,牵连到身体诸多方面。

    针灸之时,那些医术不大高明的大夫,通常都不敢使用这个穴道,以防会给当事者带来一些其他的后遗症。

    身体受制于她,以防万一期间,不敢反抗,怕自己终身落个残废或是半残废。

    心里恨地是咬牙切齿,但面上保持微笑,“好,那就劳烦小昭你了。”

    点天灯的朱佑樘,因为他的示意,如今就连阿猫阿狗都骑到我的头上来撒野。

    鉴于我身体只有恢复了三四成,暂且还是按兵不动。

    点天灯的朱佑樘,还有这该死的小昭,待我瞅着机会,非得报这一箭之仇。

    怏怏然回了房,心情极度不爽,蒙头大睡。

    第二日,朱佑樘的府邸来了一位客人,一位与我有深仇大恨的客人。

    那位客人,不是别人,俨然正是朱佑樘的妹妹长泰公主。

    长泰公主会在这个时候造访,倒有几分出乎人的意料。

    朱佑樘连荣华的事情都知晓,那想来也该知晓他这位好妹妹的事情,更该知晓他这位好妹妹三番四次想要对我下毒手。

    既是如此,他何以允许这位妹妹前来呢?就不怕他那好妹妹又对我下毒手么?

    也罢,人毕竟是兄妹情深,长泰公主再坏,再歹毒,兴许在朱佑樘的面前,在朱佑樘的心目中,是一朵白莲花一般的存在。

    再则,倘若小昭真是朱佑樘派来保护我的,有她在,长泰公主即便想对我下毒手,也不是那般轻而易举的事情。

    长泰公主来之后,第一时间来找的,并非是她的哥哥,而是我,而是直奔我所居住的院落。

    这个时辰,朱佑樘应该还在宫内,至少要半个时辰之后才能回来,长泰公主或许正是算准了时机,掐准时间而来。

    长泰公主来的时候,我刚服完药躺下。

    小昭许是怕我无聊,拿着《诗经》在那给我念,没成想,她不止武功高强,还识字不少。

    瞧见长泰公主,小昭立即走过去请安,“公主殿下,您来了!”

    正常情形下,小昭应该说“奴婢参见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这样的话语。

    令人诧异的是,小昭对长泰公主,是有恭敬存在,但明显恭敬不足。

    小昭也是一个有秘密之人,这点,显而易见。

    更令人诧异的是,长泰公主的反应,颇为平静,冲小昭点了点头,道:“小昭,你先下去吧!”

    小昭认识长泰公主,这属正常,但长泰公主显然也认识小昭,并且能对号入座,这倒着实属稀奇。

    蓦然想到什么,小昭和长泰公主之间,或许有着一种极为隐秘的联系。

    由此看来,小昭十有**是长泰公主主动请缨,送给朱佑樘,再让朱佑樘派到我身边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昭离去之后,长泰公主坐到屋内的一张椅子之上,翘起二郎腿,悠闲又自在地看着我,既不言语,又没有过多的表情,着实有几分高深莫测的意味。

    隔了半晌,坐起身,问道:“既然来了,有什么话,请直说无妨。”

    原本以为,长泰公主马上就要对我下毒手或是恶言相向,殊不料,她倒沉得住气。

    那日,她离去的时候,可是面目狰狞,外加撂了诸多狠话。

    我和她之间,因为公孙狗贼,原本就有梁子,那日,梁子更是结地越大。

    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和疑虑,长泰公主撇了撇嘴,答道:“安心地躺着吧,放心,我即便再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胆。那日,没有要了你的命,我的命差点被要了好几次,你是姑奶奶,我可不敢再招惹。”

    要了好几次?朱佑樘多半对她提出过警告,那除了朱佑樘以外,还有谁呢?公孙狗贼?公子刑天?老蒋?……

    管他是谁,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公主殿下您前来意欲何为呢?”

    长泰公主嫣然一笑,答道:“我只是前来看看你,看看你是活着还是死了,没有别的意思。”

    以前直道自己所认识的男人个个都是毒舌,殊不料,所认识的这些女人,可谓是个个巾帼不让须眉。

    若是来个什么毒舌大会,相信,届时,我所认识的人当中,绝迹会有人拔得头筹。

    收回心思,答道:“那让您失望了,暂时还死不了。”

    说完,猛然记起朱佑樘昨日的话语和表情。

    同样一句死不了,所表达的含义,全然不同,心境也不同。

    “既是死不了,那我就慢慢等着,好生等着。反正你得罪的人又不是我一个,我不敢动你,不能奈你何,相信这天下间自然有人能收拾得了你。”

    在这一刻,恍然间,几乎以为自己面前所站着的,并非是长泰公主,而是点天灯的朱佑樘。

    长泰公主的神情,和朱佑樘极像,像到几乎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长泰公主与朱佑樘为同父异母的兄妹,相貌并无任何相似之处,但她有时的神情和动作,甚至言语,都与朱佑樘有几分相像。

    若不是肯定她的性别是女子,不然,我绝迹会怀疑这是点天灯的朱佑樘一人扮作两个身份在作弄我呢。

    脑海中突然记起紫嫣来,记起紫嫣把公子刑天模仿地惟妙惟肖一事,自然而然联想到了长泰公主身上。

    不对啊,长泰公主的心上人,分明是公孙狗贼,可为何感觉她对自己的这位哥哥有着异样的感情呢?若不是如此,她的身上,怎会有朱佑樘的影子,还是这般深重的影子?

    试问,这天下间,岂有爱慕自己亲哥哥和亲妹妹之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别说是爱慕,就是与自己的亲哥哥亲妹妹发生**之事的,都有人存在。

    朱佑樘自然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但并非代表长泰公主对他就没有私心,没有觊觎之心,毕竟,尘世间像朱佑樘这般卓越的男人,当属各种翘楚。

    然而,即便这天下间的男人都被朱佑樘给秒成渣,长泰公主也断然没有必要如此灰心,更是没有必要将主意打在自己的哥哥身上。

    也罢,那毕竟是长泰公主的个人爱好,与我有个哪门子关系呢?

    可她偏偏就和我有那门子关系,长泰公主若是爱慕的是公孙狗贼还好,若是朱佑樘,那就麻烦了,麻烦大发了。

    公孙狗贼是一个权力永远排在第一位,女人最多排在第二位的人,起码在我心目中如此。

    而点天灯的朱佑樘,原本以为他和公孙狗贼是一丘之貉,如今看来,权力诚然排在朱佑樘的第一位,但女人,似乎也是排在第一位。

    换而言之,朱佑樘是个不肯牺牲之人,是个鱼和熊掌想要兼得之人。这就表示,天下他要,皇位已经垂手可得,而对于我,他绝迹不会轻易罢休。

    若是此,那我与荣华的前路,只怕险难万分。

    再则,因此而树下的敌人,怕是不计其数,譬如长泰公主,譬如那个语嫣姑娘。

    长泰公主没有说错,原本想要我命的,就有一大堆,少了一个她,我也未必就能活多长时间。

    心里明白这是实情,但嘴上不依不饶,“那您就耐心地欣赏吧,我也想看看,看看究竟是谁最后会要了我这条小命。”

    长泰公主眼眸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再次嫣然一笑,“我岂不正在看着吗?”

    长泰公主继续翘着二郎腿,继续看着我,不言语,而是一直看着,持续了很多一段时间。

    你看,就连此刻这种无赖样,也跟她哥哥朱佑樘如出一撤。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长泰公主要害我的意图,我更加确切明白了几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