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太子殿下

    神话是什么?神话是传说,是在现实当中,绝迹不会发生的事情。

    犹如我和朱佑樘一般,原本不该相识的两个人,却在阴差阳错之下,命运有了交错,有了互融。

    原本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却在命运的捉弄之下,瓜葛愈来愈大。

    原本应该断绝往来的两个人,却在人为的作用下,使得断绝成为枉然。

    我与朱佑樘之间的这个神话,三分天意,七分人为。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此之后,我将欠了他的恩情,真正意义上欠了他的恩情,并且是一命的大恩情。

    朱佑樘第一次救我的时候,当时是红殇和星光灿烂的毒发作,在那之前,即便他并不需要我,即便我属于多此一举、多管闲事,但勉强也算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而他救我,也算是多此一举、多管闲事,因而可以相互抵消、互不相欠。

    在这之后,我问他要千年何首乌之时,他极为爽快地给了我整颗。这充其量只能说明他慷慨解囊,说明我算是欠了他的人情而已。

    江瑶要杀我,他去阻拦,算是我欠了他的恩情,但可惜的是,并未阻拦成功,江瑶最终还是寻找机会对我下了毒手。

    既不成功,那恩情一事,自然也不算全然成立。

    皇宫之外那次,他把我抱回了府,并且替我医治了箭伤,然而,我为何会受伤,皆因于他老爹皇帝老儿。

    再则,祸根的起源,皇帝老儿对我痛下杀手的最关键原因,是始于他朱佑樘的缘故。

    因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救我,既是情理,更是义务。

    那次,虽有救命之实,但严格来论,却并无救命恩情存在。

    然而,这次,他是实打实救了我的命,是实打实将我从阴曹地府给拉回了阳间。

    算计着时间出现也好,当真巧合也罢,朱佑樘的的确确真真切切救了我的命,这是无法辩驳的事实。

    我虽一向冷漠,也素来很少去关心他人的事务,然而,救命之恩,毕竟不同于其他,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丢丢放在心上。

    从今往后,我在朱佑樘面前,再也不会有十分任性十分嚣张的气魄,充其量,最多只能有七分任性七分嚣张。

    朱佑樘抱我回去的时候,应该刚过巳时,而此刻,申时已经过了大半。

    算来,我至少睡了两个时辰,可身体仍是动弹不得。

    动弹不得,只能继续躺在床上当废人,顺道东张西望,外加胡思乱想。

    在我醒来之后不久,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早已成定局的大事:皇帝老儿昭告天下,册立五皇子朱佑樘为太子。

    躺在深闺大院,躺在穿上,我何以知晓这个消息?只因,黄昏过后,一连一个时辰,外头,鞭炮声不绝于耳。

    不止是鞭炮声,还有各种奏乐声,各种呼喊声。

    如此声势浩大,岂像是册立太子,皇帝荣登大典,怕是也不过如此。

    做为平民百姓,做为绝大多数百姓,其实谁做皇帝,对他们而言,并无太大的影响。毕竟,像唐太宗李世民那般的明君,只是个例。九成以上的皇帝,都是荒淫无耻、不过问朝政的昏君。

    因而,无论谁当皇帝,老百姓照样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照样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大明王朝自建国以来,到如今,已有一百二十年。

    在这一百二十年期间,总共诞生了八位皇帝,分别是太祖朱元璋,惠帝朱允炆,成祖朱棣,仁宗朱高炽,宣宗朱瞻基,英宗朱祁镇,景帝朱祁钰,以及当今皇帝朱见深。

    太祖朱元璋做为开国皇帝,如同每位开国皇帝一般,自然有他清明的一面。

    惠帝朱允炆实则是位好皇帝,也颁布了一些利民的政令,可惜的是,因为削藩一事,惹怒了他的叔父朱棣,最终被朱棣以”清君侧“和“奉天靖难”为名夺取了江山。

    成祖朱棣,做为臣子,自然是做出了以下犯上、大逆不道之事,然而,做为皇帝,还算是一位不错的皇帝,起码对于百姓而言,曾做出了那么一些利国利民的实事。

    成祖之后的四位皇帝,不做评论,因为实乃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评价这四位。

    简而言之概括起来,这四位皇帝,庸庸碌碌,没有任何作为。而生活在这时期的百姓们,自然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言。

    当前的皇帝朱见深,朱佑樘的老子,着实值得一提,在他统治的这些年间,若说老百姓以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那如今可谓是生活在十八层地狱当中。

