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香满路的真实身份(二)&

    一个误会?可谓是解释地极其轻描淡写。

    香满路并非凡夫俗子,倘若真是凡夫俗子,又岂能出任昆仑山之巅四大使者之职?

    若非他是公子刑天的人,依我素日那火爆脾气,早就使出了杀手锏。

    香满路和长泰公主之间,显然是有某种为外人所不知的隐秘关系,至于这种关系是何种,目前很难推测出来。

    为了防止自己妄自揣测,为了防止自己冤枉好人,为了防止自己宁妄勿纵,还是暂且收敛性子为妥。

    竭力压制自己要下毒手的冲动,竭力使得自己保持平静,“误会是么?兴许可能当真是一个误会,你香满路使者第一次来大明的都城,岂会认识长泰公主呢?”

    香满路闻言之后,神情分外震惊,“您怎知我从未来过燕京城呢?”

    猛然意识到什么,我与香满路素昧谋面,自然不晓得他是否来过燕京,那何以做出如此武断的推论呢?

    思索了片刻,答道:“昆仑山之巅和大明,一向鲜少有瓜葛,若说西北和中原一带,还有可能,燕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片盲区。”

    公子刑天在这世上,最厌恶的国家,便是大明。最厌恶的地方,有两个,第一个是大明的长安城,第二个便是大明的都城燕京。

    我曾问他,为何厌恶长安,世人都喜欢长安的繁华,喜欢长安的文化,喜欢长安的底蕴。

    那时,我虽尚未去过长安,但对长安这个地方,一直慕名已久。

    公子刑天沉默了半晌,最后答道:“长安是我母亲的故乡。”

    “既是你母亲的故乡,不是应该喜爱才对吗?”心中甚是觉得疑惑,几乎以为自己听差。

    公子刑天又是沉默了半晌,答道:“那是她想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地方,那里,有她的亲人,更有她的心上人。”

    从话中明显听出了不对劲之处,抬眼看时,发觉他眼眸里的神情,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里出现异常的神情,浅浅的,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忧伤。

    在那一瞬间,心头,忽然涌上了一种格外古怪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说不清、道不明是当时的感受,如今细细推敲,或许,在那时,我就已经对他有了爱慕之心,只不过,自己尚未发觉而已。

    至于燕京城,他为何会厌恶,我也曾问过他,但他并未作答。

    言归正传,无论是因为何种缘故,无可厚非的是,不止他自己不会踏进这两片土地,他身边的亲信亦是不会踏入。

    香满路作为四大使者之一,自然属于他的亲信,自然知晓他的忌讳。

    再则,从香满路的长相来看,应该是鞑靼一带的子民。

    既是如此,他来过燕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正是因此,他何以会和长泰公主扯上关系,才令我疑惑不已。

    心里猜测之际,注意到香满路脸上的神情似是一松:“哦!那您可说错了,我以前来过京城几趟。”

    这个回答,着实出乎我的意料,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香满路的智商,可谓是令人无比堪忧,“那你的意思,是想表明自己与长泰公主有瓜葛呢,还是有瓜葛呢?”

    “只是来燕京执行任务罢了。”香满路回道,“您比我应该更加了解主上的性格,那就自然应该了解昆仑山之巅的规矩,但凡昆仑山之巅的弟子,别说是和外人,一旦拜在昆仑山之巅门下,就意味着和外界断绝了一切关系,将自己全然交给了主上。”

    香满路没有说错,昆仑山之巅的弟子,都会有一个全新的名字,一个全新的身份,一个彻底和过往和家人全然脱离的新身份。

    所有弟子的身心,不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昆仑山之巅的主子公子刑天。

    从某种程度讲,严格来算,我其实并不算是昆仑山之巅的弟子,因为我与公子刑天之间,从未有生死契这样的东西。

    我虽听命与他,但一直属于自由之身,我不想接受的任务,从来都会断然拒绝。

    那时,昆仑山之巅也有四大使者,但并非是如今的这四位。

    我虽没有明确的职务,但就连四大使者,都不敢轻易动我一根毫毛。

    正是因此,那些弟子才传出,说我是公子刑天的宠姬一类的话语。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香满路的神情,极为诚恳,极为严肃,极为认真。