    由于东西两厂和锦衣卫,老百姓的生活原本就苦不堪言,再加上万贞儿干涉朝政,宠幸奸佞,使得百姓的生活雪上加霜,火上泼油。

    坊间的百姓,早已把万贞儿刻画成妲己一般的千年狐狸精角色。

    对此,有必要替苏妲己翻案和正名,商纣王帝辛,并非如同外界流传那般宠爱妲己,苏妲己,其实只是白白背负了一个狐狸精的骂名。

    苏妲己的恶名,全依赖于周王朝的演绎和夸张,全仰仗于周王朝为了自己谋反名正言顺的结果。

    历史上的亡国事件中,大多都会出现一位女子充当红颜祸水的角色,事实上,一个弱女子,岂能翻云覆雨呢?

    女子,貌美的女子,尤其是后宫当中貌美的女子,似乎注定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成为亡国的替罪羔羊。

    然而,万贞儿背上这个骂名,绝迹名副其实,绝迹堪当大任。

    若论姿色,论年纪,论品行,苏妲己哪样都在万贞儿之上,可事实却是,平凡如万贞儿,能让皇帝老儿对她死心塌地、肝脑涂地。而美艳如苏妲己,也只是帝辛后宫当中一个受宠一时的女子,一个随手可以丢弃的女子。

    从这种程度上来讲,万贞儿把妹喜、褒姒、苏妲己、西施、貂蝉、赵飞燕、王昭君、杨玉环这般的绝世大美人秒到连渣渣都不剩。

    若说我最膜拜的女子,第一个当属则天女皇,第二个绝迹非万贞儿莫属。

    然而,万贞儿与武则天的最大区别在于,武则天有大智慧,有大胸襟,有大抱负,而万贞儿的聪明才智,全部用在了如何害死皇帝老儿的子女,如何害皇帝老儿的嫔妃身上。

    因为万贞儿,皇帝老儿差点断了传宗接代的香火;因为万贞儿,朝堂的重臣,全部都是贪赃枉法、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因为万贞儿,两厂和锦衣卫,早就了数以不计的冤案。

    正是因此,坊间的百姓们,提起所谓高高在上的皇帝来,提起大明王朝来,那都是唏嘘不已、连连摇头、极不待见。

    似乎扯地有些远,但事实上并不远,以上的推论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此刻外边的鞭炮声和锣鼓声,绝迹不是老百姓们自发性的行为,而是皇帝老儿下令的结果。

    朱佑樘回宫才不过一年的时间,在朝堂之上,根基还较为浅薄,处处受到万贞儿一派的打压,即便有什么大抱负,那也在短时间之内很难伸展开拳脚,因而,老百姓自然是领略不到这位皇子的风采。

    此点,从侧面佐证了百姓行为的被迫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朱佑樘的府邸,倒显得颇为安静,院墙之上,也尚未挂上红色的丝绸。

    朱佑樘在做什么,我不知晓,但知晓的是,皇帝老儿此举之后,朱佑樘的府邸,怕是门庭若市。还有,万贞儿再想对朱佑樘下手,只怕比登天还难。

    历朝历代,即便太子的品行再恶劣,再无能,总是会出现一些所谓的保皇党和保太子党,他们虽则冥顽不灵,但也忠心可嘉。

    换而言之,朱佑樘在朝堂的根基,更上了几层楼来。他的身份,也有显赫,变成显赫无比。

    以我的判断和估计,要不了多久,朱佑樘的势力,只怕会跃居在万贞儿之上。

    汪直可是万贞儿的狗腿子,而且为人精明万分,从他那日对朱佑樘的态度来看,就足以窥探出先机。

    朱佑樘端药进来的时候,我正望着门口发呆,余光瞥见那一身鲜亮的紫衣,迅速收回了目光。

    朱佑樘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少女,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皮肤白皙,面容干净,装束做侍女打扮。

    不是说朱佑樘的府邸没有女人吗,那此刻这少女又该作何解释呢?难道说,是因为朱佑樘被封为太子,皇帝老儿给他特意赐了几位宫女么?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朱佑樘缓步朝我走来,嘴里说道:“以后就由小昭来伺候你!”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我立即反驳道:“我有胳膊有腿,不劳烦人伺候。”

    “不劳烦?那你起身,喝药!”朱佑樘看向我,眼眸极为平静,

    点天灯的朱佑樘,可着实戳中了我的痛处,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我怎忘了,自己所遇上的男人,个个都是毒舌.

    我是有胳膊有腿,可此刻,跟个瘫痪之人全然毫无两样。思索了短暂片刻,答道:“如此,那就多谢太子殿下厚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