    他的意思,很鲜明,他与长泰公主之间,绝迹是清清白白、泾渭分明的关系。

    “你是觉得,我不是你们主上,所以就拿你毫无一丝办法了么?还是觉得,你的武功远远在我之上,所以我只能束手就擒?”我将双手取开,右手抚摸着右鬓的碎发,眼睛留意着香满路的神情和反应。

    “我若当真和您所说的那位长泰公主是一伙,您觉得您还能安然地站在此地吗?”香满路兴许是见怀柔不成,改为了主动辩驳的路线。

    “此刻也不晚啊。”我摊了摊手,“动手吧,我正好想看看,你的武功,与火阑珊和鱼龙舞两位相较起来,哪个更胜一筹。”

    香满路眼里有了几分无奈,“你若是不肯信任我,那待主上回来,您自可问主上看看。我与长泰公主,当真是第一次碰面。”

    “行吧,就当我多疑了,那就等你们主上回来,到时候来个当面对质。”拍了拍手,我表示赞同香满路这个提议。

    香满路看着我,缓声开口,“您知晓吗,虽则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您有个极为显著的特征,那就是疑心太重。凡事抱着一颗怀疑的心,并非是件坏事,可若怀疑太重,那就难免会对身边所有的人失去信任。”

    香满路说到此处,我眼神微微一变,打断了他的后续话语:“接下来,你是否想说,正是由于我这多疑的性子,才使得你们的主上离开,才使得你们主上对我避而不见?”

    “您误会了,您与主上之间的事情,作为属下的我,不清楚,也不敢去清楚。”香满路矢口否决,“您只需记住,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会干出背叛主上的事情来,也不会干出伤害主上的事情来。您是聪明人,务须我再多讲,依您和主上的关系,我们不止不敢伤害您半分,早已把您当与主上一般对待。”

    香满路的眼神,太过诚恳,诚恳到,在这一瞬间,我差点信以为真,差点以为他所说的,全然就是实情。

    “哦?”我眉头微微一挑,问道:“那你说说看,我和你们主上,究竟是何关系?”

    想敷衍我,想转移话题,休想,没门。

    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如何界定我与他们主上的关系。

    “您与主上的关系,岂非您们更为清楚一些?这点,做属下的我们,自是不敢断言。”香满路神情谦恭。

    “好一个不敢断言?既是如此,那日,你去乔家大院之时,嘴里所说的,难道都是狗屁么?”我讥讽道。

    “您是主上的女人,那只是最浅显的理解。”香满路不慌不张,解释道。

    最浅显的理解?这倒是个新奇的说法。

    “我知晓您心中在想什么,也知晓您心中在揣测什么,无论我是何种身份,无论我做出何种事情,那都绝迹不会背叛主上,绝迹不会背叛昆仑山之巅。”香满路信誓旦旦,满口承诺道,“打从主上救下我这条性命开始,我的命,早已属于主上。主上的喜好,便是我的喜好,主上的忧愁,便是我的忧愁。”

    香满路的眼神当中,除了尊崇以外,还有一丝别样的情愫,那种情愫里头,隐隐包含着一丝爱意,极为隐忍的爱意,掩藏地深不可测的爱意。

    香满路对公子刑天有爱慕之情,这点,即便雷地我外焦里嫩,可也不得不去承认。

    昆仑山之巅的男弟子当中,的确有对公子刑天存在爱慕之情的,而且还不止一位。

    然而,香满路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有断袖之癖,

    公子刑天的取向,以前的时候,我不大肯定,但此时敢拍胸脯保证,他绝迹没有龙阳之好,绝迹取向正常,绝迹喜爱的是女子。

    并且,他也不是所谓的双性恋,他对男子,全然没有喜爱之情。

    香满路对他有爱慕之情,这点,既不在情理,但又在情理当中。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防着女人不够,日后还得防着那些男人,尤其是香满路。

    他的眼神,虽在隐忍,可我能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主上,用情颇深。

    蓦然想通什么,或许,这才是他和长泰公主勾结一气,或者说,是他纵容长泰公主,并且协助长泰公主,想要害我性命的最重要原因吧?

    无论香满路是何身份,值得笃定的是,他的身份之上,都蒙上了新的一层定义,那便是:我的情敌。

    虽则已经知晓他的用意,但并不打算揭穿他,而是放任看看,看他还能做出怎般伤害我的事情来。

    香满路最好祈祷玉皇大帝保佑,让他害我的时候,再也不要露出任何马脚来,否则的话,我绝迹不会放过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